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九章 花痴的证据
    天已经黑透了,市公安局里就只剩下值班的民警还在忙碌。

    苏楠三步并作两步的上楼进入办公室,刚一进门就闻到了泡面的香味。

    端着泡面碗的两个刑侦大队的小同志一见苏楠来了就顾不上泡面了:“苏警官!”

    苏楠急匆匆进门道:“证据呢?”

    “在这u盘里!”其中一人摸着口袋,把一个小u盘递给苏楠。

    接了u盘就去开电脑,不忘嘱咐那两个人道:“你们吃你们的,不过今晚也没什么事了,你们少吃点,一会回家吃点好的。”

    “嘿嘿,又没老婆,回家还不是吃泡面。”

    “就是,都一样。”

    两人捧着泡面一边一个坐在苏楠的身边,端着泡面碗吸溜,等着苏楠的电脑开机。

    “苏警官,你吃了吗?”

    “吃了。”虽然在师兄家里吃的不是很好,也没怎么吃饱,但好歹比吃泡面强。

    两人意味深长的对视一眼,故意拖长声音:“苏警官也会做饭?看不出来啊!”

    苏楠勉为其难的笑了笑:“我不会,就算做出来也很难吃。”

    “那你老公可真是拥警模范啊,让咱们苏警官在执法的同时免去了后顾之忧!”

    方锦程虽然也做饭,但是做的少,不过手艺确实好的出奇,这一点让她很是费解。

    电脑开启,两人一边呼噜噜吃着泡面一边看苏楠插上u盘打开文件夹。

    其中一人说道:“这是广场楼下商铺的视频,是一家服装店,正好在邮局的隔壁,店里之前遭过贼,所以视频一般都会保存很长时间。”

    文件夹里有两份视频,时间都是一个月前,那份视频存入邮局当天,只不过两个视频之间相差二十几分钟。

    苏楠打开第一个视频,画面中出现一个帅气逼人的小伙子,服装店门口的小姑娘还热情的招呼小伙子进店看看刚到的最新款。

    戴着棒球帽的小伙子扬起脸看向小姑娘,笑眯眯的摆摆手,手上的一份文件袋一晃而过,摄像头也恰到好处的捕捉到了他的正面。

    小姑娘似乎还是不死心,故意调戏了两句,具体说什么无从得知。

    小伙子拒绝之后就进了隔壁的邮局,小姑娘兴奋的向邮局里面张望半天。

    第二个视频相隔二十多分钟小伙子从邮局里面出来的画面,服装店门口的小姑娘也由一个变成了三个,都在翘首以待。

    看到帅哥出现,纷纷拥了上去,连推带拉,连哄带骗的将人弄进了服装店,进去没多长时间帅哥就挣脱了美女们的缠绕逃一样的出来了,几个美女完全不像是卖衣服的,更像是调戏小帅哥的,还追了出来。

    “说来也巧了,这几个花痴,一看到苏琛的照片就认出来了。”小民警吃完最后一口泡面,被辣的脸通红,一边咕嘟咕嘟喝了两口水,一边对苏楠说道:“一看到照片就说认识他!我当时就觉得事情不简单,问了两句居然还拿出手机给我看,你猜怎么着,苏琛的照片竟然是她手机桌面!”

    “咳!”苏楠没吃泡面却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这苏琛虽然挺帅的吧,但到底不是明星啊,竟然还有人喜欢到将他的照片当手机桌面,这着实有点花痴了……

    “我问她照片哪来的,说是偷拍的,我说什么时候偷拍的,就说什么什么时候,我说你记得的准确吗?还有别人可以作证吗?她本来想叫小姐妹作证的,结果想起来店里有监控录像!”

    有这个监控录像当证据,苏楠基本上也可以确定,给她寄这些视频过来的人十有**是苏琛本人。

    两人在床上苟且的时候手机应该是处于静止状态,所以录制的是天花板和只有声音。

    露娜调制‘毒药’的时候,偷偷录制视频的人很可能就是苏琛。

    想到这里,苏楠心里也基本上有数了。

    兜兜转转一大圈子,原来苏琛竟然是导致这个事件发生的直接人。

    早在一个月前,他就已经做好了寄送证据的准备,为什么他那时候就能确定露娜会被怀疑,因为他就是推动事态向前发展的一只手。

    就是他被抓也不是巧合,是他自己送上门来的,只为让警方好继续把案子做下去。

    苏楠觉得有点可怕,如果这一切真的如她猜测的一般,那苏琛的内心究竟得多强大,耗费心力精力去完成这件事情。

    “苏警官,还有什么事需要我们做的吗?”通过苏楠让他们逆向思维查找嫌疑人开始,他们就对苏楠有点刮目相看了,不愧是徐队的师妹啊,不由多了分敬重。

    苏楠摇摇头:“没什么事了,你们赶紧回家去吧,今晚没有值班的安排吧?”

    “没,那我们回去了啊。”

    “好的,拜拜。”

    “明儿见,您也早点回去休息。”

    “好的。”

    待二人离开,办公室中就只剩下她和两个值班的同事,晚上温度低,空调已经关了,但是风扇还在不遗余力的,呼呼呼的吹着。

    苏楠坐在电脑前陷入沉思,每当遇到瓶颈的时候,她都擅长于逆向猜测。

    苏琛寄这两份证据的目的是给露娜定罪,但从视频中又看不出他们俩的关系到底如何。

    但这两份视频又不能直接给露娜定罪,再说了,鉴定科的不是说视频是拼接的,是假的吗。

    如果单凭视频无法给露娜定罪的话,苏琛会不会再提供其他证据,甚至关于麦角碱病毒的证据。

    可等苏琛慢慢把证据送到眼前,未免也太侮辱刑侦科了吧。

    想了想,苏楠将苏琛寄过来的备份视频拷贝进电脑u盘里。

    拔下u盘她就径直去了鉴定科,白天那个科长在,也没给她好脸色,她过来是碰碰语气的,希望那个不好说话的人今晚不要值班。

    她的祈求可能被上天知道了,鉴定科的办公室里只有一份正在值班的‘白大褂’。

    虽然穿着白大褂,但人家也是在编民警,看到苏楠过来不由警惕道:“大晚上的,人手不足,有些鉴定做不了,得等明天了。”

    苏楠却不以为杵:“我就是想让你帮我看一下这个视频。”

    白大褂接过u盘看了看,继而将u盘插进电脑里。

    苏楠在一旁解释道:“这是我收到的一份证据,因为原件已经在鉴定的过程中毁坏了,所以给你看看复印件。”

    “没关系,你收到的原件也未必就是原件。”白大褂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点击了播放。

    视频苏楠已经看过好几遍了,闭着眼睛都能将他们要说的话给挨个儿背出来。

    白大褂先是随便看了看,继而靠近电脑仔细端详了起来。

    看了没几秒钟就按了暂停键:“这个视频啊,做鉴定的时候我也参与了。”

    苏楠心底一凉,完了完了,本来以为避开科长就行了,没成想还有参与鉴定的人。

    既然白天已经做过一次鉴定了,现在肯定不愿再做,而且会坚持自己原有的鉴定结果。

    正琢摸着用什么说辞让他继续看下去的时候,对方却又眯缝着眼看向视频:“像这个,却又不是这个,我们拿到的那个更像是被毁坏过的。”

    言罢点了播放键,视频继续播放。

    短短的一段播完之后,他再一次的肯定道:“我们鉴定的片子是经过人为处理的,能看得出很大的痕迹,跟这个短片的流畅度没法比。”

    苏楠心中不由一喜,战战兢兢的一颗大石头也总算落地了,不过松口气的同时也有些纳闷:“毁坏?人为处理的痕迹?那是原版,难道是u盘储存读取出了问题?”

    对方摇头:“这倒不是,不过那个片子已经不在我们这了,也没法再对比观看。”

    “你们没有备份吗?”

    “保密条款,不得备份。”白大褂冲苏楠翻了个白眼,好像对她的无知有些无可奈何。

    苏楠想起之前阿智跟她说的话,说视频在鉴定的过程中损坏了,她又问到:“会不会是鉴定的过程中损坏的?”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只不过这个视频我是第一个看的人之一,第一次播放就是那么个情况,几乎不用鉴定也看得出来有问题,最后鉴定完毕之后也没有变化,所以根本不存在鉴定过程损坏这一说法。”

    苏楠心底一凉,已然联想到了徐子瑞。

    送视频来的人是徐子瑞,只有他有机会动手脚,可他为什么要动手脚,又是出于什么目的?

    为了保住露娜?难道当初故意放露娜去机场也是他一手促成的?

    有些问题一旦深究,难堪的现实和答案就血淋淋的出现在眼前了。

    “你这个片子还要做鉴定吗?”

    苏楠一愣,随即点头:“要,今晚能出结果吗?”

    “问题不大,我今晚值班,给你做出来,你今晚也值班?”

    苏楠点头,正好今晚也不想回家去,不如就在市局值班吧,想想以后该怎么面对方锦程和苏苏这两个人,还有自己今后要走的人生。

    “那成,等十二点之后你过来,结果应该就出来了。”

    苏楠彻底松了口气,如果之前的鉴定结果是因为视频损坏的原因,那这一次应该能出一个正经结果了吧。

    “行,你一定要帮我鉴定仔细。”

    “放心,如果连我们都弄虚作假,你们还怎么破案。”

    苏楠宽慰一笑,倒是非常赞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