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章 熟悉的味道
    今晚说是加班她也没有正经要做的事情,将露娜的资料和指控都梳理了一遍,她决定连夜提审露娜。

    露娜自从被关进来之后就大变样了,没有定期的皮肤护理头发护理,她整个人看上去老了十岁。

    苏楠坐在她的对面,看着桌子后面打着呵欠的人,手上的笔慢慢敲击着桌面。

    露娜发出一声冷嗤,干枯的,好像稻草一样的头发被她随意披散着,若非看守所的马甲上写着她的名字尚芳菊,还真让人无法将她和露娜联系在一块。

    苏楠没有说话,端着水杯喝水,小林给她在网上买的红枣枸杞茶,每次泡一包,很方便。

    “有事吗您?”露娜挑眉看她:“就算是警察,你们也得让人睡觉吧,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你这种黄脸婆一样不用睡美容觉的。”

    黄脸婆?不是她苏楠跟着方锦程学会了脸皮厚,而是她现在真有这个自信和露娜斗一斗,看看到底谁才是真正的黄脸婆!

    “你还睡得着吗?”苏楠气定神闲的问道:“你最爱的人即将以故意杀人罪被指控,你是居然睡得着?”

    露娜提了提眼角冷昵了她一眼,懒洋洋道:“你就是来告诉我这个的?我最爱的人,你不会是要说苏琛吧?苏警官,请你搞搞明白,谁不知道我露娜是潘杰的女人,你这话要让我男人听到了,可是会被拖进小树林的!”

    “是吗?既然不是你最爱的人,你为什么要为了他杀人?”

    “杀人?别逗了!姑奶奶再怎么强悍也不会去做违法的勾当,要说我杀人可以,请拿出证据。”

    两手一摊,她踮着脚脖子,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看着苏楠。

    苏楠也不着急,亦缓缓说道:“虽然没有指控你的证据,但却有指控苏琛的证据,他也有足够的杀人动机,只要提供凶手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这个案子就结案了,你没什么事也就被放出去了。”

    露娜冷冷看着苏楠,慢慢倾身向前,她盯着苏楠的眼睛,似乎要从中看出什么漏洞和破绽。

    但是对方心里强大到她率先败下阵来,只得冷笑一声坐回原处:“我说苏警官,是不是婚姻不顺被妹妹横插一脚,你现在看谁都不顺眼啊?看谁都想送进监狱里头啊?如果送一个苏琛不解气,连我也送进去呗!”

    “你倒是想进,可惜所有证据都指向苏琛,虽然你为苏琛报了一个深仇大恨,但你也同样毁了他,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在杀人之后让苏琛暴露!”

    露娜气的嘴唇直哆嗦,两只手攥拳,攥的死紧,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苏楠。

    相对于她的愤怒,苏楠就显得平静多了,只要她不肯开口,她就一直坐在这跟她耗,今天晚上有的是时间跟她耗。

    “人,根本不是苏琛杀的!也不是我杀的!你们为了完成指标简直是不择手段!”

    苏楠道:“我也希望人不是苏琛杀的,毕竟这么一个前途无量的好小伙葬身牢狱太可惜了,可是不是你杀的可就难说了,如果是你杀的,你算不算是好心办坏事?”

    “苏楠!!”露娜整个人腾的站起来,却被锁着的椅子挣的一个踉跄,她怒不可遏的质问道:“真正草芥人命的是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警察!放着真正的凶手不去抓!制造假的证据往我们身上扣!你给我等着!等我出去!绝对不会放过你!绝对让你警察都当不成!”

    “哼,就凭你?凭潘杰还是潘英?今天进来的人是你,以后也会是他们!咱们就拭目以待!”

    潘英这个人苏楠早就跟她结下梁子了,早晚得弄掉他!至于潘杰,不过是一丘之貉,想必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对你,你以为真的没有证据吗?”苏楠依旧气定神闲的坐在那,维持着一开始的姿势,双手环胸,目光带着几分无奈和怜悯:“我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有人刻意抹掉了你的作案证据,甚至想要放你离开,但只要我在,只要这个案子我还能插手,你所有的可能性都将留存。我也将尽我所能,不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露娜冷笑,一屁股坐下,看她的目光透露着几分阴毒:“既然你有证据你就指控我,难不成你还想说,宋家夫妻俩是我和苏琛一起杀的吧?两起杀人案,两个凶手,苏警官,你这是要高升的节奏啊。”

    “苏琛是不是清白的我会调查,你是不是真有罪,我也会慢慢找到充足的证据。”苏楠盯着她一字一句道:“至于市局跟你们里应外合的人,我也会揪出来!”

    从她的表情中露娜看得出来,她不是在开玩笑,但她有没有这个本事就无从得知了。

    苏楠从审讯室出来的时候闻到了一阵香味,鼻子一动,这味道有点熟悉,却又似乎有些久远。

    往窗外看了看,已经是深夜了,值班的各个科室都亮着灯,大门口外的路灯下停着她熟悉的车。

    方锦程还没走,这个人明明是吊儿郎当的,有时候却又执拗的可怕,诚如萧婷所说,他本性不坏。

    呵呵,萧婷。

    看遍那么多花红柳绿,他心里真正留存的那朵白莲花是萧婷才对,他的初恋,也是他唯一在意的人。

    快步回办公室去,还没进门就忍不住打趣:“加班还有夜宵吃啊。”

    “呦,苏警官!”

    “苏警官回来了啊!”

    “我们今天都沾了苏警官的光了,来来来,快坐,快坐。”

    “苏警官你不是怀孕了吗,怀孕还加班,真够敬业的!”

    “就是,要是人人都能像苏警官这么敬业,也就没有这么多办公室矛盾了!”

    你一言我一语,不止这个办公室里,还有别的科室的人也在,苏楠却全然不想去听他们说了什么。

    因为她一进门就被熟悉有力的臂膀拥进宽厚的怀中,那人顺势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温柔的问她:“累不累?饿不饿?”

    她错愕的抬头看向眼前之人,随即微微皱眉挣脱他的怀抱:“不累,不饿。”

    走回自己的办公桌前,她将审讯录音笔拿出来,插上耳机。

    方锦程还穿着上班穿的白衬衫,袖子挽了起来,露出结实的小臂,他从桌上端起一盘饺子,拿了双筷子就送到苏楠的面前。

    饺子还是热乎的,一次性的餐盘中还氤氲着水汽。

    “不饿也吃点吧,空腹办公可没什么效率。”言罢几乎是霸道的将筷子塞进了苏楠的手中。

    他也就仗着人多,苏楠还会给彼此留存一点面子,不会像在车上那样跟他争执。

    拿着筷子皱眉,苏楠看着面前的饺子,回忆起这味道为什么这么熟悉了。

    还是当初在海新区派出所的时候,身为加班狂的她经常能吃到这样的夜宵,a科大附近有名的一家饺子馆,据说开了十几年了,任凭周边小吃店换了一拨又一拨,口味也是千变万化,这饺子馆就是雷打不动的不曾动过。

    味道和口碑在a市都是赫赫有名的,整个派出所里的人都好这一口,方锦程每次过来总要顺路捎带几份。

    虽然现在他已经毕业了,但还是绕路回了一趟a科大,买了老口味的饺子。

    她吃的馅料比较清淡,菠菜鸡蛋干虾米,一想到那味道肚子还真就咕噜噜的叫了起来。

    拿着筷子,勉为其难的吃了一个,可一旦有了开始就一发不可收拾。不得不说,有时候女人的胃往往要比心更诚实。

    “你不吃?”她不忘去关心一下坐在旁边撑着个下巴盯着自己看的方某人。

    厚脸皮的某人张了张嘴,示意要吃她喂的。

    苏楠干脆不搭理他了,只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无论这个人变成了什么样子,这撩妹子的手段和动作也是随手拈来。

    这样的习性已经和他根深蒂固的绑在了一起,就算他自己不清不楚,也会随着言行举止不自觉的展现出来。

    这是他的魅力所在,也是这样的魅力让她和苏苏都沦陷了吧。

    一想到这个她就一阵头疼,愈发不想去看身边的人。

    吃了半盘饺子感觉肚子已经饱的差不多了,旁边的人还在一动不动的盯着她,将剩下的半盘推给他:“吃吧。”

    “不饿,你吃饱了?”

    “饱了。”

    “想不想喝点什么?对了,我刚买了葡萄,我给洗去。”

    言罢起身要走,苏楠却皱眉将人叫住:“我要加班,你不要留在这里碍事了,回家去吧。”

    “我陪你加班。”言罢也不顾她的反对,毅然拎着塑料袋里的水果去洗了。

    办公室里的人吃饱喝足剔着牙齿感慨:“苏警官,你可真嫁了个好男人。”

    “就是,二十四孝好男人!我老公要有你老公一半我就知足了!”

    “丽姐,你是想要一半外貌呢,还是一半身高呢,是想要上边的一半,还是下边的一半啊!”

    “哈哈哈哈!”办公室各个科室的人都哄堂大笑起来。

    丽姐作为一个中年妇女已然修炼的面不改色:“怎么,我想要下面一半人家苏警官舍得给吗!”

    “呦!丽姐,看不出来啊,你还挺奔放啊!”

    “怎么,喜欢大长腿就是奔放了啊?!想什么呢!”

    “哈哈哈!”一群人又哈哈大笑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