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五章 我们离婚吧
    没一会糖醋排骨的香味就传来了,两人不经常在家里吃饭,食材简单,他做了两菜一汤。

    在烹饪方面方锦程是个门外汉,但似乎男人有种与生俱来的天赋,稍微看一下食谱就能大差不离的做出一顿味道不错的饭菜来。

    在这方面苏楠显然是不行的,尤其是在嫁给方锦程后,她更加心安理得的过起了米虫生活。

    糖醋排骨,香辣土豆丝,虾仁蛋花汤。

    “先喝点汤,以后甭加班,小心熬坏了身子。”方锦程亲自盛了一碗汤送到她手上。

    没人会和自己的胃过不去,更何况她现在还是个孕妇,有被照顾的特权。

    接了汤喝了两口,她的眼睛瞄向了排骨,男人二话不说夹了块排骨放她的米饭上。

    浓油赤酱的糖醋排骨,雪白的米饭,搭配出令人食欲大开的颜色。

    “尝尝味道怎么样。”一脸期待的看着她。

    苏楠故作为难的吃了一口,哼唧一声:“还行。”

    大男孩受到夸奖很是受用,又给她夹了一筷子土豆丝:“辣椒放的少,不算辣,你以后辛辣的食物也少吃点,容易上火知道吗。”

    “嗯。”

    “对了,我跟芬姨打好招呼了,让她帮忙找个家政,以后照顾你饮食起居和生产坐月子。”

    苏楠这才觉得有些不对劲的抬头看了他一眼,见他垂着眸子喝汤,在那张好看的脸上看不出多余的表情。

    “以后再说以后,现在用不着。”以后的事谁说的准呢。

    方锦程道:“尽量在家里吃吧,总得有个人给你做饭,外面的饭菜不健康。”

    不知为何,心里有些慌乱。

    这顿饭吃的有点慢,终于放下饭碗的时候已经接近两点了。

    方锦程看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撸袖子洗碗去了,顺便给苏楠切了点清甜的青瓜。

    苏楠吃着青瓜看他大步上楼去了,自他进门后就觉得有点怪怪的,好像比平时懂事了很多,难说不是在讨好她。

    可这种讨好多少有些不自然,完全不似他的性格。

    当男人去而复返的时候手上多了一个精致的盒子,苏楠认识,那是当初在民政局的时候给的结婚证珍藏盒,两人是户口证件也放在里面。

    “本来想让你睡个觉的,但我有点赶时间,现在民政局应该上班了,我们去把婚离了吧。”

    苏楠觉得整个世界都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她只能看到方锦程开合的嘴巴,却听不到他的声音。

    她想问问你说什么,又深觉自己不该问,因为她有点不想听清他到底说了什么。

    “媳妇儿。”男人注意到她神色不对便上前一步抓住她的手。

    苏楠这才如梦初醒,手上咬了一半的青瓜也吧嗒掉在了地上。

    “楠楠,我的老婆,我的媳妇儿。”方锦程说着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可能我们之间还有点芥蒂和误会,但你要记得我方锦程是爱你的,只爱你一个。”

    苏楠努力睁大眼睛,想让自己瞳孔内的水汽没那么快的凝聚。

    她笑道:“你拿结婚证干嘛?”

    男人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痛苦万分的吐出两个字:“离婚。”

    这一次她听清楚了,没有任何迟疑和犹豫的两个字。

    苏楠怔怔然将手从他的手心抽了出来,将地上的青瓜捡起来还要往嘴里送却被方锦程抽过去放回了桌上。

    “地上不脏,扔了浪费。”

    “一会我吃,你先听我说。”男人又再一次的攥上了她的小手,想让苏楠直视自己,她却死活不肯。

    无奈只得作罢,低低叹了口气道:“我之前跟你说过,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要相信我,现在这句话依旧生效。”

    苏楠没说话,将头偏向一边,却不知在想什么。

    男人又道:“虽然我选择跟你离婚,但我仍然爱你,你要记住,听到了吗?”

    恍如在耐心哄着一个孩子,但是这个孩子却有点不太想搭理他,甚至没有将他的话听进去。

    “你是我方锦程的妻子,永远都是,你要等我,和孩子要等我。”

    这一次苏楠终于稍稍动容,她低声说说道:“我有孕在身,只要我不同意,法院不会叛离。”

    男人没有说话,似乎并不担心这件事。

    没错,他确实不用担心,他太了解苏楠了,如果一旦要分手,她绝对会是那个走的最高傲、最干脆、头也不回的人。

    所以她紧接着又说道:“我同意,现在就去离吧。”

    言罢率先站起来,身形微微一晃,只在一瞬间的事情,方锦程不知是不是看到错觉了。

    外面天阴的厉害,似乎即将到来一场雷阵雨。

    很多人羡慕她苏楠,嫁入一个优渥的家庭,有一个高大帅气老公,重要的是这个老公还是个护妻狂魔。

    简直就是生活在偶像剧中,但日子是自己过的,苏楠从来不认为他们是王子和公主的偶像剧,反而像柴米油盐的肥皂剧。

    但是今天,伴随着离婚到来的将是一场大雨,这一点倒是跟偶像剧的套路有点像啊,男女主角再淋个雨,彼此声嘶力竭的吼一遍你一定要幸福,看的观众眼泪吧嗒吧嗒掉。

    苏楠笑了,哪有观众会为她们掉眼泪,等着看笑话还差不多。

    这场乌龙婚姻以离婚收尾,多少人该偷着乐了。

    男人瞥一眼副驾驶上的女人,见她露出苦笑的表情,心下一颤,有些话想说出口却不知说什么,来来回回就只能重复一点:“以后不要加班。”

    “嗯。”

    “我给你找个家政,想吃什么说什么,有什么需要照应的尽管说。”

    “你不用管我,我还没到需要人伺候的地步。”

    “听话。”

    两个字似乎是击中了心中最柔软的地方,一口气憋在心里无处发泄。

    她不是那种无理取闹要死要活的女人,也不是明知没有爱情却要极力挽回的女人。

    更不是那种容易被男人三言两语骗走的小姑娘,事实如何,她心中如何想的,似乎都有一杆天平为她衡量,为她做出抉择。

    “就是以后想吃鱼吃虾没人帮我剥了,”苏楠勾唇扯出一个难看的笑,眼底有片水汽让眼眶泛红:“你手艺不错,拿我当了这么长时间的小白鼠,以后再找别人就有口福了。”

    “除了你我不会给任何人做饭,也不会伺候任何人。”

    “也不会哄别人睡觉吗?”

    “会,将来我们的孩子太小,可能得用哄的。”

    孩子……奇怪的是,当她知道苏苏和他的事情之后,第一时间想过两人如果分开孩子应该怎么处理,是流掉还是留下。

    但事情逼到了眼前,她除了想将孩子留下之外没有任何别的打算。

    这是她的孩子,是她和方锦程的孩子,将来会很聪明,也会长得很好看,她就是这么笃定。

    “爸妈那边怎么交代?”

    “你不用担心,我会安排好,你就同往常一样生活工作就行,工作别累着。”

    两人到达民政局的时候也才是刚上班的时间,在民政局的公证下两人签了离婚协议,关于财产分割这一块方锦程单独写了一份资料并且签上了姓名。

    “婚前你的财产不动,”他将协议书和笔递给苏楠:“离婚后我每个月会给你一笔费用用于开支,另外外公给我的房子也全部给你,包括我们现在住的地方。”

    “我不要。”苏楠摇头,不肯签,一旦真的离开也是因为感情问题,她不想要所谓的分手费。

    “听话,这是你应得的,”方锦程耐着性子道:“也是外公的意思,我现在没有资格没有立场跟你多说其他,也无法祈求你将来能原谅我,但我希望给你什么样的生活,这样的心理一直没有变过。”

    她摇摇头想要起身离开,却被方锦程一把抓住了手腕:“听话,你知道,就算没你的签名,我想做什么也都可以实现。”

    他眼底的光芒太过坚定沉稳,全然不似平日吊儿郎当的样子,苏楠那一瞬间甚至有些怀疑,他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没办法,只好在文件上签好名字,两人办完所有手续他将人送回家中。

    苏楠依旧坐在楼下的位置上,听方锦程在楼上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大声问她哪件衣服放哪了,哪双鞋放哪了。

    她没吱声,默默啃着那个之前掉在地上的青瓜,听到窗外雷声大作,咔嚓一声,她险些被吓的失魂落魄。

    要下雨了,楼上的人提着简单的行李下楼,目测也就几件衣服和日常用品。

    “我先回大院里住。”男人走到她面前,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这吻依旧熟悉,这味道和身影也依旧熟悉,只不过两人的身份已经背道而驰。

    以后还会见面吗,你以后会看孩子吗,你以后会和什么人在一起,你以后会不会想起我?我以后还能去看爸妈和外公吗?

    很多话到了嘴边,她完全说不出口。

    “我先走了,晚些时候家政会上门。”男人说完又深深看了她一眼,眼底满是担忧和牵挂,似乎迈出一步都需要莫大的勇气。

    当那人关门离开,外面咔嚓一个惊雷落下的时候,大雨也滂沱而至。

    苏楠整个人恍如虚脱一般倒在了沙发上,嘴里还含着没有嚼完的青瓜。

    这一刻,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些痴男怨女面临一个小小的分手都能歇斯底里的死去活来,她也终于体会到所谓心痛是什么感觉。

    心痛,是真的痛,让人窒息的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