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六章 高手过招
    嘉航集团的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不少民众举着抗议的条幅和牌子闹事,大门紧闭,所有保安已经严阵以待。

    在闹事的人群外围还有一些进出的车辆无法穿行,除了抗议的民众,看热闹的人也越来越多。

    人群外头一辆黑色的轿跑轰鸣着引擎在路边停下,摇下车窗抓住热闹的人就问:“同志,嘉航集团出什么事了?”

    看热闹的小青年也是一头雾水:“不知道啊,好像是因为什么药吧?”

    旁边有人提醒道:“销售生产违禁药品!”

    “对对对!最近网上不是闹的沸沸扬扬吗,有一批违禁药品进口国内,是嘉航集团在国外的公司!”

    “而且嘉航集团在国内的公司投资生产的药也不干净!有专门机构检测出来很多和国外一样的成分!”

    “看这次嘉航集团还怎么抵赖!”

    “就是,也不知安的什么心,是欧美派来的奸细吧!”

    “什么奸细!这就是为了钱,不择手段!”

    车上的人慢慢将车窗关上,对着副驾驶上的人说道:“二爷,咱还进去吗?”

    “进去,怎么不进去!”说话的人一手团着核桃,一手搓着下巴,嘴角勾起似有似无的笑。

    “大门被堵了啊,咱要跟里头的人打声招呼吗?”

    “我潘英要进的门还没有进不去的!”言罢发出一阵怪笑,指挥司机取道另一个方位,几乎快要绕公司大楼半圈的时候,一个隐蔽的进出口出现了。

    这个小门平时只用于特殊进出,比如偶尔请一两个代言的明星进公司商议事情,再比如公司高层低调出入,总之,有个小门总归能够派上用场。

    潘英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不一会电话被接通,他扯着嗓子喂了两声:“方董啊,我潘二啊!这不在你们南门吗,对,进不去啊,大门被堵上了啊,好嘞,不着急啊,不着急!”

    挂断电话,他哼着小曲继续团核桃。

    司机问他道:“咱就在这里等着?”

    “等着。”

    潘英今天心情不错,顺带对着镜子整理自己的仪容仪表。

    他今天穿着一件条纹衬衫,本来打算挑件碎花的,在这样的夏日里彰显自己的小清新。

    但一想到方静秋是个喜欢素淡的人,他还是忍痛换了件条纹的,配上黑色背带裤,脑袋后头扎着个小揪揪,整个人怎么看怎么文艺。

    只不过再文艺的打扮配上他那一张尖嘴猴腮,一双贼眉数目也就难免猥琐。

    司机等了没多长时间就看到一个小保安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绕过一大片芭蕉叶的绿化带,钻到南门前用钥匙把门打开。

    司机放下车窗,小保安问他:“是潘二公子吗?”

    “没错!”司机抬着脖子道:“赶紧让我们进去吧,一会被发现了!”

    小保安不敢耽搁把门大大的敞开,司机就开着车把人送进去了。

    嘉航集团内部的热闹程度也不亚于大门外,整座办公大厦内部所有员工几乎已经无心办公了。

    就连一楼前台每次看到他都神魂颠倒的小姑娘这次都不给他好脸色了,他和往常一样带了礼物,拿出国际知名品牌的香水调戏了一番前台妹子,跟着一个小秘书径直进了电梯。

    在电梯一路往上升的同时,他却哼着小曲儿整理着今天自以为得体的着装。

    小秘书忍不住看了他一眼,潘英也随即看看她,的冲她吹了声口哨:“我说美女,是不是觉得我这时候笑特不地道?”

    小秘书脸上带着得体的笑容:“这是您的自由。”

    “呦呵,到底是方董手底下的人,牙尖嘴利的啊。”

    “潘二公子您过奖了,我只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

    潘英顺了一把头发笑呵呵道:“不是我不地道啊,是我潘二打心眼儿里就知道,咱们嘉航集团一定会逢凶化吉!要我说,就是有些人啊,见不得别人好!”

    “是啊,也不知是谁见不得别人好。”小秘书说着意犹未尽的看了一眼他的笑容,只觉得那笑容挺刺眼的。

    潘英也不恼,在电梯门打开的时候大步走了出去,不忘回头冲那小秘书飞吻一个,电梯里的人做了一个呕吐的动作。

    方静秋的办公室在走廊的尽头,这一路走来,看到各个办公室里的人也是鸡飞狗跳,甚至听到不少高层叫嚣怒骂。

    还有人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趴在窗户边上往外看,一边看一边持怀疑态度。

    门口的助理接待了潘英,示意他坐下等等。

    他就在休息室里大腿翘二腿的等着,顺便观望了一眼窗外的景象。

    防暴警察接到报警刚刚到位,这个时候正在依次部署,打算和这些执迷不悟的人民群众对上。

    从楼上的落地窗往下看,熙熙攘攘的人群恍如蝼蚁,行走的汽车更是滑稽不堪。

    潘英突然有了一种身为上位者的得意,心底衍生出一种鄙夷,更加深切的体会到方静秋为何对自己所得到的永不满足。

    “久等了,潘二公子。”

    听到声音他立马起身,快步迎到门口,捧着一只纤纤细手放在唇边,极为虔诚的落下一吻。

    手的主人身着白色的雪纺衬衫,包臀短裙,长发绾成一个发髻,鬓边散落几缕发丝,整个人看上去明快而又清新。

    这是方静秋,嘉航集团背后真正的主人。

    方静秋的相貌算不上是惊艳绝色,但五官揉和在一起却给人一种非常舒适的感觉。

    端庄如她,天生的大家闺秀,一边会因她的美亢奋,却又因她的气质肃然起敬。

    “方董,方董。”小心翼翼的引着她进来坐下,潘英看她的眼神掺杂了许多毫不掩饰的痴迷。

    助理将他面前凉了的咖啡换掉,他却赶紧把人叫住:“甭喝咖啡了,喝什么咖啡啊,咱们都是中国人,喝茶!”

    助理应了一声沏茶去了,方静秋这才有意无意的多看了一眼潘英。

    他依旧翘着二郎腿,大大咧咧的好像这是他自己的办公室一般,炽热的目光将方静秋上下打量了个遍:“方董遇到难事了?”

    后者笑的不动声色,亦将他上下打量了个遍。

    潘英嘿嘿笑了两声,放下二郎腿,重新端正坐好。

    “潘二公子跟以前好像不太一样了,更加春风得意了。”

    “那哪能呢!方董不开心我吃不下睡不着,怎么可能得意!”这话说的有多违心,哪怕是傻子也听得出来。

    “方董是不是觉得我潘二这次过来有些放肆了?哎呀,我也不应该放肆的,只不过每次过来您都说,让我不必那么拘谨,这不,这次我就不把自己当外人了!我就好像到自己家一样!好像有点逾越了啊!哈哈哈,您别介意,别介意!”

    方静秋道:“那还真要谢谢潘二公子瞧得上我们嘉航集团,把这里当家。”

    “这不,就因为把这里当家!把方董当自己人,一听说你们遇到难事我就赶来了!比警察还快!以后有问题甭找什么警察,我的电话你知道的,半夜三更也随时待命!”

    说完甚至还对她来了个飞眼,这动作已经相当娴熟了。

    助理端茶进来,潘英的是绿茶,方静秋的是白开水。

    “今天发生这些事,方董吓坏了吧?”潘英呵呵笑道:“有什么需要帮助,或者用得上小弟的地方,方董尽管说,尽管提!承您恩惠多次,也到了我潘二回报您的时候。”

    “那好,”方静秋道:“大家都是聪明人,我也没必要拐弯抹角了。这批药品出了问题,潘总作为国内的代理商却避开了所有脏水,网络舆论,社会矛头全部指向嘉航集团,这未免让人生疑。”

    潘英道:“这我就不太懂了,难道方董希望所有的矛头指向我?哎呀,方董人长得漂亮,心地也善良!总不会真是这么想的吧?”

    方静秋笑而不语。

    潘英立刻一惊一乍起来:“方董!你不会真这么想吧!难怪你不让嘉航集团这么大一公司代理国外的药品项目,要让我潘英当出头鸟!我还以为方董你是想让大家有钱一起赚!唉!方董,您快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方静秋还是不说话,只不过脸上的笑容逐渐加深。

    潘英还在那里自顾自的演戏,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您当初介绍我工程项目,一路将我扶持到现在,感情就是为了让我有实力代理你的医药产品啊!感情就是为了要让我当东窗事发的替死鬼啊!方董,这可不厚道!”

    方静秋这才开口道:“你远比我想的要聪明的多。”

    潘英脸上的悲恸立刻一变,摩挲着下巴发出一阵怪笑:“可是方董,现在的情况好像对嘉航集团不利吧?您过去‘好事’可没少做,连人家当保姆的都不放过,我潘二自认一肚子坏水儿,可也没坏道欺负弱势群体的地步。论阴险,您是这个!”

    他冲方静秋比了一个大拇指,神色愈发得意。

    方静秋坐在原地反问他道:“说完了?”

    潘英立马小学生一样乖乖坐好:“说完了说完了,请开始您的表演!”

    “潘二公子,你之所以现在有资格在我面前大放厥词,一切都源于你的自信。人人都可以自信,但如果自信过头了,小心摔跟斗。”

    “哈哈哈!”潘英放肆大笑:“我再把这句话原封不动的送给您!方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