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三章 不是你想的这样!
    “你赖吧,到时候找你外公告状去!”

    “……老不羞……还告状……”他算是怕了这位市局刑侦科的一把手了:“也没旁的事!就是想问问中午伙食怎么样,我媳妇儿她怀着孕呢,多改善一下伙食啊!还有,咱伯母给您开的小灶您也不能太吝啬了,将来孩子出生了还得叫您一声大爷爷!您说是吧。”

    沈岸之的脸整个都黑了:“我还真不想当这大爷爷。”

    “她还在生我的气呢,不想回家睡去,晚上住休息室虽然也没差,但能不能把里头的设施改善一下?床垫换个软一点的,桌椅板凳也都添置添置,开空调的话屋里干燥,给弄个加湿器。最好以后那休息室就让她一人住了,其他加班的同志为孕妇委屈一下应该没问题吧?”

    沈岸之额角青筋一跳,告诉自己不要生气,不要生气,这乳臭未干的小子就是来挑战他的耐心的,可惜这小子完全不够看的,要不然媳妇儿怎么会丢呢!

    不过现在想想,这丢了媳妇儿也是活该!

    方锦程似乎能猜得到他在想什么,就再一次补充道:“我决定了,今年年底给市局赞助十辆警车,视我能力大小,明年年底还有赞助,怎么样?”

    沈岸之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顾不上腹诽了,马上问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十辆警车!你爹非抽你的皮不可!你哪来这么多钱啊!你小子不会是犯事了吧!干什么不正当勾当呢!对了对了!你现在还只是一个实习生!就敢在检察院收受贿赂?胆儿不小啊你!能耐了啊!”

    方锦程听他老和尚念经一样,连教育带训斥的有些哭笑不得:“很快你就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能耐了,先不说别的,把我媳妇儿的事情解决一下,别的一切好说。”

    “你媳妇的事也好解决,这个案子要是破了,楠楠算首功,局里对孕妇的关怀也算是无微不至的。”

    “那就好,对了,之前那份案件资料你给她了吗?”

    “给了,也不知你从哪倒腾出这些成年旧案你,亏检察院都还留着。”

    “三十年以内还没结案的人口失踪案可都在档案室放的好好的呢,就算是结案了也没有销毁的道理啊,我怎么就找不到了。”

    “不是说你找不到,是那么多卷宗,大海捞针一样,亏你有这个心!”

    方锦程嘿嘿乐了起来:“可不是吗,只要我媳妇儿高兴,我让我做什么都行。”

    “哼,人家现在都不是你媳妇了!”

    “……”一句话戳中了他的痛处,再骂一句老不休,方锦程恨恨挂断了电话。

    在这小子的嘴皮底下占据了上风,别说,沈岸之还挺有成就感的。

    入夏以来的a市大部分时间都在下雨,就是这样的天气也没能阻止愈演愈烈的游行事件,好像在大雨的掩盖下所有矛盾都发酵了一般。

    用王向中的话来说,就是资本主义和底层人民最基本的,最无法解决的矛盾。

    不光是充斥着城市各个角落的标语和游行,还有各个政府门前抗议的声音,另外网络上铺天盖地的,全都是对这件事的议论。

    大众的舆论矛头都指向了嘉航集团,包括这几年方静秋做过的事情,甚至连带那些大字不识几个的保姆都会在网上发帖子寻求帮助,哭诉自己的遭遇。

    王向中看到这些的时候忽然有种兔死狐悲之感,当他将这种感觉分享给林孝先的时候,哮天犬不无感慨的在他肩上拍了拍,吐出几个字:大王八长大了!

    可不是长大了吗,曾经在a市无法无天横行霸道的几个小霸王全都进入各自的领域学习工作撑起一片天。

    曾经对他们来说除了生死无大事,天大地大不如老子高兴最大,现如今也蝇营狗苟,小心翼翼,唯恐一步错步步皆输。

    “我,我觉着,锦程,锦程这回要,要栽!”在三哥家中式庭院中席地而坐,他小声对林孝先嘀咕:“方大小姐,也,也够呛。”

    “甭管够不够呛,这件事背后的推手怎么着也得揪出来吧,被人摆了一道还不知道还击,这不是我们的风格啊。”林孝先笑的奸诈阴险,摩挲着下巴上的胡茬。

    大王八托着个腮坐旁边看他:“你,你这孙子不会,又,又要做什么缺德事了吧!”

    “滚犊子,什么叫又!我以前做过缺德事?”

    大王八嘿嘿乐了,摇摇头道:“你以前做的,不,不叫缺德事,叫,叫无德!”

    林孝先越过小矮几要动手打人,大王八赶紧往后躲,一屁股坐在榻榻米上顺势滚到一旁。

    “你丫还敢躲!”先发制人,大步跨过去就把人给按住了,骑在他身上就给他的屁股来了两巴掌。

    “靠!靠!靠!老子和你,没,没完!”

    没完?处于上风的林孝先趁势又给他来了两巴掌:“没完?!今天就让你知道口德是怎么写的!”

    正闹的欢着呢,一道阴冷的声音在他们背后飘了过来:“你们在干什么……”

    滚在榻榻米上的两人齐齐向门口的方向看去,只见王向阳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站了门口,一手扶着推拉门的门框,一边面露愠色,额角的青筋都在砰砰砰的直跳。

    他本就是一个面无表情的人,此时此刻他们竟然在他戴着眼镜的脸上看到了震惊二字。

    “三!三哥!救我!”大王八向他求救。

    王向阳动了动嘴皮子,最后痛心疾首的关上了推拉门:“我没想到这四年来,老八你变了这么多。”

    大王八:“……”

    哮天犬:“……”

    “三!三哥!不是你想的这,这样!”

    “不对啊……这莫晓晓整天在给咱们王总灌输些什么东西啊!”

    “你给我!死开!三哥!我,我要解释!”

    王向阳早就眼不见为净,耳不听为安的远离了事故现场。

    他穿越长廊一路向门口的方向走去,司机已经毕恭毕敬的等在了外头,上前打开车门道:“王总,咱们是去电视台吗?”

    “嗯。”

    莫晓晓工作的市电视台王向阳并不经常过去,用大王八的话来说,那你要是一去肯定会引发一个大新闻。

    笑话,电视台里的人对什么罪敏感?当然是新闻最敏感。

    肯定把你三百六十度无死角靓照挨个儿拍一遍,然后再三网齐发,电视,网络,报纸!恨不得给你来一个版面的。

    什么霸道冰山总裁绝恋电视台女主播,什么为了心爱之人不惜受伤住院,说王氏有意收购电台都是轻的,毕竟王氏在电视台股份占有权也不少。

    但是真正会引发人们无限遐想的恐怖就会是他们两人的相识相知是怎么水到渠成的,莫晓晓不愿别人窥探**生活,更不愿让自己成为焦点,所以每次王向阳要来的时候,她都坚决反对。

    但两人当初达成的保护协议,还是让她下班后乖乖的坐进他准备的车里,一路派人护送着回到家中。

    “二次灯光调试,”录播间里,导演正坐在摄像机后面看着镜头里的人,做出手势,灯光师根据他的安排改变灯光的色彩。

    主播桌后面,莫晓晓一身白色的小西装,挽着利落的长发,手上拿着一份文件随着灯光亮度的提升而抬头看向面前的镜头。

    “对,看镜头,二号机准备,切侧面!”

    “晓晓!让你看镜头,你往哪看呢!来,看镜头!我说晓晓,我脸上有花吗?你看我干什么!”导演急了,忍不住用手上的笔敲击着镜头让莫晓晓看过来。

    然而镜头中的她还是一动不动的盯着导演看,光滑圆嫩的小脸上写满了惊诧。

    忙碌中的各部门也忍不住顺着莫晓晓的目光看过去,在看到导演的时候也都移不开眼睛了。

    导演不免有些自恋起来:“都看我啊?行,那今天咱们这节目先不录了,都看我吧!”

    镜头中莫晓晓有些不知所措的站了起来:“那,那可以休息了吧。”

    导演忍不住要摔东西了,一边痛心疾首的捂住胸口痛呼:“晓晓啊晓晓!你到底明不明白我的一番苦心啊!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你是多么敬业的一位新闻从业者!今天你,你居然沉迷于本导演的美色!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录播间里的一群人做呕吐状,莫晓晓更加惶恐起来,看看导演,又不安的坐下:“那,那继续吧。”

    “还继续什么啊!都要下班了,来来来,收工,收工!”

    导演一声令下众人还是不为所动的看着他,这要是在以前,一个个的绝对跑的比兔子还快,今天还真有点反常啊!

    “让我先走啊?以前也没见你们这么尊老爱幼!”导演哼唧一声转身就去收拾东西,被身后站着的一群人唬了一跳,一个踉跄险些摔倒了,还好旁边的监制连忙出手扶了一把。

    导演看着这突然出现在录播间里的一群人震惊了,看看监制,又看看这群人,感情这些人沉迷的不是自己的美色,而是这一群电视台高管啊!

    这里面的人除了首位的一位带着眼镜,看上去蛮阴险的那个人他不认识之外,那些个脑满肠肥的领导多多少少都是见过的。

    有些头疼的招招手,让自己手底下的一群小兵赶紧过来,再一抬头的时候脸上已经堆满了笑容,点头哈腰道:“哈哈,领导!诸位领导到我们《每周新彩》的录制现场来,不知道所为何事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