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六章 保命要紧
    “你想的美!”

    “我都没兄弟帮忙了,可不得想的美吗!饶命啊美女。”

    凯瑟琳招招逼近,司机节节败退。

    就在她准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时候,一记飞腿已经甩到了半空中,腰后一凉,熟悉的东西抵上了她的腰身。

    “我要是你现在就不会乱动。”

    司机哈哈笑着避开凯瑟琳的飞腿,看她僵住身子站在当场,别提笑的有多得意了。

    凯瑟琳在经历了短暂的恍惚之后,忽然干咳一声,用柔情万种的嗓音说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咱们的王总亲自来了啊,来了正好,你女人我就不动了,王总跟我走一趟呗。”

    王向阳单手扣动了扳机,发出了咔哒的声响:“恐怕今天要跟我走的人是你。”

    “这可不都一样吗,我开房还是你开房,目的都是一样的,您说是吧,王总。”

    空旷的公路上,两辆被撞出不少痕迹的名车停在路边,身着旗袍的女人身形婀娜,身着白衬衫的男人峻拔冷酷。

    两人之间唯一的连接点就是那一把手枪,一把纯黑的,带着肃杀之气的手枪。

    “谁指使你来的?”

    凯瑟琳眼珠一转,咯咯笑道:“龙乃山。”

    “你以为我会相信吗?再说,龙乃山已经死了,同样的借口没必要再用第二遍。”

    凯瑟琳有点不开心了:“这就不好玩了,你不是应该傻乎乎的相信吗,你如果真的好奇是谁让我来的,不如就跟我走一趟呗,到时候什么都知道啦。”

    “我觉得你跟我走一趟我同样能知道。”

    凯瑟琳举着双手慢慢转身,见他不恼不怒顺带甩了甩紫色的长发,摇曳生姿的抛个媚眼。

    不得不说,这种出身与雇佣兵兵团的女人,一举一动都带着不达目的不罢休的魅惑。

    可惜王向阳是个木头,冰疙瘩,对她的所作所为全然没有一点感觉,甚至不忘出言奚落道:“你的老板肯定希望你就算是被俘也能有点尊严。”

    凯瑟琳无奈的耸肩:“他可不管我的死活,就是不知道你,是不是怜香惜玉喽。”

    话音落,一手抓住他拿枪的手腕,膝盖迅速顶向对方的胸口。

    通常在这种情况下拿枪的人都会慌不择路的扣动扳机,但王向阳端的是沉着冷静,既然知道无法命中目标便也没有开枪。

    在她膝盖顶过来的同时闪身避开,拿枪的手一个反转,反抓住她的手腕,侧身一个后击,用肘关节用力击打向她的头部。

    凯瑟琳大骇,避之不及,一个踉跄摸着后脑勺暂时挣脱出去。

    这一击痛的她龇牙咧嘴的,全然不顾自己维持的形象了。

    王向阳漠然看着眼前的女人,眼底一片冷蔑之色。

    凯瑟琳显然并不想跟他消耗下去,舔了舔嘴唇,露出嗜血一样的笑容:“王总,有两下子?咱们今天就比划比划!”

    言罢手上攥拳已经攻了过去,司机大惊:“老板小心!”

    这么一叫唤连带车里的莫晓晓都紧张到心提到了嗓子眼里,她很想下车去帮帮忙,但也深知自己帮不了什么。

    况且,王向阳说过了,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下车。

    隔着车窗看向外面,只见凯瑟琳身后矫健,动作快如闪电,王向阳虽然躲闪的次数多,但也没被她丝毫占据上风。

    忽然之间她瞳孔一紧,惊呼还没出声,凯瑟琳就不知又从哪里变出一把小巧的勃朗宁,在手指上一转就指向了王向阳。

    与此同时,公路两边一人多高的茅草中冲过来七八个人,各个手上都端着枪。

    被枪指着的王向阳却依旧从容不破,解开了衬衫袖口的纽扣,往上卷了卷,露出结实的小臂。

    凯瑟琳深呼吸一口气,瞳孔充血,看向那些逐渐将她包围的人。

    “你们不是在前方加油站埋伏了人吗!他们不可能这么快就赶过来!”手上的枪虽然还指着王向阳,但她自己清楚,已然没了任何威胁的价值。

    男人漠然看她一眼:“你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在跟谁斗?”

    凯瑟琳大怒:“好一个王氏!真是人多势众!不过你也别忘了!我本来就是一个置身事外的人,那人钱财,替人消灾,再怎么拼命,姑奶奶没必要把命都搭上!”

    言罢还真就二话不说的,手指一松,精致的手枪吧嗒掉在了地上。

    凯瑟琳举起双手看向王向阳:“你们中国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说我都坦白了,咱们今晚开房还有戏吗?”

    “我们中国还有一个成语叫不知廉耻,不知凯瑟琳小姐有没有听说过!”莫晓晓见情况已经稳定,局势也安全了,就焦急的打开车门下车,挡在王向阳的身前,好像一只护雏的母鸡一样斗志昂扬的看着她。

    凯瑟琳在看到她的瞬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哎呀,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被王总随时随地保护的瓷娃娃啊,小姑娘,你今天可以说我不知廉耻。但我凯瑟琳生的伟大,活的潇洒,起码跟你们这些依赖男人最终会被男人抛弃的小女人是不一样的。人家王总拒绝了我,我可以再去找别的男人,但如果他把你甩了,你就只有哭鼻子的份了。”

    莫晓晓气不过,转身就质问王向阳道:“你会把我甩了吗?”

    男人干咳一声,似乎在竭力忍住笑意,因为她这斗鸡一样的状态未免有些太好玩了,而且还是在生死攸关之间,完全将安全问题抛至一边,只关心着自己的男人是不是爱她。

    “不会。”斩钉截铁的摇头。

    莫晓晓立马回击:“你听到了没有!他不会!”

    “小姑娘真是单纯,男人随便一句话都会把你骗的团团转,事实上,你这种无法与他比肩的,要能力没能力,要本事没本事的女人,早晚会成为下堂妻,我凯瑟琳看人可是很准的哦。”

    “你少在这里挑拨离间!”莫晓晓生气的样子攥紧拳头,小脸憋的通红,似乎随时都要跟人打架一样。

    凯瑟琳笑的很开心,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司机道:“老板,要不要把人拿下来。”

    王向阳看了凯瑟琳一眼,搂着莫晓晓的腰身往她面前走去。

    莫晓晓有些怯场,脚步还有点犹豫,直到近距离的看着这个女人,才发现她的妖艳都是通过浓妆勾勒出来的。

    不过她本就身材火辣,脸型眼睛也有着混血儿的独特美,就算不化妆肯定也是个美人坯子。

    “把她胸口里的东西拿出来。”王向阳就这么搂着她,毫不忌讳的看向凯瑟琳高耸的胸部:“里头至少还有一把枪。”

    “什么!”莫晓晓一惊,虽然看过凯瑟琳从身体里大变枪支弹药的魔术,但要让她下手,她肯定会不自在。

    “我,我拿?”

    男人点头,扫了一圈众人道:“这里只有你一个女人,你不拿谁拿。”

    凯瑟琳怒了:“我说王总,不带这么羞辱人的吧,你明知道我更想让你拿。”

    言罢不忘往前挺动着傲人的胸脯,晃了晃那两个大馒头,顿时就让莫晓晓面红耳赤的。

    王向阳却不为所动,看了晓晓一眼,用眼神给她鼓励。

    晓晓有些骑虎难下,虽然不想让自己的男人去和这个女人有近距离的接触,但身边这些人肯定都乐意这么做的吧,这种事偏偏让她来做……

    看了一眼等看好戏的王向阳,她抬手僵硬的探向了她胸前的沟壑。

    凯瑟琳发出一阵**的叫声,扭腰摆臀,风情万种道:“这小手可真够嫩真够软的啊,王总,你好幸福啊,平时一定特别舒服吧!”

    莫晓晓意识到她在说什么之后,脸涨的更红:“你闭嘴!你要再说了!”

    “呦,害羞了啊,王总今晚不肯跟我开房,你跟我去呗,我为上次对你做过的事道歉,这么看,你长的还挺漂亮的,我就喜欢你这种柔弱的小姑娘。”

    “我……”莫晓晓的手还没完全进入那沟壑呢,就被王向阳一把给抽了出来。

    勾勾手指把司机叫了过来:“你给我拿!”

    司机一听喜上眉梢,搓搓手掌就乐颠颠道:“那美女,我就放肆了啊,实在不好意思!”

    凯瑟琳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也顾不上插科打诨了:“要做就赶紧做!少在这里浪费姑奶奶时间,腿都站酸了!”

    司机虽然露出一副猥琐的表情,但却非常配合的将手伸进去,三两下就掏出一把手枪,一捆钓鱼线一样的丝线,还有一把小刀,一只简易的折叠钻头。

    这个女人不简单,果然藏有大‘凶’器!

    手下开了另外一辆车过来,司机和王向阳莫晓晓三人上了新车,被撞的一片斑驳的车则载着凯瑟琳向市区驶去。

    莫晓晓虽然受到了惊吓,但更多的则是被凯瑟琳三言两语激怒,一路上都气鼓鼓的,活像个包子一样,王向阳深觉,看着这样的她也是赏心悦目。

    他的这种小嗜好是不是有点变态?

    回到他的中式四合院庭园时天都快黑了,现在是夏天,天黑的晚,可见在郊外确实浪费了不少时间。

    大王八得知他们回来了,兴冲冲的迎了出去,对着凯瑟琳就打了声招呼:“嗨,嗨,美女!”

    凯瑟琳将起上下打量了一遍,笑眯眯的飞吻一个:“嗨,帅哥今晚开房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