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八章 性感的小结巴
    “口吃跟结巴不是一回事吗。”

    “怎!怎么能是!一,一!一回事!”一着急一生气,他结巴的更厉害了,眼睛都要喷火了,暗地里咬紧牙关,表示宁愿当一辈子哑巴也不当结巴!

    不过这种暗地里的誓言他已经发过好几次了,但每次都没能成功,毕竟哪怕当个结巴也比当个哑巴爽的多,尤其是骂人的时候。

    凯瑟琳将注意力转移在方锦程的身上,一脸笑意盈盈:“帅哥,人家被绑的好痛呢,能不能松个绑啊。”

    “绑你的人又不是我,你求我没用啊。”

    凯瑟琳看向王向中,后者气的一扭头,看都不看她一眼。

    笑眯眯的唤他:“小结巴”

    “靠!靠!靠!你丫,才!才!才结巴!你们全家!都,都结巴!”

    凯瑟琳痛心疾首的点头表示:“还真是,我们全家除了我啊,都是结巴,认识我的人都说我话特别多,其实啊,是他们不了解内情,我一个人把全家的话都说了,话可不就多了吗!”

    大王八暴跳如雷:“我tm信!信了你的邪!”

    “哈哈哈哈!”看大王八发火的样子,凯瑟琳笑的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方锦程颇觉无奈,对大王八的手下示意道“先把人松开吧。”

    手下用眼神向大王八请示,在得到点头允许之后便上前把凯瑟琳给放开了。

    凯瑟琳活动了一下被勒到几乎坏死的肌肉,张口闭口哎呦哎呦的痛呼,整个人往床上一躺就有气无力道:“我得修复一下自身程序,在修复完成之前,你们要对我这样那样我完全没有还手能力呢,你们两个一起上也没关系哦,反正都长的挺帅的。”

    “靠!!”大王八又要暴走了:“谁要对,对你这样!那样!你,你丫要不要这么不要脸!这么自恋!”

    凯瑟琳歪头看向他,冲他嫣然一笑:“我是说,审问,你想什么呢?小结巴?”

    大王八这次干脆默默垂墙了,苍天啊,大地啊!难道真是他很久没有女人了,天天在想些什么啊……

    方锦程一上来倒也直白:“说吧,你几次三番的对姓王的下手,背后是谁在指使,你跟我好好掰哧掰哧,我给他送面锦旗去!”

    大王八急了:“方!方少!你是哪一边的!”

    “我自己边。”抠抠耳朵,方某人笑的阴险狡诈。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在能保证自身生命安全的情况下,我有权保持沉默,不提供雇主信息。”

    凯瑟琳躺在床上干脆翘起了二郎腿,一边晃着小腿肚子一边问道:“有早饭吗?我想吃豆浆油条。”

    “还,还惦记早饭?我看你一点自觉都,都没有!要我说,你,你连自身生命安全都,都没法保证了!有什么话就,就赶紧说的吧!甭在这,磨磨唧唧!”

    “那就更不能说了,人既有一死,在临死之前还出卖雇主信息,这可是很不道德的行为。”

    大王八还要跟她理论,却被方锦程拦住,他道;“你不说,我来猜猜看,猜错了你告诉我,猜对了你点头。”

    凯瑟琳眼珠子咕噜一转,摆摆手:“帅哥,少在这里跟我套话,甭管你猜错猜对,我都不会有任何表示。”

    “潘英!”方锦程直截了当道:“我也不跟你兜圈子了,这潘二手伸的挺长。”

    凯瑟琳呵呵冷笑,还真就没给他任何表示。

    大王八忍不住想踹人了,奈何对方是个女人,还是个身材婀娜的女人,他动手打女人好像有点不道德。

    “你丫,还,还不承认!就算不承认我们也知道!”

    “那你们还让我承认干嘛?拜托,生意人,给留点退路好吗?”

    大王八还要上前,方锦程抬手阻止,让他稍安勿躁。

    “这潘二虽然有些时候挺招人膈应的,但是暗杀王向阳这件事上做的好啊,八成他也听说了,我打小跟姓王的不待见,为了讨好我,间接的讨好我姐,所以就一而再再而三的找王向阳的麻烦,我得好好谢谢他。”

    嘴上说着谢,眼底却是一片杀气。

    毕竟他俩就算再怎么不待见,每次王向阳逢凶化吉也少不了他方锦程的功劳。

    “听,听到没有!咱方少!得好好谢谢他!”大王八一脸的凶神恶煞,表情那叫一个狰狞。

    方锦程干咳一声,示意他:“戏过了,我要谢人家也就算了,那是你三哥,你谢什么谢!”

    “他!他天天!惦记着!让,让老子做饭!”

    “……”

    躺在床上的凯瑟琳已经哈哈大笑起来,看到王向中那滑稽的样子笑的眼泪几乎快出来了:“哈哈哈,小结巴,你,你做饭的手艺还行?给我做什么早饭啊,我想吃豆浆油条。”

    “毒死你!”大王八阴狠的吐出三个字,表情那叫一个狰狞。

    凯瑟琳搓搓胳膊:“我好怕怕啊。”

    方锦程拉过椅子坐在床边对凯瑟琳说道:“谁派你来的这事我就不纠结了,不如咱们聊聊别的,比如,你从哪来啊?”

    “菲律宾,”凯瑟琳冲他挑眉:“你看我像菲律宾人吗?”

    “不像,有点亚欧混血。”他说的是实话,亚洲人和欧洲人都很好分辨,亚欧混血无论男女那都是颜值担当。

    凯瑟琳道:“眼光不错,可惜啊,我也不知道我父母是谁了。”

    “你普通话不错,来中国多长时间了?”

    “大约……”她掰着手指头数了数,继而笑眯眯的说道:“第一次来是在十二年前,期间断断续续也来了几次,还有一次停留了三年多。”

    这倒是出乎他们的意料,如果她十几年前就以雇佣兵的身份来到中国,那么当时的雇主肯定不是潘英,十年前别说是潘英了,就连王向阳还都没这个能耐呢。

    “你当时是就已经受雇于人?”算起来她当时应该也就二十出头,不过既然干了这一行,就不在乎年纪大小了,一生都要为雇主服务。

    “怎么,不像啊?在你们还在撒尿和泥巴的时候,老娘就已经开始出生入死了。”脸上还带着沾沾自喜的骄傲。

    “你,你才撒尿!和泥巴!”大王八被她刺激的有点找不到重点。

    方锦程又道;“不是不像,只是你那么年轻,组织上肯定不会让你单独行动,当时有这个能力雇佣你们的人肯定也都有着非常实力。”

    凯瑟琳笑眯眯的看着他,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方锦程又道:“十年前有一些未解之谜,这些未解之谜兴许没有在国内引起什么轰动,但却牵扯着多个家庭。加之你们十年前就已经受雇于人在国内从事着非法活动,就不由得让我想让你们和这些未解之谜联系到一块了。”

    一句话说的王向中恍如醍醐灌顶,指着他就瞪大了眼睛:“那,那!警花姐姐!”

    方锦程给了他一个眼神,让他默默闭嘴,不过内心已经波澜起伏。

    凯瑟琳还是不明所以的看着他,没有任何表态:“从事非法活动的不止我们一个组织,你们中国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各种组织应该不计其数吧?”

    方锦程道:“你觉得以王家的实力,那段时间在a市发生的未解之谜,但凡是国内组织所作所为就任何蛛丝马迹都查找不到?”

    凯瑟琳笑了:“那国外的组织也不少,为什么方少偏偏要盯着我们?”

    “确实不少,可惜现在落在我手上的就只有你们,我总得先做个排除法吧。”

    凯瑟琳坦坦荡荡的伸了个懒腰:“真希望快点洗脱嫌疑呢,这样……我们就能愉快的一起开房啦!”

    大王八指着她道:“你,你丫死心吧!方少可是有家室的人!”

    凯瑟琳冲他飞眼:“你也行啊小结巴,你不会也有家室了吧?”

    “老子看,看不上你!”

    “生什么气嘛,就因为我叫你小结巴你生气?别介,其实我觉得男人有点结巴还挺性感的,那方面的功夫不结巴就行。”

    大王八脸涨的通红:“靠!真,真够野的啊你!”

    方锦程没心情听他们插科打诨,光是得知她十年前就已经来过国内,在a市受雇于人就已经是一个重大线索了。

    就算这件事和苏楠父母的失踪案无关,那当时能雇佣他们的人要么是商界大佬,要么是政界官员,能把这些人挖出来,也是个不小的收获。

    唉,谁让他现在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娶了个警花老婆,经常出入看守所的他竟然还进了检察院,不管干什么事,脑袋里首先蹦出来的就是违不违法!

    跟兄弟们喝酒的时候都恨不得普及一下法律知识,这也是够了!

    他起身向外走去,大王八急了:“不,不问了?”

    方锦程道:“把人给我看好了,我核实一下信息,晚点还得过来。”

    凯瑟琳矫健的从床上坐起来,着急叫住他们道;“喂喂,我说,还能不能行了,老娘可还饿着呢!给点吃的啊!豆浆油条就行!”

    大王八紧跟着出去,不忘回头道:“饿,饿不死你!”

    “饿是饿不死,饿瘦了怎么办啊。”

    “那,你就当,就当减肥了!”

    “我才不要,有个光吃不胖的身体我也很绝望的好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