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九章 早上好,宝贝
    “我才不要,有个光吃不胖的身体我也很绝望的好吧!”

    “靠!”大王八现在真想拿上几块肥的流油的五花肉堵住她的嘴巴!

    自从接手了王家的一部分家业,出入酒肉场合的机会就多了,体重蹭蹭蹭的往上飙,在被军子哮天犬他们嘲笑了啤酒肚之后果断加入了健身大军。

    减肥这种事总结起来就六个字:管住嘴,迈开腿!

    不减肥不知道减肥的苦,那流下来的不是汗,都是血和泪啊!

    所以听到凯瑟琳这不负责任的话,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怎么着也得把这女人给喂的肥肥胖胖的。

    “去,给,给她弄点红烧肉!锅包肉!回锅肉!”

    手下听了都有点莫名其妙,大早上吃这么油腻真的好吗?不过还是乖乖照办。

    从小黑屋出去王向阳已经起床了,正坐在院子里的茅草亭里看资料,手边一杯咖啡,两片吐司,一碟水果,早餐清淡的令人咋舌。

    方锦程这才想起自己早饭都没来得及吃就赶过来了,当初有老婆在身边的时候养成了吃早饭的习惯,现在媳妇儿也没了,还吃什么早饭啊!

    进了凉亭,他抓过温热的毛巾擦擦手,倒也不客气的把两片吐司抹上花生酱,卷在一起塞嘴里去了。

    大王八紧跟着进来把碟子里的水果一颗一颗的叉起来往嘴里塞,王向阳看着他们俩,活像看到了两个土匪。

    吃了面包方锦程不忘把他的咖啡也端起来一饮而尽:“我上班去了。”

    王向阳坐在那里的身形有些僵硬:“回来,问出什么了。”

    抹抹嘴巴,方锦程道:“我怀疑十年前那些个科学家失踪的事情跟凯瑟琳这些雇佣兵有关系。”

    “这些?”王向阳忍不住挑眉:“有多少?”

    “不清楚,不过这女人肯定不会说的,这些人的出入境记录不知还有没有,我找人查一下,另外你们也查一下他们的主要活动范围。”

    大王八还在一口一个塞水果,不忘补充道:“得找,老,老人儿查!咱们这些人还,还是生的晚了!”

    “甭管你们找谁查去,该行动就行动起来,这事不能再拖拉了,都什么时候了。”

    王向阳看着他那毛毛躁躁的样子,忍不住微微勾唇。

    方锦程被他笑的心里发毛:“姓王的,你是不是在幸灾乐祸啊?”

    “嗯,”他点点头,还真就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王向中不明所以:“什么幸灾乐祸。”

    “他离婚了。”

    王向中大骇,差点被一颗葡萄噎着,好不容易咳出来就问他:“真,真离了啊!”

    用手指没好气的点了点王向阳,方锦程大步离去,不忘扔下一句狠话:“这事要没完,大家伙都没安生日子过!”

    大王八还在纠结离婚这个话题,逮着他三哥就问:“这小子,真,真有这魄力?他还真离了?我靠!平时看,看着好像没了媳妇儿,就,就不能活了似的!竟然还,还有这个勇气,我,我佩服他。”

    王向阳看了看桌上被两人扫荡之后的一片狼藉顿时觉得胃口欠佳,点点头起身:“我先去公司了,锦程让你查的事情你赶紧去办,另外让孝先把学校的经理人给我叫来。”

    “三哥!你一个电话,就,就给他打过去,让他叫呗!我还在中间传什么话啊!”

    “你说的比我说的好使。”

    “怎么,怎么好使了?”正兀自纳闷呢,忽的想起来昨天不雅观的一幕,立马哇哇叫了起来:“真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管是不是他想的那样,王向阳也暂时没心思听他解释了。

    离上班的时间还早,他先回房间换了身衣服。

    莫晓晓还没睡醒,躺在一堆柔软的被褥中间,晨光洒在她光滑剔透的小脸上,恍如会发光的安琪儿一般。

    男人坐在中式低矮的床边看着她,半晌之后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这才轻轻在她脸上摸了摸。

    好像寻找安全感的小孩,顺势将整张小脸埋在他的手心,蹭了蹭。

    半年前,他们俩之间的相处还是剑拔弩张的,只因中间的一场意外,让这场相处变得微妙起来。

    抛开所有的矛盾不谈,无论在生活上,还是在床上,他们的相处竟然说不出的契合。

    “该醒醒了,宝贝。”

    床上的安琪儿缓缓睁开眼睛,她漆黑的瞳孔之内倒映着男人英俊坚毅的面庞,在别人面前的冷锐,在她面前尽数化为温柔。

    “几点了……”

    “八点半。”

    莫晓晓腾的坐了起来,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就有点惊慌失措:“这么晚了!我,我还得去上班!今天还有节目要录!”

    男人连忙安抚她道:“不着急,洗漱一下,在路上吃早餐吧。”

    “哦……”想了想,在路上半个小时完全够用,这才松了口气:“你还没走?今天不用上班。”

    “这就走,临走有点想你,所以过来看看。”

    莫晓晓立马涨红了脸,有些不好意思抬头看他,干咳一声故作镇定道:“看也看了,快去工作吧!”

    “好。”

    “对了,昨天抓的那个女人,怎么样了?要送到公安局吗?要交给楠姐吗?”

    王向阳沉默的想了想,没有及时给她答复。

    莫晓晓纳闷:“怎么了?已经送过去了”

    “我在想,你跟苏楠叫楠姐,以后我们俩结婚了,我该怎么称呼她。”

    莫晓晓哭笑不得:“你都已经是大叔了,少在这里占我们的便宜!”

    男人听闻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拽进怀中,对着她的唇瓣就来了一个霸道的早安吻:“我不占她便宜,只想占你便宜。”

    “好了,好了,不闹了,我得赶紧去上班了。”

    言罢挣脱去洗漱间洗漱了,王向阳平复了刚才的心猿意马,心底的某个弦慢慢绷紧。

    因为从小的遭遇导致了莫晓晓的性格变得极端而又绝对,甚至还加入了一个所谓的民间请愿组织。

    这个组织致力于将许多重大犯罪写进刑法,判处死刑。

    不管是酒驾,还是买卖儿童妇女,将犯罪者判处死刑都是他们毕生的努力。

    如果她知道昨天的凯瑟琳并没有移交警方,不知心里会不会对他多一层的失望。

    然而那些动用私刑的恩恩怨怨要是细数起来可就说不清楚了,说白了,就一句话——不计其数。

    自从苏楠住市局的休息室后,就不用加入每天早高峰的人群了。

    遇上红绿灯,一堵能堵好几百米。

    现在她端着水杯站在楼上刷牙,一边看着外头的公路上车满为患。

    这地方算不上是市中心,早高峰的时候已经排起了长龙,她在楼上看的那叫一个心里舒坦。

    不用焦灼的等红绿灯了,可不就舒坦吗,这也算是离婚的一项好处之一吧。

    上班的同事陆陆续续都到了,看到小林也已经走进了市局的大门,苏楠端着水杯回卫生间漱口洗脸,把马尾随便一扎,大步走了出去。

    小林之前把她的警

    服带回去好好洗了洗,熨烫的服服帖帖给带了回来。

    还提着保温桶里的早餐:“楠姐,今天咱们喝南瓜粥。”

    苏楠闻到南瓜粥的香味已经食指大动了:“以后小孩生出来了,军功章有你的一半!”

    “我宁愿不要这军功章也希望你跟方少能好好的。”

    苏楠自顾自的盛汤:“吃饭就吃饭,咱能不说这些扫兴的话吗。”

    “好,吃饭,对了,下面还有一碗鸡蛋羹。”

    苏楠再次对她竖起了大拇指,小林有时候考虑的简直太周全了。

    等办公室里的人来的差不多了,苏楠这早饭也都吃饱了。

    沈岸之从外面拎着食盒进来,对苏楠说道:“楠楠,吃过饭了啊?哎呀,本来还想让你尝尝你师母的手艺的!”

    苏楠和小林默默翻了个白眼,没等他们出口奚落呢,办公室里其他人都开始叫嚣了“我们可还没吃早饭呢,也想尝尝科长夫人的手艺!”

    吓的科长立马抱着食盒闪人,所以说,科长是个大名鼎鼎的妻管严,并非科长夫人驯服有道,而是清楚的明白,要想抓住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男人的胃!

    如果连胃都抓不住了,还有什么资格谈心。

    苏楠感慨:“小林,你以后结婚了肯定特别幸福,你老公肯定被你治的服服帖帖的。”

    小林纳闷:“楠姐,你会算卦啊?”

    “不是,是因为你做饭好吃,你发现了没有,女人做饭好吃,男人不一定对这个女人死心塌地,但女人做饭不好吃,男人肯定要变坏!”

    小林不明所以:“小张做饭就挺不好吃的,我看他们也挺幸福的啊。”

    苏楠正说到兴头上,刚打算说这才哪到哪,再过几年没有出现婚姻危机再说吧,但话到了嘴边又赶紧给拦截了。

    不能因为自己婚姻不幸就去诅咒小张啊,作为小张的上级兼朋友,她当然也非常希望小张和她对象能白头到老。

    “嗯,幸福的人生总是不尽相同,不幸的人生却千奇百怪。”

    小林觉得这个话题应该打住了,毕竟宋家两口子被杀的案子已经有头绪了,苏楠这两天轻松了不少,而且心情也好了不少,可一谈到男女感情的问题,她整个人的脑袋顶上就好像飘过来了一层乌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