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三章 姐夫永远是姐夫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听他这么一说苏苏更加着急了,赶紧为自己辩白:“我的事情已经解决了,而且,而且就算老姐要生气也应该是对我生气,不该对姐夫生气啊!”

    苏贺摇摇头,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你知道咱们大姐的脾气和性格,眼里容不下沙子,而且她这种职业查的就是欺骗和隐瞒,肯定早就知道了。说不定还等着我们去跟她坦白,结果到头来我们没坦白,都是她自己查出来的,你说她能不生气吗。”

    苏苏有些慌了,暗自咬牙后悔,真恨不得给过去的自己两巴掌。

    眼瞅着这个二姐又要哭出来了,苏贺赶紧笑道:“跟你开玩笑呢,吓唬你呢,没有的事,不哭,不哭。结婚离婚可是一辈子的大事,怎么可能就因为你这么简单,你别想多,也不用这么自恋,弄的自己好像很重要似的。”

    苏苏在他胳膊上用力捶了两下:“如果是因为我就好了!老姐肯定会原谅我!就怕不是因为我!”

    苏贺表示赞同,本来好端端的,一家人高高兴兴的,这叫什么事啊。

    苏苏回房间后就给方锦程打了个电话,对方一接通她就迫不及待的问道:“姐夫!你真的和老姐离婚了?”

    “我之前怎么说的来着?”对面方锦程的声音已经冷了下来:“要叫她美女姐姐!都叫老了!”

    苏苏最受不了的就是这个时候的他,活像个小迷弟。

    “哎呀,到底是不是真的啊,急死我了!”

    “你说离婚那事?我媳妇儿跟你说了?”

    “说了!真的假的,她故意骗我的吧?”

    “我媳妇儿可不跟你似的会撒谎,真的。”

    苏苏忍不住在房间里暴走了!什么叫她会撒谎!不对,你一个离婚的人也好意思叫媳妇儿?!

    她早就觉得这其中又猫腻了,事情也没她想的那么简单。

    “不像!一点也不像!你们俩是和平分手?没感情了?以前多好啊!怎么可能说没感情就没感情!是不是你做了对不起我…姐的事情!我是不是猜对了!方少,您可真的不甘寂寞啊!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回头的浪子!没想到你是个披着羊皮的大尾巴狼!”

    方锦程噗嗤一声笑道:“你哪学的啊!说话一套套的!你也甭多想!我呢,这辈子注定要赖在你们家当姐夫了,大家都是成年人,想结就结,想离就离,想复就复,这有什么,也不带这么较真的。”

    “复婚?”苏苏又一惊一乍道:“你们离婚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以后还会复婚对不对?”

    “你小脑袋整天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行了,我要忙了,没事挂了。”

    “哎哎哎!”苏苏大声叫道:“你给我等一下啊!我话还没说完呢!”

    “还要说什么?”

    本来有一肚子话要问要说,结果话赶话的到了嘴边反而不知该说什么了。

    张嘴赶紧说道:“我以后还可以叫你姐夫吗?”

    “小爷就是你姐夫!甭在那没大没小啊!”

    苏苏直接哇的一声哭出来了,担惊受怕了这么长时间终于能给她一个肯定的答复了,能不哭吗。

    对面只能软了下来:“不哭不哭,听话。”

    苏苏哽咽点头:“我不哭了姐夫,你答应我,一定要和老姐好好的。”

    “把心给我放肚子里。”

    “嗯,我相信你姐夫。”

    “乖。”

    哄好了小姨子挂断了电话,方锦程坐在旋转椅上转了一圈,办公室的空调打的很足,他却觉得闷热的难受。

    手机在手上转了转,他打开苏楠微信的聊天界面。

    聊天时间还停留在一周前,没有拉黑,没有删除,就是静静的躺在聊天界面,看上去好像一切都不曾改变,只不过一本离婚协议书将他们分隔成了两端。

    “方少……”蒋思文从门口探头探脑的进来:“你怎么没睡个午觉?”

    “睡不着。”他干脆趴在桌上,盯着手机上苏楠的头像深深叹了口气:“想媳妇儿。”

    蒋思文顿时绷紧了神经,有些紧张道:“那,那什么,其实你不用一直在这里等着,手续办好了我给你送过去,或者你再过来拿也行,毕竟,毕竟,星魂燕儿……分开几个小时就会非常思念。”

    冷冷瞥了他一眼,后者不知所措,不知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惹的金主不高兴了。

    方锦程本来想说你小子懂什么,又想到他的初恋都还在家里没送出去呢,显然不懂男女之事,索性起身道:“行吧,那我先走了,手续办好了及时跟我说一声,要是我出事了,凡事你跟大王八还有哮天犬商量着来。”

    蒋思文一头冷汗,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不知所措,给人一种欲言又止的感觉。

    方锦程出门之前无奈在他肩膀上拍了拍:“就是王向中和林孝先,这只是人生之中遇到的一点小事,以后还会遇到更多挫折,不用紧张。”

    虽然给他吃了颗定心丸,但说不紧张是假的,他点头的时候明显的僵硬。

    索性也不多说什么,大步出了律师事务所,外面骄阳似火,这样的天气别说在外面办案执勤了,就是溜达溜达也够让人窒息的了。

    还好苏楠手上经办的案子已经有了结果,而且他也和沈岸之打过招呼了,尽量不让她再参与一些刑事案件,只让她现在坐坐办公室,处理处理文件,也省的她到处跑。

    开车回检察院的时候正好看到苏楠乘坐着出租车在公安局门口停下,穿着半截袖的制服,不用看也知道一条胳膊两个色号了。

    给司机付过钱就顶着太阳往办公楼走,方锦程坐在车上,手指敲击着方向盘暗骂一声靠。

    这司机也太不敬业了吧,这么大的太阳也不拿把伞给她打一下!

    唉,到底没有老公在身边,也没人心疼她。

    好在从大门口到办公楼的距离并不远,直到看人进去了,他才开车转进了检察院。

    检察院这个时间各个办公室也是大门紧闭,还不到上班的时间,要么在办公室午休,要么还没来上班。

    但出乎意料的,萧婷竟然早早的就到了。

    进门打了个招呼,他还有一堆事要去做。

    “锦程,你最近是不是在查什么东西?”电脑后面的萧婷头也没抬,一边敲击着键盘一边随口说道:“我听档案室的同事说你在翻一些已经封存的档案,之前因为你才入职,给你找点事做,让你整理案件,现在手上的活都做完了?这么闲?”

    他确实在翻以前的案件,查的还是十年前的一些老档案,无非就是想寻找任何一些关于苏楠父母的线索。

    之前假借整理案件的名义查找也比较方便,现在因为不知什么时候就要离职,所以找的比较勤快,而且还不知道避讳,以至于引起了档案室同志的注意,这才把小报告打到萧婷这里来了。

    “婷姐英明,我也不瞒着您,我是奔着我老丈人和丈母娘失踪的案子去找的,这几次去可都打着您的名义呢,您可千万别拆穿啊。”

    萧婷道:“放心吧。”

    方锦程当然放心了,就以他对萧婷的了解,在过去,他闯的所有祸事萧婷都会给他全兜住了,一地不洒,这次他说是来实习来历练的,实际上就是奔着萧婷来的。方家二老就是想让萧婷在他工作上能给予帮助,让他这所谓扶不起来的阿斗能有所长进,萧婷当然不能辜负他们的期望。

    “不过……你说的人是苏楠的父母?”电脑后面的萧婷终于抬起了头。

    方锦程点头:“他们二老十年前失踪了,这个失踪案有点蹊跷,两人明明是在a市失踪的,a市却没有留下他们的任何踪迹,包括当时他们乘坐火车进站的影像里都没有发现他们的身影。”

    “也许不是乘坐的火车。”

    “飞机?”方锦程摇头:“他们当时已经购买了火车票,上车前还出现在火车站,结果上车后就消失了,a市没有,原来的老家也没有。”

    萧婷眉头一锁,似乎也对这个案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那你的突破口是什么?”

    “目前我们发现有好几个跟他们职业类似的人在十年前有着不同情况的失踪,有的也跟他们一样,在来a市的路上失踪,有的则是下落不明或者死亡后没有发现尸体。”

    萧婷不由坐直了身体,好像打开了一扇新大门,连眼睛都亮了起来:“这是你这几天翻档案的成果?这个案子牵连甚广,而且发生的这么蹊跷,足以当成重案立案了。”

    “已经过了追查时效,而且当时因为种种原因所有案件都没有继续调查下去,我觉得现在就算是立案也一定会被打破。”

    至于被谁打破这个就不得而知了,毕竟这个世界有实力的人远不是他们所能想象的。

    萧婷点点头:“要是有我能帮得上的尽管说,别的不敢说,在这检察院我还是能说的上话的。”

    勾起嘴角露出一个坏坏的痞笑“你不怕我连累你犯错误啊。”

    被他这笑容带的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萧婷道:“你敢!”

    “确实不敢,婷姐威武!”言罢还冲她挑眉抛了个媚眼。

    这小子还跟小时候似的,没大没小,而且天生自带聊没技能,看的她这个一把年纪的剩女都有点心猿意马了。

    “对了,这段时间我你也多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举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