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六章 盘丝洞的妖精们
    “不要跑啊小哥哥,再跑,我就把你一口一口的吃掉!”

    一口一个小哥哥把吴军的骨头都叫酥了,怀里抱着美人就要么么哒,作为粉丝哪还有功夫听‘偶像’高歌。

    林孝先挤到方锦程身边用胳膊肘撞了他一下,不无打趣道:“我说妻管严,你怎么敢出来的?回去想跪搓衣板?”

    方锦程冷看他一眼道:“你故意找茬是不是?”

    林孝先一拍脑门哈哈大笑起来:“忘了!忘了!”

    端了两杯酒往他手里塞:“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是不是?我让林楚给你介绍几个,保证各个水灵,盘靓条顺的!”

    方锦程又一个白眼看过去,他连忙打着哈哈跟他碰杯。

    两人各自把手上的酒喝了,那边林楚又唱又跳的只有大王八一个人在捧场。

    “不让小爷好过的人,小爷也不会让他好过。”方锦程这句话说的那叫一个咬牙切齿。

    “下一步干嘛?”

    “引蛇出洞!”

    林孝先笑的好像一只狐狸:“行啊你,连成语都会说了!”

    方锦程忍不住要炸毛了:“你丫的正在和堂堂a科大高材生说话!注意一下!”

    “好好好!我注意,注意!”

    林楚已经唱完了歌,大王八哗啦啦的摇塑料巴掌那叫一个捧场,为了感谢美女的一展歌喉,他决定再献丑唱一首拿手粤语歌。

    林楚也非常配合的给他欢迎,两个人倒是有点趣味相投似的。

    “人家妹子唱完歌了,赶紧陪妹子去。”方锦程推他。

    林孝先却坐在那一动不动,好整以暇的看着林楚,只见她端起白开水润润喉,坐在那里配合的给大王八打着节拍,眼里根本没有别人。

    “这女人啊,都是见异思迁的主儿。”林孝先翘着二郎腿道:“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随时随地找机会攀高枝,哎,我说锦程,大王八比我看上去更像金枝?”

    “像不像金枝我不知道,挺像精神病的……”

    能把一首粤语歌唱出印度语的风味,除了大王八也没谁了,而有了‘明星’捧场,大王八唱的更加忘我,好像整个人都沉浸在了歌声之中,谁打扰他他跟谁急!

    “对了,男孩女孩?”

    林孝先一句话问的方锦程一个愣神:“什么?”

    “我说你媳妇儿,苏警官,怀的是男孩女孩?”

    他微微蹙眉:“不可能这么早就知道了吧,还太小。”

    林孝先用一副你很没见过世面的眼神看向他,想压低声音奈何大王八吼的实在是震破耳膜,只好在他耳朵前大声问道:“都几个月了啊!能查了!我跟你说啊,正规医院不让问性别,那是怕有人重男轻女,知道是女孩了做人流!你就带苏警官去你外公住院的那个医院,跟医生打声招呼,人家知道你们家不管男女肯定会留着的,就告诉你了!”

    这么一说他心里还真有点期待了,奈何现在跟老婆还处于离婚期,事情一大堆呢,还真没法带她去做检查。

    “我就奇了怪了,你说你一黄金单身汉怎么对这种事了如指掌?不会在外面有私生子了我们还不知道吧?”

    林孝先听闻赶紧举起双手对天发誓:“我有没有私生子你们能不知道?你们不是整天跟我在一起的吗!那要真有私生子也是你们给老子生的!方少你这玩笑可就有点开大了。”

    方锦程短促一笑,给的大王八拍巴掌叫好。

    林孝先被他笑的那叫一个莫名其妙,一边忍不住腹诽,这不是人人都知道的常识吗,非得生过孩子当过爹才知道?

    想要给自己争辩两句的时候方锦程已经起身要出去了,他赶紧叫道:“方少,哪去啊!”

    “放个水!”摆摆手,走的头也不回。

    军子从美人怀中抽空探身过来要叫人,林孝先拉住他道:“甭管他,心里有事。”

    “有事?能有什么事啊?不行,是兄弟就得关心他一下!我得去瞅瞅!”

    林孝先又一把把人给拽回来:“你给我回来!他上厕所去!你也跟着?”

    “那……那就算了。”

    方锦程也确实上厕所去了,从厕所出来也不急着回包厢,趴在二楼的栏杆前看着楼下那光怪陆离的世界。

    还记得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因为大王八跟别人干了一架,还是潘二出面,双方和解。

    也是因为那件事他们和潘二认识,现在想起来,却是不知道当初相识是不是潘二一手促成的。

    潘英的目的肯定不是认识他们这么简单,后面又牵扯出他老姐,牵扯出一系列的事情。

    也是因为潘英对苏楠企图不轨,间接了促成了他和苏楠的婚姻,说起来还得好好谢谢他?

    呸!谢个屁!但凡有机会,他一定要把这孙子剥皮抽筋!

    嘴里叼着个根牙签咬的咯吱咯吱响,旁边已经有美女端着酒杯靠过来了。

    “小帅哥,一个人啊?”

    闻到低劣刺鼻的香水味儿他往旁边靠了靠:“离远点是,小爷是有家室的人。”

    “只要还没结婚,这女朋友还是不是随时随地可以换的。”

    方锦程没爱搭理她,继续蹙眉看向楼下的嘈杂,各色灯光甩的人眼花缭乱,男男女女嗨到上天。

    “小帅哥,给你个机会,请我喝杯酒吧?”明显的发出了邀约。

    方锦程微微蹙眉,用那颇有些深沉的口吻答道:“我已经结婚了。”

    “呦?是吗?撒谎可不是好孩子哦”说着一条胳膊已经楼上了他的肩膀。

    他歪头看向女人,一记眼刀让心头小鹿乱撞的同时,又有些忌讳的将胳膊拿了下来,不过还是不依不饶道:“正所谓,名花虽有主,也可以松松土嘛!小帅哥,咱们就当交个朋友?”

    这次他干脆说也不说的直接下楼,将那美女晾在身后。

    楼下吧台前调酒师正在调制各色鸡尾酒,方锦程刚坐下,对方就察言观色将一杯鸢尾放在他的面前,旁边也跟着坐下一人,第二杯鸢尾给了她。

    本来对周围的人并不感兴趣,只想用嘈杂的音乐和震动的鼓点麻痹一下自己,结果看到同样的一杯酒,忍不住往旁边看了一眼,竟然是林楚。

    林楚没看到她,甩动的灯光洒在她的脸上,一瞬即过的,眼眶泛红。

    他们所在的吧台比较偏僻,并不像中心地带那么热闹,多是一些有心事的人在这里消遣。

    林楚将那杯鸢尾一饮而尽,很快脸上的表情开始扭曲起来。

    方锦程把面前碟子里的冰块推到她面前:“含块冰会好一点。”

    林楚看到他一个怔愣,随即低声道谢,拿了块冰含在嘴里,一边低头将酒杯推给调酒师,想再要一杯。

    方锦程道:“给她来一杯彩虹吧。”

    雨后彩虹因为颜色层次比较多,看上去非常靓丽鲜艳而得到不少女孩子的喜欢,所以里面的酒精含量并不高,鲜榨果汁放的比较多。

    林楚似乎有些不满,微微蹙眉,但也没说什么。

    方锦程解释道:“抱歉,你刚才说你嗓子有点发炎,最好还是少喝酒。”

    “谢谢……”林楚低声道谢,在那里有点坐立不安。

    方锦程也不管她,自顾自的喝酒,一边看着舞池中央在炫彩灯光中扭动的身影。

    今晚是来消费的,他并不真的想到这种场合来,等大王八他们玩够了就撤。

    如果遇到了潘英就更好了,不过想必他现在也没工夫来这地方,自从露娜被抓,露娜名下的场子他都得去一一收回,并且还要想办法给露娜开罪,不然这些地盘就要全部进行拍卖了。

    他真是机关算尽,就是没算到露娜会为了一个小白脸去杀政府官员,没错,女人可以为了爱情做任何事!

    “方少,你绝不觉得我好像一个可笑的小丑啊?”

    方锦程看向说话的人,这一次林楚通红的眼眶之中涌出大颗的泪珠:“我就是一个为了他飞蛾扑火的傻子,我为他付出那么多,他却只当我是一个供人消遣的小丑。”

    他不擅长安慰女人,尤其是哭的梨花带雨的女人。

    也得亏苏楠不喜欢哭鼻子,要不然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哭什么啊,哮天犬这人虽然平时没心没肺的,但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也知道他不是一个是花心的人,放心。”

    言罢跟酒保要了纸巾给她,她只顾着哭,不肯接。

    只好勉为其难的给她擦擦眼泪,把纸巾塞她手里道:“放心,他能带你出去,说明心里把你当自己人了。”

    “当自己人?他不过是拿着我取乐罢了!”林楚哽咽摇头:“不管去什么地方,不管什么场合,都让我唱歌给他朋友们听,这不是取乐是什么!当我是可以随便表演的戏子啊!”

    方锦程有些无语了,感情哮天犬不止把林楚介绍给了他们,还介绍给了别人。

    “他就是想炫耀我提高他的身份,就是想要让我取悦他的朋友们,我们俩明明是在谈恋爱,他就一点也不关心我的心情!我说我嗓子发炎了,他还逼着我唱歌,不唱就生气!他到底把我当什么!到底是爱我的人还是爱我的名气!”

    方锦程再次无语,这两个人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你可以跟他好好聊聊,你说的这些我也不是很明白。”

    林楚直接扑进他的怀里嚎啕大哭:“再也不想理他了!我要分手!分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