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七章 叫谁小姐呢
    “再也不想理他了!我要分手!分手!”

    赶紧把人从怀里推开,方锦程大骇:“你哭归哭,不要往我怀里扑!小爷可不是你男朋友!”

    林楚哽咽:“你说,林孝先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我,如果他不喜欢我,为什么要跟我谈恋爱,为什么要把我介绍给他的朋友们。”

    方锦程很想告诉她,不要做梦了,哮天犬怎么可能真的喜欢你呢。

    但直面这么一位梨花带雨的美女,这么狠心的话他说不出口,

    “那什么……梦想总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他说的那叫一个委婉。

    林楚哭笑不得的问他:“你觉得浪子会回头吗?”

    什么浪子,真正的浪子在这呢,他还不是回头了,所以说,重要的不是浪子能不能回头,而是浪子有没有遇到那个能让他回头的人。

    “你可能不了解孝先,他不是你说的那种浪子,他这个人没怎么谈过女朋友。”

    “真的吗?”林楚似乎是抓住了一线生机,有些激动的看着他,眼底泪光闪烁:“你是说……你是说,我算是他谈的比较正式的女朋友?”

    算吗?不算?

    他一个外人本不该负责回答的,不管怎么说,他没有任何发言权。

    本想出来散散心,没想到还碰上她了。

    “你还是问孝先吧,我先上去看看他们,不能让他们喝多了。”

    刚要起身离开,林楚却顺势靠在他的怀中,压低声音说道:“方少,你先不要动,让我躲一下。”

    方锦程蹙眉,虽然一头雾水,不过关键时刻还是听从了她的话,没有动,淡定的用自己的身躯挡住了她的,顺便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林楚深深的出了一口气低声说道:“走了吗?”

    “什么?”

    “狗仔队……”

    方锦程回头看了一圈,在那灯光一扫而过的时候确实看到了两个鬼鬼祟祟的人。

    这里人多嘈杂,没人会去注意这两个人,但就他的阅历来看,这两个人要么是保镖,要么就是全职跟踪。

    至于是不是狗仔队他就不清楚了,更不清楚这两个人是不是来跟踪林楚的。

    “还没走。”

    林楚也顾不上哭了,有些着急道:“怎么办啊,明天要是上新闻了经纪人又得骂我了,经纪公司本来就对我和林孝先谈恋爱有很多微词,到时候肯定要逼着我们分手。”

    “你跟他不是第一次来这里?”

    怀中的林楚一个怔愣,越过他的肩头用圆圆的大眼睛看着他:“不是啊,他第一次带我来。”

    “狗仔跟踪不了孝先,”没错,林孝先身边的保镖可具有一定的反侦察反跟踪技能,毕竟那么一个家大业大的公子哥儿,别的不怕还怕被人绑架呢。

    “这些狗仔应该是提前在酒吧埋伏的,他们要拍的对象估计是别的娱乐圈明星,肯定不是你,你不用担心。”

    听他这么一分析,林楚心底稍稍得到了安慰,不过还是小声说道:“不拍我最好,但万一拍到了我,肯定也会顺势炒作。”

    他们认不认识都还未必,担心的有点早了吧。

    方锦程有些无力吐槽了,正打算把人推开,他的肩膀上就落下一只不轻不重的手。

    他回头看向手的主人,人还没看清呢,就感觉有一股强悍的力量将他猛的从吧椅上拽了起来,而刚才还伏在自己怀中小鸟依人的林楚也好像撕胶带一样‘斯拉’从他身上给撕拽开来。

    看向来人,他一个晃神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拉到了那人的身后。

    “卖吟还是嫖娼啊?什么价啊?给我老老实实站好了!”苏楠恍如神兵天降一般,精神抖擞的站在两人中间。

    看看愣神的方锦程,又看看瑟缩挡着脸的林楚,双手环胸发出一声冷嗤:“现在知道要脸了?搭讪男人的时候脑子里只有钱吧?脸是什么?脸值几个钱啊!”

    这个吧台本就远离舞台,平时都没几个客人会过来坐坐,今天忽然来了这么三位,酒保有点不淡定了。而且看苏楠这左右开弓的架势,他有点想哭,想叫保镖。

    方锦程往吧台前一靠,顺手按住了桌上的电子呼叫按钮,笑着对酒保摇摇头,那意思是说,一切都在他的可控范围之内。

    酒保只得顺从,静静看着事态的发展。

    “怎么不说话了?有话是不是得回公安局说去?”苏楠好像一只胜利的公鸡,抬起下巴看着那挡住脸的女人:“你说你一大好的姑娘学什么不好!偏偏不学好!你说你勾引个什么人不好,偏偏勾引个人渣?!今天出门没戴眼镜吧!”

    方锦程忍不住想笑,到了嘴边硬生生的憋成了一声干咳:“咳!”

    “还有你!”她又将矛头指向好整以暇的方某人:“你还有脸笑!给我严肃点!”

    立马严肃的板起了脸,双手背在身后,立正站好,准备聆听苏警官的教诲。

    “你这种人!迟早害人害己!一个大老爷们一点正经事不做!就知道花天酒地!你怎么对得起你父母!”

    “那你替我父母好好教育教育我吧。”大男孩说的一脸诚恳。

    苏楠双手攥拳,瞪着他的眼睛好像要喷火一样。

    林楚想要溜,却又被苏楠一把拽住:“你哪去!”

    林楚一边挡住脸一边焦灼的看了方锦程一眼,似乎是在向他求助。

    “那个……你,你说的很有道理,先松手好不好,我走,我走还不行吗?”

    苏楠就纳闷了,你说你哪怕是个出来卖的吧,也不至于挡着脸啊,就这么怕见人?

    除非是她认识的人!

    思及此处简直气的浑身发抖,一个苏苏还不够,这个方锦程到底好祸害多少人!

    一把将她的手拽了下来,看到的却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

    “你要干什么啊!”林楚快要急哭了,又一把捂住了脸:“你神经病啊!没完了是不是!你这么有公德心你管别人去啊!整个酒吧的人你不去管!管得着我们吗!我们是正常的恋爱关系!正常的约会关系!你管得着吗!”

    本来还觉得自己有些冲动的苏楠正打算收敛收敛,结果一听她这话就要撸袖子干了。

    “你说什么?你们是正常的恋爱关系?你别逗了好吗!这小子虽然不挑食,但也看不上你!”

    林楚那叫一个气,也顾不上去挡脸了,直接就对她怒吼道:“你算哪根葱啊!多管闲事也轮不到你!你说他看不上我?看不上我难道看得上你啊!你最好赶紧给我滚开!小心我叫警察!”

    “警察?你叫一个我看看。”苏楠双手环胸等着看她的好戏。

    林楚怒不可遏的掏出手机准备拨打电话,却被酒保拦住:“对不起小姐,我们这里不能打电话,您要是需要保……”

    “你叫谁小姐呢!你才是小姐!你们全家都是小姐!”

    酒保那叫一个为难,只得苦口婆心的劝解:“您几位不要生气,都是过来玩的,何必给自己找不自在啊。”

    “你问我?我也想知道!我是来玩的!谁知道你们这里有多管闲事的欧巴桑!腰那么粗还来酒吧!蹦的动吗!”

    苏楠挑眉,用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她:“姑奶奶腰粗也不妨碍把你甩起来!”

    她刚才是试过苏楠的蛮力的,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手脖子发疼。

    苏楠又看向方锦程,抬手在他胸口指了指,眸光冷锐咬牙切齿:“你丫没毛病吧?什么人你都泡!你爸用鞭子抽你都是轻的!”

    这是他们离婚后第一次面对面,第一次说这么多话。

    方锦程只是看着她,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苏楠穿着一件黑色的雪纺衬衫,宽大的下摆挡住她微微变粗的腰身,下身的短裤包裹着挺翘的臀还细长笔直的大腿。

    今次来酒吧她没有浓妆艳抹,可见不是来暗查的,而且沈岸之也答应他了,不会给苏楠外派工作,这一点还是可信的。

    她明知自己不该多管闲事,却又不肯承认错误的抬着下巴,倔强而又倨傲。

    巴掌大的小脸虽然不白,但却光滑幼嫩,让人忍不住想要掐一下,摸一下,亲一下。

    就是这么一个让人垂涎欲滴的媳妇摆在面前,他却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心中要多懊恼就有多懊恼。

    “你这个女人没完了是不是!这么喜欢管闲事你去居委会啊!”林楚上来就拉方锦程:“方少,我们走。”

    苏楠二话不说,直接一个劈腿,硬生生的将她挽着他胳膊的手给分开。

    “今天,就让居委会大妈教教你!要钓凯子不是你这么钓的!”她冷哼一声大摇大摆的走到他们跟前。

    一把抓住男人的手,轻轻摸了摸,冲她冷笑道:“这手,得这么摸,这胳膊得这么搂!”

    一个使力将人搂进怀里,某人硬生生克制着想笑的情绪,任自己在她怀里搓扁揉圆。

    “该进一步的时候也得进一步!不是出来卖的就多学学那些出来卖的!男人啊!好这口!”言罢直接将手顺着衣服的下摆伸了进去。

    林楚大骇,方某人却憋不住了,可怜他也是人生肉长,腰上已经被这警花姐姐掐出一溜了,被衣服挡着别人看不着,不知道的还不知他怎么享受呢。

    苏楠却好整以暇的冲林楚飞眼:“看清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