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八章 看得见吃不着
    “看清楚了?”

    “你!你!你怎么这么不要脸!你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啊!怎么这么不要脸!方少!”

    林楚又要急哭了,这女人果然是水做的啊。

    “看清楚了,下一步更关键,要想抓住男人的心,当然得抓住男人的……重点部位!”一个猴子偷桃,苏楠直接一把抓住了方某人的裆下。

    可怜方锦程只觉得下体传来一阵痛苦的痉挛,整个人深切的体会到了‘蛋疼’两个字的具象化!

    他疼的几乎快要弯下身体,却还不得不配合着老婆的表演,如果老婆需要,他必然还得身残志坚的拍着巴掌表示:老婆好,老婆棒,老婆捏的顶呱呱!

    林楚这下彻底震惊到说不出话来了,看到方锦程脸上痛苦的表情她也恍如感同身受一般,一张脸更加惨白。

    苏楠一边抓着他的命

    根子一边冷昵一眼身边的男人,漠然吐出两个字:“变态!”

    方锦程一边努力维持微笑,一边冷汗涔涔:“你放心,变态只对你有感觉。”

    她真想把这小子的罪孽之源给掰折喽!

    没好气的松手,她对林楚怒目而视:“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等着跟他去房间看一晚上电视啊!”

    方锦程虚弱的补充两句:“我觉得我还可以……”

    命

    根子再一次的被一把抓住,他只想说一句话:媳妇儿大力,别,别松手!

    林楚已经被气的浑身发抖,指着苏楠就接连骂了起来:“神经病女人!变态!变态!变态!不要脸!”

    “有新词儿吗?没新词你可以走了!”

    似乎也知道自己弄不过她,只好指着她道:“好,你,你给我等着!”

    她快步上楼,这是想要搬救兵去了。

    酒保眼瞅着事情没有闹起来暗自松了口气,正要问这位‘蛋疼’同志需不需要帮忙的时候,就见‘蛋疼’同志反客为主,直接将那抓住他命

    根子的女人拥入怀中,上前一步,将她困在自己和吧台之间。

    这一方狭小的空间阴暗逼仄,饶是苏楠奋力挣扎也没有挣开这铁臂。

    方锦程已经用了十成十的力道,高大的身影背对着灯光,亦是无法看清他脸上的表情。

    “松开!”苏楠攥拳的手用力捶打上他的胸口。

    男人一低头就准确无误的吻上了她的唇,清甜的,带着鲜榨橙汁的味道。柔软的,令人欲罢不能。

    他只想加深这个吻,在无人窥视的角落,做自己日思夜想的事情。

    就待他想要攻城略地进一步将这个‘甜蜜’的吻深入的时候,舌尖猛然一痛,一股腥咸的味道在嘴里蔓延。

    苏楠趁机将人推开,猛然抬手,一个巴掌就毫不留情的甩在了他的脸上。

    她怒不可遏,气喘吁吁,双目通红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酒保整个人都惊呆了,一时不知所措:“先,先生……”

    方锦程抬手示意他自己没事,耳朵里嗡嗡作响,甚至压过了这酒吧内嘈杂的音乐声响。

    他神色黯然微微垂下双眸,小心要伸手去拉苏楠的,却又被她一把打开。

    “你让我觉得恶心!”她怒目圆睁看着面前这个已经蜕变为男人的大男孩:“你最好不要碰我!我嫌你碰过别人!太脏!”

    “媳妇儿……”他低声唤出这个爱称,却淹没在重金属音乐中。

    苏楠转身要走,却又被他一把拉住手腕:“你为什么来这?”

    “跟你有关系?”她想再次甩开,却没能成功。

    方锦程蹙眉道:“那我跟谁在一起,跟你有关系?”

    “跟我没关系!但跟警察有关系!放开!”

    没敢一直抓着,怕弄疼她,只好慢慢松手,他道:“早点回去休息,身体重要。”

    揉着手腕,她没好气的瞥一眼方锦程:“你最好收敛点!自己要倒霉不要连累你爸妈!”

    男人欲言又止,目送她快步离去他转而对酒保道:“你去,看看她在哪个房间,跟什么人在一起,在干什么。”

    经常有客人提出这样的要求,无非是看上了某个小妞,想知根知底创造邂逅的时机。

    但像方锦程这样的被虐狂他还是第一次见识到,今天算是大开眼界了,果然有男人好这一口啊!

    不过好奇归好奇,还是紧紧跟上了苏楠。

    这边林楚已经带着大王八哮天犬还有吴军下来了,一路挤过人群过来,却看到方锦程一个人站在吧台前,哪还有别人。

    “靠!”大王八冲上去道:“怎,怎么回事!刚才的人呢!打你的女人呢!哪,哪去了!”

    “什么女人,”整理了一下衣服,方某人气定神闲的端起吧台上还没喝完的酒一口灌了下去,烈酒灼烧着口腔食道,那叫一个酸爽。

    “林楚说你刚才被一个女人欺负了,什么居委会大妈,我们这不是怕你不好意思对女人出手吗!”吴军也没好气道:“感情白担心了啊!”

    方锦程道:“你们玩好了没有,玩好了找地方吃饭去。”

    “这就走”林孝先笑的好整以暇:“我说锦程,你不要转移话题好不好,刚才的居委会大妈呢?”

    “不要听风就是雨,没有的事!赶紧的,结账,找地方吃饭去。”

    “走吧走吧!”军子表示赞同:“唱半天歌都饿了!我说孝先,林总,你就甭操心了,都是咱方少欺负女孩子的份,哪有被女人欺负的道理!”

    林孝先摩挲着下巴表示不赞同:“怎么就没女人欺负他了,你又不是不认识。”

    “警,警,警花姐姐!”大王八说的一本正经,表情严肃。

    方锦程没好气道:“赶紧给我走吧!结账去,银行卡带了吗!”

    经他这么一提醒,大王八恍然大悟:“带了!带了!”

    带的是他在家里给的那张卡,今天消费就是要刷这张卡的。

    军子道:“行,一会门口会和,我先去放个水,林总,一起?”

    “别总啊总的,丫的揍你!”

    “你还敢揍我!你是真不知道我爸是谁啊!还是装不知道啊!”

    “瞧您这话说的,我这不是开玩笑吗,您揍我,揍我还不成?”

    “揍你就不用了,一会放水给老子扶着鸟!”

    “你小子蹬鼻子上脸了吧!”

    两人吵吵闹闹的向厕所的方向走去,剩下的就方锦程和林楚了。

    林楚似乎还没有从惊吓中反应过来,不过这个时候也不知从哪拿出一个黑色的口罩戴在了脸上。

    “方,方少……刚才那个女人,没有把你怎么样吧?”

    他倒是真想对方能把自己怎么样,不过还是礼貌的回应道:“没有,吓着你了,我还有点事,你先坐坐等他们。”

    “哎……”

    方锦程也不管她在说什么,迎上了回来的酒保:“怎么样?”

    酒保压低声音告诉他一个房间号码,并且解释道:“好像是给别人过生日的,负责的主管还送了个蛋糕。”

    “知道了。”给了小费,他就穿进人群中,向舞池对面的一溜儿包房走去。

    酒保说的包房是个大房间,里面人不少,说说笑笑的声音也挺大,他在门口犹豫了一下,正在为怎么进去找借口的时候,里面却有人推门出来。

    来的不是别人,有些冤家路窄的碰上了徐子瑞。

    徐子瑞先是一惊,继而看清面前的人,对他的到来也没表现出太大的好奇:“查岗都查到这里来了?”

    方锦程微微蹙眉,顺势瞥了一眼包房之内。

    被众人围坐在中间的胖大叔有点滑稽,脑袋上戴着纸制的生日帽,面前桌上的生日蛋糕也被分的一片狼藉。

    在那些围坐的人群之中,他一眼就看到了苏楠,似乎是还在生气,也许是累了,她正安静的坐在那里玩手机。

    “怎么?自己没媳妇儿,还不许别人关心媳妇儿啊?”

    徐子瑞的双手攥拳收紧,真想一拳挥过去。

    晨晨妈妈的去世是他一直以来的痛,最让他不能接受的是,身为警察,当初撞死晨晨妈妈的凶手到现在还没绳之以法!

    “你如果真的爱她!真的能对她好!就不会让她一个怀孕的女人又是在办公室工作,又是在办公室睡觉!”

    “你是不是巴不得把她骗回你家睡去?你当小爷傻?办公室挺好的,半夜醒了还能找值班的同事聊聊天吹吹牛,我媳妇儿高兴就好,住哪里都没关系。”

    “让开!”干脆不跟他贫了,徐子瑞一把把他推开,大步向厕所的方向走去。

    方锦程也不多做停留,看一眼他就放心了,既然是跟沈岸之出来的,身边也就只能是一个科室的同事。

    只不过什么人都好,唯独这个徐子瑞有点碍眼。

    没办法,谁让他现在不能陪在媳妇儿身边呢,那就让这些警察替他保护好媳妇儿吧。

    到了酒吧门口只看到吴军和大王八,问林孝先哪去了,两个人笑的一脸神秘,同时传递出一个词:你懂的。

    他不懂,不过猜也猜到了,今晚他既然带林楚出来肯定不会轻易回去,两个人过点私人生活也很正常。

    “那行,就我们吃饭去,回头叫个代驾,不管他了。”

    大王八掏出卡给方锦程道:“刷了。”

    “你先拿着,一会吃饭还得用呢!”

    今晚他出来就是消费的,那只隐藏在暗处的老鼠,闻到铜臭味还不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