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章 剖白
    苏楠模棱两可的点点头,也不过是表面上应付一下,她虽然已经在市局住了有段时间了,但也不是一次没回去过。

    偶尔会回去换洗一下,有时候她甚至为了看看方锦程到底回不回来而做一些小动作小机关。

    她甚至是门缝里夹了几根头发丝儿,事实证明,这小子说离就离,说走就走,头也不回,更不要说回家了。

    要不是那天晚上在酒吧碰到,她恐怕真的要以为这个人从自己的生命中消失了。

    事实上,这个人不仅没消失,小日子还过的相当滋润。

    软玉温香在怀,要多潇洒就有多潇洒。

    想到这些她怎么能不生气,恨不得就让他自生自灭算了!

    生气归生气,消失归消失,要紧的事在眼皮子底下发生了,她不由自主的开始着急担心起来。

    “小林,你帮我去申请一下,我要提审露娜。”

    正兀自咬着鼻头犯愁的小林听闻抬头道:“露娜?”

    “嗯,尚芳菊。”

    虽然她是一个警察,办案讲究证据,但她同时也是一个女人,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方家的事情就算和潘英没有最直接的关系也有着间接的关系!

    而她的手上,正好有一个潘英的人,那就是露娜。

    潘英这段时间为了露娜没少费心,照理说,她被抓已经是一颗废棋了,只要不出卖他,不影响他的利益,任露娜自生自灭都可以。

    但可能露娜是潘杰的情妇的关系,潘英一直在为了救出露娜而奔波。

    露娜手上掌握了潘英的不少秘密,更是直接领导了多个娱乐场所,直接或者间接的参与过潘英的生意。

    从露娜用来杀死宋明的麦角碱病毒就是来历不明的违禁物品,这和当时师兄得到消息,去堵截的,本属于龙乃山的那批违禁货物有没有关系?

    毕竟龙乃山死后,他手下的所有场子都由露娜高价收购了。

    这只是国内的违禁物品,那这些东西和进口到国内的知了罕见病的药品有没有关系?同样是添加违禁药,一个是在国内,一个是在东南亚,他们运输的方式和途径有没有重合?货源是不是在同一个地方。

    苏娜不敢细想,感觉有些事情一旦深究就能挖出一个庞大的未知出来。

    小林不一会就办理好了手续,对苏楠说道:“可以了,楠姐。”

    苏楠点点头起身,忽又想起什么问道:“徐队在吗?”

    “徐队出去查案子去了,不在办公室,需要找人陪您一起提审吗?”

    “不用,我就是随便跟她聊聊。”

    狭窄阴暗的审讯室让人一进去就闷的慌,桌上一盏白炽灯就显得有些刺眼了。

    露娜坐在桌子的后面,自从进了看守所之后,她每天慢慢变老的速度好像能够用肉眼看得见。

    只不过她现在虽然不注意自己的形象,不浓妆艳抹,但收拾的还算干净妥帖。

    “好久不见了,苏警官。”她微微一笑,较之以前,甚是温和。

    苏楠点点头在她面前坐下,两人默默对视良久她才开口道:“潘英是个怎样的人?”

    露娜一愣,随即呵呵笑了起来,眼神迷离的冲她吹了口气:“这可不太好啊,你跟我谈论别的男人,方锦程知道吗?”

    “我和他已经离婚了。”

    露娜撇嘴点头:“嗯,意料之中。”

    “意料之中?”

    “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风华正茂,年轻有为,将来有着大好的前途。而你呢,虽然长得不算丑,但也不算美,年龄又比他大,一时迷惑了他也很正常。但是将来呢,外面花花世界,美女成群,他凭什么只守着你一个?你总得给那些年轻人让位的。”

    说完之后还好整以暇的去看苏楠的表情,似乎想看看她被激怒的样子。

    没曾想她竟然波澜不惊,只轻飘飘的说了一句:“你是在说你自己吧?”

    露娜的瞳孔骤然放大,在刺目的灯光下有点失常。

    苏楠道:“你把我和方锦程代入了你和苏琛,你如此狂热的爱着他,却一直相信你们之间不会有个好结果,就算是偷的一时幸福,也不会长长久久。所以你就伪装自己,把自己变得人尽可夫,放浪形骸,但在你内心深处,你知道,你是一个可以为了苏琛去死的女人,你真的很傻很愚蠢。”

    露娜舔了舔干裂的嘴唇,避开了苏楠的目光,眼底有些酸痛在微微发疼。

    “苏警官,你说,一个人马上都要死了,她的什么愿望都是可以被实现的吧?”

    “你暂时还死不了,审判定罪总需要个流程。”

    “如果我在临死前想要见见苏琛,你们可以帮我实现吗?”

    “到时候我不知道你还归谁管,但我相信,苏琛可能不会想要见你。”

    露娜捂着脸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说道:“是啊,他只是利用我,利用完了我,干嘛还要见我,可能他以前,以前看我的每一眼,跟我睡在一起的每一次都会觉得恶心吧,你说,他起床后会不会去厕所里吐一吐。”

    苏楠没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露娜仍然没有抬头:“苏琛真是个聪明的孩子,没钱,没权,一个人闯荡大城市,还想给父母报仇,你说,如果是你我,该怎么做呢?我们是他,该怎么做,才能把位高权重的仇人弄死?啊?苏警官?我们该怎么做?”

    苏楠还是没回答她,因为她并不是真的想问这个问题。

    露娜抬头的时候已经是涕泪横流,一边哭泣一边傻笑:“苏警官,我当年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单纯的孩子,不,也许他那时候已经不单纯了。虽然那时候他已经开始整容了,但真的没现在好看,挺丑的。但他是个很乖很乖的小孩,整天围在我身边,姐姐,姐姐的叫我。”

    “他当年叫你姐姐起码是真心的,那时候他肯定也没想过要利用你什么。”

    “是啊……那时候我什么也不是,有什么值得他利用的呢……”露娜低低叹了口气,又对苏楠说道:“后来,从什么时候变的我也不记得了,只记得当年,他穿着白色的衬衫,脸上带着懵懂,脑门上带着汗珠,他抱着我,浑身都在发抖,他轻轻的,在我耳边说,姐姐,我喜欢你,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你……”

    言罢眼泪恍如决堤一般从她的眼眶之中汹涌而出,那一天的一幕幕在她眼前重新上演,一切都美好单纯的不带任何目的性,她当时就信了,如果换做今天,她觉得她仍然能选择义无返顾的相信。

    “后来,就有了宋亚飞,他跟我说,是宋亚飞追求的他,我不想知道他们谁追求谁,不过他有个名义上的女朋友挺好的,我有私心,你知道我的私心是什么吗?”

    “你怕潘杰察觉到?”

    “潘杰?”露娜发出一声低嘲:“算是吧,我对苏琛太好了,别人难免有说闲话的,所以就像你说的,我就人尽可夫水性杨花怎么了,我就见一个爱一个怎么了。如果苏琛也有了女朋友,我们之间的话别人就说不上了。”

    苏楠将兜里揣着的面巾纸递给她,看到她胡乱在脸上擦了擦,一张纸都几乎湿透。

    这可能是在露娜人生当中最后一次敞开心扉了,而苏楠,就是她的聆听者。

    “但他们真的很般配你没发现吗?虽然门不当户不对,人是人家不嫌弃我们苏琛啊,要给他大好的前途,要给他所有的机遇。苏琛又那么努力,那么聪明,将来一定会飞黄腾达的啊!这是他跟我说的,他想跟我分手,想好好跟宋亚飞在一起,想飞黄腾达!想要赚很多钱!想要成为人上人!我露娜一手把你带到今天,就是为了让你背叛我的吗!就是为了让你跟别的女人幸福的吗!宋亚飞不就是个有个好爸爸好妈妈吗!她要是没有了呢!要是跟我一样!一无所有了呢!你还能给苏琛什么!甚至不如我给苏琛的一根手指头!”

    这就是她的杀人动机,嫉妒使人疯狂,那个时候的露娜姐在整个a市的娱乐场所也是呼风唤雨自鸣得意的人物,心高气傲如她,只要不开心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苏琛很好的揣摩了她的心意,把握了她的情绪,巧妙的一招借刀杀人,将宋亚飞父母杀死,也给自己的父母报仇雪恨。

    露娜深深的出了一口气,情绪激动的让她都有些呛咳起来,一边咳嗽一边流眼泪。

    “你后悔吗?”

    “我后悔啊,”她笑了,表情有点难看,有点抓狂:“我不该杀他们的,他们身份不一般,好民不与官斗嘛,你们肯定不会放过我的,我知道!但是坦白从宽这件事我倒没后悔过,反正我已经晚期了,也不想治了,也许还没等到行刑我就不行了。对我来说,是解脱,对苏琛来说,人生真正的磨难才刚刚开始。”

    这话说的好像很老练,恍如经历了人生百态。

    苏楠又问她道:“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苏琛出去了,潘英会不会放过他?”

    “肯定不会放过他的,但是,你看,他人在监狱里都能把我杀人的证据一点一点的送过来,这个聪明的孩子肯定也给自己留了退路,我也就放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