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二章 逃犯
    “如果方锦程不出事,你们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

    “楠姐……”

    莫晓晓刚一开口苏楠就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她定定看向王向阳道:“你来说,我有时候真的很怀疑,你到底是真失忆还是装天真!”

    王向阳道:“你想知道什么。”

    “知道什么?!”苏楠愤怒了,指着打牌的人道:“你说我想知道什么!你把我带过来就没什么要说的吗!那你带我来为了什么!”

    “我说,能不能小点声?”打牌的美女将中指放在唇边冲着苏楠抛媚眼:“影响公共秩序哎。”

    言罢腾的站起来,往桌上甩出两张牌大声叫道:“对三!”

    “她,全国通缉的逃犯!为什么在你这里?”苏楠指向那女人质问王向阳:“就算你失忆了也应该知道,你的伤!拜谁所赐!我们为什么要抓她!”

    大牌的女人没好气道:“要吵出去吵好吗,不要影响老娘的心情。”

    王向阳道:“苏警官,这其中可能有点误会,我觉得我有必要解释一下,她逃出去这件事我一无所知,这段时间除了警方在找,我们也在找她。”

    苏楠蹙眉:“那她现在为什么会在这?”

    “我的人得知了她的行踪,可能要对晓晓不利,这才事先埋伏,把她抓住。”

    听他说了这些苏楠的心情才稍稍得以平复,莫晓晓也赶紧说道:“是这样的楠姐,她是个坏人,我一开始还让向阳把人交给警方,是方少说先不要交过去,他要在她身上调查一些东西。”

    如果说王向阳会说谎的话,那莫晓晓肯定不会,她只是一个单纯相信善恶的女孩而已。

    “锦程在她身上查什么?”

    “我不记得之前的事了,很多新的消息接受的了却消化不了,所以这些事全权交由锦程和八弟去调查。”王向阳说的很平静,似乎这个女人真的和他一点关系没有。

    苏楠微微蹙眉:“她怎么可能对锦程和盘托出,这种人的嘴巴一向很严。”

    打牌的女人冲着她笑:“不一定哦,那小子很聪明,知道怎么偷我所好,从我嘴里套话。”

    一句话说的苏楠再次皱紧了眉心:“你一个阶下囚还这么嚣张!给我闭嘴!”

    女人耸肩:“好,我闭嘴,谁让我是阶下囚呢,不过这阶下囚啊,也有被你求着的一天。”

    求?只要证据充足,用不着求就能让你伏法!

    王向阳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框:“这犹如一张大网,锦程也在网中,现在他人进去了,这个女人怎么处理,你来安排。”

    他说的倒是很恳切,只是逃过抽身事外。

    苏楠一时也陷入两难境地,首先她是个警察,其次她才是方锦程的前妻,按理说,跟他离婚后,这些与她无关的事情她不该参与,但不知怎么就是无法抽身。

    现在面对这个全国通缉的逃犯,她应该果断将人扭送公安局。

    但是方锦程之所以没把人送进去,想来跟她的想法是一样的,帮助她逃跑的人能帮第一次也能帮第二次。

    而且进了市局之后审问的内容肯定多数和上次的枪战有关,锦程把她关在这里,除了想知道幕后主使之外到底还想知道什么?

    她现在闭上眼睛仿佛能看到锦程出现在这里的样子,他会怎么做,会得意的邀功,会嚣张的逼问,最后一句话,大手一挥关上房门,转身就走。

    “人,先继续关在这里吧,我明天过来问她几个问题。”

    王向阳点头:“好,锦程之前来的时候八弟也在,明天让他陪着你。”

    “谢谢。”

    眼看着外面天色不早,苏楠道:“我先回家了,今天就先这样,消息太多,我需要整理一下。”

    “楠姐,要不然今晚别回去了了,你一个人在家不害怕吗。”莫晓晓挽留她,

    苏楠摇头:“没关系,习惯了。”

    “那……要不然您留下跟我们吃个晚饭?”

    “不用了,我还有点事情,我先走了。”

    “那,让司机……”

    “也不用送,我打车就行。”

    她微微一笑转身向门口的方向走去,莫晓晓想要追上去送送,却被王向阳一把抓住手腕:“让她自己回去吧,她现在心情有点乱,最好不要打扰。”

    莫晓晓扭头看他,看着这个和她朝夕相处,已经可以谈婚论嫁的男人,一时有些恍惚。

    轻轻将手抽了出来,她点点头:“我能理解她现在的心情。”

    男人一向冷峻的眉眼愈发一沉:“你理解?”

    “能理解楠姐在婚前的忐忑,婚后的不安,以及离婚之后又放不下的为难。”

    “我让你忐忑不安了?让你为难了?”

    莫晓晓没说话,但沉默已经很好的回答了他。

    男人猿臂一展将人抱入怀中,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如果我这段时间做的让你不满意,我可以再努力改正。”

    “如果你的记忆恢复了,发现自己其实没那么爱我,你……你甚至能把我杀了。”

    莫晓晓说着苦笑起来,那的确是王向阳曾经的作风,歇斯底里,不死不休,偏执的可怕。

    虽然失忆之后他整个人还是冷酷睿智的,但性格却温和了许多,这才让她变本加厉的报复。

    可他一旦恢复记忆呢?想起过去的事,再看看现在受到的欺骗,她恨不得现在就逃离。

    可此时此刻,这样的怀抱,让她如何舍得逃离。

    “我说,秀恩爱的,能不能离远一点?辣眼睛啊。”打牌的女人没好气的甩出最后几张牌:“老娘又赢了,数钱吧!”

    苏楠在巷子口直接打了一辆出租车,报的地址却是军区大院的。

    军区大院看守严密,外面的出租车进不去,她只好下车徒步进门。

    岗哨认得她,也叫她一声方家的少奶奶,将人放了进去。

    她今天本来不想来的,但她坚信锦程是无辜的,方良业和方太太那样铁面无私的人,肯定不会庇护儿子,但她想要争一争。

    起码看在她和孙子的面子上,应该对锦程有所关照。

    军区大院很大,要到家属住宅区还要穿过一个操场。

    赤红的夕阳洒在战士们的脊背上,整齐的列队,坚硬的步伐,他们大声喊着号子,做着整齐划一的动作。

    真的很难想象得到,像个皮猴子似的的方锦程以前竟然也去部队待过一段时间。

    忍不住脑补他穿着军装被教官呵斥的样子,就不由的勾唇一笑。

    上次跟方良业晨起散步的时候就想过,改天一定要看看他穿军装的样子,现在也没机会了。

    到了熟悉的家门口,看到紧锁的大门,她心下不由一沉。

    方家从来没锁过门,就算主人不在家,这里也还有警卫员,厨师,司机,最不济芬姨也会在家。

    现在竟然锁门了,而且从外看进去,竟然还觉得庭园中无人打理有些许荒凉。

    她不由往后退了两步,不敢多想。

    “这不是锦程媳妇儿吗?”

    闻声抬头,却是一位老首长,之前在方家见过,但实在不记得怎么称呼,只得微笑回应他:“伯父。”

    “哎呦,你婆婆回来了?”平易近人的老首长似乎是散步归来,背着手往院子里看了看:“没回来啊,还以为回了呢。”

    “您知道我……我妈她去哪了吗?”

    “不是说去看你外公了吗,怎么,没跟你说?我正想问问你外公身体怎么样了啊。”

    苏楠纳闷:“去了几天了?”

    “有一个星期了吧,没跟你说啊?唉,你外公那个脾气你是知道的,最怕给你们这些小辈添麻烦,肯定也是他不让说的。”

    苏楠点头:“嗯,没说,妈临走之前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哎呦,这我就不知道了啊,说句不好听的,人有生老病死,她这次去这么长时间,就怕是你外公身体不好了。”

    是啊,外公之前就说过,最不喜欢的就是儿女围绕在身边。

    在他老一辈的革命思想中,年轻人就得为祖国奉献,发光发热,而不是围在他这个行将就木的老人身边浪费时间。

    如果妈真的去看外公了,那外公情况可能真的不容乐观。

    “伯父,我爸他也没回来吗?”

    “没回,八成是知道你妈不在家,住部队了。”

    “是吗,好的,谢谢您了伯父。”

    “不用谢啊,不过你们晚辈最好也能去看看外公,这人到了那地步了,也是看一眼少一眼了,千万可别留下什么遗憾。”

    “好的,我会的。”

    目送这位老首长离开,苏楠又重新梳理了一下心情。

    他自始至终没有问其他问题,只关心外公的身体,看来锦程和大姐的事情并没有影响到这里。

    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掏出手机拨通了方太太的电话号码。

    电话很久才被接通,方太太道:“楠楠?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苏楠欲言又止,她现在还不能确定方锦程有没有跟家里说他们已经离婚的事,更是不知该如何称呼她。

    “我,我也没什么事,妈……”

    闪烁其词的叫了一声妈,鼻子一酸,差点流出泪来。

    方太太却笑着说道:“还说没事呢,是不是锦程欺负你了,他要是欺负你,你就告诉他,等他爸回来收拾!”

    “锦程,他没有欺负过我,一直对我很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