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三章 外甥像舅舅
    “锦程,他没有欺负过我,一直对我很好。”

    “那就好,你打电话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看来方太太还不知道锦程被带走的事情,这么看来,她去外公那里肯定也是事先安排好的,让她远离a市,无法得知这边的消息。

    会是谁安排好的?方良业还是方锦程,亦或者是方静秋。

    “我听邻居说你去外公那边了,外公身体怎么样?要不要紧?”

    “你们放心,外公还那样,没什么变化,等情况再好转一些我就回去。”

    苏楠应了一声嘱咐她道:“妈,你也要注意身体,不要太劳累。”

    “行,你别总惦记着我,你现在有了身子,也得多注意一下,工作太忙就先请一段时间的假好了。”

    “放心吧妈,我现在能吃得消。”

    “好好好,对了,你最近胃口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想吃的?不想吃的。”

    苏楠认真想了想笑道:“还真没有,我感觉只要能吃饱,吃什么都行。”

    “你这孩子倒是真好养活,将来生个孙子出来肯定也好养活,要是有什么想吃的,让锦程给你买。”

    “好。”

    又互相叮嘱了两句挂断电话,苏楠转身向小区外面走去。

    今天这半天的时间她接收了太多的消息,也面对了太多的未知,她觉得现在的自己好像一只无头苍蝇正在乱转。

    此时此刻,她需要好好想想,细细的梳理一下。

    然而没等她到家,又一通电话打了进来,直接开门见山道:“外甥媳妇儿!锦程被最高检带走了?”

    这火急火燎的声音她听得出来,正是李家那个最小的儿子,那位游手好闲的花花公子大叔——李川。

    “是啊小舅,你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李川模棱两可道:“啊……还真被带走了啊,那什么,静秋也被带走了,这件事没跟我姐说,你也不要告诉她。”

    “好,”在小区门口苏楠下车,付了车钱向家里走去。

    “你现在在哪呢?不会还在警局加班吧?”

    “没有,在家。”

    “什么?”李川大骇:“哪个家啊?”

    苏楠纳闷:“什么哪个家?”

    “我在你家门口啊,没人啊!”

    听闻赶紧快走两步:“我,我刚到小区门口,这就到了。”

    拐过几幢小洋楼,果然看到一辆红色骚包的跑车正停在家门口。

    在品位方面,方锦程

    真是像极了这个舅舅。

    “慢点,慢点,不要跑!”李川一边在电话里叮嘱一边赶紧下车。

    苏楠挂断电话已经到跟前了,有些不可思议道:“小舅,你怎么有空过来?是得到消息就来了吗?”

    “嗯,正好在a市,过来看看你,顺便看看锦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说着车上又下来一人,穿着白色干练的衬衫和背带裤,扎着简单的马尾,整个人往那一站,亭亭玉立恍如一株玉兰花一般。

    李川介绍道:“这是明月,我女朋友。”

    苏楠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

    李川摩挲着下巴上没刮干净的胡茬,冲苏楠支支吾吾道:“我女朋友。”

    这还是李川吗?不管是方锦程跟她形容的,还是她所了解的,这都是一个花花大少,不婚主义者。

    他所信奉的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居然也有交女朋友的一天?不过不得不说,这个女朋友长的倒是挺好看的。

    “你好,我是秦明月,不是李公子的女朋友,我只是他的性伴侣。”

    这次不仅苏楠,连李川都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

    一句话听的苏楠面红耳赤,眼睛都不知该看谁看,这秦明月却坦诚自若,笑的得体大方。

    “不是跟你说过了吗,这话在外面不能说!”李川小声呵斥秦明月:“适时撒个谎上帝会假装没听见。”

    “我答应过你,跟别人介绍的时候说我们是朋友,但你却说我是你的女朋友,我觉得这侵犯了我的个人权利。”

    李川赶紧举手投降,再次向苏楠郑重其事的介绍:“秦明月,我的好朋友!”

    秦明月笑着冲苏楠伸手,她也赶紧僵硬的回应。

    把两个人请到家里来,因为她经常不回来住的缘故,就算回来也是洗个澡睡个觉,所以家里一点烟火气息都没有,甚至还能闻到灰尘的味道。

    李川进来之后伸了个懒腰往沙发上一坐:“哎呦,好久没回来了,不过重新装修之后挺好看的。”

    这房子以前是李家的,是外公送给锦程的结婚礼物,离婚后就过户到了苏楠的名下。

    苏楠道:“小舅到a市要住几天啊?不介意的话可以住在这里,我经常住警局也不怎么回来。”

    李川摆手:“今儿晚上就要飞,不住了。”

    秦明月却道:“有点渴了,有水吗?”

    苏楠立马反应过来:“有,有,不好意思,看我,都没怎么招待客人。”

    李川赶紧起身道:“你歇着,我去倒水”

    “饮水机里有热水,冰箱里有酸牛奶和果汁,秦小姐喝点什么?”

    “她只喝白开水。”李川将苏楠往沙发上推:“你一个孕妇,悠着点,这些粗活我来。”

    就连大男子主义的姿势,这舅甥两个都一模一样。

    秦明月随手翻看着沙发上的杂志道:“你还没有吃饭吧?”

    苏楠再次紧张起来,现在是晚饭时间,他们不会打算留在这里吃饭吧。

    她一个人在家怎么对付一口吃的都行,要是留客人的话,就她那点三脚猫的功夫,还不把人给吓死啊!

    “额……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餐厅,味道不错,我们一起过去吃吧。”

    李川已经端着白开水从厨房出来了,给她俩一人一杯:“我们去机场吃,明月是担心你饿肚子,明月,你给她叫个外卖吧,看我这脑子!你丫都不会用手机app。”

    言罢自顾自的拿起手机搜索起附近的外卖了。

    苏楠则是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俩,感觉自己更像是客人一样。

    秦明月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道:“是这样的方太太,方少爷被最高检带走的事情,你不用担心。”

    苏楠点头,正要说点什么,就听到她紧接着说道:“国家律法会秉公处理,如果他是无辜的,一定会还他清白,如果他真的有犯罪事实,也绝对会严惩不贷。”

    苏楠倒抽一口冷气,李川先蹦起来了。

    “我说秦小姐!秦大夫!咱能不能不要把话说的这么直接呢!我外甥媳妇儿怀着孕呢!还有啊!我外甥没犯事儿!什么事都没犯!”

    秦明月歪头看着他道:“我只是陈述一个事实。”

    “有时候这个事实你可以委婉一点陈述,真的。”

    “为什么?委婉一点会扭曲事情的严重性。”

    “委婉一点……会,会让你显得更可爱。”

    “是吗……”秦明月似乎真的开始思考如何让自己更可爱的问题了。

    苏楠彻底败给他俩了,端起水杯喝了一口,赶紧给自己压压惊。

    李川在手机上点完外卖道:“成了,给你点了个水果拼盘,番茄炒蛋,红烧鳝排,芦笋烧肉,还有一个王八汤!”

    “……你们俩真的不在这吃?”

    “不啊,我们马上得走,去赶飞机。”

    “那你点的太多了,我吃不了。”苏楠果断道:“不要送了,我自己随便吃点就行。”

    “那不行,钱都付了,能吃多少是多少,锦程书房在哪,我去看一下。”

    “在这边。”

    两人还没有住在一起之前他就住在楼下,本来打算把楼下的卧室改成书房,这个计划也因为两个人感情的破裂而就此搁浅了。

    书房里的书并不多,有从方家搬过来的一部分,也有苏楠结婚前搬来的。

    虽然数不多,但乱七八糟的东西挺多的。

    李川随便看了看,翻了翻,尤其注意了一下锁着的柜子和抽屉:“钥匙有吗?”

    “有,这里面基本都是我的东西。”有她珍藏的,属于过去的东西,也有学习资料和文案,更多的则是她这些年来所搜寻的所有和她父母失踪案有关的资料。

    “那就好,最高检也许会过来搜查,锦程可能已经都安排好了,但你的一些东西,如果很贵重,可以考虑暂时换个地方存放。”

    苏楠蹙眉,看向这个漫不经心的小舅:“您是不是知道什么?”

    李川转了一圈随口说道:“知道一点,猜到一点。”

    “您不打算告诉我吗?我毕竟是他的妻子,现在他人在最高检,我却什么都不知道,这未免太不公平。”

    “当然,”李川道:“我这次来就是要告诉你的,真正的真相在没水落石出之前,我和他都不知道,我只能告诉你我们的猜测和怀疑。”

    苏楠站直了身体,莹润的双眸定定看向他,隐忍着情绪,克制着心情听他剖析。

    “有人盯上了方家,不光是锦程和静秋,这次对付他们姐弟俩就是为了对付我姐夫。就算静秋的公司在海外生产研发违禁药物,也绝对过不了药监局这一关,之所以过了药监局的审查在国内上市,这背后会牵扯出什么人,你不会不知道吧?”

    “不会的,爸绝对不会这么做!他是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绝对不会帮大姐违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