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章 抓贼了!
    “你不是问我们来做什么的吗?我们就是来做这个的。”李川一边翻看着他们的资料和文件,一边冲那人吹了声口哨。

    “怎么称呼啊?”

    “你们胆子可真够大的,这里虽然不是中国,但也是法制国家!”

    秦明月道:“这位先生你不要紧张,这是李川先生,他认识你们的方董。”

    李川又咔嚓咔嚓拍了几张照片道:“法制国家?跟我**?好,你有本事报警去,我忘了,你现在暂时动不了是吧,等你动的了的时候再报也行,报到国际警察那里,我看你们敢不敢把这些东西拿出来给他们取证!”

    被捆着的男人挣扎了两下不再动弹,作出一副怒不可遏的表情。

    “这些东西有用吗?”秦明月看着他翻看的资料,有些纳闷:“好像并没有涉及药品机密的文件。”

    “机密文件肯定不会放在这里。”

    他的目光在办公室内轻飘飘的扫了一圈,道:“一些机密文件也许不会全藏在这里,但一定会有部分在这间办公室里。”

    捆着的人依旧不说话,李川走过去蹲在他面前道:“我说大兄弟,问你话呢,你说,这些文件会放在哪里啊?”

    “有本事你自己找,找不到就是你没本事!”

    李川无奈了:“算了,找不找也不重要,找不到我可以毁了,总不能让你们继续祸害人民群众吧?我李川今儿还真就要冒充个正义之师了!”

    “你想干嘛?”

    “放心,就是放个火,不杀人,我们带你出去避一避。”

    言罢直接将提溜着的人从椅子上拎起来,那人大惊失色,正要挣扎又被李川一把给扔回去了。

    “在油画后面。”他冲秦明月努努嘴:“不过你先别过去,小心机关。”

    秦明月一愣:“你怎么知道?”

    李川看向那捆着的男人:“人在最紧急的时刻,多少会下意识的去看一眼自己所保护的东西所在的方位,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啊?”

    男人整张脸都变得煞白:“不要怪我没提醒你们,后面真有机关,我们会同归于尽的!”

    “哦?是吗?那就麻烦你帮我们蹚雷了!”

    把人从椅子上再次提起来,他除了拼命的挣扎也并没其他的反应,李川又把人扔回去了。

    “大哥,演技不行啊,也不知道静秋哪儿找来的你。”

    “静秋?你认识方静秋?”

    李川没搭理他,径直走到墙边将油画一张张的拿下来,在拿到第三张的时候,前面赫然出现了一个与墙体颜色一样的门,不仔细看并不会发现小小的门缝。

    门与前面持平,没有锁,只能指纹解锁。

    回头看了看那个男人,他冷嗤道:“你不是认识方静秋吗,不管我演技如何,这我可真帮不了你。”

    这一次他的表现不像是撒谎,看来是真的没办法用指纹解锁打开那扇门。

    李川那漆黑的眼珠子转了转,秦明月知道他在打什么坏主意了,忍不住也跟着笑了起来。

    然而他心里的小九九还没开始盘算呢,外面就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办公室的门被敲响。

    门外的人用流利的中文说道:“凃总,您有时间吗?”

    李川从桌上拿起的钢笔已经对准了男人的喉管,尖锐锋利的鼻尖恍如最可怖的凶器。

    “暂时没空,什么事?在外面说吧。”

    李川的钢笔又逼近几分,忍不住嘀咕道:“呦呵,看不出来啊,你还挺敬业的,都什么时候了,还惦记着工作安排?”

    男人没好气的看他一眼,眉头紧蹙。

    门外的人说道:“主要是想问问货品积压的解决问题,以及新课题的实验什么时候开始?有两位研究员可能上了年纪,身体有点吃不消了,关于就医方面的申请您跟上边商量的怎么样了?”

    虽然就是短短的几句话,但却透露了出了大量的信息,

    男人咕嘟咽了口唾沫说道:“具体事宜你们去问姜总吧,不用再来向我请示了。”

    门外的人稍稍一段,略显失落道:“好,那我们先走了。”

    待听到脚步声走远,李川将钢笔重新放在了桌上,继续想要对油画后的门下手。

    “这里头有什么?就我对建筑领域的了解,门的背后空间应该不大吧?”

    那个被成为凃总的男人冷哼一声说道:“告诉你也无妨,里面只有一个保险柜。”

    “是了,这就是重点,今天我们来这可不就是冲着这保险柜来的吗。”

    李川兴奋的要跟秦明月击掌,后者后知后觉的看着他:“又没打开,你这么高兴干嘛?”

    “又不是打不开,怎么就不能高兴了,实在不行拿脚给他踹开!”

    凃总脸色一变,赶紧说道:“里面保险柜的密码你也不知道!踹开也没用。”

    李川道:“你这保险柜还多么大?逼急了我给你抱走了你信不信?”

    凃总到:“恐怕你没这个机会了!”

    话音刚落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办公室的大门被嘭的一声撞开,几抹绿色的身影瞬间窜了进来。

    李川见状拉着秦明月的手就势一蹲闪身避向窗台的方向,但听咻咻几声,几枚烟雾

    弹被射了进来,烟雾在房间内迅速蔓延。

    “走!”拉着秦明月飞身就撞向窗户,越南建筑的窗户比较大,窗台也不高,两人毫无预兆的跌了出来。

    与此同时,手中机关一动,一只抓钩从他手上的道具中射出,铮的一声钉在了墙面上。

    秦明月一声呼喊还停留在嗓子眼里两人就已经停在了地面上,她惊魂未定的看了看身下,两人离地面不过两三尺的高度。

    李川抱着她着地,飞快收起手上的抓钩和绳索,用老外的口音说道:“这就是中国功夫!”

    秦明月有些哭笑不得,三楼的人趴在窗口往下看人,看到两人安全着陆,惊诧的同时也在疯狂的叫嚣抓住他们,go!go!go!

    “快跑!”李川拉起秦明月就发疯一样冲了出去,一群越南保安牵着狗在后面玩命的追。

    两人还正是年轻力壮的年纪,更不要提被狗撵了,更是玩命一样跑,接连跳过两三个花坛,看到敞着玻璃门的一座建筑物就毫不犹豫的冲了进去,反手就将玻璃门关了个结实。

    外面一群保安已经追了过来,四处找东西要将玻璃门敲碎。

    两人气喘吁吁的对视一样,李川又拉着她往里面跑去:“走,看看能不能从其他地方出去。”

    秦明月跑的满头大汗,头发都黏在了脸上,划拉了两下头发说道:“要不然咱们分头跑?就算有一个逃出去了咱们这趟也没白来。”

    “说什么呢,他们肯定抓不到我!倒是你,甭给我拖后腿啊,跑快点!”

    “不,不行了,我不想爬楼。”

    站在楼梯口她实在喘的直不起腰,跟狗赛跑,再追赶一个大男人的步伐,虽然她平时也健身,但真的相当吃力。

    “好,咱们不怕楼梯,坐电梯!”

    可他转了一圈也没看到电梯在哪,眼瞅着玻璃门就要被砸碎了,只得再找其他的出口。

    就在这时,一扇紧闭的房门被打开,李川拉着秦明月正要一个闪身躲开,那开门的人却对他俩急声说道:“快进来,进来!”

    两人闪身进去,扑面而来的冷空气让他们周身一抖。

    “这里是……”秦明月诧异:“难道是研究所?”

    “这还用说吗!”李川也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出来。

    开门放他们进来的人虽然穿着白色的隔离服,但却露着全脸,好像穿不穿这个衣服都没关系。

    除了这个人,屋里还有七八个跟他一样打扮的人。

    真正让他们猜到这些人的身份,和这个地方是哪里的,还是这里的陈设,

    偌大一片房屋内皆是形色各异的医用仪器和器材,甚至还有离心机等物理方面会用得到的实验用具。

    扑面而来的除了冷空气,还有浓浓的福尔马林的味道,在那看不见的内室想必冷藏着不少人体器官用于实验。

    开门放他们进来的男人用中文说道:“你们先在这里躲一躲吧,等他们走了再想办法逃出去。”

    李川纳闷道:“他们不会进来吗?你们是中国人?你既然是这个公司的员工,为什么不问我任何问题就帮我?说不定我们可能是坏人呢,也说不定要窃取你们的商业机密呢。”

    “年轻人,话不要这么多。”

    “就冲着您跟我叫这一声年轻人,我听你的!”言罢牵着秦明月的手跟着那人快步进了一扇玻璃门隔开的内室。

    内室之中果然如他所料,实验品比较多,不过人体器官很少,大多是中草药。

    “这里的味道能影响狗的嗅觉判断,先委屈你们了。”

    李川道:“您这话说的不就见外了吗,谢谢还没说呢,不敢说委屈。”

    秦明月也跟着道:“真的非常感谢,就算被找到我们也不会供出你的,这是江湖规矩,我懂。”

    “你从哪里知道的江湖规矩?”

    “电视上。”

    “……”

    带他们进来的‘白大褂’盯着他们道:“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不要出声。”

    “那咱们就大恩不言谢了。”

    “不用谢,如果你们真的能逃出去,帮我带一封信出去。”

    李川道:“什么信?给谁?为什么不邮寄?现在跨国邮件也很方便。”

    “我们是被软禁的人,出不去,也没法发邮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