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一章 越南研究所
    “我们是被软禁的人,出不去,也没法发邮件。”

    “哈?”李川挑眉:“谁软禁你们了?你们都是什么人?来这里多久了?”

    男人看了看外面的情况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他们不要出声,自己关上门出去了。

    两人用实验器材做掩护,蹲在角落里看着玻璃墙外面的情况。

    那‘白大褂’出去没多久就听哗啦一声巨响,想必外面的大门被强行撞开了。

    紧接着实验室的门也被一群人打开,冲进来几个身着绿色保安服的保安,另外一些人则追着上楼了。

    进门的保安用越南话叽里咕噜的问他们看没看到什么可疑的人,刚才放他们进来的男人怒不可遏的质问他们:“这里是无菌实验室!谁允许你们进来的!赶紧给我出去!知不知道因为你们的擅自闯入会让我们几个月来的心血全部浪费!”

    几个保安有点怵,似乎在犹豫要不要退出去。

    一位女科学家直接指着他们质问道:“你们的工作手册上是怎么写的?!你们再不离开我马上要打电话问问你们的领导到底想干什么!”

    “就是!出了问题谁担责!”

    李川听不懂越南话,蹲在那有点着急。

    秦明月舒了口气道:“看来咱们能躲过去了。”

    话音刚落,实验室的门被一脚踹开。

    进来的男人手上牵着一条猎犬,军靴锃亮,腰上还别着一把手枪。

    几个保安赶紧站到一边给男人让路,这架势一看就是他们的头头。

    白大褂的科学家们也都放下了手上的工作围了上来,为首的人依然义正言辞的质问他:“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再这么无礼我要叫你们领导了!”

    “我们看到有坏人跑进来了,担心会伤害到你们,所以过来找找。”

    “找人可以!不过先出示上级的搜查命令,再换上无菌服!”

    “滚开!我没这么多时间跟你浪费!”

    牵着的狗也跟着汪汪汪的叫了起来,大有狗仗人势的感觉。

    “你知不知道你们这次将会让我们几个月甚至几年的研究功亏于尽!造成的损失是不可挽回也不可估计的!”

    为首的保安已经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嘴里冷冷吐出两个字:“滚开!”

    身边的保安拿着电击棍围了上去,似乎准备要动手,几位科学家也毫无胆怯。

    为首的‘白大褂’打声咆哮道:“这是你们撒野的地方吗!还想对我动手是不是?来啊!我看你们敢不敢!真是无法无天了!来啊!来啊!”

    说着就赶着往那电棍上撞,但听他啊的一声被电击击倒在地,发出凄厉的叫喊。

    一群人马上围了上去:“苏教授!苏教授!”

    “你们要造反吗!”

    “这可是我们苏教授!你们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一时间外面吵吵嚷嚷,科学家们和保安之间的冲突迅速升级,吵嚷的声音越来越大,不怕死的也效仿苏教授要往那些人的电击棍上撞。

    然而保安毕竟是保安,他们的职责本来是负责保护这些人的安全,也不想和他们产生冲突,只得先行撤退。

    看着实验室的大门被关上,保安全部撤退,李川拉着秦明月的手从里面出来。

    “苏教授,苏教授。”一群人围着受伤的苏教授干着急。

    苏教授挣扎着要站起来:“没事,没事,我没事。”

    “让我看看吧,我是医生。”秦明月道:“有没有隔离室解开防护服看一下?”

    李川觉得自己的事牵连到无辜的人心里多少也有些愧疚,听秦明月这么说也赶紧帮忙:“是是是,她是医生,让她看看吧,真不好意思,给你们添了这么大的麻烦。”

    有人想要说什么,苏教授抬手示意他们不要说话,径自解开防护服的扣子和拉链:“不用去隔离室,这里的实验对人体没有伤害,也不用担心会有污染。”

    那你们还穿这么厚的防护服?吃饱了撑得?李川默默把这句话给咽在了肚子里。

    苏教授撞上去的时候电击棍伤到的是他的胳膊,虽然不是高压电但也足以让人一瞬间电到休克。

    此时的他坐在地上,脸色发白,嘴唇发紫,身体还有点颤抖。

    一个女人上前帮他脱下防护服,又小心翼翼的将袖子给他挽上去,露出被电到的地方。

    秦明月蹲下仔细查看情况;“身体各个部位有没有麻痛感?脏腑器官疼不疼?深呼吸一下,心脏感觉怎么样?”

    “刚才被击中的时候差点晕厥,现在已经觉得好多了,我本身没有什么慢性病和突发性疾病,应该没有什么大碍。”

    “那就好,如果条件允许,最好做一个全身检查,好在你穿的衣服比较厚,皮肤没有严重的灼伤,用生理盐水清洗一下就可以了,这里应该有吧?”

    “有。”女科学家帮苏教授把袖子放下来,顺手给他把了个脉:“你真是气死我了,你要是有个好歹出来你让我怎么办?”

    苏教授呵呵笑道:“这不是没事吗,你放心好了。”转而看向李川和秦明月:“你们也是被他们带到这里来做研究的科学家?”

    李川一愣,还没想好怎么回答,单纯的秦明月就实话实说道:“不是,我们是过来调查他们所生产的违禁药品的,没想到会遇到你们。”

    李川打趣道:“咱们都还没互相认识呢,你就把老底都交代了。”

    苏教授被搀扶起来看向李川道:“呵呵,我只是问问你们是不是我们的同行,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我并不关心,也不会向别人透露。”

    秦明月也道:“是啊,他们都这么帮我们了,肯定是站在外面这边的,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您好,我叫秦明月,职业是医生。”

    秦明月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李川也是骑虎难下,对别人的救命之恩总得表达一些感激之情不是:“苏教授是吧?我叫李川,没有职业,无业游民。”

    苏教授点点头:“他们在得到上级同意之后肯定会再来搜查这里,你们跟我来,瑛子,我带他们回房间躲躲,要是有人来找了,你就说我回去休息了,就算到我们房间搜查也不怕。”

    女科学家点点头:“好,你去吧。”

    其他人也都纷纷附和,让他们赶紧离开。

    苏教授带着两人没走大门,走的是偏门,出去之后是条长廊,两部电梯。

    李川瞬间掏出自己的绝密武器准备随时干扰摄像头,但看了一圈却没有看到摄像头。

    “你手上拿的是什么?”苏教授道:“好像是某种很精密的仪器吧?”

    “这里没摄像头?”李川反问他。

    “没有,我们都在这幢楼内生活,也需要自己的**。”

    秦明月道:“没想到他们对你们还挺人性化。”

    “没摄像头我就用不上这东西了。”李川收起手上的东西:“这就是一个释放电磁波的,一个小玩意而已。”

    苏教授露出惊讶的神情:“能给我看看吗?”

    李川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将东西递给了他,虽然对眼前这个人还有点不确定,但这个个小东西又没有杀伤性,给他看看也无妨。

    “科学发展迅速啊,感觉已经跟不上时代了,我记得以前还是只有军队里有这种东西,仪器的体积也非常大。”

    “您老眼光毒辣,这就是从军队里拿来的,不过这不算是最小的,还有比这更小的。”

    苏教授颇为感慨的点点头,将东西递给了他:“请跟我来吧。”

    刷开打开电梯,三个人进去,教授按了5楼的按钮。

    “我们不能一直在这里给你添麻烦,如果有可能,我们还得离开,不然迟早会被发现。”

    苏教授道:“现在他们戒严,如果你们有把握逃走现在走也行,如果没把握的话,就等天黑之后。”

    李川道:“明月,你觉得呢”

    “保险起见还是天黑之后,苏教授也不是坏人。”

    李川叫苦:“我又不是说他是坏人,哪那么多坏人,大家都是中国人呢,是不是啊苏教授。”

    “呵呵,你这个年轻人倒是挺有意思的,我们还都是地球人呢,好人和坏人不是靠地域区分的。”

    “那您看我们俩是好人还是坏人?”

    苏教授故作一本正经的打量他们两个:“我觉得你们应该是好人,毕竟这么多年了,还没人敢来调查这个工厂,这个研究项目。”

    “这么多年?”李川纳闷:“这明明是去年新建的厂房,这里的建筑物都很新啊,哪有您说的那么多年。”

    苏教授道:“以前有个大型的研究所,虽然是大型研究所但跟现在这个厂房肯定没法比的,后来这里建成,我们就全部搬到了这里。”

    电梯的门打开,映入眼帘的是暖色调的墙纸和天花板,虽然有着酒店式客房的按部就班,但仍然给人一种温馨的氛围。

    苏教授掏出钥匙打开一间房门,和酒店不同的是,里面是一个套房居室,一厨一卫,一厅一卧。

    空间挺大,收拾的也很干净清爽。

    “这不会就是你家吧?挺漂亮的啊!”李川厚着脸皮转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