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四章 黑车
    “实不相瞒,那两位文莱的大使,也是我们王总的人。”

    “那**的不是文莱,是你们王总啊。”

    大刘酷酷的的脸上露出腼腆的笑容,有些不好意思道:“这都是场面上的,不能避免的。”

    李川又道:“你说这么多,不怕你们王总找你麻烦?”

    “王总只跟我说,坦诚相待。”

    “小伙子不错,有前途,将坦诚相待四个字的方针贯彻的很好嘛。”

    大刘干咳一声做了个请的手势:“二位请吧,咱们得尽快离开这里。”

    “我们今儿算是上了你们的贼船了,这要是出了什么篓子,小心我大外甥收拾你们,我大外甥你们不会不知道是谁吧?”

    大刘道:“方少,我和他见过几次,交友广泛年少有为。”

    提起他那不让人省心的大外甥李川一向是津津乐道引以为荣的:“那当然,也不看看他舅是谁。”

    加长林肯内部简直是一个豪华的小型会客室,酒柜冰箱应有尽有,真皮座椅舒适度满分。

    李川赶紧伺候秦明月坐下了,恨不得立马给她捏肩捶腿:“今天辛苦您老了,本来我的计划是离开这里之后去酒店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吃顿好的,明天再打道回国……”

    “李公子,为了安全起见,今天咱们就得去机场,而且是马上。”

    李川额角青筋一跳,没好气的给了他一个白眼:“你老板教你的?在别人说话的时候打断?”

    大刘低头道:“抱歉。”

    “没大没小。”

    秦明月按住李川道“也请你对他礼貌一点,我们这次能出来还要多谢他。”

    “谢的不要太早,这会儿还没脱离虎口呢。”

    “那什么时候谢?”

    “怎么着也得等到飞机在国内落地了,不对,落地了也不一定就安全,等我见到自家人再说。”

    秦明月转头笑着对大刘说道:“那既然这样,你给我们留一个联系方式吧,等我们回国了联系你表示感谢。”

    大刘张口结舌的有些尴尬,本来也没指望让他们感谢的,没曾想这两人还一唱一和的,还要回国再感谢,这弄的什么事。

    “感谢就不必了,这我是的职责和工作。”

    李川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算了。”

    言罢冲秦明月眨眨眼,一把年纪的人了,跟个小孩子似的,秦明月看了也是忍俊不禁。

    这下大刘终于明白方锦程像谁了,吐槽的话到了嘴边又给咽了下去。

    车子在工厂大门口被拦了下来,工厂保安围上来要检查,大刘下车,用越南话义正言辞的训斥他们,虽然是拒绝他们检查车内的人,但还是留下了破绽让他们能够探头探脑的看见车里的人,只是看的并不真切。

    如果他们真的一点也看不到,保护的太过严实,难保他们不会怀疑,一着急把顶头上司找来了,这事还得闹大。

    纠缠了一会终于放行,出了药厂,司机目标河内机场,将车子开的飞快。

    天色渐晚,出来一天还没正儿八经的吃点东西,现在脱离风险才觉得有点饿了。

    秦明月眼巴巴道:“刘先生,车上有车的东西吗?”

    大刘道:“抱歉,没有准备,是我的疏忽。”

    李川道:“宝贝饿了?”

    秦明月点头:“没有就算了,一会去机场再吃。”

    李川冲她眨眼,低声挑逗道:“怎么没有啊,这不还有我吗,你吃我。”

    大刘:“……”

    秦明月一本正经的拒绝:“对不起李先生,我不是食人族。”

    这就有点尴尬了,李川干咳一声狠狠瞪了一眼偷笑的大刘。

    出来一趟本来当是散心加约会了,现在弄的这叫一个什么事儿!

    不管怎么说,这趟出行还算是很顺利的,虽然没有查到有用的东西,起码在药厂得知了很多内幕。

    最重要的是那些被软禁在药厂内部的科学家,恐怕背后会牵扯出什么大案子或者大人物,毕竟,像静秋这样的虾兵蟹将是无法让这么多拥有高职称的专家在国内消失的。

    他不敢给自己的这次出行打高分,但整体来说收获还行,计划中的游历东南亚各国也只能暂时搁浅,为了安全起见,也为了能够将苏教授的信尽快送回国,他必须赶快回去。

    其实他对大刘早就没了戒备之心,以他对王向阳的了解,差不多可以猜得出这的确是他的行事风格。

    这个人就喜欢闷骚的将所有事情摆平搞定,而且还是个大大的闷葫芦,骤然一看觉得他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永远不知道他到底知道多少东西,看透了多少人和事,那副长年抗在鼻梁上的眼镜活像一双写轮眼。

    到达国内的时候天还没亮,早年间住在a市的时候是住父母的房子,自从老父退休,公产上交国家,私产送给外孙做婚房后,他就彻底成了个没家的孩子。

    每次到a市也只能找姐姐姐夫蜗居一下,实在不行还有静秋那可以蹭蹭。

    但现在这个时间,去哪里都不方便,最方便的还是酒店。

    秦明月在盥洗室里洗漱,这丫头都已经困的睁不开眼了还改不了洁癖,不洗澡不睡觉。

    他则坐在窗边的榻榻米上,插入国内的手机卡,一连串的短信和微信叭叭的跳出来,看的他眉头紧蹙。

    本来想对王向阳表达一下感谢之情,顺便探探他的口风,但翻了一圈通讯录,根本没找到这家伙的联系方式。

    算了,所有的事明天再说,天大地大睡觉最大,他就是这么一个热爱享受的人。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a市就已经热闹起来了,随着清洁工唤醒整个城市,各个店铺开门营业,上班族奔走在车水马龙的街上。

    公园广场内随时可见扭动的身影,那是跳广场舞的老太太和练太极的老大爷。

    苏楠最近的睡眠一直不是很好,天要亮的时候睡了一觉,现在被闹钟强行唤醒还打着呵欠。

    自从得知方锦程被最高检带走之后,她这两天就一直住在家里。

    两人虽然离婚了,她甚至希望这小子能突然出现在家里,泼皮无赖的嘴脸要亲亲也罢,冷漠绝情的背影挥挥手也好,总比他呆在那种冰冷的‘牢房’要好。

    她洗把脸振作了一下,穿上制服,带上公文包出门,在小区门口的连锁粥店吃了碗粥,吃了一个茶叶蛋一个包子,整个人又变的精神焕发起来。

    早高峰上班有点麻烦,公交地铁人满为患,挤进去总得瘦三斤,她现在有孕在身根本不敢冒这个险。

    但出租车也都亮起了客满的红灯,根本不带停一停的。

    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要吃到,她有点着急。

    一辆白色的小轿车在苏楠面前停下,司机开窗冲她叫道:“警察同志,要上班吗?我送你啊。”

    苏楠道:“不用了,谢谢。”

    司机是个戴着粗项链的胖老爷们,在有点冷的大清早只穿着一件白背心,一看就是典型的‘社会哥’。

    “放心,警察同志,我不是拉客的黑车,我是滴滴打车的正规司机,有认证的!免费送您上班!您就甭犹豫啦,再犹豫就迟到了!”

    说实在的苏楠确实有点犹豫,架不住他一个劲的劝,再加上后面的车都开始按喇叭了,这才勉为其难的拉开车门上车。

    “好,那谢谢了。”她打开后车门上车

    司机道一声好嘞就一踩油门出发,嘴上哼着小曲,心情很是愉快的样子。

    大清早出门遇好人,苏楠已经打定主意,一会到了目的地一定要付车钱,不能让人家白忙活。

    “师傅,你知道我要去哪吗?”

    司机乐呵呵道:“您是警察啊,不去派出所去哪。”

    苏楠又道:“您说的还挺有道理,那你知道是哪个派出所吗?”

    “哪个派出所不一样啊。”

    苏楠瞳孔微眯,嘴角的笑容愈发加深:“这可不一样……如果您不确定的话不妨停车,也省的跑错了路,耽误工夫。”

    “好好好,那你说,去哪个派出所。”

    苏楠已经不想跟他废话了,试问,哪个正常的司机在乘客上车后第一句话不是问去哪,他不仅没有问,而且还并不打算问,显然在他心中已经有了目的地,苏娜想去哪并不重要。

    “不是派出所,市公安局。”

    司机透过后视镜看了苏楠一眼,那一瞬间,他被这个小女警眼底的光芒微微震慑,但很快又挪开视线,冷哼一声道:“看出来是警察同志,年纪轻轻就奔市局去了啊,走后门的吧?潜规则?”

    副驾驶上一直低头玩手机的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走没走后门我不知道,不过我倒是知道她勾引大学生的本事挺一流的,和她那个妹妹是一路货色,都是个绿茶婊!”

    苏楠的瞳孔骤然一紧,不动声色的看向那副驾驶的人。

    干她们这一行的,对声音和身形总有着特殊的记忆力,刚才上车的时候只看到这个人戴着大耳机,低头玩手机,看上去是个年轻人。

    现在听到他的声音,苏楠顿时将他和自己记忆中的某个人联系在了一起。

    “我当是谁,原来是被我妹妹抛弃的渣男?”

    王平智回头冲苏楠咧嘴一笑,脸上有着刚褪去的新伤疤痕,咧嘴一笑有些狰狞:“就你妹妹那货色,跪下求老子!老子都不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