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五章 妹妹的前男友
    “就你妹妹那货色,跪下求老子!老子都不要!”

    “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苏楠明眸一敛大声呵斥他道:“苏苏已经跟你分手了,你还想要干嘛!”

    苏苏的前男友王平智坐在副驾驶上嘴角上扬,翘着二郎腿道:“我想要干嘛?你以为,你弟把我打成这样,赔两个钱就算完了?我跟你说,这事没完!我tm不仅和苏苏没完!也跟你们没完!”

    “就你?”苏楠冷嗤一声不置可否:“你这种人我一天不知要见多少个,我劝你赶紧迷途知返,不然就不是扰乱社会治安这么简单了。”

    “你弟打我的时候你怎么不说扰乱社会治安?!”王平智一脸狰狞的看着她,脸上旧伤还没完全恢复,看上去真有点骇人。

    苏楠纳闷:“我弟打你?他怎么会认识你?又是什么时候打的?因为什么?”

    “你少给我装傻充愣!别以为我不知道!这都是你怂恿的!最恶心你们这些当警察的了!穿着一身皮就了不起了是不是?滥用职权!今天我也要替天行道一回!看我怎么弄死你!”

    苏楠挑眉,有点忍不住想笑:“我说,你既然知道我是干什么的,还敢在这里大放厥词?胆子真不小啊。”

    “警察怎么了?呦,老子好怕怕哦!哼!”

    苏楠直觉此事不妙,从以前对这个小子的了解来看,他应该就是一个仗着家里稍微有点权势就狗眼看人低,被人戳其项背的典型二世祖形象。

    兴许在学校里能够作威作福的,但在社会上也只是一个没出校门的大学生,没什么社会背景。

    而这个司机就不一样了,气定神闲,不动声色,道上的话叫‘老江湖’,王平智似乎和他并不熟,所以他应该也就只是一个司机的角色。

    反而派遣司机前来的人和王平智应该是直接联络的关系,他们两个人是亲是疏,是金钱交易,还是互相帮助,亦或者是为人利用,都是苏楠不知道的事。

    不过她起码知道,这件事的主使应该不是王平智。

    “这位同学,”她改变了自己的称呼,想让他知道他还是个学生,并非无可救药不可原谅:“你的人生还很长,没必要为了一己私愤就走错路。你和苏苏之间的关系我确实不是很清楚,但如果你说我弟弟打过你,这件事我确实不知道,你如果要报案,我们会立案侦查。”

    “报案?”王平智冲着车窗外啐了一口,似乎是在听笑话:“我tm真的是在找死吧?你听到没有,她让我报案!”

    司机也跟着呵呵笑了起来,一边摇头一边说道:“警察同志,不要欺人太甚啊,会来报应的,说不定马上就来了。”

    王平智心情不错的冷哼一声:“你说你们三个外地人在a市作什么妖吧!要怪就怪你们仨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老子可以大人不记小人过,但你们实在太气人了知道吗!”

    苏楠道:“不该得罪的人?说来听听。”

    司机看了王平智一眼,他适时住嘴:“老子就是你不该得罪的人!”

    苏楠笑而不语,没再多说什么。

    王平智回头看她一眼,见自己并没有吓到她,也没达到自己所预期的效果,心中多少有些不爽,不过倒也没再说吗。

    苏楠却主动和他攀谈道:“你们这是要带我去哪里,我上班可不能迟到了。”

    “上班?”王平智道:“今天你就别想上班了!”

    司机道:“一辈子估计都没法上班了!”

    王平智看司机一眼,眼底似乎有质疑和震惊,不过很快也一闪而过,苏楠在他脸上看出了些许的慌乱。

    果然还是学生啊,再怎么牛掰的叫嚣,也会有所顾虑和担心。

    “现在迷途知返我可以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如果一旦发生了,就算你们把我杀了,你们也难逃法网。王平智,你小小年纪就要走上犯罪道路?到时候连累了你的家人不说,还会让自己日夜逃亡没有出路,这我就有点搞不懂了,生活这么美好,为什么一定要给自己一条绝路。”

    “警察同志,你那嘴皮子的功夫劝劝看守所里的小混混还行,跟我们?没用。”开车的大汉气定神闲,甚至还哼起了小曲儿。

    王平智干脆直接将耳机扣在了耳朵上,以此来逃避她的话语。

    苏楠见事已成局索性也不再浪费口舌,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倒是想看看王平智到底是被什么人利用的,而这个人又和她有什么仇,什么怨。

    以她对市区的了解度来看,这辆车明显在兜圈子,完全不像是有目的地的样子。

    悄悄掏出包里的手机,指纹解锁,她的快拨号码是方锦程的,两人离婚之后她也忘记改了,现在下意识的还是想给他打电话。

    皱眉暗自懊恼,正要打110,竟然发现打不出去。

    在没有信号或者深山老林的情况下,110或者120这样的紧急呼叫电话还是打得出去的,在这辆车内没有信号也就算了,甚至连110都打不出去,看来他们早有准备,否则又怎么会就这么放任她将手机带在身上。

    窗外的风景在急速倒退,还在早高峰的时间,路上车虽然多了,但似乎没有刚才那么紧迫的堵车现象了。

    他们围着整个市区兜的圈子越来越大,就在苏楠有点晕车的时候,这辆车终于开进了一座小区。

    这是位于工业园区的一个老旧小区,周围都是一些厂房,所以这片小区几乎都已经租住给了周围工厂里的打工者。

    很多住宅都被违规改建成了家庭式小餐馆,随处可见一些外来农民工在这里出入吃东西。

    在一家‘淮南牛肉馆’的门口停下,大汉下车拉开车门对苏楠说道:“下车吧警察同志。”

    王平智从另一侧打开车门,一把将她的包和手机给夺了过去,冲她努努下巴。

    苏楠漠然看他二人一眼,从车里下来。

    还不到吃饭的时间点,牛肉馆里没有一个顾客,只有两个看似老板和老板娘的人正在收拾,看到他们进来就好像没看到人一样,神态自若的擦桌子洗菜。

    牛肉馆开在一楼住户的家里,车库改成门头,外面的客厅改成餐厅,还有两间卧室是空着的。

    大汉将苏楠带进其中一间卧室,见她不肯进去,使劲推了她一把。

    “警察同志,您得配合咱们,我们请您过来也不想伤着您,您现在就在这休息休息,有怨报怨,有仇报仇那也是晚上的事!”

    王平智倚在门框上晃着腿,没好气的看着他们,临走还不忘用手指指向苏楠:“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你信不信!你不是横吗!你不是牛逼吗!你不是瞧不上我吗!老子让你知道老子不是那么好惹的!”

    苏楠没有说话,看到他们离开,重重的将门关上。

    这应该是侧卧,房间面积不大,中间只有一张简陋的单人床,墙边是一个三开门的柜子。

    一扇窗户,朝向应该是正北方,虽然是一楼,但方面有不锈钢的防盗窗,所以根本没法出去。

    围着房间转了一圈,柜子里几件老旧的衣服没别的东西。

    此时此刻,她应该没有生命危险,只是不知道自己即将要见到的人会是谁,又会怎么对她。

    说来也奇怪,这事要发生在以前,她绝对没有一点胆怯,就算豁出命去也无所畏惧,她也不是没做过豁出命的事。

    但现在她却有点害怕有点担心,不知是因为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还是因为怀孕的缘故。

    摸摸小腹,那里有一个尚未成型的小生命,面对未知,她只能斗智斗勇,绝对不能伤到孩子一分一毫,这是她出于母性的本能。

    就在她一筹莫展之际,房门再一次的被打开。

    王平智拎着一瓶矿泉水进门,直接扔在了地上,语气不善道:“臭娘们,真是便宜你了,阶下囚还有水喝!赶紧喝吧!别一会渴死了!”

    苏楠道:“你等一下。”

    “干嘛?我跟你说,少在这里给我说教!小心老子把你的嘴封起来!”

    “之前在车上你说我弟弟打过你,他怎么会认识你?又什么会打你?”

    一提这个王平智直接火大,撸袖子就冲了进来指着苏楠的脸道:“你tm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你给老子装什么装!你妹妹怀孕了知道怪我了?当时爽的时候怎么不说!爽的时候一起爽!凭什么怀孕了就赖老子身上!凭什么就让老子负责!老子凭什么负责!我tm欠她的啊!”

    “你说什么!”苏楠腾的站了起来,双目圆睁看向他道:“你给我再说一遍!”

    王平智也大声呵斥她道:“说什么!说一百遍也跟老子没关系!打胎就打胎!分手就分手!哭哭啼啼的!老子最烦最恶心的就是这种女人!”

    这一下苏楠直接没有说话,一抬手就将人撂翻在地,一手拉着他的胳膊,一脚踩在他的脸上,让他以一种扭曲的姿势和地板来了个亲密接触。

    “我靠!臭娘们!你tm不想活了是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