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六章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我靠!臭娘们!你tm不想活了是不是!”

    苏楠踩在他脸上的脚一个使力,直接将他的嘴贴在了地板上:“请你看看情况再说话!”

    “唔唔!唔!”王平智一手捶打着地板,一边挣扎惨叫。

    “你知不知道你这种胁迫、强制,非法剥夺别人的人生自由已经达成了非法拘禁!情节严重还将构成绑架罪!只要你不是未成年就担负起法律责任,情节严重还将负刑事责任!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将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剥夺政治权利!”

    地上的人仍然不依不饶的挣扎拍打地板,只不过此时的他完全使不上力,扭曲的肢体也无法挣脱苏楠的桎梏。

    “王平智,你最好认清楚自己的身份!你跟他们不一样,早就走上犯罪道路没有回头可言!你还只是一个大学生,将来还有大好的前途在等着你!你要真选择走犯罪道路,祸害了你的未来不说,让你父母以后还有什么脸在这个社会立足!你现在坦白从宽,我可以念你是从犯受人蛊惑不予追究!”

    她凝眸看向地上的人,再次问道:“听懂了吗?听懂了就在地上拍三下!”

    王平智无力的抬手,在地上拍了三下。

    苏楠这才慢慢抬脚松手,让他得以解脱。

    地上的人哎呦哎呦叫唤着,全身上下的骨头都像是要散架了一般。

    他歪头看了苏楠一眼,慢吞吞的爬起来,半边脸都是灰尘,一脸的不耐烦和愤怒。

    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他呸的吐了口唾沫,活动了活动脖子。

    苏楠全神贯注的看着他,就在他准备大喊大叫夺路而逃的时候,又是一个擒拿手,直接将人反压在墙上。

    这一下,王平智才算是真正的消停了。

    “我收拾过的罪犯比你见过的还多,我劝你最好老实点!”

    王平智自己认栽,结结巴巴道:“你,你先给我松开!我胳膊要给你掰断了!”

    苏楠将他压在墙上,靠近他的耳朵威胁道:“你信不信我一抬手就能捏断你的脖子!我完全可以拿你做人质离开这里,但这些人本来就不是为了帮你来囚禁我,你的死活他们是不会管的!”

    王平智喘着粗气,脸色微微一变。

    苏楠又道:“而我,捏断你的脖子属于正当防卫,不会负任何法律责任!你死在这被人随便找个地方埋了都不会有人知道!”

    王平智到底只是一个没有社会经验的毛头小子,听到这里已经脸色发白了。

    苏楠知道他不会再怎么样了,这才一把将人松开,顺势把门关上,站在门口双手环胸看着他。

    虽然抓他的是苏楠,他全程都没有什么大的动作,但此时被松开还是气喘吁吁,相对于他的疲惫,苏楠倒显得气定神闲,只不过那双眼睛,恍如黑夜中的明星一般,冷锐,咄咄逼人。

    王平智避开她的目光,颓然往床上一坐。

    苏楠道:“说吧,是谁让你来抓我的。”

    “没人。”他吐了口唾沫,回答的不情愿:“本来就是我想报复你们姐弟三个找的人!我哪想到……”

    他不说话了,苏楠道:“没想到他们会反过来利用你吧?没想到他们会这么重视你的请求,也没想到你报复我们姐弟三个,首要对付的人是苏苏和苏贺,他们却首先对我下手?”

    王平智心里想的东西都被苏楠获悉,他现在坐在那一句话不说了,表情有愤怒,有懊恼。

    苏楠道:“年轻人,你懂什么叫社会吗?整天吆五喝六的学社会人,你那点模仿社会痞子的行为拿出去都不够别人看的!”

    “我用不着你来说!”王平智没好气道:“老子就算不怎么样你那个妹妹不还是爱我爱的死心塌地的!”

    提起苏苏,苏楠的目光又紧了一分:“我问你,苏苏是怎么回事,什么怀孕!什么流产?”

    “我说,大家都是成年人,你知道每年有多少未婚先孕的女人吗?你知道医院每天要接待多少做人流的女人吗?不就怀个孕吗,你们至于吗!为什么会怀孕?怀孕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没做好安全措施责任都在我?她爽的时候怎么不说了!又不是小孩子!不会事后吃避孕药啊!这怀孕了找上我了?脑子没病吧!”

    “你给我闭嘴!”苏楠本来还是强忍着怒气,现在已经怒不可遏!

    “你还是不是个男人!有没有身为男人的担当!苏苏认识你算她眼瞎!”

    王平智看她生气心情反而好了很多:“她本来就是个瞎子!得了便宜还卖乖!整天装的自己多么清高似的!见了你我才知道,原来你们一家人都这么清高!你说你装什么清高吧!你要真清高去勾引大学生?一把年假了还嫁给比自己小的男人,你恶不恶心?!”

    苏楠道:“我再给你个机会,把话收回去!”

    王平智想到自己刚才的遭遇,讪讪闭嘴,一双小眼四处提溜着,似乎想要找门路出去。

    苏楠道:“你的意思是,苏苏流产的孩子是你的?”

    “那谁知道!谁知道她这么清高的背后有没有跟别的男人乱搞!到最后你们一家人要讹我?男欢女爱的时候不找自己的弟弟姐夫,出事了,就找弟弟和姐夫撑腰?老子不是打不过你弟弟,是那天没准备!还有,别以为方锦程仗着家里有钱有势,赔几个臭钱给我这事就算完了!老子身心受到的伤害没完!”

    苏楠现在的心情只能用五味杂陈来形容,曾几何时,苏苏和锦程之间所存在的小秘密一直让她如鲠在喉。

    这样的怀疑来源于她对自己的不自信,也来源于她自强不息的性格,无论遇到什么麻烦都打碎牙往肚里咽。

    但凡她当时觉得事情不对,但凡她把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出来,逼问苏苏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人流的住院单到底怎么回事,也不至于她自己痛苦纠结了这么长时间。

    所有的结果都是她自己找的,走到今时今日并非方锦程之错,她苏楠太不可理喻!

    “苏苏既然已经做了流产,你们也已经分手了,这件事我不再追究,所有的事到此结束!”

    王平智不满道:“凭什么啊,老子还被你弟和方锦程揍了,这事怎么算!”

    “方锦程所补给你的医药费应该远大于你的支出吧?我不支持你像现在这样找人私下报复我们,这将影响的是你未来的道路,因为这么一间小事走上犯罪道路就得不偿失了。当然,我也支持你走法律途径维护你的利益,首先你得搜集你挨揍的证据以及住院明细,法律判决下来我会严格服从,当然,多给你的医药费你也得吐出来!”

    几句话说的王平智脸色大变,他恶狠狠的看向苏楠,又吐了口唾沫不说话了。

    “这件事到此为止,今天你把我拘禁在这里,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老子没有!这什么地方我都不知道!还拘禁你!你怎么不说我绑架你呢!”

    苏楠好整以暇:“很好,绑架罪足以构成刑事犯罪了,我们离开这里,你作为从犯,我一高兴就不会追究了。”

    王平智道:“你少在这里想得美了,外面那么多人,不会让你离开的,你死心吧!”

    苏楠往窗外看了看,这个以外来务工人员为主的小区已经过了最忙碌的时间,偶尔有人在小区路过也都是老人。

    不知道这些住户中午在工厂吃饭还是回来,但可以肯定的是这里晚上下班的时候一定非常热闹。

    只不过她可能等不到晚上下班时间了,她随时都面临着被人带走的危险,换另外一个地方就不知道有没有逃出去的机会了。

    她现在怀孕了,不能以身犯险,也不能像以前一样,抱着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想法。

    “你给我说说,到底是什么人抓的我?”

    王平智皱着眉头有点不想说,苏楠猜测他一方面可能出于江湖道义,另一方面可能也有把柄在别人的手上。

    正打算开口再劝他几句,王平智道:“你甭说了,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行不行?”

    苏楠双手环胸准备洗耳恭听。

    王平智道:“说实话,我这段时间一直气不过,想找你妹妹和弟弟的麻烦,有朋友给我介绍,让我去找西巷街的王哥,我就去找王哥,想让他派人教训教训苏苏和苏贺。王哥答应的爽快,要价也不高,我就想拿方锦程的钱再把你和方锦程揍一顿,也算是出气了!”

    要不是这小子还有的交代,苏楠真想上去狠狠揍他一顿,竟然敢打苏苏苏贺还有锦程的主意!

    “过了两天王哥联系我说,这生意不接了,买卖不做了。我就有点奇怪啊,好好的,为什么不做生意了。结果王哥说,因为你和方锦程身份特殊,不接了。我本来以为因为你是警察,所以他们胆子小了,但没想到又过了两天,他们找到我说,这生意要接。”

    苏楠冷笑出声,这就有点意思了,这个王哥到底是经历了什么,一会要接,一会不接的。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们接这桩生意真的是冲她苏楠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