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七章 误入歧途
    “生意接是接了,不过确实没提苏苏和苏贺的事,只说先把你骗来,因为你是警察,不好动手,得把你骗到安全的地方再动手。”

    虽然王平智说这话的时候摇头晃脑看似一脸的无所谓,但苏楠看得出来,他在刻意的用一些小动作掩饰自己的心虚。

    “我本来没想第一个对你下手,但王哥说,一旦动了你的弟弟妹妹,再对你下手就有点麻烦了,你就有所警惕了。其实吧,我也没想非得对你下手不可,老子再怎么狂,也不至于去惹警察啊。”

    苏楠道:“看来你也不笨,他们的目标就是我,你也只是他们抓我过来的一个借口。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经不是教训教训这么简单了。”

    “我知道,我知道!”他烦躁的抓抓头发:“那你说怎么着吧!这么多人看着,我们又出不去!”

    “先不着急出去,发生什么事情你接应协助我就行。”

    王平智蹙眉:“他们不会真的要杀了你吧……那我还留在这干嘛啊!”

    “你以为我死了就死无对证了吗?刑侦科不是吃素的,以你和苏苏的过节,你会是警察第一个怀疑的对象。”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老子今天是栽在你们手上了是不是!”

    苏楠道:“行了,你赶紧出去吧,别引起他们怀疑。”

    王平智看看门口,有点纳闷:“也怪了,我都进来这大半天了,也没人来找呢!还真不怕我出事啊!”

    “外面有什么人?”

    “牛肉汤店的老板和老板娘,几个伙计,这矿泉水就是老板让我拿来给你的。”

    苏楠心思急转,对这件事有了进一步的判断。

    以老板和老板娘对她苏楠的态度来看,这伙人应该不是跟她有深仇大恨的,基本上可以排除以前查案子时结下的仇家。

    更或许,这老板和老板娘只是被利用的普通人也说不定。

    王平智出去,刚要关门,苏楠却伸手阻止,跟他一起走出去。

    “你要干什么!”王平智被她这个举动吓的不轻,挤眉弄眼的低声咆哮她:“不想活了是不是,外面有人看着呢!”

    “我又没说我想跑。”她大大方方的出去,对这个要抓狂的大男孩视若无睹。

    老板和老板娘还在忙活,听到动静抬头看了她一眼,脸色带着和善的笑容。

    苏楠道:“老板,还有牛肉汤吗?有点饿了。”

    她现在可是有孕在身呢,最容易饿了。

    王平智跟在她身边如临大敌,咕嘟咽了口唾沫,明明是他把人绑来的,却反过来变成他保护她了。

    老板正在择菜,起身将手在围裙上擦了擦,很是憨厚的笑道:“有,锅里炖着呢,要香菜吗?”

    “嗯,多放点。”苏楠在桌前坐下。

    王平智再次郁闷道:“你变态吧,居然还吃香菜!”

    “早饭没吃吧?你也来一碗?”

    “你怎么知道我没吃。”

    “你这种不学无术的大学生,就算是在学校也是睡到日上三竿,哪有吃早饭的习惯。”言罢将一次性筷子的塑料袋脱下来,给他摆在面前,顺便让老板给他也做一碗。

    王平智赶紧补充道:“不要香菜不要葱!”

    老板很快将两碗牛肉汤端了过来,浓汤之上覆盖着几片薄薄的牛肉片,牛肉片下面就是粉丝了。

    味道鲜美价格实惠,再配上大饼咸菜,对打工者来说已经是奢侈的美食了。

    苏楠给自己的碗里加了点醋,作势要给王平智加:“要不要来点醋?”

    吓的这小子端着碗就躲:“不要不要!你干什么呢!谁吃醋啊!脑子没病吧!”

    苏楠忍俊不禁,抛开他张牙舞爪狐假虎威的表现不看,内里也不过是和苏贺方锦程一样,只是个风华正茂的少年人。

    牛肉汤味道不错,苏楠一会就吃了一半,热乎乎的,吃进肚子里很舒服。

    王平智却挑三拣四的抱怨:“这清汤寡水的,有什么好喝的,这也能叫饭?”

    苏楠道:“可能对你来说,味道不太浓郁,但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这应该是纯牛肉牛骨熬制的,没有添加香精和牛肉精之类的东西。”

    说起这个王平智脸色一变,想到电视新闻上讲的,一勺牛肉精熬出一锅牛肉汤来。

    “你怎么知道。”

    “有段时间我们专门查检黑心商贩,跟各种添加剂打了半个月的招呼,那味道,隔一百米我都闻得出来。”

    王平智不说话了,低头呼噜呼噜的喝了大半碗。

    吃饱了饭,两个人就这么面对面的干坐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眼瞪小眼的。

    苏楠道:“结账啊。”

    “凭什么老子结账啊,我本来没想吃的,是你非逼着我吃的!”

    苏楠道;“我也想请你吃,但我包呢?”

    “人家老板支持微信付款!”

    “我手机呢?”

    “把你关在这,总不至于一顿饭都不给吃吧!”

    “老板,多少钱?”

    “牛肉汤一碗15,一共30块钱!”

    王平智认栽,只得硬着头皮从口袋理翻出皱巴巴的五十块钱给扔桌子上,老板麻溜的拿着钱去找钱给他。

    苏楠道:“你钱包手机也被收了?”

    王平智白她一眼没说话,苏楠又跟着乐了,胳膊肘抵在桌子上托着腮看他:“小子,怪不得这么听话了,原来你早就知道自己到底是个什么角色了。”

    “角色?老子跟你不一样!”他一拍桌子站起来,大步出门,脚还没迈出门槛呢,就被牛肉汤店的老板老板娘一把拦住了。

    “干嘛!又不是没给你钱!让开!”

    老板憨厚一笑:“不是这个意思,今天您不方便出去。”

    言罢对苏楠努努嘴,那意思是说,你不还得看着人的吗。

    王平智猛的推那老板一把:“让开,我出去买包烟!”

    老板道:“店里有烟,小哥抽什么牌子的?”

    “你今天是不让我出去了是吧?”

    老板笑而不语,继续装的一脸无辜,但就是拦在门口不放行。

    王平智一向耀武扬威的习惯了,但每次叫嚣的时候,身边总是围着一群人给他壮胆,现在他孤掌难鸣,也明白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

    看苏楠一眼,气呼呼的走到桌边坐下:“你丫吃完了没有!吃完赶紧回去!”

    苏楠笑笑起身回房间,王平智在外面把门锁上之后要出去,老板还是不依不饶的拦人,只听他一个劲的咆哮为什么!为什么不让老子出去。

    “能让你出去才怪!”苏楠半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深深叹了口气,眼下真是个多事之秋。

    方锦程现在是不是也和她一样,被关在某个狭窄的空间内辗转反侧,是不是也像她一样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明天又会变成怎么样。

    想这些有什么用呢?虽然是她一直以来的患得患失和不信任将这个大男孩推远了,但提出离婚的是他。

    不过现在想起来,他当时似乎早就知道什么,提起离婚是在保护她也说不定。

    那他……还爱我吗?

    苏楠迷茫的注视着头顶的天花板,那惨白的颜色让她眼睛酸痛,视线有点模糊。

    如果自己不那么小心眼,如果她不什么事都憋在心里,大胆的问出来他和苏苏到底怎么回事,这误会也不至于一直带到离婚后。

    如果当时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她都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他的脸,也没来得及将这个人仔细铭刻在心里。

    方锦程,方锦程,方锦程……

    她又重重叹了口气,侧着身子埋首于胳膊上,湿热浸透衣袖,露出自己感性的一面,她又好气又好笑。

    估摸着差不多到晌午了,小区里却没多少路人,想必那些人也都是在工厂吃的午饭。

    就在她发呆怔忪的时候,外面传来开门的声音。

    开门的不是王平智,是早上开车的司机。

    司机大叔冲苏楠吹了声口哨:“饿不饿啊,警察同志。”

    苏楠道:“怎么?要请我吃大餐?”

    “可不是吗,怎么着也不能亏待了您不是。”

    言罢还真往旁边侧了侧身子请苏楠出去,她有些狐疑的起身:“先说好了,我可不吃牛肉汤,刚才吃过了。”

    大汉短促一笑:“绝对的大餐!”

    门口停着的仍然是带她来的那辆车,王平智已经在车上等着了,略有些焦躁的他抖着腿看向苏楠,在四目相对的时候又极为心虚的将目光转向他处。

    “怎么称呼?”苏楠一边上车一边对那大汉道:“我叫苏楠。”

    “知道,苏警官嘛,久仰大名,我就一无名小卒,不足挂齿!”

    “你也不用告诉我全名,贵姓总行吧?”

    大汉再次嘿嘿笑道:“免贵姓薛!”

    看来这个人不是王平智所说的东巷街的王哥,这个人是不是王哥的人还有待考证。

    不过抓她来的那个人可真够沉得住气的,这次说是带她出去吃饭,不知道那个人会不会露面。

    车子驶出小区,目标市区。

    苏楠道:“薛大哥,咱们这是要去哪吃?随便找个地方吃就行了,我不挑食。”

    “苏警官,您也就甭装腔作势了,大家都是敞亮人,您说是吧?”

    苏楠笑着继续装傻:“正因为是敞亮人,所以才不想麻烦你跑那么远,在哪吃不是吃?”

    “哦,不走远?随便找个你想吃的地儿吃?那把您给弄丢了我哪找去,再说了,午饭的地方早就订好了,不去吃钱不也白花了吗?”

    “哦?早订好了?谁订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