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三章 看守所会面
    接待室的门被打开,和方锦程一开始想象的有点不一样。

    以前在电视上看的时候,以为这个犯人和家属见面的时候就好像牛郎织女一般,中间隔着一条不锈钢的‘银河’。

    就算没有不锈钢栅栏,起码也得有个玻璃墙吧,双方靠电话交流,一言不合就摔电话什么的,那叫一个有范儿!

    但眼下他看到的也忒随便了点!

    会客室挺大,装修的还挺好,空调,电扇,加湿器!灯光,窗帘,普洱茶!这哪是看守所啊,简直是宾馆嘛!

    当中一张桌子,两张椅子,带方锦程来的民警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桌上普洱茶散发着袅袅香气,他端起茶杯小饮一口,正襟危坐等着即将进门的人。

    从听说有访客开始,他就一直在纠结要不要见面,或者见了说什么。

    本来悄没声息的关到这地方来,谁也不想见的,结果架不住心里那点最本能的触动,还是答应见面了。

    有点紧张,还有点着急。

    当他把水喝到一半的时候,另一扇门终于打开。

    在民警的引领下,进门的人让方锦程眼球一紧。

    他只想说,现在撤退还来不来得及?

    本能的起身要逃,却被进门的人一声呵斥:“方锦程!”

    他一脸讪笑着举手投降:“呵呵,小舅!”

    人高马大的汉子气势汹汹的大步走来,一拳打在桌上,一旁民警好心提示:“先生,请您控制一下情绪。”

    “控制,控制!”大男孩主动殷勤的过去给他把椅子拉开,按住他的肩膀让他坐下:“难得来一趟,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呢,非要发什么火啊,坐坐坐。”

    李川此时此刻只能用五个字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了:“看你不顺眼!”

    舅甥两个人面对面而坐,气氛一瞬间有点尴尬。

    “那什么,小舅,欢迎,喝杯茶。”

    言罢把本来就在李川面前的茶杯往前推了推。

    李川没好气道:“欢迎?我怎么在你小子眼里看到了失望!”

    “我这不是不知道你要来吗,我还以为……”他还以为是他白天晚上都惦记的媳妇来了呢,哪曾想是李川啊。

    “你甭以为了!都把人家给甩了,想什么呢!”

    李川举手投降:“是是是,我是不该想,怎么着,您老人家闲着了?话说我小舅妈有着落了没有?现在当务之急是小舅妈啊,外公可等着呢。”

    “以你小舅的风姿,要多少小舅妈没有?不对!扯远了啊!”

    李川那张一向标榜花花大少的帅脸板了起来还真有点威严,但在方锦程这个厚脸皮面前,还真起不了什么作用。

    “小舅,您这次过来有什么事?”

    “在来看你之前,我去问了一下你的情况,不是什么大问题,甭着急,关两天就出来了。”

    方锦程勾唇道:“我巴不得多关几天!关的时间越长,小爷的报复起来就越有快感。”

    “咳咳!”身边的民警重重咳了两声。

    他赶紧腆着个脸示意:“我不是那意思,不是字面上的意思!”

    民警没好气的瞥他一眼,显然对他的态度和精神面貌有些不满。

    李川大长腿翘起了二郎腿,冲他勾勾手指道:“我跟你说啊,我刚从越南回来。”

    “越南?”

    两人对视了一眼已然达成了共识,这个时候去越南还能干吗,和越南有关的就只有他姐的那个药厂了。

    “越南好玩?”

    “不太好玩,不安稳,差点把命丢在那。”

    方锦程的眉头微微收紧,他担心的不是小舅的生命安全,毕竟他现在已经好端端的站在自己跟前了。

    他只是忽然意识到,老姐可能要比他听说的,他想象的还要可怕。

    那个温柔娴静的姐姐,走到哪里永远都想贤妻良母的角色,就是这样的角色,现在却面临着多项职务犯罪的指控。

    小舅提醒过,苏楠提醒过,他虽然知道,但也没太当回事,从小到大他已经习惯了有什么事跟姐姐商量,遇到麻烦也让她开解。

    这么一个懂很多道理的姐姐,总不会自己也会走错路吧?

    哎,这一次还真就走错了,有种万劫不复的感觉。

    “当然,这次过去也不是全无收获,长大见识了。”

    小舅的表情有些严肃,又略带揶揄,他虽然想问,但也知道这种地方不方便交谈。

    李川摩挲着下巴上的胡茬,冲他抛了个媚眼,那表情略带挑逗。

    方锦程没好气道:“难得来一趟,您老人家还有什么要说的赶紧说?”

    “我还能有什么要说的,我又不是你等的那人!”

    “那你走吧。”

    “哎哎哎!你这什么态度!这是你对长辈应该有的态度吗!”

    “没什么事你不走还赖着干嘛?难道你想用自己换我出去?小舅你不会这么仗义吧!”

    虽然知道不可能换人的,但民警还是警惕的看了方锦程一眼。

    李川也道:“你少在这里坐白日梦了,自作孽不可活!你说你那天晚上出去刷静秋的卡干嘛!你是真不知道她惹的麻烦啊!还是假不知道啊!我看你想挑战党的权威!”

    方锦程也翘着二郎腿,唇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小爷就是故意的啊,不然怎么进来。”

    “进来容易出去难!我叫你小子嘚瑟!姐姐和姐夫估计能被你姐弟俩气出病来!”

    提起父母方锦程一改吊儿郎当的态度,马上问道:“不是让我妈去外公那了吗?怎么?这事牵扯上她了?”

    “我姐退休人员,还好,接受调查中,至于你爸……也就是我姐夫,不仅要接受不对审查,还有可能双规。”

    ‘嘭!’的一声,一巴掌打在桌子上,震的茶杯都晃了晃。

    方锦程抬起下巴没好气道:“小爷犯的罪还不至于牵连这么多吧!也没这么严重吧……”

    李川挑眉“你真的认为没这么严重?”

    “这不是在情况不明的情况下吗!对我多项指控,现在改调查的我配合,也调查的差不多了,跟我爸妈什么关系!有本事冲着小爷一个人来!”

    李川摇摇头:“你太单纯。”

    大男孩收紧拳头,咬的牙咯吱响:“丫的不光冲着我来,也冲着我爸妈来!本来还想多住几天的,看来现在有必要出去收网了。”

    李川满意的笑了,这才是他大外甥嘛!不光剑眉星目人高马大的像他舅舅,就这缜密的思维,老练的手段,都有他舅舅当年的风姿!

    从看守所出来,他的车停在路边的停车位上,此时他的车旁却站了一个人。

    男人个头挺高,一件白衬衫外面罩着一件薄款风衣,转头看向他的时候,英俊冷锐的脸上架了一副文弱书生般的金丝框眼镜,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李川认识这个人,抬手冲他打了个招呼“嗨,王总。”

    王向阳简单的向他点点头,继而将人上下打量了一遍。

    年轻的时候两个人虽然没有在一起厮混过,但因为年龄相差不大,混社会的时候也打过几次交道。

    李川道:“真巧啊,你不会是在我车上装了定位,一路跟过来的吧?”

    “很巧,我是来看锦程的。”

    李川一愣,随即跌足大笑,笑的那叫一个嘚瑟。

    王向阳的脸黑了一层,周身散发的气场有点生人勿进的感觉的。

    不过他的冷酷一向对李川和方锦程这对舅甥有免疫力,此时李川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颇为同情的在王向阳的肩上拍了拍。

    “我说,我说小老弟,你,也有你丫办不到的事儿啊!怎么着,没进去吧?哈哈哈哈!”

    虽然不想承认,但他真的没见到人。

    第一,方锦程情况特殊,不允许探视。

    第二,作为和方静秋公司以及方家来往密切的企业主,他在某些程度上也在接受观察和调查。

    第三,虽然他手眼通天,暗地里掌控着a市,但毕竟家族不光彩,在政府面前也只能俯首。

    李川心情很不错,试问一个人一生之中能有几次机会看到王氏集团的继承人碰壁?

    那叫一个精彩!心里头更是一个畅快!

    又拍了拍他表示安慰,李川道:“既然在等我,那咱就去聊聊?越南的事我也正打算好好谢谢你。”

    “上车吧。”王向阳倒不客气。

    李川四周看了一圈道:“你车呢?咱是坐车里谈呢,还我带你去别的地方坐着聊?不过一会得把你送来开车。”

    王向阳直接拉开他的车门道:“让司机开回去了。”

    “哦……”紧跟着也坐了进去,指尖点着方向盘,看向副驾驶上的王向阳,李川在斟酌用词。

    “那什么,心理障碍还是不能克服?多少年了,你真打算一辈子不开车了?”

    像方锦程和王向中这样的小孩子兴许不知道他为什么不开车,也不知道他和莫晓晓之间的恩怨,但像李川这样的‘老人家’是知道的,当时王氏孙子辈中的王向阳闯下这么大的祸可算是震惊整个a市。

    也是因为那次车祸,从此之后他心里留下了障碍心里,再也不敢开车了,想必这些年没少受良心的谴责。

    “走吧。”他就言简意赅的两个字。

    李川点点头发动了车子:“在越南那事我回来想了想,真得好好谢谢你和那个小兄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