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四章 王总的品味有点独特
    “在越南那事我回来想了想,真得好好谢谢你和那个小兄弟。”

    “不用谢。”

    李川一边开车一边掏出一根烟叼在嘴里,碍于车内空间封闭也没点燃,就这么含着烟说道:“你从什么时候起在越南安插了眼线?真的是从建厂开始?”

    王向阳摇头,镜片后的眼睛闪过一丝光芒:“从受命于调查是失踪人口开始。”

    “呦呵!”李川惊叹道:“你们王氏家族什么时候也开始接这种生意了,估计是个大主顾啊!”

    王向阳道:“各取所需而已。”

    “调查的是……”王向阳突然灵光一闪,猛的按住了方向盘,汽车发出刺耳的鸣笛声。

    他吐掉嘴里的烟转头对李川道:“还真被查对了!那里头真的有不少的失踪人口!而且还都是清一水儿的科学家!”

    王向阳亦看向他,神色平静道:“我知道。”

    “你知道你不赶紧采取行动?!”

    “不能打草惊蛇。”

    李川虽然着急,但理智还在,毕竟他可是个成熟的大叔。

    看来王向阳和他所认为的一样,国内外这么一个巨大的工程,方静秋在没人帮助的情况下不会做成,很有可能背后还有其他合作者。

    如果不是方家二位一直在为她搭桥铺路,那么就是暗地里有个看不见的人,这个暗地里的人就是暂时不能惊动的人。

    “我说,姓王的,你对越南的药厂知道多少?”

    “和你知道的差不多。”

    “切,太小气了吧,随便问问而已。”

    李川从车内翻找出一封皱巴巴的信来:“差点把这个东西忘了,那边的人让我传递出来的消息,你说为了不打草惊蛇,我要不要先不给送过去啊?”

    王向阳看上去略微有些惊讶,从他手上拿看信前后看了一遍,没有找到任何笔迹。

    “先给人家送去吧,现在连静秋都在接受调查,肯定离工厂停工不远了,也离那些人重见天日不远了。他写信只是报平安,不仅不会让家人找他,也不会报警。”

    “你怎么这么肯定?”

    “他在越南时间那么长也没逃出来,肯定对那个组织了如指掌,如果能逃他们早就逃了。报警不仅会影响他们,也会让报警的人也面临失踪。”

    李川赞同的点点头,又有些依依不舍的捡起那根吐掉的烟,看上去显得有些惆怅。

    虽说是找地方聊天,但是一路开过来也都聊的差不多了,在目的地一家酒店门口停下。

    李川将钥匙扔给门童去停车,他则和王向阳进了酒店一楼的咖啡厅。

    咖啡厅装修豪华一水儿的高档服务,扑鼻而来的香味让懂得品味的人如痴如醉。

    服务生殷勤的将二人带到一个僻静的卡座,在小提琴悠扬的音乐声中低声询问两人想要喝点什么。

    “拿铁。”李川觉得自己需要好好清醒清醒了,正好来杯咖啡,提神醒脑。

    再看向王向阳的时候略有些胆怯:“先生您想喝什么?推荐您……”

    “不用了,白开水就行。”

    服务生刚要再补充什么,在对上他那极具震慑力的目光时又连忙改口:“好的,您稍等。”

    等人走了李川才懒洋洋道:“你看人的眼神能不能不要这么凶?跟要把人吃了似的,就你这样,找个女朋友都费劲!”

    王向阳道:“并不是所有人都活的和你一样。”

    “和我一样怎了?我这样的至少比你那样的多活二十年!”

    王向阳干咳一声没有说话,但显然不怎么赞同他的观点。

    李川瞥他一眼没好气道:“你这种注孤生的人居然也有女朋友了?”

    “什么是注孤生?”

    “注定孤独一生!”

    “哦。”

    王向阳好像发现了新大陆,忍不住往前靠了靠:“你不是吧?真的泡到妞了?是哪家的名门闺秀?”

    “原来是你猜的……”王向阳短促一笑:“我以为锦程告诉你的。”

    “你当自己是什么香饽饽,锦程那么喜欢在我面前提你?老子是猜的!瞧你这红光满面的样,不是生了就是娶了!还有那打领带的手法,一看就是女人打的!”

    王向阳虽然不想看,但还是很在意的瞥了一眼自己的领带。

    “心虚了不是!”

    “你又诈我?”

    “哥哥这句话不是诈你,你知道领带的打法有多少种吗?女人常用的打法又有多少种吗?说了你都不明白,虽然比锦程大几岁,但在老子面前就一小屁孩!”

    花花公子引以为傲的教训他,教训完了就一个字:爽!

    试问整个a市,放眼全国吧,谁敢在这位冰山王总面前如此大放厥词!当然只有他李川了!

    王向阳倒是好脾气的没跟他继续纠缠,服务员送来了咖啡和白开水,李少故作矫情的品尝着咖啡,用看外星人的眼神看着面前看着一杯白开水的王向阳。

    “王总的品味有点奇特。”

    “最近在养生。”

    李川不由打了个寒战,说道养生,不禁想起曾经认识的一个喜欢养生的女孩,整天清汤寡水的喂他,为了把人泡到手,他还真就过了一段生不如死的日子。

    最后分手不是因为那妞不够漂亮,实在是因为自己吃蔬菜都快变成蔬菜了。

    “女人真可怕。”发自内心的感慨。

    王向阳幽幽看他一眼,也略有些心虚。

    两人干坐了一会李川又道:“锦程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不能得罪的人?不可能因为和静秋有过节就多此一举的连他都举报,没什么好处的。”

    王向阳道:“这些事情我也在背后有调查、”

    “怎么样?”

    “有结果了。”

    “……我问你结果是什么。”

    “暂时还不能说。”

    没好气的喝了一大口咖啡,男人气的不轻:“你是怕我说出去还是怎么的?你要真这么担心大可以不说!我一点也不好奇!”

    “好的。”

    “……”

    腾的起身,堂堂李少心里有点不爽了;“告辞了,白开水您慢慢喝。”

    “我跟你一起去。”

    男人蹙眉道:“你知道我要去哪?”

    “那封信吧?”他亦说的笃定。

    李川挑眉,略有些打趣道:“你不是早就派人调查了吗,不会连那些人的身份是什么还没调查出来吧?”

    王向阳废话也不多说“还真不知道。”

    “……”李川再次对他无语了:“算了,来吧,都是为了他们方家好,就让我这个长辈带带你这个晚辈!让你见识见识,我就去了这么一次收获也不比你安插那么多眼线少!”

    李川带人直接找去了a科大,时隔多年,当年的老教授已经退休,二人只能在职工档案室内查询。

    查档案的是位热情的年轻女老师,一边看着李川的证件一边呵呵笑道:“您看上去真年轻,一看就是有着良好的家庭基因,我当年大学的时候选修的基因学,一看就能看出来。”

    李川很是受用,不忘用自以为深情的眼神冲女老师抛个媚眼:“您看我身边的这位家庭基因怎么样?”

    王向阳微微蹙眉,略有些汗颜的将目光转向他处,打量着存放档案的架子。

    在电脑没普及的年代,很多学生和老师的入校档案都是手写的,但随着电脑普及,这些纸质的档案都已经随着灰尘一起尘封,没有特殊需求是不会过来翻找的,所以架子上都落满了灰尘。

    女老师见王向阳不怎么搭理她,也不自讨没趣,只笑笑说道:“这位先生的基因也很强大,随着时代进步,科学发展啊,这基因也会有所改变和突破!基因好的人和基因好的人结婚,生出来的自然是强大基因的孩子,基因不好的人注定要被这个社会所淘汰。呵呵,看我,光顾着跟你们聊天了,还没问你们呢,是来查谁的个人的资料的?”

    “哈哈,没关系,没关系,看得出来老师您很健谈啊,不知道有男朋友了没有,因为我想邀请您吃个晚饭,如果有男朋友了还是不要他误……”

    “莫然,莫教授。”王向阳把某人打断,干脆利落道:“我们赶时间。”

    女老师冲李川不好意思的笑道:“你想追求我啊?实在不好意思,我已经有孩子了,莫然教授是吧?等一下,我帮你拿一下。”

    言罢轻车熟路的找到存放莫教授档案的架子,并把上面的一个盒子搬了下来:“这里面都是莫教授留在咱们学校的东西了,他想带走的都带走了,没带走的我们都给收了起来,这也算是我们学校的传统吧,万一将来会用得到呢,或者有老师想回来找呢。”

    王向阳注意到架子上的灰尘有擦过的痕迹,箱子里最上面的文件袋内是莫教授的的资料,但是文件袋却很干净,没有落什么灰尘。

    女老师拿起文件袋道:“莫教授退休时写的电话号码已经不用了,但是家庭地址应该还是对的,毕竟人一上了年纪就不喜欢搬家倒是真的,他以前是住在学校里的,就住在西校区,那边有一片教职工宿舍。现在住的地方应该是老家,不过也不远,就是小区有点老旧。”

    王向阳道:“还有人来查过莫教授的家庭住址?”

    女老师点头:“对啊,我刚才还要问你们是不是跟之前的人一起的呢,他是不是把地址忘了,不好意思来问所以叫你们来的啊。”

    李川也跟着紧张起来:“什么人?有没有说为什么要找莫教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