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五章 基因学
    “什么人?有没有说为什么要找莫教授?”

    “应该是莫教授的学生吧,只不过这个学生基因不太好。”女老师失望的摇摇头:“天生有点跛脚,我一看就知道是天生的,不是后天的,不知道以后会不会遗传给孩子,要是真遗传给孩子了,那就太可怜了,在社会上是要受到歧视的,其实如果不是跛脚的原因,他长得还是很不错的,鼻子高高的,眼睛大大的……”

    “来人没有登记吗?”李川打断她喋喋不休的唠叨:“登记给我看看。”

    女老师笑着摇头:“不好意思啊先生,您只有能看莫教授资料的审批文件,没有看访客的特权。”

    索性也不和她多做废话,拿了莫教授的资料过来,不顾女老师阻挠,将整张的资料用手机拍了下来。

    女老师急了:“这不合乎规定!你不能拍摄!”

    李川本来还想解释两句的,王向阳却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他也紧跟着窜了出去,任女教授在里面干叫唤。

    “姓王的!你给我慢点!再着急也得慢慢走啊!”

    “那人是敌是友还不知道!”王向阳边走边道:“从你回国的第一天就该去找他!万一有人要对他不利,这次我们过去可能就得扑空!”

    李川当然也明白事情的严重性,只是被王向阳这么教训多少有点抹不开面子,怎么着自己也是个长辈,虽然两个人年龄差不多大,但在他眼里,这都是跟锦程一般无二的大外甥。

    “多大点事儿,人家说不定就是学生,衣锦还乡找以前的老师说声谢谢的不多的是吗,你也不用在这草木皆兵的!”

    王向阳止步,李川差点撞上。

    男人镜片后的眼睛恍如古井无波,静静的看着李川。

    “走啊?”

    “你不是说不着急。”

    “所以说你们这些人!嘴上没毛!办事不牢!我说的是说不定!说不定!这里面还有其他可能性!万一这个人不是他的学生呢!赶紧的!走走走!”

    角色一换,他俨然成了最着急的那个,反而数落起王向阳的不是。

    两个人按照资料上的地址一路找过去,果然是个不怎么大的旧小区。

    小区里住的多数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儿女从小区中嫁了出去,家中就只剩下老人以及他们没时间带的孩子。

    莫然住在10栋301,还算比较好找,上楼之前李川特地问了楼下生炉子的老大爷:“三楼是住着一位姓莫的老先生吗?”

    生炉子的老大爷听力不太好,侧着耳朵啊了半天还在问:“你说什么?”

    李川索性的大声问道:“三楼有没有一位姓莫的!老先生!”

    “啊?什么?!”

    “三楼!算了,我们还是自个儿上去看吧,谢谢您了!”李川大声道谢招呼王向阳上楼。

    楼梯口还没踩上去呢,就迎面碰到一人下楼来,用他那双大大的眼睛打量着李川和王向阳两个人。

    旧楼道本来就有点窄,三个人这样面面相觑,还是王向阳率先后退一步,打算让路。

    李川却挑眉道:“我说,你有没有一点眼力劲?起开!”

    年轻人道:“你们是来找莫教授的吧?我刚刚听到你问路了。”

    王向阳将目光瞥向这个年轻人,只听李川笑着打趣道:“得,来了个听得见的,耳朵还挺好使,听你这意思,莫教授是住在这了?”

    “嗯,莫教授是住在三楼,不过他们一家人好像出去旅游了,每年这个时候他们都要出去旅游,大约半个月才能回来。”

    “这么不巧?”李川有点泄气:“那你有没有莫教授的联系方式?我这边有个电话,但没打通。”

    学校档案留的还是莫教授当年退休时的电话号码,现在应该已经换了,早已变成了空号。

    年轻人摇头道:“要不然这样吧,你留个联系方式给我,等莫教授回来了我帮你转达给他。”

    李川道:“你也住在这?”

    年轻人点头:“嗯,我就住在五楼。”

    老式的公寓一共就只有五层,王向阳抬头看了看,五楼的阳台上晒着一些衣物。

    李川道:“行吧,你记一下我的手机号码。”

    刚要报手机号,王向阳的爪子就在他肩膀上拍了拍,话中有话道:“我们会经常过来的,就不劳烦你了。”

    “行吧,那我先走了。”

    李川这次终于往旁边侧了侧身子,两人就这么看这这个白白净净的年轻人跛着脚下楼梯走了出去。

    本来要撤退的二人却又止住了脚步,彼此对视一眼,不由分说,飞快的奔上三楼。

    301房门紧闭,二人嘭嘭嘭的敲响,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你闻到了没有?”李川急道:“煤气的味道!”

    味道虽然不大,但却能判断的出来是从门缝里泄漏出来的。

    “那个人!”

    李川话音落王向阳就已经飞奔下楼,三步并作两步追上了正在快步离开小区的年轻人。

    “你给我站住!”他在后面大声呵斥,年轻人回头看他一眼不禁加快脚步,几乎是跛着脚一路小跑着冲了出去。

    王向阳也随即迈着大长腿追了上去,终于赶在他出小区之前一把将人抓住。

    “你抓我干嘛!”年轻人一甩他的手就挣扎起来“放开我!干嘛抓我!”

    “你根本不是这个小区的人!老实点!”

    那人还在拼死挣扎:“放开我!你怎么知道我不是这个小区的人!放开我!”

    王向阳不由分说的将人提溜起来,一把将挣扎挥舞的双手别在背后,“你到底是什么人!给我老实点!”

    “救命啊!打人啦!光天化日之下打人啦!救命啊!这小子挣脱不开索性破空吼叫起来,力求要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

    小区里的大爷大妈们马上围了上来,其中不乏热心肠的指指点点阻挠劝诫,还有甚者去叫来了小区保安。

    王向阳长这么大也是头一次被这么多人围观,也是头一次被这些上了年纪的人拉拉扯扯,新闻看多了的他简直是动都不敢动一下,唯恐不小心把这些老人家伤了碰了。

    老人家更是倚老卖老,总觉得自己是站在正义的一方,欺负弱小就是不对。

    你一个大个子,长得也壮实,欺负这么一个瘸着腿的小青年对吗!肯定不对啊!你还不松手!再不松手可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啊!

    没一会保安来了,大声问怎么回事。

    王向阳冷着一张脸站在人群中,手上抓着跛脚的小伙子就是一动不动,就是那表情有点骇人。

    但天知道他就是长了一张冷酷的脸,绝对不是故意对这些老人家不礼貌,结果又因为态度不好被好一番训斥。

    这要放在平时李川绝对躲在人群里看热闹,他倒要看看这位王家的继承人到底要怎样化解这场‘危机’,但是现在人命关天呢,他可不能坐视不管。

    没等保安冲上去拉人他就率先钻进人群之中:“各位大爷大妈们!都冷静点!冷静点!听我说!事情不是你们想的这样!”

    保安也怒了“你是不是跟他一伙的!你们要干嘛啊!这么多人可在这看着呢!不能打人!”

    “不打人!不打人!您放心!”

    老大爷不开心了“刚才我明明看到这个人打人来着!不打人你赶紧松开啊!松开!”

    王向阳冷冷的瞥那老大爷一眼,气的老大爷差点要扔拐棍:“你看看他!你们看看啊!这什么态度啊这是!我们是过来劝架的!难道要连我们一起打啊!”

    保安按耐不住了,要救人,一群老太太七嘴八舌的打口水仗。

    李川更是哭笑不得:“我说!姓王的!你倒是说两句啊!”

    王向阳看看他,又看看这些义愤填膺的正义之师,憋了半天就四个“我不打人。”

    “哎呦!哎呦!我胳膊要断了!你是不打人!你是打算把我胳膊掰断了吧!”手底下的小青年适时的叫唤起来。

    王向阳真想现在就给他一巴掌,看他还叫不叫。

    李川赶紧大声镇压民众的呼声:“诸位,诸位!我不知道你们认不认识一位莫教授!这个人是来找莫教授麻烦的!不信你们可以跟我去莫教授家里看看!”

    “你撒谎!我根本不认识什么莫教授!找他什么麻烦!放开我!小心我报警!”

    提起报警,老大爷们也拿出手机跃跃欲试!

    李川道:“小伙子,撒谎小弟弟可是会缩短的哦!我劝你最好还是老实点!我们不报警就算是不错的了!”

    “他不是这个小区的人,”王向阳继续道:“却骗我们是住在10栋五楼,五楼晾晒着10岁左右孩子的衣服,你既不可能是孩子的哥哥更不可能是孩子的父亲,十年前你应该才刚发育。这幢楼的面积最多只有两室一厅,排除你是房客的可能。”

    “我,我什么时候说自己是这里的人了!我根本不认识你们好吗!”

    李川道:“你的问题以后再说,我现在想说的是,莫教授家里有很重的煤气味,哪里有开锁的人?不管教授在不在家,煤气泄漏非同小可啊诸位!”

    人群之中果然有认识莫教授的人,一听这个就立马上心了,催促保安赶紧去看看莫教授家里怎么回事。

    小区保安也都得罪不起这些老头老太太,派了个人就直奔莫教授家里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