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七章 在警局走后门
    “你说我要不要看看那封信,找到苏教授的家人,直接把苏教授的事情告诉他们?”

    后者摇头:“苏教授既然让你送信给别人,没让你直接找他的家人肯定没有信任你,既然不信任你,在信里必然不会提及家人的信息,也不会透露自己的信息,这封信可能只有莫教授看得懂。”

    虽然不太喜欢王向阳,但不得不说他分析的很有道理,看来现在只有等莫教授醒来之后再说了。

    两辆车一前一后的进了市公安局,前面车子坐的是跛脚小青年,似乎对警察局有种畏惧和忌讳,死活不肯进去。

    还是两位民警一边一个,架着他的胳膊把人给弄进去了。

    李川和王向阳彼此对视了一眼,正打算说什么呢,带他们来的民警就不耐烦了:“我说二位大佬,就不要在这里神神秘秘的卖关子了,赶紧着吧,难不成也得用‘请’的啊?”

    李川没好气道:“啰嗦个什么劲,你看看那小子一副心虚的样子,罪名都坐实了。”

    “你是警察还是我是警察?我们负责调查事情的真相!你们只要负责配合就好!”

    “好好好,老子闭嘴!我倒要看看你们能查出个什么来,别查来查去把杀人犯给查没了!”

    “哎!我说你!得!总有市民对我们警察有误解,那我们只好用行动来回答了,请吧。”

    这件事还没有定性为谋杀行为,所以暂时归治安科管,也没有人会有什么异议。

    但是人刚带进去准备审问呢,就有民警过来敲门了:“听说有一起煤气杀人事件在本市发生?现在由我们刑侦科接手了,刑侦大队的徐队叫我们过来接手一下主要犯罪嫌疑人。”

    几位把人带来的民警面面相觑,似乎都没想到这事传播的可真快,这么一会的功夫刑警大队就来人要接手了。

    一般在由他们定性为谋杀案的时候,才由刑警大队接手调查,除非是一眼就能看出是谋杀事件的。

    和李川王向阳同车的人似乎是这里的头头,一听说要接手案件有些不乐意的挠挠头,最后还是妥协道:“行吧,一会还有进一步的调查,等调查来了我们一并送过去,这三个嫌疑人我们先审着?”

    “没这个必要,您就算审了一会我们也还得再审一遍,我们和您想知道的内容不一样。”来的警察也是一脸的讨好。

    “那也行,这是现场勘验的卷宗,一会照片给在电脑上传过去。”

    “得了!”

    来的小民警招呼着他们三个跟他走一趟,李川乐了,迈着大长腿欢快的跟上去道:“警察同志,是不是你们苏警官知道我来了,特地让你来接我们的?”

    “苏警官?哪个苏警官?我们刑警大队的徐队让我来交接的,赶紧的吧。”

    李川直接勾上了小警察的脖子:“我是说苏楠,苏警官!”

    小警察赶紧将人推开看他一眼道:“少套近乎啊!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你们都是犯罪嫌疑人。”

    李川火大:“你看我像吗!”

    “像……”

    “得!你也甭说话了!”

    言罢活像个胀气的河豚一般,李川不说话了,大步向前走去,全然不似是来公安局交代事情的,活脱一视察的领导气派。

    王向阳默默腹诽:终于安静了。

    刑侦大队办公室里的人依旧忙碌,三个人被安排是审讯室的椅子上坐下,审讯室里也不知是什么人,率先进去的是那跛脚的小青年。

    这一点李川还有话说,那小子懂什么啊!那小子交代的清楚吗!他可是对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最了解的人,应该先问他才对!

    不过赌的铮铮傲气真让他一句话也不想说了,大腿翘二腿的坐在那里,等着审讯结果。

    椅子还没坐热呢,审讯室的门就打开了,那小子面带喜色,跛着脚向办公室门口的方向走去。

    “下一个,进来吧。”门口的民警催李川。

    李川看看那跛脚青年,又看看警察,再看看王向阳,微微眯起眼睛道:“那小子要去哪?”

    小警察道:“暂时排除嫌疑,先放回去。”

    “打住!什么叫暂时?”李川嘲讽道:“我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暂时的意思是不确定?既然不确定你们完全可以找证据确定!物证正在取!人证在这呢!你们这办事方式未免也太随性了吧?”

    小警察被他说的有点脸红,似乎也知道这不合乎规矩,也明白人不该就这么快的排除嫌疑并且放走。

    但他也只是一个听从指挥的小干警,说话没分量也没法做主,只得模棱两可的搪塞道:“人肯定跑不了,而且也可以给看守所减轻压力,”

    “你这什么逻辑?感情我们费力给你们把人犯抓住了,你们一抬手就给放了?让你们领导来和我说话!”

    小警察不高兴了:“你谁啊?还要见我们领导?要见我们领导可以,进来吧,徐队亲自问话!”

    李川刚站起来要往审讯室去呢,王向阳也腾的起身。

    李川道:“我先去,我先去,我倒要会会他们那个徐队!”

    然而王向阳却直奔门口去了,民警在后面赶紧叫人:“哎哎哎!你干嘛去啊!上厕所吗!厕所在这边!”

    没有回答,出了门直接奔着那跛脚小青年去。

    小青年听到动静回头一看顿时吓的大惊失色,歪着脚就跑,跑了没两步就被人提着后颈给抓住了。

    他挣扎着挥舞着拳头大吼大叫:“你放手!放开我!警察都不抓我!你tm凭什么抓我!放开我!放开!”

    几位干警见状立马冲了上去,这可不比小区里的保安,各个下手可不会轻着点。

    王向阳也是练家子,两三下将警察格挡开,抓住了那小子就按在走廊的墙壁上,一边怒声呵斥道:“都不要动!这个人不能放!他有重大的犯罪嫌疑!杀人未遂是什么罪你们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你这个人真奇怪!是不是杀人犯也轮不到你来说!赶紧把人放开!”

    “要让我放可以!让我见你们科长!这个案子放在你们科长的手上该怎么判!”

    几位民警面面相觑,似乎也在犹豫该不该将此案重新审理,他们也都不是没有办案经验的实习生了,别说这件事的证据到底充分不充分了,单说这么快放人的!还是头一遭!

    王向阳明明戴着眼镜,衣着得体,整个人看上去斯斯文文,但那看人的眼神却如狼瞳一般,让人不敢直视。

    就在众人僵持之际,一人拂开前面的民警走了过来,

    来人三十来岁的样子,亦是器宇不凡,一张表情亦是冷酷,看上去沉默寡言。

    王向阳认得这个人,市公安局大名鼎鼎的刑侦大队队长徐子瑞,他肯定也认识他,毕竟王家的子孙兼王氏集团的现任掌门人,在整个a市还是名声在外的。

    “把人放开!”

    王向阳岿然不动,将人按压在墙壁上,微眯着眼睛看向他道:“你的行为已经构成渎职!”

    “在这里闹事!把人给我拿下!”

    几人犹豫了一下没有动:“徐队?拿谁啊?”

    “这个人真不应该放走,万一真是谋杀呢?”

    “对啊,他们都有嫌疑,不应该这么草率。”

    “我看还是先关一下吧??”

    徐子瑞直接怒了:“你们是队长还是我是队长?我说话的话不好用了是不是!”

    一句话众人噤声,两个人上前已经打算把王向阳和他拉开了。

    李川在后面扯着脖子吼道:“行了!行了!姓王的你也甭管这闲事了!放他走!让他走!以后他上司追究起来!我看到底谁做这个队长!”

    其实把人放走也没问题,他完全可以动用自己的力量将人拿下,用他们的方式来审问这个人,来给他进行一定的惩处。

    但这件事关乎于在社会上极具体面的退休教授,他还是希望能用法律来制裁这个人,来拉出这个人身后的指使者,甚至查出是什么让徐子瑞这个嫉恶如仇的刑侦队长做出了违规违纪‘走后门’这种事。

    如果今天让他走了,他觉得自己再也无法相信这个市局,这个法制社会。

    “这么多人围在这里干嘛呢!搭台唱大戏啊?!”一声呵斥,众人齐齐看去,为首走过来的人正是刑侦科长沈岸之,在沈岸之身后匆匆赶来的却是苏楠。

    王向阳在看到苏楠的瞬间眼睛一亮,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将目光瞄向了她的腹部。

    她似乎也感受到这束目光,整理了一下制服的下摆,想要尽可能的挡一下已经微微隆起来的小腹。

    王向阳冲她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李川从人群外挤过来也是被苏楠惊艳了一把,他第一次见苏楠的制服装扮,她梳着简单的马尾,薄施粉黛,整个人看上去干练而有精神。

    尤其是那双神采奕奕的大眼睛,英气十足而又让人觉得贴心可靠。

    同样是女强人,苏楠和萧婷是不一样的。

    萧婷是从骨子里透露出来的成熟稳重,打小就独立的性格让她时时刻刻展示着撑起一片天的能力。

    苏楠则如荆棘玫瑰一般坚韧不拔,在这故作强悍的利刺之后,她也是一朵需要呵护的娇嫩玫瑰。

    她是个有血有肉的女人,任何男人和她认识时间长了多多少少都会被她吸引吧,李川如是一想竟然为自己的倒霉外甥感到庆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