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一章 我什么也没做
    “你退出我潘二无所谓,徐警官今后的路可能就不好走了哦!”

    徐子瑞听闻忍不住要往前探去,却被一左一右两个保镖用力按坐在车座上,显然不想让他动弹分毫。

    潘英还是大腿翘二腿的坐在副驾驶上,哼着京剧的小调调,那叫一个志得意满。

    徐子瑞怒道:“你不要高兴的太早!”

    “呵!人逢喜事精神爽这话徐队听过吧?咱也不是故意这么高兴的不是?压不住啊!都喜上眉梢了你没看见吗?不过方锦程有今天的下场,徐队你就不高兴?恐怕心里头也是偷着乐吧?”

    “我没你想的那么下作!”

    “再下作的事情也都做过,何必把自己说的那么冰清玉洁呢?”潘英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忍不住讥嘲他道:“徐队,您早干嘛去了啊?有些事儿宜早不宜迟!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徐子瑞咬牙切齿道:“你最好给我小心点!不要以为压制了王家你就可以在a市呼风唤雨!你当我们这些警察是摆设?”

    潘英呵呵冷笑道:“说这么多,徐队还是想要跟我潘二散伙呗?是觉得我潘二不牢靠?没法带咱们徐队奔小康是吧?”

    “我们本来就不是一路人!”

    “是是是!徐队跟我潘二走的不是一条道,你走的是白道,我走的是黑道,确确实实泾渭分明!但是徐队……”潘英扭头过来看着徐子瑞挤眉弄眼道:“你这条白道也有要求我这条黑道的时候?当初是谁想要跟我潘二合作弄垮方家?”

    徐子瑞真想一拳挥过去,打在他那张欠扁的脸上!奈何身边两人将他牢牢按住,就是不想让他有这样的机会。

    潘英舔舔大门牙,冲徐子瑞说道:“徐队甭着急啊,我也想跟你面对面好好坐下聊聊,但徐队估计不想让我上家里头坐坐吧?既然如此,我也没必要跑这一趟,自找难看。”

    “潘英!你少在这里颠倒是非黑白!当初明明是你在找我合作!我只针对方锦程一人!况且他有犯罪事实!谈不上针对!”

    “得,我明白你的意思,抓罪犯是你的功劳,做小人就是我潘二的不是,行,谁让你走白道呢。不过我是真心诚意想要和徐队继续走下去,甭管黑道白道,这年头交个朋友实在是不易,徐队不会不卖给我这个面子吧?”

    他扭头看着徐子瑞的时候笑容满面,那嘴角几乎快要咧到耳朵根了,只不过在车内暖黄的灯光下看上去有点诡异。

    “你少在这里做梦!我们从来不是朋友!”

    “就算不是朋友,也是合作伙伴吧?”

    “到此为止!”

    “恐怕不行吧。”

    徐子瑞正要开口,潘英直接拨通了手上的电话:“到了吗?”

    听筒另一边传来一个声音:“到了。”

    潘英挂断电话,用手指了指车窗外的楼上,徐子瑞赫然看到自家房间的灯光已经亮了起来。

    晨晨住校,家里应该没人才对。但潘英似乎想用亮起来的灯光警告他,他完全可以自由进出他的家,威胁到他和儿子的安全。

    但潘英却又笑道:“你儿子还在上幼儿园呢,天天住校影响孩子成长,我给你安排两个保姆,一个负责照顾上学放学孩子,一个照顾你们的饮食起居,怎么样?”

    “你说什么!你把晨晨怎么了!”他这下直接将两边的人打开,一把抓住了潘英的衣领,隔着座椅,他力气大到几乎快要把人提起来了。

    保镖冲上去要把人拉开:“不要动!老实点!”

    潘英却好整以暇的按住徐子瑞的手,对上他那怒不可遏的表情,笑的愈发得意:“徐队,说话就说话,甭动手啊,伤和气。”

    “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赶紧叫你的人从我家里滚出去!”

    “这雇保姆的钱都花了,不用白不用,这会儿应该都开始做饭了吧?一会等你回去,热饭热汤,你儿子冲过来叫爸爸,啧啧,齐活了!”

    徐子瑞咬牙切齿道:“你到底想要怎样!”

    笑脸陡然一收,表情严肃道:“我想要的很简单,咱们继续合作,互惠互利!”

    “你做梦!”

    “是,以前,你是猫,我是老鼠,可你得到了什么?人这一辈子,辛苦工作不就是为了赚钱吗?你卖命赚的钱甚至跟普通人赚的钱有区别吗?既然你想要卖命!有没有想好自己的后路?你老婆真的是普通车祸那么简单?抓个司机赔点钱真的能弥补你和你儿子一辈子的伤痛?如果可以,那当咱这话没说!”

    “那是谋杀!谋杀!”他怒吼出声,额角青筋凸起,一双眼睛几乎快要喷出火来。

    潘英冷笑道:“得嘞!你一个警察还不是拿谋杀犯没办法?经历了这么多事儿,难道徐队你还看不透?这个世界就这样,很多事情是无法通过法律的手段,正常的手段,你们白道的手段解决的!”

    “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我是证据不足!只要有充足的证据!我早晚会将他绳之以法!”

    “你手握充足的证据,有把人绳之以法吗?不仅没有把人绳之以法,还被人报复死了老婆,你说你图了个什么!你还相信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那一套?”

    徐子瑞怒目圆睁看向潘英,似乎他就是那杀妻愁人一般,恨不得将拆吃入腹方能泄恨。

    “徐队,放松点……”潘英再一次在他手背上拍了拍,在他松懈的瞬间,两个保镖一把将人按在座位上。

    潘英没好气的整理了一下衣襟道:“不是我潘二不仗义,对待自家兄弟小气了,只是,早先要给你该有的好处你也没要啊!只要你跟我合作,咱还和以前一样,互惠互利,你用不着去冒生命危险做出点成绩,我随便漏几个场子给你去清查,也够你应付顶头上司了不是,说不定升职加薪也不在话下。”

    他一边说一边注意观察徐子瑞的表情,见他一直低头不语,冷着脸表情呆滞,知道他的防线很快就能突破了,再接再厉道:“早先方静秋从国外进出口的一批违禁药品你还记得吧?交由龙乃山在免税区保管,要不是我给你的这个消息,你能在路上截获那批货物?受到上级嘉奖?虽说你们那边死了个警察吧,但好在不是你的部下,是苏楠她找死!跟你没关系啊!这应该算得上是咱们最初的合作了吧?你看,这不是配合的很默契吗。”

    徐子瑞没看他,沉声答道:“就算没有你,龙乃山这颗瘤子我也早晚挖了他!”

    “是!没有我潘二你徐队照样发光!但我潘二没你徐队吧,真是无以为继!要不是你,我对付龙乃山还要费一番周折!还有王家,虽说王向阳命大没死成,但要不是你们警察来的晚,估计我们也得跟着全军覆没!往远了不说,往近了说,露娜的事还没好好谢谢你。”

    徐子瑞道:“我什么也没做。”

    “得啦,您都做到这份上了,还什么都没做啊!要怪就怪苏楠,不过她抓了露娜也没用,我知道露娜什么都不会说的,就算说,这不还有您吗,我相信徐队您,一定有很多办法压下来,就像之前压免税区违禁药品一案一样,”

    徐子瑞表情严肃,目光沉冷的看着他:“我什么也没做!”

    “好好好!什么也没做,没做!”潘英赶紧示意他不必紧张:“我说的这些,对咱们都是互惠互利的,你对上级好交代,面子工程好看。但我代理了方静秋的货物运输,医药销售,多赚了几毛钱,这些我都得好好谢谢你,该拿的,你不该推辞。”

    “不必!”

    潘英摸了摸油光水滑的小揪揪,没好气道:“徐队啊,我潘二是个生意人,严重的话,说不出口,但我却做的出来!”

    徐子瑞再次沉默,一言不发。

    车内沉寂的空气让这辆车几乎变成了一个密闭的煤气罐,似乎随时都要爆炸,但每个人手上又恰到好处的掌握着一个阀门。

    “弄垮了方家,弄倒了方静秋,除去了方锦程这根眼中钉,苏楠也看清了他的真面目,以后你们的日子长着呢。”

    徐子瑞还是不说话,潘英又舔了舔嘴唇,死乞白赖道:“说实在的,这苏警官可真不错,要不是你看上了这个人,我还真想把她弄到手!徐队,不合作可以,但以后我对苏楠下手的时候,可不要跟我讲什么朋友妻不可欺。”

    “你敢!”

    潘英狰狞笑道:“就算明天被你绳之以法了,今儿得快活且快活,我潘二也知足了!”

    徐子瑞对上他的眼睛,目光却平静了许多。

    潘英冲他努努下巴:“还没吃饭吧徐队?估摸着保姆该把饭做好了,真羡慕你啊徐队,有那么一个可爱聪明的儿子。”

    保镖下车,打开车门,这是要放徐子瑞走了。

    他却一动不动的坐在原位,看向潘英道:“方家的所有一切都是他们咎由自取!与我无关!”

    “可不是!那都最高检负责的事,甭说与你无关了,就是你想插手也插不进去啊。”

    “少打苏楠和晨晨的主意!”

    潘英笑容加深:“放心吧您吶!”

    徐子瑞下车,大步向楼道内走去,坐在车上的潘英目送他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之中,愈发得意的哼起了京剧的腔调。

    除了苏楠之外,还没有他想啃却没啃下来的骨头!

    苏楠上次算她走运,有方锦程和方家护着,来日方长,他倒要尝尝这根骨头什么滋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