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
    一个照顾你们的饮食起居,怎么样?”

    “你说什么!你把晨晨怎么了!”他这下直接将两边的人打开,一把抓住了潘英的衣领,隔着座椅,他力气大到几乎快要把人提起来了。

    保镖冲上去要把人拉开:“不要动!老实点!”

    潘英却好整以暇的按住徐子瑞的手,对上他那怒不可遏的表情,笑的愈发得意:“徐队,说话就说话,甭动手啊,伤和气。”

    “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赶紧叫你的人从我家里滚出去!”

    “这雇保姆的钱都花了,不用白不用,这会儿应该都开始做饭了吧?一会等你回去,热饭热汤,你儿子冲过来叫爸爸,啧啧,齐活了!”

    徐子瑞咬牙切齿道:“你到底想要怎样!”

    笑脸陡然一收,表情严肃道:“我想要的很简单,咱们继续合作,互惠互利!”

    “你做梦!”

    “是,以前,你是猫,我是老鼠,可你得到了什么?人这一辈子,辛苦工作不就是为了赚钱吗?你卖命赚的钱甚至跟普通人赚的钱有区别吗?既然你想要卖命!有没有想好自己的后路?你老婆真的是普通车祸那么简单?抓个司机赔点钱真的能弥补你和你儿子一辈子的伤痛?如果可以,那当咱这话没说!”

    “那是谋杀!谋杀!”他怒吼出声,额角青筋凸起,一双眼睛几乎快要喷出火来。

    潘英冷笑道:“得嘞!你一个警察还不是拿谋杀犯没办法?经历了这么多事儿,难道徐队你还看不透?这个世界就这样,很多事情是无法通过法律的手段,正常的手段,你们白道的手段解决的!”

    “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我是证据不足!只要有充足的证据!我早晚会将他绳之以法!”

    “你手握充足的证据,有把人绳之以法吗?不仅没有把人绳之以法,还被人报复死了老婆,你说你图了个什么!你还相信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那一套?”

    徐子瑞怒目圆睁看向潘英,似乎他就是那杀妻愁人一般,恨不得将拆吃入腹方能泄恨。

    “徐队,放松点……”潘英再一次在他手背上拍了拍,在他松懈的瞬间,两个保镖一把将人按在座位上。

    潘英没好气的整理了一下衣襟道:“不是我潘二不仗义,对待自家兄弟小气了,只是,早先要给你该有的好处你也没要啊!只要你跟我合作,咱还和以前一样,互惠互利,你用不着去冒生命危险做出点成绩,我随便漏几个场子给你去清查,也够你应付顶头上司了不是,说不定升职加薪也不在话下。”

    他一边说一边注意观察徐子瑞的表情,见他一直低头不语,冷着脸表情呆滞,知道他的防线很快就能突破了,再接再厉道:“早先方静秋从国外进出口的一批违禁药品你还记得吧?交由龙乃山在免税区保管,要不是我给你的这个消息,你能在路上截获那批货物?受到上级嘉奖?虽说你们那边死了个警察吧,但好在不是你的部下,是苏楠她找死!跟你没关系啊!这应该算得上是咱们最初的合作了吧?你看,这不是配合的很默契吗。”

    徐子瑞没看他,沉声答道:“就算没有你,龙乃山这颗瘤子我也早晚挖了他!”

    “是!没有我潘二你徐队照样发光!但我潘二没你徐队吧,真是无以为继!要不是你,我对付龙乃山还要费一番周折!还有王家,虽说王向阳命大没死成,但要不是你们警察来的晚,估计我们也得跟着全军覆没!往远了不说,往近了说,露娜的事还没好好谢谢你。”

    徐子瑞道:“我什么也没做。”

    “得啦,您都做到这份上了,还什么都没做啊!要怪就怪苏楠,不过她抓了露娜也没用,我知道露娜什么都不会说的,就算说,这不还有您吗,我相信徐队您,一定有很多办法压下来,就像之前压免税区违禁药品一案一样,”

    徐子瑞表情严肃,目光沉冷的看着他:“我什么也没做!”

    “好好好!什么也没做,没做!”潘英赶紧示意他不必紧张:“我说的这些,对咱们都是互惠互利的,你对上级好交代,面子工程好看。但我代理了方静秋的货物运输,医药销售,多赚了几毛钱,这些我都得好好谢谢你,该拿的,你不该推辞。”

    “不必!”

    潘英摸了摸油光水滑的小揪揪,没好气道:“徐队啊,我潘二是个生意人,严重的话,说不出口,但我却做的出来!”

    徐子瑞再次沉默,一言不发。

    车内沉寂的空气让这辆车几乎变成了一个密闭的煤气罐,似乎随时都要爆炸,但每个人手上又恰到好处的掌握着一个阀门。

    “弄垮了方家,弄倒了方静秋,除去了方锦程这根眼中钉,苏楠也看清了他的真面目,以后你们的日子长着呢。”

    徐子瑞还是不说话,潘英又舔了舔嘴唇,死乞白赖道:“说实在的,这苏警官可真不错,要不是你看上了这个人,我还真想把她弄到手!徐队,不合作可以,但以后我对苏楠下手的时候,可不要跟我讲什么朋友妻不可欺。”

    “你敢!”

    潘英狰狞笑道:“就算明天被你绳之以法了,今儿得快活且快活,我潘二也知足了!”

    徐子瑞对上他的眼睛,目光却平静了许多。

    潘英冲他努努下巴:“还没吃饭吧徐队?估摸着保姆该把饭做好了,真羡慕你啊徐队,有那么一个可爱聪明的儿子。”

    保镖下车,打开车门,这是要放徐子瑞走了。

    他却一动不动的坐在原位,看向潘英道:“方家的所有一切都是他们咎由自取!与我无关!”

    “可不是!那都最高检负责的事,甭说与你无关了,就是你想插手也插不进去啊。”

    “少打苏楠和晨晨的主意!”

    潘英笑容加深:“放心吧您吶!”

    徐子瑞下车,大步向楼道内走去,坐在车上的潘英目送他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之中,愈发得意的哼起了京剧的腔调。

    除了苏楠之外,还没有他想啃却没啃下来的骨头!

    苏楠上次算她走运,有方锦程和方家护着,来日方长,他倒要尝尝这根骨头什么滋味!

    【】

    苏楠向来起的都很早,师父为了保护她,让她这段时间住在市局的休息室里。

    但昨天和小舅分开后她就径直回家了,早先对她可能有所不利的人是姐夫,现在姐夫也被带走调查了,她并不觉得自己会再遇到什么危险。

    天气转凉,窗外落叶铺满了一地,她已经开始思考要不要多穿一点了。

    起床,洗漱,将早饭放进微波炉内加热。一个人的家,空气冷清的好像要凝固一样,她努力想要扯动自己的嘴角笑一笑,结果却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打开电视,正在播放早间新闻,主持人一成不变的播音腔听上去也冷冰冰的。

    干脆转了音乐频道,重播的春节联欢晚会终于让这个家看上去有了点生机。

    加热的三明治配热牛奶,三两口吃完早饭又给自己洗了个苹果,一边啃一边出门了。

    “早啊!”环卫工热情的向她打招呼,苏楠也回以笑容:“早上好。”

    “这么早就去上班啊苏警官。”

    “我这哪算早啊,您起的才早呢。”

    “呦,苏警官这是有喜了吧?”环卫工大妈八卦道:“男孩女孩啊?”

    苏楠有些不好意思的拢了拢外套:“还不知道呢,男孩女孩都行。”

    “是是是,现在男孩女孩都一样,跟过去不一样了,重男轻女。最近都没怎么看到你,也没看到你先生,去外地出差了吗?”

    苏娜尴尬点头:“嗯,很快就回来了。”

    “小两口真好啊,快去上班吧,别耽误了。”

    “好,阿姨再见。”

    自从结婚搬到这里已经很长时间了,但一向早出晚归的他们在这个小区里并不认识什么人,也就每次遇到环卫工和保安会打个招呼。

    这个小区跟她以前住的清河小区不一样,在那里大多是上了年纪的人,每天除了接送孙子就是闲来无事聚聚,活动活动,为人也都热情,基本上也都互相认识。

    这里的人也都跟苏楠一样,每天两点一线的上下班,晚上亮了灯才知道家家户户都有人住。

    一路出了小区也就只碰到几个晨跑的年轻人,早班公交人比较多,作为一个孕妇,她既不想让别人让座,也不想在人堆里挤来挤去,果断要对自己好一点,打车吧。

    出租车司机师父将收音机打开,里面正在插播一条最新新闻,好像还和嘉航集团有关。

    苏楠吭哧吭哧啃着苹果道:“师傅,大清早的,咱能不能不要听新闻啊,怎么听都是国泰民安风调雨顺啊。”

    开车的师傅一边笑着一边调了个频道:“是,新闻就是用来听好事的。”

    播放实时路况的男女播音员的声音从收音机里出来,时不时插播一两首歌曲,告诉他们哪条路比较拥堵,走哪条路比较顺畅。

    “你们市局最近是不是挺忙的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