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五章 一箭双雕
    “楠姐,你看了可别再生气了……”

    “都已经这样了,我还能气到什么地步?”

    不一会手机上就收到小林发过来的链接,不点不知道,点开之后她才明白小林为什么还要特意叮嘱她一遍不要生气。

    此时此刻,她真想说一句脏话:徐子瑞太tm不是个东西!

    这是一个政府对外公开的官方网站,有一个直接的监察通道,任何人都可以在上面直抒民意,还可以隐藏个人登录id以及信息。

    但是徐子瑞所发的举报内容却没有隐藏自己的个人信息,不仅没有隐藏,还把自己的个人资料填写的非常完整,堪比个人履历。

    也难怪被网民发现后第一时间在网络上传播开来,一时之间成为头条新闻,在网络上铺天盖地呈燎原之势。

    他举报的内容太过劲爆,再加上他敏感的警察身份,这条新闻发酵成了老少皆宜的趋势,以至于全部网民都空前一致的团结起来,加入到讨论的大军当中。

    苏楠越看越生气,却又不得不克制着情绪翻完了整篇举报内容。

    徐子瑞也不知哪来的自信,将方家的和方静秋的一切说的头头是道,连带方锦程什么时候收购的学校建立的律师事务所时间都一一罗列出来。

    站在一个外人的角度,对这件事的评价只有义愤填膺四个字,但站在苏楠的角度,无论他说的再怎么证据确凿,她还是不信,不信,一点也不相信!

    她猛的起身,椅子腿在地上擦出刺耳的声响。

    小林看她要走,赶紧追了上去:“楠姐!”

    苏楠道:“我出去一下,找师父。”

    小林面带急色:“咱们要不然先不要去了吧,科长现在应该还有很多事情要忙,一会等他忙完了,一定会过来找您的。”

    苏楠知道自己的脾气一向风风火火的,有时候太过冲动也不是好事。

    整兀自犹豫,外面几辆检察院的车驶进了市公安局的大院里。

    她眺目一看,竟然好像当初来做调查的最高检的车。

    “怎么回事?”办公室的同事也都忍不住的向外张望,一副准备看好戏的样子。

    “说不定是来找徐队麻烦的。”

    “他都实名举报了,能放过他吗?”

    “也不看看他举报的是什么人。”

    说着还冲苏楠小心瞥了一眼,眼神之中不乏玩味之色,似乎经徐子瑞实名举报之后,她苏楠也成了这市局的一个黑点一般。

    小林在苏楠耳边小声说道:“这些人就知道落井下石,楠姐,不用管他们,咱们行的端坐的正。”

    话虽这么说的不错,但苏楠心里也不好受,这要是在海新区派出所哪有这么多事,兄弟姐妹们不知道多团结。

    想什么来什么,手上电话震动起来,却是大周打来的电话。

    不用接也知道大周在担心她,想问问她的最新状况。

    虽然心情不好不太想接电话,但还是接通,免得大周担心。

    大周这个风风火火的汉子,一上来就开门见山道:“老大,怎么样了?徐子瑞被逮走了没有?”

    “什么?”她蹙眉:“什么意思?”

    “我上报最高检了啊!他不是要举报吗!就让他进最高检举报吧!要是所说不实,关他个十天半个月的,看他还嚣张!。”

    苏楠哭笑不得,看看外面最高检的车,有些无奈道:“竟然是你做的,不过大周,我这就要批评你了,你怎么能做这种事呢。”

    “我不管他!话可以乱说,屁不可以乱放!容易把人熏着,熏着了还不能说话?还得一直闻他的臭屁?老大你放心,有我们在呢,可不能让他欺负我们海新区派出所没人!”

    大周的话倒是让她心里暖暖的,他们始终走在同一条道路上,曾几何时,徐子瑞也是和她同行的一员,是她的指路明灯,但走到现在才发现,原来他早就已经走上了另外一条歧途。

    道不同,不相为谋,从今往后,她苏楠有沈岸之这个师傅,但是没有徐子瑞这个师兄了。

    “谁是苏楠?”办公室的门被敲响。

    门口是两个身着检察院制服的青年人,他们的目光环视一圈刑侦科办案办公室,最后将目光落在了苏楠的身上。

    她上前一步道:“我就是苏楠。”

    两人出示了传唤令对苏楠说道:“麻烦跟我们走一趟,有几个简单的问题要问一下。”

    苏楠微微一怔,随即点头:“好,我拿件衣服。”

    小林抓住她不肯让她走:“这些事跟我楠姐没关系,她已经和方锦程离婚了。”

    两人又蹙眉看向小林道:“那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当事人还没有不服呢,你少说两句吧。”

    小林又气又急,脸上通红。

    这边二人又催促苏楠动作快点,她去换了衣服,带着随身的包跟两人下楼上车。

    徐子瑞已经坐在车上等着了,看到她来往旁边坐了坐。

    “车里禁止攀谈,”带他来的人也跟着坐了进去:“要是忍不住想说话提前说,坐后面那辆车上去。”

    徐子瑞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苏楠却不以为然,端坐于当场,一动不动。

    车子正要发动,车窗被人从外面砰砰砰敲响。

    “这谁啊!?”司机有些不耐烦。

    副驾驶上的人对他使了个眼色:“看看他要干什么。”

    放下车窗,沈岸之一脸怒容的看着他们:“我这一会不在,你们要把我徒弟带哪去啊?”

    “你徒弟?哪个你徒弟?”副驾驶上的人看上去四十来岁,下巴上有一块黑色的胎记,表情似笑非笑:“女徒弟还是男徒弟啊?”

    “你少在这里给我贫!”沈岸之这张老好人的圆脸第一次一本正经的生气了:“带哪去!这怀着孕呢!没看见啊!”

    副驾驶上的人又哈哈笑道“看见了,看见了,这不得恭喜您马上要当师公了吗。”

    “知道就好!把人给我放下来。”

    “传唤令在这呢,放不下!”副驾驶上的人也不笑了。

    沈岸之没好气的药撸袖子,只听副驾驶上的人又赶紧打着哈哈道:“我向您保证,绝对不超过十二小时,到时候完好无缺的给您送回来。”

    “你是不打算再去我们家喝酒了吧?”

    “沈科长,公是公,私是私,咱可不带混为一谈的,嫂子做的菜我可一直惦记着呢。”

    “那你给我放下来!”

    苏楠坐在后座也有些着急道:“师父,没事,很快就回来了,我想,有些事情如果不说个清楚,永远也不会水落石出。而且有人不都实名举报到政府网了吗,我总得做点什么,正好趁着这次机会说清楚。”

    徐子瑞再看她一眼没有说话,微微阖眸,全然没有心虚的表现。

    “那我们先撤了,沈科长!”副驾驶上的人话音一落,那司机就一踩油门冲了出去。

    沈岸之还没反应过来呢,待看到车跑了,跟在后面跺脚嚷嚷:“以后甭来我们家蹭饭!带着酒也不行!”

    驶出市公安局,副驾驶上的人洋洋得意道:“这老沈,是个不错的人,就是有一点,护短!”

    “那就是沈岸之啊?曾经破获多起无头案的沈岸之?”司机一脸惊喜道:“今儿终于见着活的了。”

    副驾驶上的人摸摸下巴没好气道:“你一个晚辈,要叫人家沈科长!要有最起码的尊敬!一点数都没有!”

    “是是是!这不是太激动了吗。”

    “不过说起来,老沈这些年好像没什么大作为。”转而又看了看身后坐着的苏楠和徐子瑞,眼底略有些轻蔑:“徐子瑞,近几年你好像挺活跃嘛,前段时间破获的两夫妻被杀的案件,大功一件啊,今年不打算评个职称?”

    徐子瑞依旧保持着他的冷酷少言:“是我和苏楠两个人的功劳。”

    “还有你?”那人看苏楠的眼神更是不屑:“看上去年纪不大小姑娘,你怎么就成沈岸之的徒弟了?是不是也走后门的啊?”

    苏楠冷睨他一眼,本来要反驳两句,一张嘴就话锋一转道:“怎么,检察院连拜师走后门都要调查?那请问这是什么罪名?触犯了哪条法律?要怎么判刑?”

    “这么激动干嘛?这不是聊天吗?随便问问都不行了?瞧你这点小心眼!”

    “不是我心眼小,我只是在向您虚心求教。”

    副驾驶上的人冷哼一声道:“我跟你说,你最好跟我打好关系,不然我多关你几天你信不信。”

    “不好意思,虽然我才疏学浅,但也知道一张传唤证,只能将我关押十二个小时,涉嫌重大犯罪,收受贿赂破坏选举什么的也只能最多不超过二十四小时。”

    那人被她一堵,有些没趣,干脆不去跟她说话。

    苏楠看着车窗外的风景,心中暗暗思忖,不知过去之后他们会问她什么,然而她又该怎么回答。

    脑海中排练了一遍又一遍,又全部被她一一推翻,最后只得认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问什么说什么,她自己问心无愧,方家的人也问心无愧。

    “你们离婚了?”副驾驶上的人又有些坐不住了,回头问苏楠:“这才结婚多久啊?感情就淡了?是不是人家发财了,对你始乱终弃了?”

    “不好意思,论收入,我的要比他高。”

    确实,方锦程目前还只是一个尚未转正的实习生而已。

    “那就是年轻人贪玩,在外面有人了,我最近调查的时候发现有个女的跟他来往密切,你想不想知道?”

    苏楠眼睛一亮看向他道:“您也负责锦程的案子的?”

    那人点头:“怎么样,要不要告诉你小三是谁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