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六章 最高检
    “怎么样,要不要告诉你小三是谁啊?”

    苏楠道“锦程现在还好吗?他怎么样?”

    “问你要不要知道小三是谁,哪这么多废话呢。”

    “他没有小三,我是他妻子,对他再了解不过。”

    那人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行吧,不想知道就当我没说。”

    苏楠又道:“他现在在哪?人怎么样?”

    “车里禁止攀谈!”副驾驶上的人没好气的说完就懒洋洋的靠在座位上了,嘴角却又忍不住上扬。

    “小心眼”苏楠双手环胸没好气的嘟囔。

    以前来最高检要么是他带着犯罪嫌疑人,要么就是来找人的,她还是第一次被一张传唤证带到这个地方来。

    检察院的人一直给她一种棺材脸的经典形象,尤其这里还是本地的最高检,一看到那巨大的国徽就给人一种威严肃穆之感,想来任何在这里上班的人都没办法‘活泼’起来。

    进了问询室所在的二楼,入眼大厅挂着几个巨大的牌子,学习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以及八荣八耻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一路走来所有人都是衣冠楚楚,一脸冷肃。

    唯有带他们来的这个人吊儿郎当的哼着小曲儿,一路上不少人跟他打招呼,一口一个曹处叫着,看来也是一个说话有分量的人。

    她和徐子瑞被分在了两个问询室内,这里的问询室跟她们市局不一样,布置的跟特别来宾接待室似的,又是鲜花又是果盘。

    “坐吧。”为首的曹处冲苏楠努努下巴。

    她看了一圈,很自觉的坐在了沙发上:“我没来错地方吧?”

    曹处也跟着在对面坐下,一边摸着下巴上的胎记一边对苏楠说道:“跟你们局子里不一样吧?咱们这那叫一个人性化,以人为本知道吗?”

    苏楠坦然一笑:“我能举报你们浪费公款吗?”

    “你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还举报?”

    苏楠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要问什么快问吧,我手上还有几个案子等着写报告。”

    “不用紧张,咱们就是随便唠唠嗑,就当是闲话家常吧,当我是位慈祥的叔叔好了。”

    苏楠真想再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还慈祥的叔叔,在车上的时候还真没看出慈祥来。

    不过这个时候他倒是表现出慈祥的一面了,亲自起身给苏楠接了一杯热水:“你一个孕妇,我就不给你泡茶了,万一喝出好歹来,我担待不起。”

    “有劳了。”她干巴巴的回应。

    将水杯放在苏楠面前,那人道:“我姓曹,曹丞相的曹,单名一个闻字,处处闻啼鸟的闻。按我这年纪,你跟我叫一声叔叔,也不吃亏。”

    “不敢攀关系。”

    曹闻短促一笑:“我跟你师父是老相识了,以前也有过几次合作,可惜他这个老东西顽冥不化,以至于现在还在刑侦科待着。”

    苏楠道:“师父很喜欢他现在的工作。”

    “说起来,你之所以拜他为师,不会真的是走后门吧?”

    苏楠抬眼看他,在车上她可以随便说,但是在这间问询室里,不知哪里就隐藏着摄像头和录音笔,她在说任何话之前都会谨慎一些了。

    “曹处您言重了,既然您和我的师父是老相识,也知道他是个顽冥不化的人,就应该知道走后门这种事情对他来说完全没有任何作用。”

    曹闻道:“这么说,沈岸之是欣赏你的才华?”

    “才华谈不上,在基层派出所这几年我一直都踏实肯干,凡事尽职尽责,不怕苦不怕累,舍小家为大家,也曾荣获过不少表彰。更是不计个人生死的配合市局执行过几次大任务,不知道凭借这些我能不能调任市局?”

    曹闻蹙眉听她说完并作出评价:“我不负责招人,你不用在这里跟我背简历似的跟我汇报。”

    “为了让您打消我可能走后门的猜测,我可以说的再详细一点。”

    “这么说,你进入市局之后,沈岸之爱惜人才,就让你拜他为师了?”

    苏楠点头:“就是这样。”

    “沈岸之……可不是这么说的啊……”

    苏楠依旧镇定自若道:“那可能师父的理解跟我不一样。”

    “你知道你师父跟方家的关系吗?”

    苏楠挑眉:“什么关系?我可从来没听师父提起过。”

    “那你知道你师父跟李家的关系吗?”

    “李家?你是说锦程的外公?”

    曹闻点头:“看来你也不是一无所知,都把你叫到这了,代表我们掌握了什么证据,你也就不用卖关子了,该说什么就说什么吧。”

    “您这么说,我就更加不明白了,锦程的外公在其他城市,除了节假日之外,我们很少过去探望。”

    “好吧,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也没把你给绕进去,说说你自己吧。”

    苏楠正襟危坐:“请讲。”

    “你跟方锦程是怎么认识的?自由恋爱?”

    “算是吧,大龄剩女被小鲜肉追的戏码相信您在找我之前肯定已经了解过了,正如您所见,女人过了三十就是豆腐渣,我总得在三十岁之前把自己给嫁出去不是。”

    曹闻冷笑道:“苏警官要气质有气质,要才华有才华,长得也漂亮,怎么会是没人要的大龄剩女呢?”

    苏楠耸肩:“您也太瞧得起我了。”

    “我们也对方锦程做过调查了解,你和他以前的品味不一样啊,你跟他以前谈的女朋友相差的也太远了吧,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吧。”

    “如果我跟别人一样,恐怕嫁给他的就不是我了。”

    曹闻又道:“你没有父母?家里只有弟弟妹妹?”

    “您对我了解的很清楚啊。”

    “你就说是或者不是就行了!”

    “是。”

    曹闻没好气的抬眸扫了她一眼,继而又和缓了口气道:“咱们这不是随便闲聊吗,用不着这么严肃,来,继续。”

    苏楠已经有些懒得搭理他了,这个最高检也真够奇怪的,问个话竟然是在这种环境下,真让人有点怀疑他并没有在执行公务。

    “今天徐子瑞举报方锦程这事你是知道了?”

    “知道。”

    “那你觉得他说的是事实吗?”

    “我不敢说他说的每句话都是假的,但跟锦程有关的,说锦程走后门进入法院,还说他利用家庭关系和法院职权为自己谋私,我可以负责人的说,这都是假的。”

    曹闻看了她一眼起身走到墙边的柜子前,将柜子打开,从里面抽出一个资料夹。

    “看看吧。”

    光是看着那资料夹的样子,苏楠就知道里面是什么内容了,因为就在昨天傍晚,她也收到过一份一模一样的。

    镇定自若的打开资料,里面关于方锦程的详细资料介绍的不能再全面了。

    从他的外公到她的父母,一一罗列,从他出生到他现在被关进了看守所,详尽所能。

    洋洋洒洒好几页纸,苏楠大概扫了一眼,跟她收到的那份几乎一模一样。

    其实不用往后翻也能猜得到,后面是方锦程所有以权谋私的证据,他消费过的刷卡,他作为法人代表的医院集团,他所成立签单的各项教学建设工程,以及亲手创建律师事务所的各项合同书的签名。

    只不过她收到的是复印件,不知这里的是原件还是复印件。

    然而她还没看就被曹闻伸手挡住,他问苏楠道:“这方锦程从小到大的事迹,你都很清楚吧?”

    “了解的不多。”

    确实,她大概看了看,在自己所认知的方锦程之上,他还有很多从未对她说过的话,做过的事。那些不为人知的一切,没人跟她说过,她也从未想过要问。

    “看来,你也不是对他百分百的了解啊。”曹闻语气略带讥讽:“你又凭什么能打包票,说徐子瑞说的全是假的呢。”

    苏楠眼底水光微微一敛,苦笑道:“是,你说的没错,我凭什么说徐子瑞说的就全是假的。”

    曹闻将手收回去道:“你知道就好,凡事都有两面性,作为一个被沈岸之欣赏的后辈,更不应该感情用事。”

    她默然不语,翻向下一页,但却是一张白纸,再下一页,也是白纸一张,再往下,还是白纸。

    她就有点不明所以了,一脸疑惑的看向曹闻:“什么东西都没有?”

    曹闻翘着二郎腿没好气道:“假的东西还留着做什么?”

    “假的?”那一刻,她不知是该惊还是该喜,简直有些不能自已。

    曹闻起身:“你先坐一会,我出去喝口水。”

    这……这就要走?什么情况?

    没等苏楠将疑惑问出口,这个不拘一格的曹处就已经大步出了房间。

    就剩她一个人坐在房内抱着个文件夹发呆,面前的水已经凉了,她想了想起身将水倒掉一半重新接了一杯温水喝了一口。

    从窗户向外望去,正好可以看到检察院的篮球场,有运动健儿正在挥汗如雨,看不出这些一本正经的检察官竟然也会有张扬青春的时候。

    正看的出神,身后传来房门被打开的声音,她转过身道:“还有什么问题要问吗?快到午饭时间了,我有些饿了。”

    “那咱回家吃,还是在外面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