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二章 打儿子
    方锦程看着苏楠不说话,半晌之后短促一笑,低低叹了口气:“这段时间你可真没闲着。”

    “你在里头我怎么会闲得住。”

    “对不起……”抬手抚上她的脸蛋,用拇指细细描绘她的眉眼,不免有些心疼道:“你是天底下最好的媳妇儿,我却伤了你的心,一直没有告诉你真相。”

    苏楠却有些煽情的将他抱入怀中拍了拍:“你可能不是天底下最好的,但对我而言却是最好的。”

    虽然被夸了,但却有点高兴不起来……方锦程默默的咬了咬牙,算了,不追究了,不管怎么说媳妇儿夸他了。

    “你买什么菜了?我肚子都饿了。”苏楠这才想起来要吃饭,将人推开,去找他提溜回来的塑料袋。

    方锦程立马献宝一样的将东西掏出来一一摆在她面前:“这个,这个酸奶特别好喝,而且低脂低糖,一会你尝尝!还买了点苹果,怎么样,红不红?还有橙子,柚子,奇异果,冬天竟然还有卖石榴的,买了几个,一会给你剥。这个是店里新出炉的蒸蛋糕,你先垫垫肚子。”

    苏楠看她一样一样往外掏东西,活脱一副献宝等着被夸的模样,不得不提醒他道:“我说,你差不多得了,怎么都是零食啊,正餐呢?”

    “正餐在这呢!”好像变魔术一样从塑料袋底下掏出几盒切好的牛羊肉,以及几包手工贡丸,另外还有菌菇拼盘和蔬菜拼盘,最后是一包羊蝎子。

    “咱今儿晚上吃火锅,你先吃点蛋糕垫垫肚子,甭吃的太多。”

    说着这个大男孩已经脱了外套,挽了袖子,拎着一堆食材向厨房走去:“先乖乖坐着看会儿电视,我把汤炖上,菜洗了,马上就好。”

    苏楠可坐不住,尤其是一听到马上就能吃火锅了。

    当初在海新区派出所的时候他们就讨论过,什么是人生极乐之事,那就是狂风暴雨暖被窝,天寒地冻吃火锅!

    这对他们常年在外奔波的警察而言,更是难能可贵。

    苏楠屁颠屁颠的跟了过去,食材还没下锅口水先流出来了:“多放点麻辣口味的火锅底料,这么冷的天呢,出出汗!”

    男人头也没抬的应付她:“没买,咱们自己做点清汤得了。”

    “别啊,冰箱里有干的红辣椒,放点呗”

    “人家孕妇都得吃清淡的,小爷没怀过孕但也会百度好吗。”

    “天天清淡,嘴里都淡出个鸟来了!”苏楠不服:“来点刺激的!”

    某人冲她不怀好意的笑:“刺激的有,不着急,你男人憋这么多天了,饭后来点刺激的。”

    苏楠老脸一红,眯着眼磨着牙:“流氓,竟然敢调戏你警花姐姐!”

    某人又一本正经道:“我可什么都没说,媳妇儿你想什么呢?”

    苏楠彻底放弃了跟他耍嘴皮子的打算,就这么抱着个蒸蛋糕,靠在厨房的门框上看他忙碌的身影。

    忍不住又问道:“锦程,你没什么事是瞒着我的,也没什么事是骗我的吧?”

    忙碌的身影一顿,抽了张纸擦干手,转身在苏楠的脑袋上揉了两把:“如果有,那就是在爱你有多深这件事上是骗你的,我爱你,胜过爱自己。”

    都说热恋期的女人智商为零,但作为已经‘老夫老妻’的他们,苏楠也觉得自己的智商也有点跟不上了,尤其是这么一个大男孩站在她跟前,能真切的感受到他的温暖,彼此心跳都能达到共鸣。

    “爸妈现在情况怎么样?”

    方锦程想了想道:“你也甭小瞧了我们家老爷子,这会儿不知被国家藏在哪个地方猫着呢,他这一辈子刚正不阿,没做过对不起良心的事,不会有事,至于老妈,她在外公那更是什么事都没有,你少操点心。”

    知道这个苏楠就放心了,至于方静秋,她只想说,如果那些指控和调查都是真的,恐怕只能落一个自作孽不可活的结果。

    腹部一痛,她微微蹙眉,大男孩立马察觉到了什么:“怎么了?不舒服?”

    苏楠苦笑摇头:“他踢我。”

    “什么?!”惊的他睁大眼睛:“踢你?真踢的?”

    “别动……哎呦!又踢我!”她指着肚子跟方某人控诉:“老公,你管不管!”

    某人不淡定了,撸袖子就指着那肚子道:“臭小子我跟你说啊!你妈掉根头发我都得心疼半天,你丫竟然敢踢你妈?信不信老子抽你啊!”

    苏楠登时就哭笑不得了:“你这会儿怎么抽他?”

    “他以为自己是哪吒啊,三年不出娘胎?等他出了娘胎,小爷非得把他屁股打红不可!踢了你几脚就抽几下!”

    “哎呦!又踢!”

    方锦程不淡定了,着急忙慌的去找擀面杖,苏楠挺着个肚子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你快消停吧,哪这么多事呢!”

    “这小子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小爷不教育他,不知道谁是他爹!”

    苏楠没好气的挺起了肚子:“你打,打吧。”

    方锦程手上握着擀面杖当然是下不去手的,不听话的虽然是儿子,但现在可还在媳妇肚子里呢,再怎么着该忍还是得忍着。

    “还不收了?”

    “嗻!”应了一声赶紧把手上的擀面杖回归原位。

    苏楠活动活动腰身,颇觉得身子有些重了:“看来你真把他给吓着了,都不动了,别人家看到孩子踢两下激动的跟什么似的,你倒好,要打要抽的。”

    “等他出来爱怎么踢怎么踢,练武都没关系,在你肚子里就是不能胡来!”

    苏楠忍俊不禁:“你快做饭吧,我都要饿死了。”

    “得嘞!你先吃点蛋糕,马上就好,马上就好。”

    他殷勤的好像个男保姆,不过就算是男保姆也绝对是个养眼的男保姆,就连干活的身影都看上去赏心悦目的。

    苏楠觉得,光是这么看都已经够饱的了,至于他做了什么,她可真不想关心。

    家里好像很久没开火了,多了个人却好像为这间屋子注入了全新的活力。

    高压锅内的羊汤冒着腾腾热气,洗好的蔬菜一一摆盘,炒香的葱姜蒜在锅里发出噼啪的响声。

    苏楠一边翘着腿吃零食一边翘首以盼,某位家庭妇男手脚麻利的一一布菜,时不时的调戏她两句,两个人的欢声笑语在温暖温馨的室内传出来,晕黄的灯光将院子投射出一片明亮的空地。

    初冬的第一场小雪就这么突然的来了,哪怕数九寒冬,只要彼此相伴,心就是暖的,家就是暖的。

    方锦程此时此刻才终于明白互相陪伴的重要性,不单单是陪着苏楠,还有他的父母,以及,姐姐。

    一家人能团聚在一起,这在将来,恐怕对他们来说有点奢侈。

    虽然夜凉如水,苏楠却已经很久没有像今晚这样睡的温暖和踏实。

    虽然睡的很舒服,但习惯早起的她还是在天亮之前睁开了眼睛。

    翻身,落空,摸摸两边,没摸到人。

    她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怔怔然看着黑暗中的卧室。

    梦?假的?方锦程没有回来?

    就在她梦里梦外有些分不清的时候,卧室的门被从外面打开。

    “谁?!”她警惕的叫道。

    开门的人也是一顿,继而进门道:“把你吵醒了?”

    男人穿着宽松的睡衣睡裤,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一边打着呵欠一边就着手机屏幕的微光走了进来,峻拔的身影在黑暗中拉长。

    看到来人苏楠终是慢慢松了口气,不是家的,是真的……

    “王向阳打来的,我出去接了一下,时间还早,咱可以再睡会儿。”言罢便翻身上床,抱着苏楠亲了一口一起躺下。

    黑暗中苏楠的眼睛明亮的盯着他看,将他上下打量。

    方某人亦是将她锁定:“看什么呢?我的姑娘怎么傻乎乎的。”

    我以为你不在……

    虽然是这么想的,但她没好意思问出口,显得自己好像离不开他似的。

    “王总怎么这个时候给你打电话?几点啊?”

    “不早了宝贝儿,都已经六点多了,人家王总时间就是金钱,这个时候早去公司赚钱了。”

    “那他找你是有什么事吗?”

    “没啥事,就是让我俩中午跟他吃个饭,他说什么要介绍朋友给我们认识。”

    苏楠一头雾水,王向阳虽然现在已经洗白做正经生意,但她一个警察,有必要认识他一个商人的朋友?

    男人似乎猜出她在想什么,在她头顶落下一吻道:“再睡会儿,他可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不然也不会叫你也去,而且还特别强调,你一定要去。”

    “那我们现在过去吧?”苏楠有点躺不住了。

    方锦程摇头道:“甭急啊媳妇儿,你这会儿就算过去也见不到他,他开电话会议去了。”

    只要再次颓然躺回了被窝,整个人窝在方锦程怀中。

    男人一边拍着她一边自己沉沉陷入睡梦中,睁着眼睛看天花板的就只有苏楠一个了。

    好不容易盼到朝阳透过窗帘的缝隙落在地板上,苏楠去晃身边熟睡的人:“起来了,差不得该起了,王总不是还约我们见面的吗?”

    “嗯……不着急,再睡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