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
    虽然比不上校园里青春靓丽的妹子们,但苏楠对自己的长相还是比较自信的,在她的印象中,她的父母本身就是一对郎才女貌的人,生出她们姐弟仨长得自然也不会差。

    就是一想到昨天姜玉琪来控诉方锦程的时候还穿的那么漂亮,画着美美的妆,她就觉得自己活的太粗糙了点。

    如是一想,又拿过洗面奶狠狠的洗了一把脸。

    “还没洗完在,慢慢来,我先下去给你做个早饭,不着急啊。”

    苏楠洗完脸又去捣鼓她的护肤品和化妆品,本来就不是一个喜欢化妆打扮的人,在怀孕后更是想都没想用这些东西。

    在这些东西中间不乏有的已经过期了,不得不面临要扔掉的命运。

    半晌之后方锦程又一次上楼叫人了:“让你慢慢来,你还真就慢慢来了?再不下来吃饭该凉了。”

    “嗯,这就下去。”苏楠对着镜子第十次画了个失败的眉毛,烦躁不堪的用纸巾擦掉。

    倚在门框上看戏的人乐了:“媳妇儿,咱不画了行不?你在我心中永远是最漂亮的!”

    “在你心中有什么用啊……”她对着镜子仔细捯饬那两条眉毛。

    方锦程道:“怎么就没用了?老话说的好,女为悦己者容嘛,我可不就是你的悦己者。”

    “一会要出门,要见王总,还得见王总的朋友,总不能太寒碜给你丢脸吧……”第十一次画眉毛,眉笔在她手上都有点哆嗦了。

    手上的眉笔被抽走,男人径直将她的肩掰了过去端详她的眉毛。

    苏楠仰脸近距离的看着这张不需要修饰就已经完美到无可挑剔的脸,愈发觉得不做点啥可惜了。

    一抬下巴,在他嘴上啄了一口,占便宜的小心思让她满足的笑了出来。

    方某人不乐意的挑眉,反过来也亲了她一口:“老实点坐着,小爷给你画。”

    端正坐好,等他看的差不多了这才提笔,先画了个大致的轮廓,继而细致的涂抹眉粉。

    “看看行不行。”

    苏楠转头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继而一脸严肃道“你居然还有这手艺!没看出来啊方少爷。”

    方某人嘚瑟上了:“那是,没有小爷不会的东西,坐好了,我把你另一边给画出来。”

    苏楠一边仰着头让他画,一边转着眼珠子打起了如意小算盘:“方少爷,以后每天早上都给我画眉毛吧。”

    “没问题啊,给你画一辈子!”

    苏楠笑的愈发得寸进尺了:“既然我老公这么聪明,不如去学化妆吧?以后专门负责给我化妆,上班的时候画隐形的,就是看不出来化过妆的那种,出门的时候画个靓妆,晚上跟朋友聚会的时候画个晚妆!艳压群芳!”

    “……我还是喜欢你素颜的样子。”

    “真的假的?”

    “真的,我才不会说,因为我不想学化妆。”

    苏楠咬牙切齿的活动了一下手指,咔嚓一阵响,方某人见状搁下眉笔就赶紧献殷勤:“画好了,画好了,来,看看,好看不好看,我觉得挺好看的!贼漂亮!”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还算满意,这才放弃了要揍他的念头:“搀着朕。”

    “嗻!”搀着媳妇儿下楼吃饭去!

    跟王向阳预约了吃午饭的时间,这位日理万机的王总也就只有午饭时间能腾出来了。

    见面的地方在一家安静的西餐厅,有着大片的落地玻璃,可以临窗看到节奏缓慢的步行街,和街上意兴阑珊的游人。

    今天阳光很好,晒着这样的太阳,苏楠困的都快打呵欠了。

    “来,靠一会。”方锦程把自己的肩膀给她。

    苏楠摇摇头:“用不着,我没那么困。”

    “这姓王的竟然还迟到了,这不是他风格。”

    “应该快到了。”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再抬头的时候就看到王向阳带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家一起进了餐厅。

    服务员上前询问人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将他们领到苏楠和方锦程所在的桌子。

    出于对长辈的礼貌,二人起身迎接了一下,不过彼此又暗自懊恼今天出来穿的有点太随便。

    苏楠是裹着羽绒服出来的,方锦程则穿着一件羊绒大衣,此时都脱了外套,露出里面的针织衫来。

    但是王向阳和这位老者却是严谨的西装三件套,跟他们这样衣着得体的‘上流社会’面对面,难免有点相形见绌。

    夫妻俩彼此对视了一眼,这种尴尬有点心照不宣。

    “介绍一下,这位是莫教授,以前曾经在a科大执教。”王向阳将西装革履的老人家介绍给他们。

    方锦程听闻有些意外,赶紧和他握手:“原来是莫教授,久仰久仰,我也是今年才从a科大毕业的学子,我叫方锦程,这是我老婆苏楠。”

    “您好,莫教授。”苏楠微笑跟他握手,总觉得好像在哪里听到莫教授的名字,但一时有些想不起来了。

    “你们好……”莫教授开口,声音略有些沙哑,面带温和的笑容一脸赞赏的看着他们。

    方锦程亲自将椅子拉开请他老人家就坐,不过心里头还是一万个为什么,不明白姓王的叫这么一位老教授来做什么。

    不对,他怎么会和这样的老教授成为朋友的?所以……年少老成说的就是他!看来自己以后要远离这样的‘老人家’了,以免年纪轻轻被传染!

    “之前煤气中毒被我和李川一起送往医院抢救的就是莫教授和他太太。”

    苏楠这才想起来,对对对,确实有这么一茬,她最近都不参与刑侦的案子,也没了解那个最终嫌疑人受到了什么样的惩罚。

    “原来是您,身体好些了吗?恢复的怎么样?”苏楠关切的说道:“我是市局的警察,如果再遇到有危害到您和您家人生命安全的事情可以第一时间报警或者联系我。”

    方锦程有些哭笑不得:“媳妇儿,我说差不多得了,职业病又犯了,你当你在社区走访吗?”

    莫教授却深感激动,赶紧说道:“好好好,咱们国家缺的就是你这种真心为老百姓着想,为老百姓办实事的警察同志!”

    “您客气了莫教授,想吃点什么?我们点餐吧。”

    莫教授却摇头说道:“点餐先不忙,今天过来,吃饭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见见你。”

    “我?”苏楠笑的有点尴尬,也有点莫名其妙,虽然早知道王向阳找他们肯定有重要的事情要跟她说,但也没想到会介绍这么一个‘忘年交’给他们啊。

    “那您见我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莫教授摇头,随即又赶紧点头:“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希望不要让你觉得唐突了。”

    到底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哪怕老了也随时谨记礼节。

    苏楠僵硬的扯动嘴角微笑:“您请问,我知无不答。”

    【】

    “您请问,我知无不答。”

    莫教授犹豫了一下,轻轻推了一下眼镜细细打量着苏楠,看的她都有点手足无措了。

    “你叫苏楠?”

    就问这个?刚才不是已经介绍过了吗?

    虽然满腹疑惑,但还是乖乖回答道:“是,我叫苏楠。”

    “你……认识苏林森吗?”

    几乎是在瞬间,苏楠已经腾的站了起来,双目圆睁不可思议的看着对面这位头发花白的老教授。

    看到苏楠这个表情动作,莫教授几乎已经猜到了什么,也不由激动起来,镜片后的一双老眼有了些许氤氲:“你是苏林森的女儿?”

    苏楠在激动过后有点茫然的点点头:“是,您认识我爸爸?”

    “陶瑛是你的妈妈?”

    苏楠再一次点头:“没错!”

    莫教授拿下眼镜,在眼角擦了擦。

    方锦程隐隐觉得有点不对,不由将目光看向了王向阳:“这位……莫教授是我岳父岳母的……同事?”

    然而没等王向阳开口,莫教授就赶紧说道:“不是同事,你爸爸和妈妈以前读博的时候都听过我的课,我们算是亦师亦友吧。”

    “原来您是我父母的老师?”

    “不光如此,我们还是很好的朋友,可以算的上是志同道合无话不谈,只不过在从事的科研项目上不太一样,但却又能在各自的领域给彼此提供帮助。”

    苏楠听闻感慨良多:“那算起来你们相识已经二十多年了,没想到您还记得他们,毕竟他们去了外地近十年的时间。”

    “你怎么会认为他们去了外地?”莫教授惊奇道:“怎么没想过也许他们不在人世了,难道你知道他们的下落了?”

    苏楠摇头:“我虽然不知道他们的下落,但我坚信他们一定还在人世,而且还好好的活着,我见过他们。”

    莫教授大惊:“见过?你怎么这么确定?”

    看看方锦程,苏楠道:“在我的婚礼上,他们出现过,只不过很快就离开了,不知道是被迫的,还是自愿的,自那之后我就一直坚信他们还活着,并且一直寻找他们的下落,期待与他们重逢。”

    莫教授道:“我今天过来,就是要跟你说这件事的!”

    言罢颤巍巍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封叠起来的信:“这封信,是你父母写的。”

    苏楠瞳孔一紧,赶紧拿过那封信,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