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五章 往事不堪回首
    “我就是这么打算的,人老了,不太会用通讯工具。”

    一句话说的方锦程和苏楠都倍感压力,顿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了。

    七十多岁的老人家,平日里简单的生活已经手脚不便了,还在不会用通讯工具的情况下,买了张飞机票,千里迢迢的去往外地。

    这的确远超师徒情谊,如果在路上遇到什么问题,不光是苏楠,恐怕连她的父母都会自责一辈子难以释怀。

    “要不是小王同志拦下了我,我恐怕现在人在哪都不知道呢。”莫教授感慨良多:“小王同志是来送信的,长相刚正不阿,是个足以相信的人,我这才把事情的始末告诉他。”

    方锦程差点把口水喷出来,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形容黑社会出身的王向阳长相刚正不阿,忍不住又偷偷打量了他几眼,发现他这个人虽然不苟言笑一脸冷酷的,但因为戴了个眼镜的缘故,看上去还真就人模狗样的,姑且说是刚正不阿吧。

    “我爸妈失踪后我们就报警了,不过警方调查了很长时间都没有结果,那时候弟弟妹妹还小,家里的长辈也有各自的家庭要照顾,对我们难免照顾不周,我就想着带弟弟妹妹到a市来,顺便查找爸妈的下落。”

    说到这莫教授眼眶微微泛红:“对对对,你爸妈就是受我之邀来a市讲课,在路上便没了消息,再也没联系上。我还记得当年是想让你父母来讲一个关于微生物在医药科技中广泛应用的课题,全校师生都很期待,最后没等到他们我们便紧急换人演讲,演讲虽然很顺利,但没有听到你父母的课程大家还是非常失望的。”

    苏楠急道:“当初他们在a市和您失去联系的,还是在路上失去联系的?”

    “我记得最后一次通话是在他们即将上火车的时候。”莫教授回忆道:“当初警方也找我了解过情况,我便把我知道的跟他们说了,他们好像也去调查了通话记录。”

    “我爸妈来过a市,而且去了学校!”苏楠蹙眉:“我收到过一张他们在学校门口拍的合影,所以我认定我父母是在a市失踪的!”

    莫教授不由震惊的张大了嘴巴:“可是,可是警方不是调查说他们没有上火车吗?监控也没发现,虽然买了票但也没检票。”

    “这我就不知道了,虽然监控和车票不能作假,但照片也不能作假,那张照片我至今保留着。”

    莫教授也跟着陷入沉默,一双深陷的老眼闪着泪光,其中满是自责。

    半晌之后才长长舒了口气:“都怪我啊,怪我,我当时太忙了,要是多和他们保持联系,肯定已经知道他们到a市了,我就能过去接他们了,就不会有这十年的遗憾了……”

    “都过去了莫教授,而且我父母有心瞒着您可能也是想给您一个惊喜……”苏楠道:“刚才王总介绍您的时候我就觉得您有点耳熟,还以为是上次煤气中毒的案子给我留下了印象,现在想来却不是。上次煤气中毒的案子我没参与,不知道中毒的是您和您夫人,我现在才明白是小时候我父母就经常提起您。”

    莫教授又叹口气道:“早先你父母失踪后我去过你们家,想看看你们你们姐弟三个,但没见到,说是你们被外婆接走了。”

    苏楠点头:“嗯,那时候年纪还小,就暂时住在外婆家。”

    他父母的结合不被爷爷奶奶所认可,所以父亲这边的亲戚并不怎么喜欢他们,外婆毕竟年迈,虽然心疼他们但也无力抚养他们,而舅舅家又不欢迎他们,最后万不得已,她选择了a市。

    那段时间简直不想回首,没有父母在身边,她一个半大的孩子便充当起父母的责任,为姐弟三个的学籍奔走,为了买房子不被骗,还雇请别人扮演她的父母,终于在a市落下脚来,她也进入大学,弟弟妹妹也都开始按部就班的生活。

    那段时间她一点也不想笑,每天都是皱着眉头,所有人看到她都会说她像个小大人一样,一点也不像个孩子。

    天知道每天晚上回到家,她都想一个人好好哭一场,她做梦都希望爸妈找到了他们。

    她想问他们,你们是不是不要我和弟弟妹妹了,你们是不是不管我了?

    如果我们真是你们的孩子,你们为什么要抛下我们?试问天下哪有抛弃孩子的父母?

    这些难以言说,无人可诉的悲伤现在想起来都忍不住心头泛酸,好希望一觉醒来她又是一个有爸妈的孩子了,但梦了这么多年,依然只是一个梦而已。

    一双温暖的大手握住她的,苏楠转头看向方锦程。

    男人靠了过来,以拇指的温度轻轻擦拭她眼角的泪滴,轻声唤她道:“宝贝,有我呢。”

    看着这张熟悉的脸,她第一次深切的体会到,方锦程出现在她的生命中就好像一场意外,一场补偿。

    补偿她这些年所失去的亲情,穷尽一切无微不至的爱。

    “对不起……”她轻声道:“我失态了。”

    莫教授看着她的眼神也满是悲悯与关怀:“孩子,这些年,你受苦了。”

    “这对我来说,不是受苦,而是一种人生经历,好在都过去了,弟弟妹妹也长大了,我也结婚了。”

    “你父母要是看到这一切,肯定会非常高兴,也会为你感到骄傲。”

    是吗?他们出现在她的婚礼上,就是在为她高兴为她祝福吗?可是为什么又没有停留的离去?

    王向阳不得不干咳一声打断他们的回忆:“锦程当初跟我说你父母的事情时,我就一直怀疑越南那边有问题。”

    这下轮到方锦程不高兴了:“你从那时候就开始怀疑我姐了?你居然不跟我说?”

    王向阳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框:“跟你说有什么用?你相信吗?”

    “我!”被他堵了一个哑口无言。

    王向阳说的没错,在他的心中,姐姐方静秋无异于是个神圣的存在。

    从小到大,最优秀的是她,学习成绩最好的是她,最能给自己拿主意的也是她。

    尤其是被老爸拿着鞭子抽的时候,能将他保护在怀里的还是她!

    长大后最依赖的人也是她,这样一个无微不至堪比母亲的角色,在他心里不光完美而且伟大。

    所以他到现在也不相信姐姐会遇到这样的问题,也不相信姐姐会做出那些事情来,但凡有转机,他宁愿相信这一切都是假的,还是有待商榷的。

    “先吃饭吧。”他转移话题道:“先吃点东西,莫教授想吃点什么?”

    “我年纪大了,不能吃硬的东西,辣的也不能吃,其他的都可以。”

    “嗯,楠楠怀孕后我们吃的也比较清淡。”拍手叫了服务员过来,点了几个特色菜。

    苏楠道:“你也不问问王总想吃什么。”

    忍不住冲王向阳翻了个白眼:“想吃什么?什么都行?好吧,什么都行。”

    王向阳:“……”

    “这一切说起来都是缘分。”莫教授道:“要不是小王同志早就调查了你父母,也不会这么容易猜出我的目的,我也就见不到你了。”

    苏楠笑道:“是,也非常感谢王总。”

    “不必客气,我在越南那边派了不少人,至今没和你父母正面联系上,要谢还得谢谢李川。”

    “那是我小舅,更不用谢了。”方锦程大包大揽道:“越南那事跟他也有不少关系,他出力是应该的!”

    苏楠忍俊不禁,没再说什么。

    吃过饭后他们和莫教授互相留了联系方式,莫教授临行前特意把苏楠叫住道:“你把这封信带在身边吧,虽然这信是给我的,但你父母牵挂的依然是你们。”

    接过老教授给的信,苏楠内心百感交集:“谢谢您,让您和您夫人担风险了,我也很过意不去。”

    老人家摇头道:“不是什么大事,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大风大浪我们也扛得住,现在最主要的是早点把你父母救出来,一家人好早点团聚,我们就算死了也会觉得心安了。”

    “到时候我们一家人去拜访你们。”

    老人家欣慰点头:“行行行!”

    方锦程蹭到王向阳身边,冲他使了个眼色,两人稍微离远了点。

    “我说姓王的,你真的从以前就怀疑我姐了?”

    王向阳不苟言笑的脸依旧面无表情:“嗯。”

    “是你是怎么知道我岳父岳母在越南的?”

    “直觉……”

    “你不要跟我说直觉,我不信。”

    男人只好闭嘴:“我也是歪打正着、”

    “这还差不多……”

    “……”

    “老人家你给保护好了,别出现上次的事情!”

    王向阳道:“这不应该你去做吗?”

    “那我可支使你弟弟去了啊,我反正手底下没人可以用。”

    “……”

    在王向阳肩膀上拍了拍,方锦程大大咧咧道:“行,就这样了,辛苦你了,回头岳父岳母出来了,好好谢谢你!”

    言罢便笑着迎向媳妇,跟莫教授告别。

    王向阳站在原地看着他们二人挥手,离开,走远,一双眉头微微收紧,尤其是在看到苏楠隆起的肚子后,更是若有所思,看来这男人就算当了爹内心也还是一个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