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章 狗蛋儿
    “还有您的重孙呢。”

    李家老爷子的目光落在苏楠的肚子上,眼角染上一抹欣慰的喜色:“我这些日子……总觉得你们来了,带着一个小娃娃……那个娃娃跟锦程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

    方锦程一手握着老爷子的,一手摸着苏楠的肚子,眼底一片温柔的水色:“那您到时候得看看,像不像我小时候,如果不像我就肯定像妈妈。”

    老爷子目光浑浊,眼窝深陷,每说一句话都很是耗费心神的样子:“你们俩,好好的,以后的路,还很长,外公不能,看着你,你们的孩子长大了……”

    “外公……您一定会好起来,一定!”说着自己都不相信的话,方锦程的眼眶已是通红。

    老爷子却摇摇头:“放过我吧……也放过你们……这辈子,什么都挺过来了,熬过来了,现在,受够了……不想熬了。唯一放不下的……是静秋……”

    方静秋,这个无论在方家还是李家地位都颇高的女子,也曾被李家老爷子当成亲孙女一般宠爱。却做了让所有人失望的事情,也让这个家族蒙羞。

    “大姐她……”方锦程欲言又止。

    老人家的手指动了动,示意他不必说了他似乎什么都知道,又似乎只是心中有数而已。

    方锦程没再所说什么,只有仪器发出滴答滴答的响声,祖孙二人各怀心事。

    “外公,”苏楠打破沉默笑道:“您给孩子起个名字吧,别等到生出来要上户口了,弄的手忙脚乱的。”

    “对,我说我总有什么事想不起来了,就这个事儿!”方锦程也跟着附和:“我爸妈也这意思,所以一直也没起名字。”

    床上的老人家也不由笑了起来,嘴角弯出奇怪的弧度:“起个什么名字呢?小名叫什么?”

    “小名?”苏楠忍俊不禁:“要不然您连小名也一起想了吧。”

    “外公偏心,我怎么就没小名呢?”方某人不乐意了“不行,您也得给我起个小名!不带这么偏心的!”

    “你啊……”老人家被他们俩这么一逗也是心情大好:“行,先给你起个小名!”

    方锦程乐了:“这么多年了,盼星星盼月亮,小爷也终于有小名儿了!”

    老爷子故作沉思,低低说道:“在过去吶,贱名好养活,不如,你就叫狗蛋儿吧……”

    一句话直接让苏楠笑喷了,而那位‘狗蛋儿’同志则是抽搐着眉眼嘴角,已经无言以对:“外公,您不再考虑考虑?严谨严谨?”

    “我考虑的很严谨……这是我深思熟虑的结果……”老人家兴致勃勃道:“你一定很喜欢吧。”

    方锦程感动的都快要泪流满面了:“喜欢,喜欢,贼喜欢了!这么好的名字,我提议!给我儿子用吧,要让我儿子也感受到您对他深深的爱意!”

    苏楠急了:“狗蛋儿同志!你是对外公起的名字不满意吗?”

    “满意!很满意!”这么一大帽子扣下来,吓的狗蛋儿同志当场惊慌失措:“我就是因为太满意了,所以要把最好的给咱儿子!”

    “呵呵呵……”病床上的老人发出沉闷的笑声,可以明显看得出来他心情好了很多。

    这也让他的血压也跟着上升了不少,两人赶紧打住说笑,可不敢再逗他了,凡事都要适可而止才行。

    房门被从外面推开,进来的是二爷爷,他见病房里气氛融洽,也不由的笑了起来:“方少爷,少奶奶,奔波了一天辛苦了,先吃个饭吧,医生也该过来了。”

    方锦程点头:“行,那我们等医生做完检查再过来,外公,给咱们家狗蛋儿起名这事您可得多操点心!”

    “你不是有名字吗?”苏楠继续打趣他。

    方某人要抓狂了:“你肚子里的那个狗蛋儿!”

    “好好好,知道了狗蛋儿同志!”

    “媳妇儿,咱不带这样的!”一边幽怨的抱怨一边殷勤的扶着笑的花枝乱颤的媳妇儿出去,简直一副受伤的小媳妇儿表情。

    看这两个年轻人离开,二爷爷又笑呵呵的对病床上的老人道:“首长,今天精神好像格外的好啊。”

    老人家嘴角带着笑意,有些无奈道:“这两个小东西,还,还指望着我这个老东西给他们的孩子起名字……我敢不精神点吗……唉,这人老了,不行了……躺在病床上了,还得为他们,操心……”

    嘴上说着操心的话,表情却是极为愉悦的。

    二爷爷也跟着说道:“往后您要操心的地方多着呢,小年轻,很多事都不懂。”

    老爷子长长叹了口气:“静秋……也什么都不懂吗?”

    二爷爷的笑容僵在脸上:“静秋有自己的打算,只能说,人各有志。”

    “早就劝她抽身……不该做的不要去做……她到底还是……”

    “她是个懂事的孩子,她所做的一切也许跟我们希望的不一样,但她自己清楚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老人家疲惫的闭上了眼睛:“人老了……只盼着儿女都好就行……不要让我死了……还不能瞑目……”

    二爷爷神色恭谨而又沉痛,二人并肩作战了一辈子,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这个老人的心思。

    医生在外面敲门,带着护士进来给老人做检查,顺便给他翻身擦洗身体,二爷爷这才收拾情绪下楼。

    餐厅里两个年轻人正在用餐,桌面上丰盛的美味佳肴并不能提起苏楠太多的兴趣。

    方锦程殷勤的给她夹菜:“人家都说孕妇一个人吃两个人的饭量,我怎么看你还没有以前吃的多了,想咱们才认识那会儿,你一顿能吃两大碗米饭!”

    苏楠瞪他:“我有你说的那么能吃吗?!”

    “咱能吃怎么了,能吃是福,你就算再怎么能吃小爷也养得起你!”

    苏楠桌子底下的腿要去踹他,被他以一个优美的姿势躲开,继续腆着个脸给媳妇夹菜。

    二爷爷笑呵呵的进了餐厅说道:“今晚的饭菜是不是不合少奶奶的口味啊,吃的也太少了吧。”

    苏楠看了看自己盘子里堆积的饭菜,苦着脸道:“我吃的不少了,都有些吃不下了。”

    “做妈妈了就得多吃点,不然身体吃不消。”二爷爷苦口婆心的叮嘱。

    方锦程紧跟着又给她夹菜:“我说什么来着,多吃点,不然身体吃不消!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吶。”

    苏楠胡乱吃了两口赶紧转移话题:“二爷爷,外公怎么样了?”

    “今天看到你们来了,精神明显好了很多,少奶奶现在应该在休假吧?不嫌弃的话可以留下多住一些时日。”

    “二爷爷,您说这话就见外了,我这次过来本来就是想多陪外公住几天,以前锦程想要过来外公也总是以他要为人民服务为由不让他来。现在好了,我休假,他这个孕夫也休假,外公肯定没话说了。”

    方锦程到嘴的饭差点喷出来:“什么叫我这个孕夫啊!媳妇儿!”

    二爷爷也不禁被这小两口有逗笑:“有你们在啊,咱们这大院也能热闹热闹!”

    “怎么没看到我妈呢?”方锦程随口问道:“她不在这吗?”

    “额……她没跟你们说吗?”

    苏楠也不禁放下了筷子,表情凝重道:“妈不是在这照顾外公的吗?”

    二爷爷被她这严肃的表情看的都有些紧张了:“没有没有,在这,前几天在这,上级领导有了调令,让你妈回a市了,可能跟方首长在一块儿!”

    方锦程拧眉道:“她也被保护性监管?”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与外界隔离开来,就少了很多嫌疑,没坏处。”二爷爷道:“你爸妈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了解,没什么好担心的,她没跟你们说,也是怕你们担心。”

    苏楠点头:“确实,锦程,咱们有些事情不也怕她担心,所以一直没跟她说吗?妈的心情跟我们是一样的。”

    “我知道……”他眉头紧锁,眼底一片晦涩。

    经此一事,他意识到自己很多时候都是无能为力的,嚣张跋扈也好,自以为是也罢,那是曾经的方锦程。

    此时此刻的他已经不再是那个不成熟不理智的孩子,父母已老,需要他赡养,妻儿尚幼,需要他的保护。

    虽然手上略有筹码和胜算,但仍旧迫切的想要冲出桎梏,用自己的力量达成所愿。

    但他不能,步步为营到现在,他不能因为一时冲动而功亏一篑。

    “行了,好好吃饭,吃完饭去看看你们的房间还缺不缺什么东西,”二爷爷语气故作轻松道:“咱们这地方比a市暖和多了吧?我觉着吧,少奶奶在这里生产坐月子比在你们a市强!”

    方锦程没好气道:“您是不是还打算让咱们家小狗蛋儿在这上幼儿园呢?您是不是想家里头的孙子了,回头叫过来玩玩呗。”

    “喂喂喂……”苏楠忍不住要拿筷子敲他:“到底谁是狗蛋儿啊!”

    二爷爷笑呵呵道:“可不能让我那小孙子过来,用不了半天,这房子能被他给拆喽!”

    说起他那个小孙子方锦程倒是不陌生:“好几年没见了,长大了还像小时候那么皮吗?不至于吧!”

    “嗯,你想想你自己,长大了就不顽皮了吗?”

    提起自己,方某人又是老脸一红:“好汉不提当年勇!我这都是被你们惯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