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三章 有这个必要吗
    “确实有做过学术方面的探讨研究。”

    “就是嘛!”

    李川松了一口气,虽然他不是真的想泡那妹子吧,也不是真的想要跟人家出去约会吃饭,但作为花花公子的不能,还是要让他在妹子面前极力维持一种痴心专心的好男人形象!绝对不能有一点偏差!

    正打算打发了妹子跟秦明月去相会,却不想她又语出惊人。

    “那天晚上我们本来在床上探讨两性问题,后来说到生孩子的事情,又讨论过当下比较风靡的试管婴儿,这一点我倒是有点兴趣,也想回来找资料继续多看看。”

    完了……

    无语凝噎,泡妞不成蚀把米,说的就是他吧。

    小姑娘的眼眶有点红,似乎已经在脑海中脑补出了一出遇人不淑的大戏。

    但就算如此,脸上也维持着最后倔强的笑容。

    秦明月不明所以道:“不好意思,我说错什么话了吗?你的脸色不是很好。”

    李川也第一次觉得自己不是个东西,这小姑娘多善良可爱啊,带着一份没走出校园的纯净在来这个研究所当实习生,看他穿的乞丐一样,还给他施舍,他居然还禽兽不如的泡人家!

    不是个东西!太不是个东西了!

    言罢连声道歉:“实在对不住了姑娘,改天我和秦教授一起请你吃顿大餐,今天恐怕没时间。”

    小姑娘何等聪明伶俐,已经明白了他从始到终的意思了,抿着嘴巴笑着点头:“谢谢了大叔。”

    干笑,绅士一样的干笑,大叔就大叔吧,谁让他先对人家不尊重的呢。

    这边和秦明月进了大堂隔壁的接待室里,里面装修的好像一个小型的咖啡厅,只不过没有服务人员,所有的饮品都是自助的。

    知道秦明月的口味,他给她到一杯温开水,给自己磨了杯咖啡。

    接待室设计的也非常现代化,基本都是玻璃和光滑的金属材质,坐在这里交谈的要么是西装革履的洽谈人员,要么就是身着白大褂的本地研究员。

    不是第一次看秦明月穿白大褂了,别人穿总有一种老学究之感,秦明月穿,却好像要随时去拍白大褂play的诱惑片一样。

    这也是李川第一次觉得跟在她身边有点无地自容,他今天脑子真是被驴踢了,怎么就选了这么一身衣服呢!

    把一杯水和一杯咖啡端回桌前,坐下之后一脸讨好的看向对面的秦明月。

    秦明月亦笑着看向他,率先开口问候:“好久不见了,李川。”

    “咳,你我之间还这么见外干嘛?”

    “不见外啊,”秦明月继续笑:“就因为不见外,所以才这么问候。”

    也得亏李川对面前这个女人了如指掌,这要是换了别的男人,指不定已经在心里头内牛满面了:尼玛……她是不是故意要和我这么客气,尼玛,刚才跟妹子多说了两句话被她听到了啊!尼玛……她一定是生气了,吃醋了!心好痛,要抱抱……

    但秦明月不生气不吃醋,这态度却又让李川颇为不爽,果然男人是最难满足的物种啊!

    “我们确实很长时间没见面了,有没有想我?”

    秦明月歪头一笑,眉目恬淡如她,表情略有几分俏皮:“我越来越捉摸不透你了,你是想听我说实话还是假话?”

    尼玛……还实话,假话……他有点再次想泪奔。

    “说……实话……”就算是假话,这个女人嘴里也吐不出什么甜言蜜语,还是听实话吧,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惊醒!

    “最近研究室的课题比较赶时间,之前一直在帮最高检做药物筛查检测,手头上的研究荒废了不少,基本上没时间想你。”

    “基本上?”李川眼睛一亮,冲对方抛了个飞眼:“那就是有想的时候了?别告诉我你对中文‘基本’的用法还不是很了解啊。”

    秦明月再次笑道:“对,有想的时候,就在你来之前我还在想我们之前去越南的事情,还有带回来的那封信,不知道进展怎么样了。”

    兜头泼过来一盆凉水,李川表示心好痛!感情不是在想他,而是在想那封信,他真是沾了那封信的光了!

    “咱俩就一信使,把信安全送到收信人的手中就皆大欢喜了,其他的不关咱们的事儿!”

    秦明月不明所以道:“可我为什么觉得你很关心这件事呢?如果从始至终都不关心也不会冒着危险跑到越南去。”

    李川再次语塞,秦明月就是这么耿直的人,完全听不出他此刻‘不关心人类只关心你’的情话。

    虽然早就知道她是这种性格的人,但他偏偏就爱惨了这个人。

    从未对任何人任何事有着别有深意的忖度和猜测,并不是说她从小生活在一个充满良善的环境下,也并非她的成长没有经历过不公和痛楚,只能说,在她的世界,她总会把人想的坦诚而又磊落,而她也愿意做一个心思单纯之人,从不会有任何戒备。

    “被你看出来了,”李川笑道:“这件事关系到我的外甥女,我怎么会不关心呢,只不过我也只能插手我所能插手的地方,我不能插手的,无能为力。”

    秦明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如果你需要什么帮助可以随时来找我。”

    他眨眨眼道:“你是以医药科研专家的身份帮我?还是以其他的身份?”

    这句话问的对方又有点不解其意了:“其他的身份?我们现在不是朋友了吗。”

    对……他们终于从pao友关系升级为朋友了,可是这不够,远远不是李川所想要达到的目的。

    花花公子一招折腰,没有铩羽而归的道理。

    “明月……其实在我们中国,不,应该是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普通的异性朋友是不会像我们一样,这些年来经历各种冒险,生死相依,更不会像你说的那样,能给对方提供任何帮助。”

    秦明月也表示赞同的点头:“你说的也对,不过我有在中国学到一个新的词汇:红颜知己,蓝颜知己。这个定位好像凌驾于朋友之上,我想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彼此也互相了解,当得上知己两个字。”

    李川攥拳的双手慢慢松开,拿起咖啡的汤匙慢慢搅动咖啡,莫名的有些紧张。

    “那……知己之上呢?”

    “我知道,是爱人。”

    “那,你就没有想过把我们的关系发展成为爱人?”

    请明月一脸疑惑:“有这个必要吗?”

    有,有,有这个必要吗???

    这几个字恍如雷霆万钧,重重击打在李川的身上,将他打了个头晕脑胀,差点内牛满面。

    要说他有史以来的挫败感来自哪里,你就是秦明月这毫不在乎的态度,丝毫没有把他放在心上的眼神。

    对她来说,有他没他都行,见到了不会欣喜,分别了不会思念。

    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心痛的呢?

    默默的喝了一口苦咖啡,真恨不得将所有牙齿打掉了和着血和泪都咽了。

    “对我来说,很有必要……”他声线本就低沉,刻意压低的嗓音听上去有点含糊不清。

    “你说什么?”

    “没什么,咳咳,你不是很关心那封信吗?正好送信的时候遇到点意外,我想去看看收信人,要不要一起?”

    秦明月看看腕上的手表,已经快要到下班的时间了,便点点头说道:“好,你稍等我一下,我去换件衣服。”

    提起衣服……他今天这身特立独行的装扮竟然没有引起秦明月任何注意,不免有点失望。

    两人并肩出接待室的时候,他特别的干咳了两声。

    秦明月道:“通常干咳是为了引起别人的注意,你也是这个意思吗?”

    献宝一般摆了pose,大长腿一迈,甩了甩秀发:“我今天有什么不一样?”

    “你是说你的衣服和裤子吗?确实很特别。”秦明月由衷夸赞。

    “只是特别?”

    又将人上下打量了一遍,她再一次不解:“不然呢?”

    完了,今天这身衣服真的白穿了,四处透风不说,还让在他在前台妹子面前颜面扫地被当成乞丐。

    最重要的是,他觉得自己好像个弱智一般。

    “这是你最喜欢的歌手每次巡回演唱会市穿的衣服……”此刻说出这些话显得有些没底气了,因为他从秦明月刚才的回答中几乎可以确定,她应该是不看演唱会的,否则怎么会不知道。

    秦明月有些纳闷:“你是说谁?我只听歌,却从未去关注过名字,更不要说这个人的穿着品味。”

    不要说了!!

    李川真恨不得此刻给他一个洞,让他一头钻进去,缓解今天的尴尬和愚蠢!也在心里默默的恨透了那个国外的乡村音乐歌手,你说你,穿的这么有个性有个屁用啊!女神都不看你演唱会!

    “好啦,我去换衣服了,改天我们一起去看他的演唱会。”

    挥挥手,她刷卡上楼。

    李川在后面无语凝噎,真想哭着叫住她:你那有没有男装,好冷的,真的好冷的亲……

    禁不住一个哆嗦,冷不丁和前台妹子的眼神碰触,对方立马假装在看风景的移开了眼睛,不过脸上的红云却是挡也挡不住的,不用猜,她心里肯定也在笑话自己。

    李川再次泪奔:老天爷,给我一个洞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