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四章 少年夫妻老来伴
    去莫教授家里之前,在李川的强烈要求之下,两人先去了一趟商场,给自己换了一套衣服,又买了点电视上常见的老年人带上。

    这次去莫教授的家里俨然可以看得出来已经换了新的防盗门和防盗窗,按响门铃,里面传来一个老太太的声音:“谁啊?”

    李川整理了一下新衣服的领子,端正身体说道:“阿姨,我是李川,之前我们在医院见过的。”

    “李川?哪个李川?”老太太从猫眼向外看了看,在看到他二人之后便向屋里叫道:“老莫啊,有个叫李川的来叫门,你认不认识啊?”

    “哎呦,开门,开门。”莫教授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只听老太太絮絮叨叨道:“你不是说不要随便开门吗?万一是坏人呢?要是坏人闯进来你又要怪我了。”

    “这个不是坏人,李川是我们的小友,你忘啦?”莫教授一边说着一边笑呵呵的将门打开。

    老人家虽然年事已高但仍然精神矍铄,穿着一件毛衣和一件马甲,戴着眼镜。

    “呵呵,欢迎欢迎,快进来吧。”

    李川颌首一笑,女士优先,让秦明月先进去,随即将带来的礼物交给老人。

    这边老人家又笑着说道:“来就来吧,带什么礼物啊,快请坐,请坐,老白同志,给两位小客人看茶。”

    老太太道:“知道啦,你们坐啊,我去倒茶。”

    言罢进了厨房,上次就是在那间厨房里,发生了蓄意谋杀的煤气泄漏事件,要不是他和王向阳来的及时,两位老人兴许就没的救了。

    莫教授看李川的目光追随着老太太进了厨房,这才说道:“我夫人,有点阿兹海默综合征,对记忆和认知方面有所缺失,虽然上次在医院见过了,但转眼就忘了。”

    李川点点头,表示理解,继而介绍道:“莫教授,给您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女,朋友,秦明月。是一位外籍华人,从事医学研究,您收到的信就是我和她一起在越南取回来的。”

    “哎呀,谢谢,谢谢,真的非常感谢。”

    莫教授伸手和秦明月握手,后者微笑道:“您好,上次公务缠身,没能亲自拜访,很遗憾。”

    “要不是你和李川,我还不知什么时候能和我的两个学生取得联系呢,多谢,多谢。”

    “您太客气了教授,”秦明月亮晶晶的眼睛看向是端着茶回到客厅的老太太,老太太虽然已经上了年纪,但除了莫教授口里所说的阿兹海默综合征外,好像并没有其他身体上的毛病。

    岁月对她很温柔,除了白了一头青丝,连皱纹都很少。

    她笑呵呵的将茶放在桌上,也跟着坐在莫教授的身边:“客人快点喝茶吧。”

    莫教授看了一眼杯子里泡的茶叶微微蹙眉道:“果然又糊涂了……我去给你们重新换一杯。”

    秦明月看向杯子里浓香四溢的奶茶,深吸一口气道:“好馥郁的香味,我很喜欢。”

    李川也跟着端起茶杯:“别介,好久没喝奶茶了,我也喜欢。”

    老太太没好气的瞪了莫教授一眼:“我怎就糊涂了?孙子最喜欢喝这个茶,你当我真糊涂了?”

    “呵呵呵,好好好,不糊涂,不糊涂。”

    老太太又殷勤道:“大孙子,大孙女,多喝点,奶奶再去给你们拿点橘子。”

    言罢又乐呵呵的往厨房去了,莫教授无奈摇头,嘴角的笑意却满是宠溺。

    “我这老伴得这病已经快十年了,这几年越来越严重了,不过除了健忘,不怎么认识人之外,也没别的不舒服的地方。”莫教授端起自己面前的红茶喝了一口,笑呵呵道:“也算是我的福气吧!”

    秦明月不解:“老人家生病了,怎么还是你的福气呢?我虽然不太懂,但也明白一个道理,中国人常说的,有啥也不能有病。”

    李川急了:“这……这,不是这个意思,莫教授当然不希望老人家生病了,但,怎么跟你说呢,这是一个比方,有这个病吧,总比有别的病好,毕竟人上了年纪嘛,多少会有点不舒服的地方,差不多就这样。”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果然,有些汉语的博大精深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啊!

    秦明月一知半解,微微蹙着眉头,竟然有点不开心的样子。

    莫教授却意味深长的摇摇头:“李川小友说的没错,但也不完全正确。我们老两口互相陪伴了一辈子,这一生,都是她在照顾我,无论是生活上还是工作上。虽然现在退休颐养天年,还是她给我洗衣做饭,有事没事的念叨,但因为她得了这个病,让我更加有耐心,有毅力去陪伴她,照顾她,我甚至有点感激这个病,终于能让我为她做点什么了。”

    “这样的情况在国外会尽量住进疗养院,就近治疗。您的儿女就不想将她送进疗养院接受正规安全的治疗方案?”

    “这在国外也许很常见,但在我们中国就有点不近人情了,你想啊,那个地方,都是陌生的人,冷冰冰的仪器,本来生病已经很不舒服了,再没有亲密信赖的人在身边,多孤独啊。”

    莫教授光是这么想着就已经叹气了:“更何况,我这老伴连自己生的儿女都不记得了,唯独从来没有忘记过我。”

    说着已经老泪盈眶,心里头不光是对这份深情的触动,也是对多年陪伴的感激。

    李川有点动容,好像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已经越来越容易被感动了,这还哪是那个风流倜傥的李家公子啊。

    “你们的感情……我不是很理解。”秦明月还是有点莫名其妙,她从小就是成长在陌生的环境,陪伴着冰冷的机器。

    “小姑娘,等你以后结婚了,就明白了。”

    结婚?她扭头看了一眼李川,后者对上她的眼神立刻满脸期冀,几乎快要流下感动的泪水了,他几乎要怀疑秦明月已经将他假象为结婚对象了。

    谁曾想,这小妮子竟然只是摇摇头说道:“结婚所要担负的责任太多,而且实际操作起来浪费时间,还相当麻烦。婚后的稳定生活也不能在可控范围之内,这对我来说有点不适合,我并不对结婚抱有多大的期待。”

    “大孙女,你还没结婚啊?”老太太又端着两杯奶茶从厨房出来,一脸严肃道:“怎么还不结婚吶?都多大的老姑娘啦,再不结婚,好男人都被人抢没了。”

    李川星星眼一个劲的点头表示赞同:“好男人都被抢没了。”

    “你不是好男人吗?”秦明月反而笑着问他。

    后者立马举双手赞成:“我是!我是。”

    “从概率方面来说,既然我身边就有一个未婚好男人,想必,人类社会的概率不会小,我并不担心。”

    李川的嘴角再次抽抽:“不好意思……我就是硕果仅存的一个好男人……连我大外甥这种90后都已经喜当爹了好吗!”

    不知为何,将李川逗了逗秦明月心情良好,虽然在别人眼中,她这种行为方式完全不是在跟人开玩笑。

    看着老太太端出来的两杯奶茶,莫教授皱着眉头说道:“怎么又是奶茶呢?不是说好了去拿橘子吗?奶茶都已经上过了。”

    老太太眼睛一瞪,没好气的将杯子重重放在桌上道:“你个老东西!冲了奶茶不告诉我一声!害我又多冲了两杯!”

    “好好好,我的错,我的错,你快拿橘子去吧。”

    “要吃橘子自己去拿!就知道指使我干这个干那个!我嫁给你,是给你当牛做马了!”

    莫教授哭笑不得:“不是我要吃,刚才不是你要给孙子孙女拿吗?”

    老太太一转眼又忘了自己的‘孙子’‘孙女’看向李川和秦明月的眼神多了些警惕:“你们是谁啊?怎么在我家啊?”

    “额……我们……”李川有些无语凝噎,第一次对女性结巴了。

    “客人,客人!”莫教授好生安抚道:“你吃不吃橘子啊?我想吃,我去拿个橘子去。”

    言罢作势要去厨房,却被老太太一把给按住了:“你老实给我坐着吧!我们才结婚的时候你在厨房摔了我多少个碗,我让你两个星期不准进厨房,你又给我忘了是不是!坐着!坐着!”

    莫教授只得无奈的再次坐下,看向李川多了分赧然:“我们过去的事,她记得特别清楚,就是这些年的事糊里糊涂的,不过也没什么,有时候还觉得挺有意思了。”

    李川道:“真羡慕你们。”

    他这句话说的发自肺腑:“少年夫妻老来伴,虽然平日里有点拌嘴吵闹,但总归是彼此相爱的,心里真正的关心彼此。”

    秦明月又忍不住看了他一眼:“你这么羡慕,为什么不结婚呢?”

    四目相对,男人眼底一片深情,似乎糅杂着许多无法言说的情愫:“你要是愿意嫁给我,我就结婚。”

    这句话说的多了,听的也多了,秦明月却不知为何,这次深受触动,刚要回答,李川却又哂笑一声,打着哈哈道“逗你玩呢,对了莫教授,我们这次过来主要还是想问问您,关于那封信的事情。之前骚扰您的组织有没有再来找你们麻烦?还有,信里有没有提到什么对救他们出来有用的信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