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六章 空巢老人
    “不是说要吃饭吗?你晚上想吃什么?”

    李川挑眉道:“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在关心我吗?”

    秦明月耸一耸肩膀,很是轻松道:“朋友之间难道不应该互相关心吗?”

    “这么说,除了我,你也会关心别人?”

    后者还真认真的想了想:“会,之前做实验错过了午饭时间,我特地给大家叫了送餐服务。本来我只想一个人吃的,但你们不是常说交际吗,这也是必要的交际手段吧。”

    简单的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之道,到她嘴里就成了必要的交际手段,李川觉得眼前这小妮子简直被科学蒙了心!

    “我该拿什么来拯救你失去的情感世界?”他深深叹了口气,发动车子。

    秦明月不疑有他:“决定好了吗?咱们今天晚上吃什么?”

    “最近实验经常做到很晚?”开车的男人心无旁骛道:“眼底都有黑眼圈了。”

    秦明月对着副驾驶上方的镜子看了看:“没有,最近临时给几台手术做助手。”

    “你做助手?大材小用了吧!”吹了声轻佻的口哨,男人说道:“给你好好补补,今天晚上就住我那。”

    他说的住处无非就是酒店,他在a市没有房子,但很多酒店就是他的产业,住在酒店也没什么不行,简洁方便,还能换不同的主题不同心情。

    秦明月略微一个怔愣似乎是想要拒绝,但不知道想到什么微微一笑点头道:“好。”

    天气太冷了,晚饭也没有去远的地方,两个人在酒店楼上的旋转餐厅点了餐,吃的是西餐。

    吃饭的时候两个人讨论的也无非就是从越南带回来的那封信,秦明月还是有点好奇道:“你觉得这封信里会写什么内容?”

    李川略微思忖:“不好说,苏教授这些年来有很多机会和外界接触交流,但是能瞒着外界这么长时间,也没有抓住任何一个把信送出去的机会,说明他自己就是一个很谨慎的人。所以,那封信当初就算我们看了,也看不出个门道来,也只有收信人能理解里面的内容。”

    秦明月笑道:“你说,那封信会不会是用摩斯密码写的?我更加好奇了。”

    “肯定不是,摩斯密码还有会被破译的可能,但是这封信的内容肯定是写信和收信人之间才能理解。”

    秦明月若有所思,一边专注的去想,一边用牛排刀切牛排,一块五分熟的牛排磨了半天也没能切开一点,那一脸认真的表情让人看了有些忍俊不禁。

    李川到底是没忍住,将自己手上的刀叉放下,从她的面前把牛排端了过来,认真的将她盘子里的牛排切成小块,重新放在她的面前。

    后者看看牛排,又看看他。

    “甭想那些有的没的,好好吃饭。”

    “我这不是希望早点找到真相吗。”

    “这事跟你又没什么关系,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行了,咱们国家跟欧洲那些国家不一样,有些事情牵一发动全身,看似没什么牵扯,但不小心还是会惹祸上身。”

    秦明月又看了他一眼,歪头笑道:“我不管这么多,我只觉得你对我很多,也很关心我,所以我也想关心你。”

    这下轮到李川有点受宠若惊了,不过高兴归高兴,自上次在越南遇到危险之后,他现在只希望秦明月不要再一意孤行的掺和进来了。

    因为他发现,这和方静秋有牵扯的事情好像是一个大漩涡,看似已经越来越接近真相的本质,但等回头看看的时候,原来还在漩涡的岸边,根本就没机会深入进去。

    两人简单用了晚餐回房,李川下午去接她的时候本来有别的安排,比如说为了配合他那一身‘奇装异服’他还准备了一个晚间节目——去看‘偶像’的全球巡回演唱会。

    想他作为李家最小的少爷,这些年来游戏人间,当过衿贵的公子哥儿,演过钻石王老五,扮过霸道总裁,就是没有脑袋一热去当什么市井追星小青年。

    这不是人家秦明月喜欢吗,作为一个深谙女人心思的男人,他早在准备那套衣服的时候就已经脑补过了,就算秦明月不解风情的矜持,就算见他的时候不至于见到偶像那样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但是!

    看演唱会的时候必然会肾上腺素飙升,多少会激动吧,到底是年轻小姑娘,蹦起来抱着他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啥的,也不是不可能。

    这不也能间接的撬开她的心扉了吗!

    如是一想,心情愉快。

    但他低估了秦明月不食人间烟火的等级,完全撼动不了她不说,她竟然还反问了一句:那是谁?

    好吧,又把怕屁拍在马腿上了,对这种女人,献殷勤都找不到个点儿。

    回酒店打开房门,李川道:“你先洗还是我先洗?”

    晃晃手机,秦明月道:“你先去洗吧,我回个电话。”

    “嗯。”伸了个懒腰,从柜子里拿出衣服进了浴室。

    秦明月还是坐在窗边的位置,用手机给自己一起做科研的同事回了几个技术性问题。

    等放下手机的时候李川已经从浴室出来了,哼着小曲儿,心情不错的样子的。

    下半身围着浴巾,露出肌理分明且比一般男人精壮的上身。

    用毛巾擦了擦没干的短发,几滴水调皮的落在身上,折射着室内的光线,恍如钻石一般,让人看了忍不住的血脉贲张。

    秦明月就这么好像欣赏一件艺术品一般的看着他,直到他一边擦头发一边走到身边来,才将手递了过去,后者拉着她站了起来。

    “你真是一个完美的男人。”并不吝啬自己的赞扬,秦明月道:“像你这个年龄还这么注重保养和个人形象的男人不多了。”

    什么叫他这个年龄?!

    李川简直一口老血可以喷出十米远了,这种前半句还在夸他,后半句就来一个会心一击的感觉真是太酸爽!

    嘴角忍不住抽了抽:“我比你大不了几岁,而且,你没听说过吗?最萌,年龄差……”

    从这小女人一脸疑惑的表情就可以看得出来,她没听说过……而且……怎么可能听说过啊!

    心口又疼的一抽一抽的。

    “我先去洗澡了,你等我。”言罢踮起脚尖在李川脸颊一侧落下一吻,他那刻意没有刮干净的胡茬蹭在脸上还痒痒的。

    李川在她要离开的时候拉住她的手腕:“秦医生。”

    后者不明所以的看着他,那双明亮的眼睛一闪一闪的,等着他说话。

    话到了嘴边,他又很没出息的忍了下来:“去吧,洗白白。”

    莞尔一笑,学着他的口气道:“嗯,洗白白。”

    看着人拿着浴袍进了浴室,他将自己重重摔在了床上。

    擦头的毛巾蒙在脸上,这段时间总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他有些郁闷,究其原因,好像没有一件顺心的事儿。

    以前看到秦明月的时候就会感觉所有的阴霾都可以一扫而空了,但是今天相见,好像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兴。

    反而多了几分忐忑不安,心口还有点发慌,他是个男人,不理解这种感觉是什么,但如果发生在女人身上,任何一个女人都明白,这可能是一种没有安全感的表现。

    为什么没有安全感?说不清楚,但就是没有。

    心里头憋的难受,摸到床头柜上的手机翻了翻,朋友圈里一堆晒雪的照片,在这些主流照片中,他翻到了一张‘非主流’照片。

    他那个傻了吧唧的大外甥戴着个墨镜,摆出一个酷酷的表情,脖子被女人的胳膊环着,背后出镜的是那女人圆滚滚的肚皮。

    配文酸溜溜的:坐等熊孩子出生,小爷已经手痒难耐!后面配上一个带着墨镜歪嘴坏笑的表情。

    圈子总共就那么大,两人的共同好友在下面评论:哎呦,恭喜恭喜,恭喜方少荣升奶爸!

    ‘方少速度够快啊,我记得你结婚还不到俩月吧?怎么娃都要生了?先上车后买票?’

    ‘楼上脑子里都是屎吗?’

    ‘我脑子里都是你,谢谢。’

    ‘男孩女孩?叫什么名字?’

    ‘小霸王好不容易结婚了,又要迎来熊孩子了,求方家二老的心理阴影面积。’

    ‘只有我关注点跟别人不一样吗?什么叫手痒?难道怀孕不能(大雾),所以……坏笑’

    ‘肚子好评!’

    这倒霉外甥!不就要生儿子了吗!这嘚瑟的!咋不上天呢!

    没好气的将手机扔在一边,他总算给自己最近的低气压找到了一点原因。

    合计着全天下所有人都是秀恩爱和晒娃,就他一个空巢老人连个女朋友都追不到呗?

    想想也是心里头有些窝火,看着浴室的方向,眼神微微一沉。

    浴室哗啦啦的水声停止之后秦明月穿着浴袍裹着头发从里面出来,没裹严实的胸口露出一大片白皙的皮肤,看的人有点心猿意马。

    李川坐在床上,将目光毫不遮掩的对准了她,上下来回扫描,似乎能将人看透一样。

    而秦明月怎么会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三两步走到床边,伸手搂住他的脖子亲了一口,欲要进行下一步动作的时候,却被李川笑呵呵的格挡开来。

    “秦医生。”

    后者眼底带笑“李先生?”

    李川再次干咳:“那什么,秦医生,有生理需求的时候也要适当克制一下,我现在不是很有空,等我有时间了咱们再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