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二章 你不管我了?
    说起王家,李川本来有一肚子话要说,可其中关系谱错综复杂,到了嘴边上就变成了:“王向阳到底是真失忆还是假失忆啊?”

    方锦程深深看了他一眼:“你当生活是言情剧?动不动给你来个失忆梗?他要是失忆了,王家当家人的位置恐怕轮不到他去坐了吧?”

    李川摸摸下巴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为了那个女主持?”

    曾几何时,她还不是女主持呢,是一个小记者,现在在王家光环的笼罩下一路绿灯,俨然被电视台包装成了知性女主持。

    别说在a市本地电视台颇受欢迎,就是和央视主持同台她也已经毫不怯场了。

    对于莫晓晓的际遇,方锦程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正所谓,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伏。

    “不知道!”没好气的一声冷哼:“自家一摊子烂事弄不清楚,管别人死活!”

    言罢赌气一般将杯子里的酒干了,往吧台上一放:“我上去找我媳妇儿去!”

    李川显然还有话要说,急忙将人叫住:“舅舅让你再聊会呢!跑什么啊!着什么急!”

    后者显然不想搭理他,一个箭步就窜上楼了,只留给他一个后脑勺。

    李川那叫一个郁闷,聊了半天正事,他还没来得及将自己泡到秦明月这件丰功伟绩添油加醋的秀出来呢,这听众一个个都没了,憋在心里头还真叫一个痒!

    李川和秦明月也就在这住了一晚上,临走之前还千叮咛万嘱咐的跟外甥咬了一会耳朵,上车之前还给了大外甥一个警告的眼神。

    结果这舅甥两个表情严肃的和平时大相径庭,让苏楠都忍不住怀疑他们是不是在密谋什么炸掉地球的计划。

    目送车子绝尘而去,苏楠反过来问他道:“小舅跟你说什么了?”

    将老婆抱怀里拍了拍,方锦程忍不住唉声叹气:“咱们这假期可能得提前结束了。”

    这假期也该结束了,苏楠就是那种闲不住的人,就算远在s市也还惦记着手上那几个未了结的案子,时不时的会打电话问问小林进度如何。

    而小林显然是已经得到了某人的指示,工作上的事情一向报喜不报忧。

    方锦程一直觉得自己好像把苏楠管的太严实了,以至于每每看到她无所事事发呆的时候都忍不住暗自懊恼,把一个女强人困在身边真的好吗?

    “我们什么时候走?”提起要回a市去,苏楠的眼底有刻意压住的期待。

    方锦程知道她为什么期待,因为她刚刚对父母失踪案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也掌握了比这十年来东奔西走所得到的更多的有用信息。

    哪怕不是他们的女儿,哪怕是身为警察的职业天性,也让她对这个案子跃跃欲试,迫不及待的想要找出真相。

    如此,又是父母的事情,又是方家的事情,一堆稀泥一样搅在一起,她却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像个孕妇一样养胎……不,她确实是个孕妇!

    如此就更加迫切的卸货了!

    可现在的情况是,她不仅仅是他们的女儿不仅仅是个警察,也是方锦程的妻子,方家的少奶奶,也是李家老爷子最喜欢的孙媳妇儿。

    如今李老爷子重病在床,一口气吊在嗓子眼里随时都能归天,作为和外公感情最好的方锦程万万不能在这个时候离开他。

    更何况锦程的父母因为特殊情况被带走审查,他们作为小辈更应该陪伴在老人的身边。

    这便是她不得不刻意压制的原因,她甚至想过,也许外公就这么去了,反而能减轻很多人的负担,也能给他减轻痛苦。

    “明天就走,今天我要带你去见见那个高健。”

    苏楠一个怔愣,半天才反应过来,他说的这个高健就是当初外公身边的一个警卫员,也是将藏在她的包里想让她无法顺利过安检的人。

    “为什么突然要带我去见他?”

    方锦程双手抱着她的肩膀,一脸严肃的看着她道:“我觉得有些时候有些事我太注重‘保护你’这三个字,不仅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将你保护的滴水不漏,还让你身处危险之中而不自知。你比我有能力,有社会经验,肯定也想身体力行的参与到这些和你息息相关的事情当中。你对什么好奇我可以帮你解答,你想见的人,想了解的进展,我也会对你说,前提是,你自己保护好自己。”

    苏楠的眼睛紧接着一亮,说实话,自从方锦程被有关部门带去喝了那么长时间的茶,苏楠就对他的很多事情都非常好奇了,只不过出于配偶和他身为男性自尊的尊重,有些事情她没有深入的去询问去了解。

    他已经成长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有能力保护他们的家,也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有些事情发生了就像泥石流一样无力阻挡,但凡有能力将危害最小化也行,但危害不能避免,他不想让她受到牵连。

    但此时此刻,在宠妻路上一直狂奔的骆某人竟然对她说出了自己保护自己的话,这让她突然有种怅然若失之感。

    “你不管我了?”

    “媳妇儿,你抓的重点好像不对吧?你还没说要不要去见这个人呢。”

    苏楠道:“见,但我也想知道原因,我嫁给你,给你生儿子,你说不管我就不管我了?”

    方锦程简直有点哭笑不得,不过仍然嘴硬道:“都这么大人了,还警花呢,用得着我保护吗?”

    苏楠飞起一脚就要踢人,后者生怕她闪着腰,也不躲避,结结实实的挨了她这么一下飞毛腿。

    方锦程乐了:“消气了没?”

    “没!”

    “没消气再踹,这辈子长着呢,我担心你踢坏了脚。”

    苏楠鼻子有点发酸,孕妇真是个讨厌的物种,一直觉得女人都已经够感情用事的了,没想到怀孕之后才发现自己以前的了解都是小儿科!孕妇简直太能动感情了。

    这不,她只能抱着这个大男孩的脖子,将下巴垫在他的肩上,让他不要看见自己氤氲的眼眶。

    在苏楠的背上拍了拍,他道:“媳妇儿,咱不带哭的啊,眼泪流多了小孩就不聪明了。”

    “你这什么逻辑!听都没听过。”

    “方氏逻辑!哈哈哈!”他不禁爽朗一笑:“我妈总说他怀我的时候眼泪流太多以至于我现在脑子不够用。”

    “你还要聪明到哪里去。”

    “起码……要聪明到,见你第一眼的时候就自觉的认同你就是我未来媳妇儿!”

    言罢侧过脸在苏楠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后者脸上的笑容却是藏也藏不住的。

    这种感觉太奇怪了,不管是悲伤还是欢乐,孕妇的情绪变的好像小孩的脸!

    二爷爷站在台阶上面干咳了一声,对着抱在一起的两个人笑道:“锦程,少奶奶,你们站在大太阳底下不热吗?”

    两人这才分开,也意识到送别了小舅和秦明月已经好一会了。

    男人牵着媳妇的手将人带上台阶:“外公醒了吗?”

    “还没有,”二爷爷道:“一会索菲亚跟父母过来,不知道首长能不能醒,最近他清醒的时间已经越来越短了。”

    “嗯,如果醒了就告诉我们一声,我们先去收拾东西,明天要回一趟a市。”

    二爷爷点头道:“好,你们去吧,没事也不用特意再过来了,少奶奶怀着身孕,大老远不适合奔波,而且你们也都有自己的事要忙活。”

    他所指没事不用特意过来,这个‘事’自然就是不好的事情。

    人之将死,却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咽气,总不能一直守在身边,尽孝是尽孝,但现在是非常时期,有些事情总是发生的那么不合时宜。

    方锦程喉头微微有些发哽,点点头道:“我有数。”

    他是不可能再让苏楠来了,如果外公突然离世,在这个充满悲恸的地方对苏楠的情绪会影响很大。

    他也会尽快了结一下手上的事情,尽量多拿出点时间来陪外公,如果不能见外公最后一面,将会成为他一生的痛。

    正想的出神,手指被苏楠牵了牵,后者似乎能读懂他心意一般冲他微微一笑:“咱们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都应该尽快安排了,我这就去收拾东西订机票,明天见了人就直接飞回a市。”

    “嗯,好。”

    苏楠又冲二爷爷笑了笑,转身上楼。

    待人离开,二爷爷又忧心忡忡的对方锦程道:“我一度怀疑,想要对少奶奶下手的人不会就此停手。”

    “我会安排好。”

    老人家眉头紧蹙:“锦程啊,你真的要去越南吗?那地方很危险,静秋和贾浩又进去了,他们的直接领导人不在,也不知道他们受谁领导。”

    “王家在那边得到消息,那边的安保人员中有专业的佣兵人士,当初在a市也有袭击王向阳的雇佣兵。如果这些雇佣兵没有直接隶属我姐和姐夫,他们就有一线开脱的可能,对楠楠下手的也极有可能不是他们。”

    “可是……贾浩不都已经承认了……”

    “不会的,”方锦程眉心收紧,眼底一片冷厉的神色:“贾浩对我姐有怨恨心理,新仇旧恨就在一起,难免不存在刻意泼脏水的嫌疑。”

    二爷爷叹了口气,有些无奈道:“虽然不太想说,但我一度怀疑,当初高健受命给少奶奶的包里放,这个幕后指使人,很有可能是静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