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七章 做生意
    “是谁让你来做这个说客的?!王向阳?”

    “没人来让我做这个说客!”苏楠明眸圆睁,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味道,她怒声说道:“徐子瑞!你以为自己重要到让别人来关心你的生死吗?!要不是晨晨,我真的宁愿跟你断绝来往!”

    “你!”徐子瑞一时间心中也是百感交集,对着面前的女人咬牙切齿,有种千言万语都说不出口的无奈。

    “你不懂,你什么都不懂!就你!最没资格来对我说教!”

    苏楠道:“我为什么没资格说教?就因为你认为你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我?”

    “你想的太多了!”

    苏楠冷笑:“如果真的只是我的想多了,那我谢谢你!师兄,如果我一直没有踏足市局是不是代表我们仍然会像以前一样?你还是值得我尊重的学长,我还是受你指点的学妹?我也是第一次发现‘距离产生美’这句话一点也不假!”

    徐子瑞隐忍克制的情绪几乎快要压不住了,如果说刚才只是愤怒,现在还有羞耻!

    就在他攥拳狠狠打在方向盘上的同时,苏楠不禁冷笑出声:“我说这几句话就让你气成这样了?那些天天跟踪监视你的人反倒还被你当成亲人了?”

    后者一个怔愣,顺着苏楠的目光看向汽车的后视镜的方向,一个鬼鬼祟祟的人闪身到另外一条小巷消失不见。

    苏楠也不知那个人是不是跟踪他的人,如果潘英真的派人跟踪徐子瑞,他不可能没有察觉。当然,如果手段已经不足以让徐子瑞察觉了,她苏楠又怎么会察觉呢?

    这么一说不过是利用了他此时最容易上当的被迫害心理,而此时的他心乱如麻,又岂会去在意她这点当年在警校第一节课就学过的小伎俩。

    徐子瑞在看到消失在墙角的人后,额角滚下一颗豆大的汗珠,神情略有些恍惚。

    苏楠趁机冲他伸出手道:“师兄,我真诚的叫您一声师兄,希望您能听我一声劝,不要再执迷不悟了,有些事情,是该做一个了结了,难道您忘了一开始我们的目标?”

    徐子瑞看着苏楠清澈的双眸,一时间有些怔忪,再低头看着她伸过来的手,竟然鬼使神差的攥了上去。

    苏楠握着他的手晃了晃,极为真诚的说道:“合作愉快。”

    徐子瑞看着她动了动嘴皮子刚想说点什么,车窗玻璃被别人从外面敲响。

    他打开车窗,幼儿园老师的一张小脸便清晰的呈现在眼前:“哎呀,不好意思,真是徐警官啊,晨晨说看到爸爸的车了,我还以为他看错了呢,所以过来看看。”

    徐子瑞这才想到自己是来接儿子的,赶紧收拾了情绪点点头:“嗯,老师你好。”

    “好啦,我去带晨晨过来。”

    看着老师离开,苏楠和徐子瑞也下车。

    老师打开幼儿园的小门,晨晨欢快的背着小书包从里面跑了出来,在看到苏楠的时候一张小脸因为兴奋而涨的通红。

    嘴上别了半天,到底还是叫道:“阿姨……”

    苏楠在他的小脑袋上揉了一下,颇有些宠溺道:“好久不见啊,小男子汉!”

    晨晨肉嘟嘟的小脸蛋扬起来看她,在看到她的肚子后又兴奋的睁大眼睛:“楠楠阿姨肚子里有小宝宝?”

    “你还真是人小鬼大,这都知道!谁教你的?”

    晨晨皱着眉头绞尽脑汁道:“之前,之前小区里一个阿姨也是……她说肚子里有小宝宝,将来会生出小妹妹!”

    苏楠忍俊不禁微微弯腰在他耳边说道:“我这个是小弟弟。”

    后者更加惊讶:“这么神奇?”

    苏楠严肃点头:“对,就是这么神奇,要保密哦!”

    小男子汉也跟着重重点了点头:“我也要做哥哥了!”

    “是的!”

    幼儿园老师也不禁笑了起来:“太好了,咱们晨晨要做哥哥了呢,徐警官,恭喜你们要添新人口了啊!”

    徐子瑞尴尬的咳了一声,看苏楠一眼,对老师说道:“这是我的同事……”

    老师一听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晨晨妈妈去世的早,所以幼儿园的老师都比较照顾他。

    看到徐子瑞带着一个孕妇过来还以为是晨晨的后妈呢,没想到被徐子瑞矢口否认了。

    不过转念一想也觉得不可能,眼前这个女人虽然算不上是大美人,但也唇红齿白五官姣好,嫁个什么样的男人也好过嫁给一个单亲爸爸吧,这年头,后妈不好当啊。

    只得也跟着尴尬的笑了笑转移话题道:“那你们快去吃饭吧,晨晨应该饿坏了吧。”

    “那我们先走了,麻烦您了,老师。”

    “哈哈,不麻烦,不麻烦。”

    目送这‘一家三口’上了车,老师这才如释重负的回到学校。

    苏楠和晨晨坐在后座上,一上车晨晨就兴奋的趴在苏楠的肚皮上想要近距离的接近那里面的那个小生命。

    那孩子似乎和晨晨一样活泼,冷不丁的踢了一脚,晨晨立马兴奋道:“我感觉到了!真的会动!真的会动!”

    苏楠有些哭笑不得,如果晨晨的妈妈还在的话,晨晨早就已经做哥哥了也说不定。

    徐子瑞可能也想到晨晨妈妈了,一路上都没有说话,车厢内除了晨晨之外,两个成年人的情绪都有点压抑。

    “晨晨以后愿意小宝宝的哥哥吗?”

    “愿意!”晨晨双眼发亮,一个劲的点头“我要做个大哥!保护弟弟!谁也不能欺负他!谁要欺负他我就u——!u——用枪打他!”

    真不愧是警察的儿子,耳濡目染也知道打枪了。

    苏楠有些无奈道:“那倒不至于,你只要做好个好哥哥,好好学习,听爸爸的话,给小弟弟做好榜样就行了,让小弟弟做个像晨晨这么厉害的男子汉!”

    “嗯嗯!”晨晨又连连点头。

    苏楠一手抚着晨晨趴在她肚子上的毛茸茸的脑袋,一手在自己的手机上发出一条微信。

    这条微信迅速的传到了网络那头,收信人看了一眼手机,万年不变的冰冷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你们夫妻两个……”

    听到他说话的人一愣,忍不住抬头看他:“好好说话行不行?这又关我媳妇儿什么事?”

    王向阳将手上的手机递给对面的人,方锦程一脸狐疑的接了过来:“什么东西?”

    只见王向阳的手机上有一条刚收到的微信,还热乎着:王总,要不要做个生意?最近有没有觉得潘英长得有点丑?

    苏楠的微信昵称就是她自己的本名,这是来自一个身正不怕影子斜的人民好警察的典型昵称。

    不需要什么花里胡哨的图片做头像,一张二寸免冠照就是他们的标配,而朋友圈里除了转发一些上级政策就是转发一些普法知识,最近她又发了几条网络谣言辟谣的信息,再简洁不过,简直不像个女人的朋友圈。

    方锦程一脸茫然,微微蹙眉:“她给你发这个做什么?潘英用得着她出手收拾?”

    “潘英?”坐在男人旁边的正是萧婷,在说这句话之前,她在纠结要不要吃眼前那盘三文鱼刺身。

    没错,方锦程所谓的目的地就是王向阳的四合院,一个被改造成中式庭院的四合院。

    此时他们四个人正围着榻榻米坐着,烫着小酒,吃着新鲜的海洋刺身。

    萧婷虽然算得上是见多识广了,但也有很多东西接受无能,比如说这生猛海鲜。

    就在她打算委婉的要求能不能来点熟识,哪怕是碗泡面也行的时候,苏楠的信息就发过来了。

    坐在王向阳身边的大王八王向中也跟着纳闷,不过他纳闷的同时已经吃了好几块生鱼片了,看的萧婷更加郁闷。

    “你们夫妻两个是约好了来跟我谈生意吗?”

    方锦程道:“我跟你可不是生意伙伴,顶多算是合作伙伴。”

    大王八道:“这,这不都一样吗!”

    萧婷道:“怎么了?苏警官说什么了?”

    方锦程已经把手机还给了王向阳,两人几乎在递手机的时候默契的对视了一眼就明白了对方心中所想,异口同声道:“没什么,无关紧要。”

    萧婷也跟着笑了起来:“好好好,你们跟我打哑谜我也就不问了,不过这应该不影响刚才我们说的事情以及以后的计划吧?”

    方锦程也跟着笑了起来,有点属于年轻人的飞扬洒脱:“不影响,不过我媳妇儿也不是省油的灯,估计有场好戏。”

    影不影响他说不准,这还得看苏楠要怎么跟王向阳做这个生意,不过既然都是和王向阳合作,他那边肯定能调整出一个最佳的状态,互不冲突也互不影响。

    王向阳接了手机就给苏楠回复了过去,这边王向中已经热情的邀请萧婷品尝美食。

    纵然心理上有点接受无能,不过还是勉为其难的尝了一下,在发现味道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难以接受后,萧婷终于可以慢慢跟他们一起吃了。

    “你什么时候去越南?”她转头问方锦程:“还需要准备什么记得提前跟我说,我看看能不能帮你搞点装备过来。”

    要是方家老爷子还好好的在外头,弄点防身的小装备还是不在话下的,不过现在方良业都被委婉的关起来了,作为方家唯一一个洗脱嫌疑的人,出国本就是大忌讳,更别说带什么装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