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九章媳妇赚钱养家
    媳妇儿,在家吗?做什么的?

    良久,收到回复:在家啊,无所事事,睡个午觉。

    方锦程将手机放回桌上,盯着他们的聊天记录默默的看,直到手机屏幕慢慢熄灭,他才将手垫在脑袋后面,有点心不在焉的看着窗外。

    办公室里的暖气开的很足,在放空的状态下很容易让人心猿意马的想要睡觉。

    他也忍不住打了个呵欠,继而又聚精会神的看向一街之隔的公安局。

    萧婷起身倒了杯水,路过他的办公桌敲了两下,他这才懒洋洋的回过头来报以一笑:“婷姐,有何吩咐啊?”

    “坐好了,都这么大的人了,坐没坐相。”

    无法,只得正襟危坐:“我又没复职,还是‘待业’阶段,办公室守则不用这么严谨的遵守吧?”

    “抛开这个不谈,你的家教还有你在部队的素养,都丢哪去了?”

    “好好好,”他举手投降:“我老老实实的还不行,您都快赶上我们家老头子了。”

    萧婷又道:“你停职观察的期限我会尽量给你缩短,想办法让你早点转正,你也不用太担心。”

    “得,我谢谢您,”方锦程哭笑不得:“经此一事我算是看明白了,我就不适合干这一行,当初学这专业是被家里人逼的,家里人虽然希望我进司法机关,但要是没有我媳妇儿,我也没这么大的决心。现在我老丈人和丈母娘有消息了,我觉得这一行我做不做也不重要了,顺其自然吧。”

    萧婷没好气的瞪他一眼:“你就这么自暴自弃?首长栽培你,就是让你气他的?”

    “得了吧!他怎么栽培我了!用鞭子吗?我用不用谢谢他?”

    萧婷真有点拿他没办法:“都已经快当爸爸了,还这么率性而为,起码要担负起男子汉的责任!可不准这么无所谓了。”

    “您就放心吧,有我媳妇儿养家呢,我就负责貌美如花就可以。”

    最后一句话说的真叫一个咬牙切齿,要是眼刀足够锋利,他能把对面那座公安局大楼给削平了不可!

    萧婷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对面的建筑物,有点不明所以。

    苏楠回去之后也没直街回办公室,而是去了老档案室调取了自己之前看过的失踪人口卷宗。

    不过也仅限于a市内的失踪人口,算上她父母也不过就五个有相同特征的失踪人口。

    都是生物科研方面的专家人物,也都曾参加过一个交流会,也是失踪的莫名其妙,或者死亡之后没有找到尸体。

    不光是他们,这段时间她和方锦程也调取过外地的相似案件,本来以为这些人也许已经凶多吉少了。

    但这次收到父母的信件,她有把握认为他们活着的可能性非常大!

    将卷宗抱回办公室,一股发了霉的味道让她鼻尖发痒,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小林赶紧凑过来道:“楠姐,你感冒了?孕妇感冒很危险的!”

    “没,就是鼻子痒痒。”

    “楠姐,你接手了新的案子?”

    苏楠解释道“反正放假闲着没事干,以前有些老案件还没查清楚,我顺便帮忙看看。”

    小林已经有点无可奈何了:“您也不能这么拼啊,对了,您中午在哪吃饭的?方少也上班了?跟他一起吃的吗?”

    “没有,跟徐子瑞出去吃的,正好很长时间没看到晨晨了。”

    小林一听就要抓狂:“您还和他走这么近呢?他就不是一好人!我以前还很崇拜他,现在简直见都不想见他!”

    说起徐子瑞,他去见潘英的人也不知道什么结果了……

    “放心吧,我心里有分寸。”

    虽然听她说的笃定,但小林心里仍然有点不开心,都什么时候了,这让她怎么说好呢,楠姐这好人也当的太随便了!

    不过她不知道的是,苏楠可不傻,在苏楠的心理,徐子瑞早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师兄,也不是令她尊敬和崇拜的人了。

    眼下这个徐子瑞,不过是她和王向阳交易的筹码,不过是一个还有利用价值的人而已。

    这边徐子瑞和潘英见面的地点在一处偏僻的,尚未完全建好的公园外围。

    这是一片湿地公园,放眼望去很是开阔,零星几个景观绿化师正围着公园转悠,他们停在旁边的车显得就有点突兀。

    不过就算突兀也没关系,这个地方尚未完全开发,平时也没有行人车辆经过。

    “徐警官,咱哥俩许久没碰头了,”潘英从一辆黑色的越野车上下来,紧身皮裤,短款夹克,羊绒围巾,脑袋后面扎着个小揪揪,一笑起来尖嘴猴腮吐出一口白色雾气。

    徐子瑞正靠在自己的车旁抽烟,看他一眼,最后深吸了一口,将烟蒂扔在脚下碾灭。

    “有事吗?”

    “也没什么事儿,就是听说你今天去接孩子去了?以前也是一礼拜见一回吧?没瞧见您这么想吶!怎,对我给孩子找的老师和保姆不放心?”

    徐子瑞冷冷看了他一眼,这个眼神几乎快要化成拳头朝他挥过去了,连带潘英身边的两个黑衣保镖都有些紧张起来。

    潘英又嘿嘿一阵冷笑,掏出手机晃了晃上面的照片,却是他和苏楠一起在幼儿园门口接孩子被偷拍的一张照片,离的不远,很清晰。

    潘英又道:“还带着老相好过去,怎么,还想着给你家儿子当后妈呢?”

    “关你屁事!”

    潘英一改往日对他恭谨有佳的态度,发出一阵冷嘲:“你tm在我潘二眼里头就是个孬种!喜欢就自个儿争去!没那胆子和魄力去争就知道整天躲在阴暗的角落里瞎琢磨!瞎算计!你倒是做出点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啊!前怕狼!后怕虎!还怕丢了你那点不值钱的面子!我跟你说,你这种人我潘二见的多了!一事无成的孬种!”

    言罢还忍不住呸了一口,心里头那叫一个痛快。

    他这不仅仅是在骂徐子瑞,也是在展示自己的生存信条。

    “老子是做生意的,给人家舔鞋底的活儿做了不知多少了!既然有想得到的东西!你tm不做出点实质性的努力怎么行?你看人家方锦程,除了长得比你帅,家世比你好!还有个有钱的姐姐之外,哪点比你强了?不对!哪点人家都比你强!你丫就一loser!哈哈哈哈!”

    言罢痛快的笑出了声,好似终于逮着机会的老鼠看见了落水的猫一般。

    徐子瑞沉默不语,但眼神却冰冷可怖,他自己清楚,对苏楠,他的渴望比任何一个人都强烈。但他以前之所以止步不前,不仅仅是他那点可悲的面子和自尊,更多的却是他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不是一个合格的夫妻,如何有资格去争取苏楠。

    值得,值得方锦程出现,他慌了,急了,以至于后来被怒气冲昏了头脑,让他一个在警界以冷静著称的人步步皆错。

    潘英道:“你丫怎么不说话了?我今儿来找你就是想提醒你一句,方家人都进去了,那是我的功劳。当初让你把方锦程弄死,这件小事你都做不好,就不要怪我对不住爷们感情!”

    “你想干什么?”

    “也没什么,现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方锦程想救他姐,对我,没好处。”潘英上前两步,拍拍徐子瑞的肩膀道:“苏楠跟你接近,对你,也没好处。”

    是的,他光明伟岸的人生有了污点,而这污点是潘英给他的,一旦被公之于众,毁的不光是他的职业生涯,兴许还有牢狱之灾!

    到时候晨晨怎么办?晨晨长大又该怎么做人?

    一想到这些,他就眉头紧蹙,又从口袋里掏出烟和打火机。

    潘英个子没他高,走近之后只能稍微仰头看着他:“只要徐警官好好跟我合作,也用不着怕他们姐弟俩,这个社会好玩着呢!咱们的日子也长着呢!”

    “你下面想要怎么做?”

    “我怎么做不用跟你说,做好你该做的就行。”在徐子瑞的肩上拍了拍,潘英内心一阵暗爽。

    他老早就想这么做了,想当初他也是对着徐子瑞点头哈腰中的一员,而这个姓徐的也不知道是为了政绩,还真是看他潘英不爽,总是对他名下的场子多有过不去的坎儿。

    当初礼也送过,好话也说过,笑脸也伸过,奈何这家伙油盐不进,今儿可算是给以前的自己报仇了,怎是一个爽字了得?

    潘英又道:“对了徐队长,在临走之前,我潘英就跟您说句掏心窝子的话!”

    言罢还神秘兮兮的冲他笑了笑;“您要是真喜欢苏楠那小妮!就直接正面上了她去!还能怎么着?就算她还是不从,便宜你也占了不是!更何况,你对她好,她就能从了?你们这种人就是忒迂腐!实不相瞒,当初要是不是方锦程坏事,苏楠那丫早被老子玩了不知多少次了!还用得着现在看她脸色?”

    徐子瑞的拳头骤然收紧,一把扔掉手上的烟,迅速往前一迈,抬手就抓住了潘英的夹克衣领。

    两边的保镖见状飞快冲上去抓住他的肩膀想把人拉开,然而他的手却攥的死紧,一张通红的快要暴露出青筋的脸离潘英那张笑脸不过几厘米的距离。

    他目眦欲裂咬牙切齿:“你给我闭嘴!再说一句侮辱她的话!我跟你没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