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章老公很贴心
    “你给我闭嘴!再说一句侮辱她的话!我跟你没完!”

    “你tm还真当自己是脑残粉啊!”潘英抬手就对着徐子瑞抡了过去,打的他一个晃神。

    两边保镖立马动手,一把将人拉开,死死按着他的肩膀,不让他动弹分毫。

    徐子瑞被潘英打中了脑袋还有些发蒙,这边潘英已经整理了一下着装,没好气的冲他摆摆手:“用得着您的时候,您是咱大队长!用着的时候,您还不如一条狗呢!歇了吧!等老子把苏楠弄到手玩腻了,也让你尝尝二手老娘们的滋味!”

    “潘英!我休想!”

    “我呸!不自量力!”

    潘英径直上车,两个保镖把徐子瑞往地上一扔,后者一个踉跄,要追上去车门却在他的面前摔上。

    望着那车扬长而去,他死死攥紧了手上的拳头。

    半晌之后上车,他的额头抵在方向盘上,闭着眼睛咬紧了牙关。

    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绝对不能!

    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这样?

    明明是他自己内心黑暗扭曲,却把一切责任怪罪到别人的身上?

    跟苏楠无关,也跟方锦程无关!

    是他!都是他!

    是他被狭隘的私欲蒙蔽了双眼,一旦走上歧途,便恍如吸毒上瘾一般,一步错,步步皆错,要想回头谈何容易?

    当他终于清醒的意识到一切都该来个终结的时候,却深陷泥淖难以抽身。

    对了……苏楠……

    苏楠今天跟他说什么,解脱?

    是否真的能够解脱?

    而此时的苏楠已经在电脑里整理归纳出了自己需要掌握的信息,查找失踪人口就和解密重要案件一样,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因为失踪年限太长,她总结出来的信息都是按照一个时间轴来制作的。

    这次重新总结,尤其特别留意了整个亚洲地区和生物科技研究有关的方面新闻,无论是取得的成就,还是曾经举办的研讨会,以及学术会议,她甚至想方设法的找了一些相关照片一一对比。

    这次对比还真就让她看出些许的蛛丝马迹,不光是个别群体相片中有类似失踪人口的相貌出现,更有甚者研究领域和研究方向都和失踪者们所涉及的一些课题相似或者相同。

    但因为时间层次不齐,有用的圈内信息太少,而媒体也一向热衷博人眼球的话题,对这样的新闻报导甚少,以至于流传出来的内容更是屈指可数,能被她所用到的则就更少了。

    打印了一堆老照片,正一筹莫展的看着,手机上又响起属于方锦程的特有微信提示音。

    没什么事了,一会见。

    你现在回家了?

    去找你。

    苏楠这才惊觉时间过的飞快,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已经快要五点钟了。

    方锦程只说去检察院办事,并不是正常上班,自然也不会跟以前一样到点再下班,他事情办完了自然就回来了。

    苏楠急急起身,将一堆资料整理了一下分别夹在几个文件夹里,她得回去了,才说要在家里乖乖当个孕妇的,这一转眼的时间跑到市局工作了,这不摆明了跟自己男人撒谎吗。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互相坦诚,互不欺骗。

    “小林,我先回去了。”

    小林见状也起身道:“好的楠姐,你脸色不太好,不舒服吗?”

    “没事,没事,明天我有空再过来。”

    当然,这个有空是在方锦程不在家的前提之下。

    “我送你下楼吧楠姐。”

    苏楠正要拒绝,门口却传来一个人的声音:“我送她吧。”

    小林登时攥紧了拳头,一脸警惕的看向来人:“徐队,刑侦科可还有不少案子没破呢,您这么擅离职守,让手底下的人怎么工作啊?”

    徐子瑞神情疲惫,眼底还带着血丝,没看小林,只冲苏楠伸手接过她手上的文件:“我有话要跟你说,走吧。”

    “好,”苏楠也点点头,顺从的将文件给他,继而对小林道:“我先走了。”

    小林欲言又止,不过心里头却有些郁闷,她以前真是高看徐子瑞了,没想到他是那么阴险一人。

    两人一起下楼,苏楠道:“师兄,还有什么事吗?”

    “你不是想知道我和潘英之间的事情吗?我们聊聊?”

    苏楠扭头看他,在夕阳的余晖之中,徐子瑞的侧脸看的分外清晰,他似乎是没有勇气看她的,一边走下楼梯,一边干咳一声掩饰自己的紧张。

    苏楠很想立刻答应他,但一想到方锦程发过来的微信又开始犹豫起来。

    如果跟方锦程坦白,这小子不会再来一次醋意大发吧?

    如果瞒着他,后果更是不可设想。

    “如果不方便,就改天。”徐子瑞道:“你现在急着回去,肯定是那小子催了吧。”

    不得不说,作为刑警,他在察言观色方面一直具有敏锐的神经,只不过这点天赋好像没用对地方。

    “嗯……要不然明天?”既然明天她已经有了这么多安排,完全有必要跟方锦程坦白。

    “好,”走下最后一级台阶,徐子瑞道:“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你不是还有工作吗,而且现在也不是下班高峰期,我打车回去。”

    “好,路上小心。”

    将手上的文件递给苏楠,徐子瑞目送她离开才转身上楼。

    苏楠抱着文件出了公安局大门,值班警卫跟她打了个招呼:“苏警官,你老公可真够贴心的啊。”

    苏楠正要解释徐子瑞不是自己老公,又想到方锦程这小子在市局没少博眼球,警卫怎么可能认错人呢。

    就见市局门口外面停着自家的私家车,方锦程靠在车上,一手玩着手机,一手转着墨镜。

    笔直修长的腿交叠在一起,身形挺拔如他,穿着厚实的羊绒大衣都恍如走t台的模特一般惹人注目。

    苏楠的小心脏稍稍受到一点惊吓,在打招呼和假装没看见之间犹豫了半晌到底还是对方先将目光从手机上移开,冲她笑着挥手:“媳妇儿,下班了?”

    嘴角微微一抽,略显尴尬的上前,苏楠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后者晃晃手上的手机,露出属于年轻人意气风发的笑来:“我不是说来找你吗。”

    这下苏楠就尴尬了“可你还是没说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就隔着一条街,我随便转个头就看到你了,再说了,我媳妇儿走到哪都自带发光源,想看不见都不行。”

    言罢抱着脑袋啵了一口,给她打开车门:“上车吧,回家去。”

    苏楠上车,任她将自己安全带系好,想到今天和他发的那些微信,忽然有种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的错觉。

    好在方锦程看她这模样,也没深究,反倒语气轻松道:“打算回来上班?你要是想回来上班就跟你男人说,还能把你绑家里不成?”

    “我不是想上班,来查点资料,内部网比较好用,资料库各种资料也都齐全。”

    “今儿查到有用的信息了吗?”他说着已经将车子开了出去,汇入来往的车流之中。

    苏楠立马来了精神:“你还别说,真让我查到了一点蛛丝马迹,我非常有理由怀疑,那些和我父母一起失踪的人,这些年不光是被囚禁,软禁,甚至还有去过其他国家,其他地方,有过和科学研究方面的活动!”

    “然后呢?”

    “且不说让他们失踪这一项‘成就’需要多大的‘技术’含量,就说这么多年来给他们提供研究支持,并且能让已经属于‘失踪’人口的他们,自由穿梭各国,甚至各个重要学术论坛,已经让我将背后主使的范围缩到很小的一个圈子了。”

    方锦程扭头看她谈起案件时一脸兴奋,滔滔不绝的样子,心里头的憋闷也缓解了很多。

    “小舅不是说过吗,在大姐之前他们就已经被人囚禁,就算没有别人,以大姐现在的实力也无法做到你说的那几点。”

    苏楠也忙不迭的点头:“对,没错!大姐很有可能被人利用,就算定罪也顶多算是从犯!”

    方锦程不由勾唇而笑,表情看上去轻松了不少。

    苏楠忍不住道:“你笑什么?”

    “就算知道我老姐不是那样的人,但从你一人民警察嘴里说出来,还是觉得贼放心!”

    苏楠也嘚瑟上了,用脑袋撞撞他的胳膊,笑嘻嘻道:“今儿晚上吃什么啊?孩儿他爸?”

    “吃你!”做出一个要吃人的表情,吓的苏楠赶紧去扶他的方向盘:“喂喂喂!还能不能好好开车了!”

    “我媳妇儿在车上呢,能不好好开吗!”方某人继续嘚瑟:“媳妇儿你说,今儿晚上想吃什么?”

    苏楠搓着下巴想了半天,最终敲定:“去撸串儿吧!麻辣鲜香!”

    方锦程额角青筋一抽:“你这孕妇餐还没吃几顿呢,就按捺不住了?行,撸串就撸串,别辣的哇哇叫就成。”

    “嗨!我开玩笑呢!”苏楠秒变鸵鸟,她本身就不是一个能吃辣的人,完全是这段时间刻意去清淡饮食导致她现在恨不得对那些浓油赤酱大料与辣椒齐飞的菜来一场大快朵颐!

    方锦程道:“去超市看看,想吃什么我回去做给你!”

    “耶!给你,这,这个!”言罢手动比心,小女儿家一般的娇憨让人忍俊不禁。

    方锦程看她一眼道:“呦,我媳妇儿这是跟谁学的,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