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二章 肯定会回来
    “媳妇儿,乖,如果事情顺利,我岳父岳母就能看到咱儿子出生了。”

    听他这么说鼻头有些发酸,十年了,十年不曾相见的父母,生死不知。

    这十年中,她毕业,工作,结婚,生子,在人生所有重要的时刻都没有父母的陪伴。

    她比任何一个人都渴望与父母相见,跟他们分享自己的喜悦。

    但是如果这要以付出方锦程的生命安全为代价的话,她宁愿推迟这个见面的时间。

    “不!绝对不行!我很快就能查清楚这一切的来龙去脉!等我有足够的的证据支持我爸妈还活着,还在越南的制药厂里,我就可以请求国家出面营救他们!完全不用你去冒这个险。”

    “媳妇儿……”看她有点抓狂,方锦程赶紧将她的手拿起来贴在嘴边,双眸灿烂如星:“媳妇儿你听我说,有些事情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有些人既然能让他们消失的无声无息,自然也能阻止你进一步的查询真相。”

    苏楠的身体微微颤抖,愤怒和不安充斥着她的身心,让她浑身冰冷。

    方锦程又在她手上落下一吻,以沉稳的嗓音缓缓说道:“上次小舅把信带了出来,他们就已经有所察觉,对莫教授赶尽杀绝!这件事宜快不宜迟,在他们还没有转移阵地之前,我得做点什么,否则,一切又将回到起点。”

    她又何尝不知,一旦被转移,等待她的说不定就是下一个漫长的十年。

    “你去,有危险……”苏楠眉头收紧,最后一丝理智告诉她,不该让这个人去冒这个险。

    “我必须去。”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方锦程?”苏楠忍不住抓住他的衣服,手指不禁收紧:“你一才走出校门没几天的应届毕业生,正经工作都没干多长时间,就要去充当什么英雄好汉?我爸妈已经失踪十年了!我已经习惯了他们的失踪!但是你,我已经习惯了你的存在!你让我怎么!怎么!怎么接受你……”

    “楠楠,媳妇儿!”眼瞅着面前的人要哭出来了,方锦程赶紧将她的脑袋按在自己的怀中,一边轻轻拍着她一边安抚她道:“咱不带哭的,都当妈的人了不是?”

    苏楠不知自己是怎么了,也许真和别人说的似的,怀孕的女人情绪波动太大,也太敏感。

    “不哭啊,不哭,”到了嘴边的话也不知该怎么说了,曾几何时,他确实无法无天的有点过分了,但是现在,不光是要扛起身为儿子的责任,也要做到一个丈夫的职责。

    “你放心,这一切都在我的计划之内,越南那边的事情王向阳也给安排好了,家里的事情你也甭操心。”

    苏楠想说话,但不知为什么,曾经的铿锵玫瑰,这个时候一张口就酸了鼻头。

    “我说过,四天后回来,不管结果怎么样,肯定会回来!”

    “嗯……”

    “你今儿是不是回去上班了?我想了一下,虽然眼下要生了,外头也不太平,但你上班也没什么问题,以前给我妈开车的警卫小李我打过招呼了,明儿接送你上下班。”

    苏楠这才抬头,红着眼眶看他:“我打车就行。”

    “不行,我不放心,”直接了当的拒绝,在这种问题上,大老爷们没必要让步。

    “好……”本来还在绞尽脑汁的想怎么跟他说明天要出去的问题,现在看来也省了,这个男人已经把一切安排好了。

    用不着她做过多的赘述,她的行踪已经被他了如指掌。

    “别的也没啥事儿了,没几天就回来了,再说了,不还有手机吗,小爷这么一个妻管严哪天不得跟你汇报行程?给你发视频。”

    用拇指抹掉苏楠眼角的泪,方锦程有点哭笑不得了:“我的错,我的错,不该让你哭,你打我两下消消气怎么样?”

    言罢还真就拿着苏楠的手往自己身上招呼,苏楠则一脸委屈的表情,小女儿家的姿态暴露无遗,这点反差萌让方锦程难免有些爱不释手。

    吸溜了一下鼻子,苏楠很不合适宜的说道:“我想上厕所……”

    “啊?”

    “上厕所!孕妇上厕所本来就比较频繁啊!听你啰嗦半天了!我当然想上厕所!”

    “哦哦哦!走走走,上厕所。”

    搀着媳妇儿奔洗手间去,苏楠还在那儿咬牙切齿:“你丫要不给我安全回来,我就踹你!”

    “踹!媳妇儿该踹!”

    进了卫生间,苏楠直接把人关门外头,看着镜子里自己红肿的眼眶,心里头一阵难以言说的酸涩。

    她摸着自己这张并不算漂亮的脸,尤其是怀孕后期还带着些许的水肿,她都忍不住想要怀疑她跟方锦程

    真的好上了吗,还是说,他们仍然只是在形婚?

    两个人结婚,虽说婚姻平等,但一直在付出的都是他。

    这次,还是他,而她作为方家的儿媳妇,没为方家没为他做过任何事,也没为他们提供任何实质性的帮助。

    明天……明天她一定要做点什么!

    镜子里的她,目光如炬,恍如回到才入职的时候,她头脑冷静却有一腔热血!

    *

    方锦程一早的飞机,起床的时候苏楠就已经醒了。

    作为一个睡不好觉的孕妇,她睡眠浅,睁开眼睛看到男人正摸黑穿衣服,抬手打开了床头上的夜灯。

    男人回头看她一眼,穿了一半的衬衫索性也不扣扣子,俯身过去在苏楠额上落下一吻:“宝贝,再睡会。”

    “嗯……”被我里的人闷声应了一声,双眸却分外明亮。

    本来已经直起身的人看了也忍俊不禁,再一次在她额上落下一吻:“乖。”

    “嗯。”

    他仔细的扣好每一粒纽扣,甚至连袖口都抻平扣好。

    苏楠道:“外头冷,你多穿点。”

    “没事儿,目的地暖和。”

    “那带件大衣,上车下车的空当穿。”

    “好,我带,你睡吧。”

    “嗯。”

    穿好衣服,临走前又亲她一口,转而提着行李箱出门了。

    苏楠望着那扇被关上的门,良久转了个身,缓解了一下腰部的压力。

    半晌之后又看看时间,还早,现在这个城市还没醒来,街上应该除了跑夜车的的哥也没别人了吧。

    可是她就是再也睡不着了,眼皮再怎么干涩,脑袋却异常清醒,无数的猜测和臆想都是呼啸而过。

    又在床上浑浑噩噩的躺了很长时间,手机铃声响起,她摸了过来接通,是徐子瑞打来的。

    “早上好,师兄。”

    徐子瑞道:“我路过你那边,去接你?”

    “不用了,司机会送我。”

    “司机?不用这么麻烦吧,配专人司机对你现在的工作影响不太好……”

    她也懒得跟徐子瑞解释这么多,直接糊弄他道:“锦程就是我的司机。”

    徐子瑞略微沉默之后应了一声:“好,等你来了直接来我办公室就行。”

    “好的。”

    挂掉手机,看看时间,他的航班应该已经起飞了。

    她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优柔寡断?有些事情总是拿不起放不下,可就算放下了,也容易砸着自己的脚。

    起床,洗脸,吃饭,去市局上班,抽空去了徐子瑞的办公室一趟。

    今天她安排的时间有点紧,除了要见徐子瑞之外,午饭时间她还要赶着去见王向阳一面,那是他们昨天在微信里约好的。

    司机将她直接送到了a市电视台,按照徐子瑞微信里发的内容,她做好来宾登记之后直接乘电梯上了五楼。

    a市电视台从外观上来看并不高,和其他城市地标性的电视台相比矮了不是一点半点。

    但因为矮所以占地面积非常大,整个电视台分为a、b、c、d、e五个大区,苏楠进的是a去,社会新闻部。

    莫晓晓进入a市电视台的时间不长,从一开始电视台刻意去捧她,将她包装成综艺类节目的主持人不同,她现在已经被定为新闻部天气预报的解说员。

    天气预报关系民生,所以收视率也一直居高不下,但天气预报的解说员却是一个不尴不尬的位置。

    要说出名吧,走在路上也没几个人认识,要说不出名吧,每天还有那么多人守在电视机前看。

    这个职位对莫晓晓来说不大不小,不用辛苦背诵大量的台本,也不用刻意活跃气氛和嘉宾套近乎。

    对于她本人来说,这个工作接近新闻,将来做的好了还能做新闻播音员,这对她来说是不小的诱惑力。

    苏楠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莫晓晓了,摄像机前的她穿着一身简单得体的红色改良旗袍,白色毛绒镶边看上去清新脱俗又带着年底的喜庆气氛。

    她自信美丽,举手投足间有已经成长起来的魅力,再也不是曾经那个稚嫩的小姑娘了。

    苏楠正看的津津有味,背后的人轻轻拍了她一下,笑眯眯的说道:“苏警官是吧?”

    “我是。”她对工作人员礼貌道:“有事吗?”

    “王先生在晓晓的化妆室等你呢,让我来跟你说一声。”

    “哦哦,好,好,我差点给忘了。”急忙应了一声,苏楠出了录音棚直接奔着莫晓晓的化妆室去了。

    她的化妆室很好找,一条走廊下来,门上都贴着各种门牌。

    推门进了化妆师,王向阳听到动静也抬眼看向她。

    “苏警官,来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