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五章 大姐变心了
    挂断电话没多一会手机又开始震动,掏出来一看,顿时就眉眼柔和了许多。

    小林一见苏楠的表情就知道她心情不错,用八卦的口型问道:“方——少——爷?”

    笑着点点头,她接通电话,用漫不经心的语气问道:“哈喽,方少吗?”

    “是你老公我。”对面的方锦程很是自鸣得意道:“小爷这会儿已经到h市了,怎么样,一下飞机就给你打电话,惦记着你们娘俩儿,尽职尽责吧!”

    “到就到吧,我也没非得让你打电话汇报工作。”

    “闹半天你都不夸我一句?”

    苏楠哭笑不得:“好好,咱家锦程最好了!”

    “额……这一副夸儿子的口气是闹哪样?你在吃饭?怎么吃的这么晚?”

    苏楠这才下意识的停止了咀嚼的动作,把没吃完的半拉馒头放下:“没,早吃了,刚才小林给我一袋零食,我当消遣了。”

    “是不是又是垃圾食?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注意饮食,转头就忘!”

    “没有!不是垃圾食,是……是……”

    小林见她支支吾吾,赶紧用手比划,后者会意连忙接茬:“芒果干!芒果干!这算不上垃圾食吧!”

    对面的人低笑一声:“好了,我要上车了,零食少吃点,注意饮食。”

    “上车?”苏楠纳闷:“你不是在h市转机吗?不在机场等着是要去哪?”

    “向中约我喝茶,你知道的,h市的茶点最有名,我给你踩踩点儿,改天带你过来吃喝买一条龙怎么样?”

    苏楠听闻很是受用,重重点点头,表示心情不错:“那行吧,你去吧,不过注意点,别误机。”

    要是误机就能不去了,她巴不得他能误机。

    挂断电话,刚才饿了半天的她竟然觉得吃饱了,再多吃一口都觉得塞不下去了。

    可能这就是孕妇的特殊体质吧……情绪变的块也就罢了,连胃都这么不按常理出牌。

    “方少去哪了?这都要当爸爸的人了,不守在老婆身边怎么还在外面飞来飞去的,也太放荡不羁爱自由了吧……”小林本来是一个温婉的,充满香气的妹子,跟在苏楠身边长了,这也不知不觉中修炼了嘴炮技能。

    苏楠笑道:“很快就回来,他出去办点事儿。”

    办事儿……h市,连王向中都过去了,显然不仅仅是喝茶这么简单……

    的确如她所说的,不是喝茶这么简单。

    机场大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保姆车,司机一眼就在人群中看到了方锦程峻拔的身影。

    他个子本来就高,脸上戴了副墨镜,可能h市温度高的缘故,外套正搭在胳膊上。

    迈着大长腿大步走来,司机立马殷勤的打开车门:“方少。”

    “嗯。”应了一声上车,车上已经有另外一个人在了。

    这个人正抱着手机全神贯注,嘴里叨叨个不停:“靠!送人头啊!你丫猪队友啊!给我过来,过来!来中路!干嘛呢!叫你来中路你丫还给我送人头去!靠靠靠!去死!去死!去死!”

    方锦程忍不住汗颜,他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大王八除了在大发雷霆的时候说话不结巴,好像玩游戏的时候而也不结巴,这么看来,他的结巴毛病也不是不可治愈的嘛。

    “我靠!没法玩了!这叫什么事儿啊!猪队友啊!小学生啊!这不坑爹吗!”

    暴跳如雷的人要摔手机,方锦程非常配合的打开车窗,抓着手机差点就扔出去的人一秒冷静下来,干咳一声正襟危坐。

    车厢内安静的有点尴尬……

    “你,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得,又结巴上了。

    方锦程微微蹙眉,捏着他的下巴,迫使他扬起头来,左看看右看看,怎么看都看不出什么毛病出来。

    “你真不考虑治治你的结巴?刚才那劲头哪儿去了?”

    大王八闹了个大红脸,虽然结巴是事实,但没人愿意摆在台面儿上说。

    别人要说他结巴,他索性破罐子破摔:老子就结巴怎么了?结巴吃你家米?吃你家面了?你想结巴还结巴不出来呢!

    这么一个以结巴为荣的人,竟然还暴露出自己不会结巴的一面,怎么想都怎么没面子!

    “行!行!行了!说,正事儿!”

    这下轮到他正襟危坐了,从旁边的小柜子里抽出一份文件夹递给他:“看看!”

    方锦程有点可惜了,总觉得自己差点要治好他的结巴了。

    虽然有点遗憾,但事分轻重缓急嘛,先看看手上的资料再说。

    这是一个人的个人档案,此人名叫叶英,是一位在无数光环加持下的年轻教授。

    年纪不大,又是这个奖那个奖的,所研究的领域也比较广阔,不过近几年一直立足于医药科学以及和其相关领域的知识。

    “认,认识吧?”大王八翘着二郎腿看他。

    方锦程勾起一侧的唇角,浅笑出声:“何止是认识啊,这不老熟人吗……”

    又一个和他老姐有着莫大牵扯的人,学生时代和方静秋简直是校园情侣的典型模板。

    俩人都是学霸,长得也都男才女貌。

    那时候的方静秋在众人眼里还不是现在嘉航集团的董事,也不是方家首长的女儿,在所有人眼里就是一典型的大家闺秀,处处透露出香气。

    而叶英呢,儒雅,俊秀,从他的言行举止中也可以看得出来,他的父母必然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

    但就是这么一对璧人,在没有任何外力阻挠的情况下,就方锦程所知,双方父母也未曾反对之下,他们竟然没有走到最后。

    答案只有一个:大姐变心了。

    已经准备谈婚论嫁的大姐决定嫁给一个毫无感情基础,也没有任何经济基础的a漂族。

    姐夫贾浩就这么突兀的出现了,上演了显示板的癞蛤蟆吃上了天鹅肉。

    个头不高,长相一般,因为所受文化程度也不高,在面对整个方家以及方静秋的时候通常说不出话,这也直接导致了他给人总留下一种怯懦窝囊的形象。

    方良业一开始并没有像现在这样讨厌姐夫,真正不喜欢他还是在见过他的父母之后。

    纵然贫穷和卑微,但也不是堕落自己的理由。那二老的自私和刻薄似乎是与生俱来的,也不知哪里来的,这些无理取闹的优越感,总拿别人的礼貌和迁就当拜高踩低的资本。

    似乎儿子就算欠了一屁股债,就算只是成立了一个小小的公司,也足以将他们捧成人上人一般。

    纵然婚事遭到反对,但也架不住方静秋的执拗,一直以来她都是一个理智冷静的有点过分的女孩子,从小到大顺利的几乎没让家里操过心。

    面对婚姻大事,方家做的最大的让步就是不能和老人生活在一起。

    已经对大姐近乎痴迷的贾浩自然是什么都听方家的,只要能娶到大姐,那已经不是少奋斗二十年这么简单了。

    身为男人的虚荣心,让他光是想想都能自嗨半天。

    在这场婚姻中,有哭有笑,有人欢喜有人悲伤。

    但就是没人去问过叶英的感受,这个被自己女神抛弃的男人,他心里到底是什么滋味?

    方锦程截取了资料上一个小小的时间段着重看了看,是老姐结婚的那年,这个男人已经选择去国外进修去了。

    似乎只要远离这里便能高高挂起,便能将这个女人忘记。

    但没多长时间,当嘉航集团飞速前进的时候,方静秋成立了嘉航医药公司,开始生产药和医药器材,流入了广阔的市场。

    叶英资料写的是方静秋亲自联系他,请他回来做医药研究的。

    但不论是他自愿的,还是方静秋请的,他终究还是回来了。

    他放不下这个曾经占满他整个心房的女人,哪怕只是远远的看着她,便已足够。

    后来,他就一直在嘉航集团做医药研究,但是在进口药闹出丑闻之前,他已经被调往越南,接受秘密任务。

    秘密任务是对外的说法,对内的原因王家的人也已经调查清楚了。

    竟是要让他主持大局,研发几种新药。

    “人在哪呢?我这一会儿还得赶飞机,非得现在见,回来再见也行啊!”

    王向中不乐意了“回,回来?回来你,你哪有时间啊!赶着见,见你媳妇儿吧!”

    “你好好说话能不结巴的,干嘛……”

    “靠!方锦程!你!你丫找骂是不是!甭,甭在这儿转移话题!”

    方锦程有点哭笑不得,怎么觉得大王八的小心肝最近越来越脆弱了呢。

    “我这不问你了吗?人在哪?怎么抓着的?没伤着人家吧?人家可是细皮嫩肉的科学家,跟我们比不了。”

    王向中没好气道:“抓!就是在机场逮住的!你说,这,这也怪了!他竟然一点也不,不反抗!任君采撷!呸!任,任君处置!”

    方锦程撸了把头发,明亮的眸子映着两侧飞快逝去的高楼大厦:“要么是你们手段还没用到家,要么就是他故意要被你们逮着的,起码能保证他自己的安全。”

    “你,你是说,这,这家伙把我们这,当,当成收容所了?!”

    “差不多就这意思,不过你偶尔也可以试试严刑逼供。”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