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八章 游戏
    方锦程被他推着慢吞吞的往前走,眼瞅着就要到射程范围内了,劫匪已经抬起手枪,微微眯上了眼睛。

    谁知再往前一步却被堵在他面前岿然不动的一个人怼的一个踉跄,整个人因为惯性的原因身体前倾。

    几乎是在瞬间,那突然站定当场的人一把抓住了脖子上的人,旋即来了过肩摔。

    对方反应迅疾,摔在地上的同时已经一枪打了出去,早有准备的人侧身躲过随即一脚踢飞了那枪。

    ‘司机’双腿一旋就要弹跳起来,始终被攥在对方手里的左手被猛的扭动,硬生生的卸下了左边的膀子。

    没叫一声的人已经弹跳而起,为了挣脱,右腿飞快踹向方锦程的胸口。

    这一脚下去,力道怎么也得踹断两根肋骨。

    然而还是被他飞快躲开,一个翻身,抓着他那被卸下来的臂膀猛的一抻,一转,这次终于听到嗷的一声惨叫。

    “是挺蠢的!”这下轮到他方锦程踹人了,直接将人踹倒在地,反钳两条胳膊,一膝盖击在那人的背后脊骨上,但听他发出闷哼一声,已经不能动弹了。

    这一气儿行云流水下来,那三个保镖才反应过来,连忙跑上前去接手,又是捆又是绑的全然不给他任何做小动作的机会。

    绑到那胳膊的时候,‘司机’还在那嗷嗷大叫:“轻点!轻点!方锦程!老子胳膊要废了跟丫没完!”

    “滚!小爷是正当防卫,甭想着碰瓷儿讹钱!我媳妇儿可抠了!”

    打完一架,虽然时间短,但胜在一个快准狠,此时的他已经气喘吁吁了。

    楼上正在拉拉扯扯的人见他一口解决了劫匪,便赶紧下楼来,大王八上来就给方锦程背上拍了一巴掌:“行!行啊!社会我方哥!那点格斗技巧没,没荒废!”

    方锦程正大口喘气被,被拍的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他哪是荒废不荒废的,刚才那不少招式都是他媳妇惯常对付他的。

    被摔的次数多了,怎么着也得学个一招半式了吧,不得不说,媳妇儿到底是人民警察,正义的化身啊,对待不法之徒的方式真是直击要害!

    “这人脸上有易容明胶,估计只是个精通易容和暗杀的人,不然也没这么好对付了。”方锦程看看那仍然在骂骂咧咧的司机道:“等除了易容你们查查他的底细吧,但我估计他不会交代背后的雇主是什么人。”

    王向中光顾着乐了,这才想起来要介绍:“方少,这,这就是叶英。”

    叶英用不着他介绍,方锦程本来就是认识的,老姐的前男友嘛,多少见过几次。

    “叶,叶教授,这是方少,方锦程,我发小!”

    叶英也不知是被吓的还是演戏太消耗体力,已经一脑门的汗了,看到方锦程赢了的时候脸上也是笑容满面。

    “方少,好久不见。”

    “嗯……”

    叶英又道:“刚才你是怎么做到的?你们事先商量好的要让我跳楼吸引他过来?”

    “可!可不是!”大王八乐了:“当初,我们玩过这,这游戏!”

    叶英一惊:“以前也遇到过这么危险的事情?”

    方锦程道:“甭听他瞎说,不过他说的游戏不是瞎说,我们当初确实是当游戏玩的,那时候好这口,一门心思想进他们王家,你应该知道的吧。”

    叶英这才笑了,一脸我什么都知道,只是不想拆穿你中二期的表情。

    方锦程摸摸鼻头道:“当时玩游戏是我扮演劫匪来着,被哮天犬摆了这么一道,印象深刻!刚才我不过就随口说了句人质,也没指望大王八能明白,不曾想他还反应过来了。”

    王向中怒了“你丫!就是瞧不起我!”

    “我哪敢啊!”赶紧哥俩好一般揽住他的肩头,一脸笑眯眯的模样。

    “一,一边去!”大王八急道:“你丫来干什么来了?再,再不说正事,误了,误了飞机!”

    一拍脑门,方锦程这才反应过来,对叶英道:“叶教授,咱屋里说。”

    “好。”

    三人回屋,与其说是屋,更像是一个现代化的工作室,入眼客厅内摆设着颇具设计风格的几何形沙发和茶几。

    墙面上的多宝格里则是码放的整整齐齐的工具书,现代铁艺做的楼梯,通往不同的楼层和房间,错落有致。

    方锦程进去抬头看了一圈,有点眼花,不过这个地方看上去冷冰冰的。

    “我知道你是为什么来的……”在沙发上坐下,叶英开口道:“我现在只希望赶紧向上级自首,配合调查,早日给静秋洗脱罪名。”

    方锦程翘着二郎腿,微微眯着眼睛看他:“你觉得我姐的指控都是莫须有?”

    叶英重重点了点头:“静秋不是那样的人。”

    方锦程也希望他姐不是那样的人,长姐如母,他虽然玩世不恭,但之所以没有走偏,多少也受到了姐姐的影响。

    最不希望姐姐有事的人是他,但理智仍然占据上风的他明白,时至今日也许真相会比较残酷。

    “多项指控都有证据支持,不是凭借你的一面之词就能判断的。”他语气平静:“与其说这些,不如跟我说说你在越南的制药厂里做了些什么吧。”

    叶英微微一怔,叹了口气低下了头:“我觉得我做的都是些再正常不过的事情,静秋让我做自己感兴趣的科研项目,还为我提供了条件而已。”

    “具体哪些项目?这些项目是否在国家的允许范围呢?我是指我们国家。”

    叶英摇头,只是言简意赅的说了几个字:“允许,恕我不能泄露机密。”

    都这个时候了还机密机密,气的他只恨不得掀桌子了,忍不住起身踱步,硬生生克制住情绪道:“就您这样还想去自首?您去自首说什么啊?这也机密那也机密的!你什么都不说,我怎么帮我姐!”

    他还是不肯说话,只是微微抿紧了嘴巴。

    方锦程又道:“苏林森苏教授你认识吗?”

    叶英惊骇的睁大了眼睛看向他,一个知识分子,不太善于掩饰自己的情绪:“你,你认识他们?”

    就这句话,让方锦程认定他在越南的时候肯定已经跟苏教授打过照面了,也许还在做同一个研究项目。

    “你们怎么认识的?”

    “一起做研究……”

    果然……

    “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到越南多久了?”

    叶英再次沉默了,他显然是知道的,此时此刻,眼底的神色才微微有些动摇。

    方锦程心情不太美丽,这个男人老是黏黏糊糊的,跟娘们似的。

    “方少,王少,你们放我走吧,我真的不想在这里呆了,我放心不下静秋……”

    他面带悲恸,令人看了十分的动容,不知道的还以为已经老夫老妻多年了。

    但事实上,尽管方静秋结婚多年,还有个孩子,他叶英这么多年来也没有找过女朋友,也没结婚。

    “你走了什么用也没有,不如就留在这里,王家会保护你的安全,也会用你提供的信息救我姐。”

    他说完便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转身向外走去:“走了,要误机了。”

    王向中跟着他要走,叶英忽的在他们身后叫道:“锦程!”

    脚步顿住,他头也没回。

    叶英道:“嘉航医药集团进口的药品是由潘英代理销售的,在国内,他是总代理。”

    “什么?”方锦程略微一惊,如果潘英是总代理,没理由出了这么大的事,潘氏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唯一发生了点事儿,还是她潘英手下的女人露娜杀了公务员被他媳妇儿绳之以法。

    既然药品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潘英没有受到波及,原因只有两个,一个是他及时抽身,并且将代理权转让给了别人。

    一个是,他就是那个率先拿出证据证明这个药品有问题的人……

    不管是哪个原因,他陷害方静秋的事情算是坐实了,此人可恶的有点让人想笑……

    “静秋带我见过他,一个扎着小辫的男人,个头不高。”叶英道:“你打听打听,说不定他知道什么。”

    “好。”随口应付了他一句,方锦程大步走了出去。

    还打听打听?等打听到了什么黄花菜都凉了。

    潘英此人真是无处不在啊,这次老姐最后的结局可能就和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这也更加加大了他要铲除潘英的决心,不过铲除归铲除,现在他首要任务还是去越南。

    “我来开车,对了,你三哥让你给我准备的装备呢?”

    王向中一脸星星眼的看他:“方,方少,方哥!带我去吧?我给你扛装备!”

    打开车门上车,方锦程没好气道:“刚才还抓了个人呢,你不会忘了吧?上次袭击你哥的人,我怀疑跟这个人多少有点关系,不管雇主是不是一个,但估计都出自一个组织,你得好好查查。”

    说到这,王向中还真就没有跟着去的理由了。

    只听方锦程又道:“我去也不是玩的,一个人要脱身也容易,带着你这不是累赘吗?”

    王向中道:“我,我不放心你!”

    “小爷也不傻,危险的地方我也不去,放心,会走阳关道的!”

    这看似是一句承诺,也似乎是在对自己的勉励,两个人就这么在机场分别,临走大王八还一副深情的样子拍拍他肩膀,并且表示会在h市等他一起回a市,那话怎么说的来着,凯旋归来!剩嫁不晚:猎爱小鲜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