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九章 祸福相依
    “怎么样?”

    “恭喜你们,苏楠已经顺利生产,是个男孩,把孩子的用品交给我吧,你们可以回病房等着了。”

    莫晓晓几乎是喜极而泣:“太好了,太好了!”

    芬姐也一个劲的双手合十:“阿弥陀佛,阿弥陀佛!真好,真好啊!生了!这一关算是过去了!”

    虽然护士让他们回房间等着,但实际上他们完全没有回去等的心思,就这么在产房门口干巴巴的望着,直到苏楠被推了出来才急匆匆的迎了上去。

    “楠姐!”莫晓晓攥住她的手一脸,一脸关切的看着面色惨白的她。

    刚生完孩子她浑身虚弱无力,睁了睁沉重的眼皮,看看芬姐又看看莫晓晓和李川,她开口第一句话就道:“锦程有消息了吗?”

    一句话让本来面带喜色的三人又同时换上一副忧心忡忡的表情,光是看这表情就知道没有她想要的答案。

    但苏楠还是不依不饶的想要得到确切的回答,她更怕听到更坏的答案。

    “锦程呢?”

    “向阳说还没联系上他,你不要担心,也不要多想,也许关机了,也许人在回来的飞机上。”

    有那么一瞬间苏楠的瞳孔微微有些放大,她怔怔然看着医院走廊的上空,看着那盏太过耀眼的吸顶灯,一时间鼻头酸涩的无以复加。

    直到被送回病房半天她也没有说一句话,甚至在护士把孩子送回来之后她也没想过要转转头去看孩子一眼。

    芬姐看着婴儿车里的孩子几欲落泪,看一眼苏楠终是不忍的转头去了洗手间。

    莫晓晓知道他们都是忧心忡忡,也跟着去洗手间安慰她:“芬姨,您不要太难过,方少肯定会安全回来的。”

    “我怎么也想不到会有今天……怎么也想不到……”芬姐努力克制着心情,一边抹眼泪一边压低声音道:“怎么会变成今天这样?少奶奶生孩子……身边没有一个人……”

    莫晓晓作为一个外人,听了这话也觉得心酸,“没事的,一切都会过去,会有柳暗花明的一天。”

    “会吗……”芬姐捂着嘴巴浑身颤抖:“少爷还不知道在哪……是不是安全,大小姐的案子……方先生和太太也都……”

    莫晓晓用力拥抱了一下这位老人,将心比心,她也觉得眼眶生疼。

    外面孩子哇哇哭了起来,芬姐赶紧擦把脸出去,抱起婴儿车里的孩子在手上哄着。

    宝宝生的白白净净,一张小脸虽然皱巴巴的但是看上去也很讨人喜欢。

    莫晓晓道:“感觉宝宝长得很漂亮呢,集合了方少和楠姐的所有优点。”

    苏楠这才往这边看了看,芬姐趁机将孩子抱到她身边:“少奶奶,你看看,这孩子躲可爱啊,这么一点点。”

    襁褓里的孩子已经被哄的块要睡着了,小眼睛还没完全睁开,小嘴巴一张一合很是可人。

    这么脆弱的一个小生命,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苏楠看着那孩子怔怔然出神,半晌之后才道:“芬姨……您不用一直在这里陪着我,医院里有护工,之前我和锦程就商量过,坐月子在月子中心就可以,不想麻烦您……”

    “少奶奶,你这说的什么话啊,就算你不叫我,我也要来的,交给护工别说太太不放心,我也不放心!我都带大静秋和锦程了,难道你还信不过我?”

    苏楠苍白的唇角泛起微笑:“真不是这个意思,正因为您带大了大姐和锦程,所以才不忍心您再这么劳累。”

    “你不让我管,我才劳累呢,心累!”也不知从哪里学了个洋气的词语,芬姐说完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苏楠无法,可能老人疼爱子女的心都是一样的,锦程和静秋就是他的孩子,这个宝宝也就相当于是他的孙子一样。

    生完孩子体力透支太大,一边打着点滴一边睡了过去。

    等她再醒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芬姐正靠着婴儿车坐在窗边打盹,夕阳柔和的落在她的身上,让这位上了年纪的妇人看上去优雅而又宁静。

    那是属于母亲的光辉,一如她和锦程的妈妈一般。

    现在,她也是一个母亲了,也有了自己的孩子,哪怕不知前路到底会怎么样,她也没有理由一蹶不振。

    没错,以前的她顽强积极的面对着这个世界,将弟弟和妹妹保护在羽翼之下。

    现在又怎么了?已经习惯了方锦程的怀抱而畏惧风雨了吗?

    不,她没有!更何况,方锦程并没有把她保护的很好,依然要让她一个人面对这些!

    他这个骗子!他这个大骗子!

    攥紧手下的床单,剧烈的心理活动几乎快要让她流出泪来。

    护士进来给她更换点滴,看她眼眶泛红赶紧轻声劝道:“苏警官,您别哭,坐月子的女人不能哭,不然会落下病的。”

    她点点头,眨眨眼睛将泪逼了回去。

    护士更换完点滴又道:“会有专业的催奶人员过来教您哺乳,您现在觉得怎么样?”

    “好多了。”

    “那就好,您再休息一会。”

    坐在窗边的芬姐也幽幽转醒,看到苏楠醒了便暗自懊恼:“我怎么睡着了呢。”

    “没事,宝宝还好吗?”

    听到她有心思过问宝宝了,芬姐又麻利的将宝宝抱了过去。

    “睡着了,睡的可香了,对了,李川有事回去了。王向阳过来了一趟,看了看孩子就带晓晓走了,他们俩是恋人吗?”

    “嗯,晓晓是他的未婚妻。”

    “啊?”芬姐的表情看上去有些惊讶:“晓晓那姑娘不是千名门千金吧?”

    苏楠摇头:“她只是个普通的女孩,考到a市,毕业后就留在这里工作了。”

    芬姐的眉头愈发收紧:“王家那种人家最注重出身和门第,竟然同意向阳和她的婚事了?”

    苏楠想了想摇头说道:“之前我听晓晓说过,他们还没见过父母。”

    “难怪……如果遭到家族反对,他们俩之间未免就太可惜了,我见向阳倒是挺在意那姑娘的,这些年也没听说向阳有找女朋友的想法。”

    确实,他们俩也算经历了不少,从一开始的不合,到现在的相伴,本以为一定能修出一个好结果,但听芬姐这么一说就未免让旁观者为他们觉得揪心。

    好在锦程的家庭虽然门第也高,但他们一家人都和蔼可亲对她更是好到没话说,恍如是对她丢失的父爱与母爱的补偿一般。

    但幸福的生活总是来的快去的也快,骤然又变成孑身一人,好像做了一场冗长的梦。

    “希望他们能好好的,有个好结局吧,这个社会,因为父母反对而不能在一起的情侣最可悲了。相信王向阳也不是那样任由摆布的人,晓晓虽然看上去文静,但内里也是个有原则的人,性格也很倔强。”

    芬姐笑呵呵的点头,继而将孩子抱回了婴儿车里。

    孩子是顺产所以苏楠恢复的也快,在医院观察了两天母子俩就出院了。

    出院这天李川和秦明月来了,王向阳虽然没来但让晓晓带了一群黑衣保镖和两个保姆过来。

    一群人护送苏楠和宝宝回家,莫晓晓临走之前将保镖留下,让他们和家里的保姆里应外合,在暗中保护苏楠母子。

    直到出院一个多星期方锦程也还没有任何消息,当初所承诺的日期现在想想就好像变成了一个笑话。

    她现在还在坐月子,所有人都在她面前尽量保持着欢天喜地的一种心情,不想让她有什么压力。

    但就算如此她的忧心还是写在了脸上,性格本来就急躁的她现在恨不得马上飞到越南去亲自找人。

    苏苏和苏贺已经考完试了,干脆搬过来跟她一起住,家里倒是热闹了不少。

    苏贺这孩子平时少言寡语,但为了逗苏楠高兴也开始变的聒噪起来,一会问东问西,还跟她讲述自己在封闭式训练时的心得。

    讲了他第一次开飞机时的感受,讲了学校里漂亮的女导师,虽然讲了半天,苏楠也面带微笑的听着,但他还是觉得这个大姐根本心不在焉。

    “姐……姐夫一定不会有事的……”他握着苏楠的手,一双清澈的眸子里满是诚恳。

    苏楠这才稍微一动,勾唇而笑,缓缓点头道:“嗯,不会有事。”

    “姐夫现在一定比任何人都担心你,也一定在想办法回到你和宝宝身边。”

    “当然,”她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的情绪看上去非常平静:“没按时回来已经食言了,如果再不平安回来,那我以后再也不相信他了,也不要再跟他复婚了……”

    是的,他们还没复婚。

    早在方锦程被抓走调查之前他们之间已经离婚,等他被放出来之后,打算去复婚的事情也一拖再拖。

    与其说是拖不如说是事情太多已经忘了,直到现在生孩子填写孩子的资料了,才发现原来他们之间还没复婚,宛如是个大笑话一般。

    苏苏逗着婴儿车里的宝宝,听闻此言有些惊讶:“姐,你们怎么还没复婚呢?这多大的事啊。”

    苏楠不以为然:“这不正好吗,他要是不回来也省的我去法院起诉离婚了。”

    “老姐,你不是认真的吧?”剩嫁不晚:猎爱小鲜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