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五章 监听
    “爸,妈,你们真的相信大姐会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吗?”

    这个问题一问出来,方良业就蹙紧了眉头,让脸上的每道皱纹都显得愈加深刻。

    方太太又是难过又是失望道:“静秋这孩子从小到大都没让我们操心过,一直都是个很有主见的孩子!所以她长大后做什么事情我们基本都没过问过,也从没做过什么错事。”

    “怎么没做过错事?”方良业黑着脸打断她道:“嫁给贾浩就是她犯错的开始!当初好好的跟叶英在一起多好!哪有这么多事?叶英这小伙子我就很喜欢,品学兼优!将来好好发展前途无量,现在倒好!自己胡来不算,还把叶英的前途也给葬送了!”

    原来爸妈也是知道大姐的前男友的……

    苏楠也忍不住唏嘘,要是当初方静秋真的和前男友叶英结婚了,没有嫁给贾浩,那她现在说不定又是另外一种结局了。

    无论在做全职太太,还是跟丈夫一起从事科研工作,她现在都不会身陷囹圄,也不会遭受这么多指控。

    “一步错!步步皆错!”方良业怒道:“我十分有理由确定!那些对她的指控都是真的!”

    “那……”苏楠道:“有没有可能,大姐是被人利用?被要挟?或者她有别的目的?”

    “别的目的,挣钱吧!”方良业没好气的一声冷哼:“当初跟贾浩在一起不就是觉得这个人是挣钱的好手吗!静秋虽然聪明,但用错了地方!一门心思的想要挣钱!可挣钱归挣钱!你不能做对不起国家对不起老百姓的事啊!别以为我一个当兵的就不知道外面是个什么情况!我可门儿清!”

    “你少说两句吧……”听方良业指责女儿,方太太忍不住打断他:“你又不是静秋,怎么知道她为了钱不择手段呢。”

    “这还能有假?且不说她们公司外包出去的豆腐渣工程吧!就说那些药吧!垄断国内罕见病市场!从自己国外的药厂生产含有上瘾成分的禁药入国内销售!这不是把广大同胞往火坑里推吗?你知道什么是罕见病吗?就是本来得病的就是少数!所以没有药厂专门投入科研力量去研制药物!这完全是浪费时间浪费精力!她倒好!投入研究本来就是一件积德的事!但她为了钱添加了些什么成分!让那些走投无路本来就很绝望的人更加绝望!这是人做的事吗!”

    “你……这也不能都怪静秋!”方太太也不由提高了声音:“公司不是她一个人的!建厂这么大的事情也不是她说了算的!你当股东和董事都是摆设?你没经营过公司,根本不懂这里面的门道!”

    “我是没经营过公司!不懂门道!你懂?”

    “你这老头子……我也不懂,但我相信静秋肯定不是为了钱在做伤天害理的事!”

    眼瞅着二老都要吵起来了,苏楠赶紧打圆场:“爸,妈,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我们也无从判断,不能把话说死。我问你们就是想知道有没有什么线索能做进一步调查,不论大姐的目的是什么,我更趋向于找到真相,这是我的职业要求。”

    “对她,我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方良业在发了一通火之后便像一只泄了气的气球一样,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疲惫的状态,脸上刻着岁月留下的忧伤。

    都说女儿是爸爸的小棉袄,哪怕这个铮铮铁骨的汉子并不擅长在子女面前表现出温柔慈祥的一面,但女儿在他心目中的分量也是远超儿子的。

    这本是一个捧在手心里的宝贝,不要求她风里来雨里去的为事业拼搏,也不要求她飞黄腾达让全家过上好日子。

    只要平平静静的过一辈子,健康平安就好,但是这个女儿偏偏又是那么争气要强的人。

    一眨眼便硬了翅膀,飞的远远的,甚至飞向了他看不见的远方。

    “爸……”苏楠抬手握着方良业的,只觉得那只枯瘦的手分外冰凉;“您别想太多,事情已经发生了,无论结果是什么,我们都要做好心理准备,坦然接受。”

    方良业亦拍拍她的,忽的想到什么问道:“孩子……起名字了吧?”

    “外公给起的,叫慎行,方慎行。”

    “好……”方良业点头,眼底些许欣慰:“你外公病入膏肓,还能撑到曾孙出生,这辈子也算是值了。”

    “楠楠……”方太太忽然想到什么,冷不丁开口问道:“楠楠,你有没有跟你外公探讨过静秋的事情?”

    苏楠微微蹙眉:“外公身体都已经那样了,我每次过去也不好意思提让他担心的事情……”

    “不,不!”方太太急道:“你应该跟你外公说说!这段时间我和你爸商量过,静秋的很多事情都是她做不来的!你爸当然不会插手,在这个家里,能插手的也就只有你外公和几个舅舅了!你大舅没了大儿子已经对所有事情都看淡了,你二舅常年在国外,国内的事基本也插不上手!只有李川!李川就喜欢陪着他们胡闹,你从李川下手,再问问你外公!”

    苏楠有些茫然,确实,李川之前确实插手过方静秋药厂的事情。

    说起来,药厂的许多国外专家和技术都是他在全球各地奔波来的,差一点还要把秦明月送进科研团队。

    但是外公……

    她又看向方良业,对方一言不发,似乎也默认了方太太的说法。

    心底一个大大的no字让苏楠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事情查到了这一步,知道方静秋并不是一个人是孤军奋战,也知道她背后有个强大的靠山。

    虽然之前从外公家里出来,包里被塞了炸弹她怀疑过,也一度觉得大姐跟外公之间似乎有秘密。

    但她怎么也不会怀疑外公会是大姐背后的靠山,也不会以为这个病入膏肓的老人有能力操控一切。

    可既然方太太都让她这么去问了,她就不得不怀疑,难道真的和英美大片里所设计的一般,最终的无敌**只是一个手无寸铁的普通人,甚至还是一个老人……

    从郊区小旅馆离开坐上车,曹闻戴上了墨镜,有些无奈道:“别看了,就算把这地方的坐标背下来,你也接近不了这周围500米的范围。”

    她当然知道,她也并非要记住这个地方,只是在观察周围的环境。

    面临拆迁,很多老旧房屋已经没人住了,在风吹雨打之下显得愈发破败苍凉。

    街上偶尔路过的人骑着电动车也都风风火火的,哪怕是生活在a市郊区,生活节奏也一样快速。

    光是看了这两眼,她就发现了五个不亚于旅馆老板娘的人,这些人也许身怀绝技,也许身带武器。

    不同的是各有职业,各自生活互不打扰,相同的则是他们训练有素的气质。

    车子发动,苏楠长久的沉默不语。

    曹闻又干咳一声打破沉默:“你跟方良业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她不快的蹙眉看向曹闻:“难道你还怕他会有什么没交代彻底的事情私下跟我说吗?”

    曹闻摆摆手:“这话说的,好像是我要偷听一样,会客室这地方有监听的,跟你们看守所嫌疑犯见家属一样。当然,我也不是说他们俩是嫌疑犯,出于很多细节考虑,监听,必须的。”

    “不好意思,让你们失望了,他们并没有告诉我什么有用的信息,”

    “怎么没有?不是说了方锦程的外公了吗?”曹闻一副小人得志的表情,不忘嘚瑟的冲她挑眉。

    那一瞬间苏楠的手指微微一颤,随即便镇定下来:“我不相信这么长时间,你们没怀疑过外公他老人家。”

    “怀疑了。”

    “查到了什么?你们要是查到了什么,我就不用去跑这么一趟了。”

    曹闻呵呵干笑:“我们要是真能查到什么,也不用你这个孙媳妇出马了,实话告诉你吧,别说这老爷子就差一口气了,且说他退休后被保护的身份吧,我们也插不进手。”

    苏楠就是知道他们没这个能耐:“所以,要不要做个交易?我去试探老爷子的口风,你们答应我一件事?”

    曹闻斜睨她:“呦呵,到底是沈岸之的徒弟啊,奸猾奸猾的啊!”

    “您这话我就不爱听了。”

    “你先说说,你有什么要求。”

    “让徐子瑞重回市局刑侦大队,那里有很多案件离不开他,他这么一走,明明能断的案子都变成了无头案。”

    “这跟我没关系!”曹闻没好气道“那又不是我们单位,我管那么多干嘛。”

    “你也不想方家这件事就算解决了,也留下什么隐患吧?”

    苏楠说这话的时候,眼底的神情分外肃穆。

    曹闻撇嘴:“那潘二的事儿我大多听说了点,这次上头拿他开刀,他未必躲得过去,你们用不着对他穷追不舍。”

    “那可不一定,我都已经忘了他之前躲过多少次了。”

    曹闻呵呵冷笑:“行吧,那就成交!”

    苏楠也随之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虽然嘴角微微弯起,但眼底却是一点笑意都没有。

    不知为何,曹闻忽然觉得方锦程这个老婆有点不简单,以前真是小瞧她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