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七章 离远点
    “咱们几个当中,属老子最穷!你有事没事接济接济我啊!”

    “锦程不穷吗?”林孝先这才有功夫搭理俩兄弟:“咱们方少每次请客都是赊的!”

    “他起码还有他姐接济不是!他姐的公司就算是现在出事了,也不影响他的收入,人家还一律师事务所,还半个学校呢!我呢?要啥啥没有!”

    吴军重重叹了口气,死气沉沉的。

    王向中道:“你,你毕业后什么打算啊?”

    吴军是他们几个当中唯一读研的,明明大家都在一块儿混,这小子的脑袋瓜却比常人好使,没怎么用功就能考上重点大学,还能考上研究生。

    有说他遗传好的,遗传了父母良好的基因。

    有说他背地里看不见偷偷努力的!

    但更多的则是说他完全依仗家庭势力,他爸是a市的一把手,可不就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吗。

    吴军没敢说,正因为他爸是一把手,所以才比任何人都谨慎胆小,也比任何人都注重风评,更不会让自己的儿子做出;我爸是李刚这种事!

    遗传有一部分,但更多的,他想说是靠自己的努力!

    “毕业后考公务员呗。”一想到自己未来的悲惨人生,他就忍不住想要泪流满面。

    “公务员又不难考,咱方少那脑子都能考得上,对你来说还不小菜一碟?”林孝先和他碰杯:“这是你的命,没的选。”

    他们这些家庭父母都是世交,而他们一群玩在一起的小伙伴则是典型的公子哥儿。

    不必炫富,也不必刻意彰显身份,光是举手投足都会让别人退避三舍肃然起敬。

    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贵气和从小耳濡目染的教养,虽然每个人的家庭所处的社会地位不一样,所面向的职业更是五花八门,但无一例外的是,他们是一个整体,从老一辈就是世交。

    王家在a市的根基算的上是最深的了,俗称老王家。

    当年乱世,后来衍生的新贵也都依附王家,但自从改革开放之后,王家开始转型不得不和官场打交道。

    吴家祖辈就是搞政治的,曾经没少依仗王家帮忙,背地里也给王家行过方便。

    从老一辈传下来,似乎都已经成了不成为的规矩,老辈是世交,小辈也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

    等小辈们接手各自家庭的产业,整个a市又是另一片新的格局。

    相互扶持,相互依傍,不仅要生存下去,还要生存的漂亮。

    “我儿子以后想干什么,我绝对不拦着他!”吴军感慨道:“也不跟方家老爷子似的,拦着锦程,不让锦程混**。”

    “你!你家才!才**!”王向中不乐意了:“我们现在,是,是正经!生意人!”

    吴军懒得跟他啰嗦:“我就举那么一例子!你要是**,我跟你混不是给我家老子脸上抹黑吗!”

    大王八呸了他一口:“赶紧,滚!滚滚滚!”

    吴军忍俊不禁:“我偏不滚。”

    林孝先道:“那你说说,抛开你老子不说,你最想干什么职业?”

    吴军想了想有点犯愁:“其实我也说不准,打小我就知道我以后得穿着西装去开会然后上电视的,所以也没太仔细想过自己爱好什么。换个说法,就是,让我去干什么,我也觉得我干不好。”

    “那我劝你还是甭去考什么公务员了,就你这种只知道开个会上电视的人民公仆,人民还真不怎么需要!”

    吴军干笑:“林总,不带这么奚落兄弟的吧?”

    林孝先笑道:“逗你呢,真要到了那天,你也就身不由己了。”

    “为人民服务没毛病,只不过有些时候也不能随心所欲,就比如潘二吧,在咱a市嚣张多长时间了?几次三番没把他弄下去,要说他上头没人,我还真不信。”

    大王八突然老了精神:“你,你爸怎么说?”

    “我家老爷子说,干!干他!”嘭的一声把酒杯重重放在桌上,吴军露出一脸的痞笑:“我家老爷子真的说干他!这次是真真的了!”

    林孝先又开始打量台上新上去的歌手了,是个小青年,长得白白净净很秀气:“有点眼熟……”

    大王八道:“这,这么说,外头,严打,是,是真的了?”

    “严打跟你们王家没多大关系,不用紧张。”

    “老子不紧张!”王向中没好气道:“咱,咱们现在,啥事儿没有!尽管打!”

    “可不没关系吗……”林孝先继续看着台上那唱歌的小青年:“唱的不错啊……”

    另外两个这才也跟着看了过去,只见全场的灯光已经全换成了深沉的海洋蓝,只有舞台中心一束白光洒落在歌手的身上。

    他唱的是一首轻缓的抒情歌,坐在高高的吧椅上,穿着白色的衬衫,活像一位学生时代的校草。

    “眼熟……”大王八也觉得有些眼熟了。

    说起校草……吴军没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是觉得这画面有点眼熟,跟咱方少当初泡妹子时的画面一模一样!”

    王向中不太想提方锦程的,毕竟人还没找着,心里就好像压了一块巨石,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林孝先看了另外两人一眼:“叫过来喝一杯?”

    王向中皱眉:“老,老子没那心情!”

    吴军摆手:“随你。”

    林孝先已经对服务生招手了:“一会把那歌手叫过来。”

    服务生自然是知道他的身份的,必然会想办法说服那人过来一趟。

    这边王向中有点不爽:“哮,哮天犬,你,你丫心真大!”

    林孝先却全然无所谓的耸肩:“你们那摊子事儿我插不上手,也帮不上忙。锦程不在,我还天天给他累死累活的挣钱,等他回来了,我肯定得坑他一笔大的!走着瞧。”

    前提是,他如果能回来的话。

    “我,走了,还有,有事儿要忙!”

    正在喝酒的吴军赶紧放下酒杯,抬手按住他:“我还有话没说,我爸让我跟你们支会一声,你们再回去跟家里头,里里外外的支会一声。这段时间,不要跟潘英走的太近乎,但凡是潘英手下的场子,或者跟潘家牵扯的生意,你们也都离远点,上头真要弄他。”

    王向中脾气暴躁:“靠,早!早该弄他了!老子手都痒痒了!”

    林孝先目光深沉的看着杯里摇曳的酒水,似笑非笑道:“是巧合吗?潘二跟方家大姐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之一,现在方家大姐倒下了,潘二也开始招黑了?”

    王向中道:“这,不是一天两天了,早,早在之前,我们就没放过他!还有!警花姐姐!也要对付他!他,本来就!就招黑!”

    林孝先道:“我怎么看这风向,更有点像故意的呢。”

    吴军道:“反正不管是什么原因,离他远点就对了,我爸让我传达的话我可传到了啊,别到时候再赖我什么。”

    话音刚落,就有服务生领着一个穿着白衬衫的青年过来了,他们这才下意识的往台上去看,台上不知何时已经换了个一个歌手。

    “林总,这是我们这里的驻唱歌手小苏。”服务生介绍。

    林孝先挥挥手让他走,继而看向那个叫小苏的青年。

    小苏虽然穿着一身白称身,阳光帅气的好像大学校园里头的校草,但脸上若有若无的笑意却全然和校草不沾边。

    带着浸淫社会多年的从容不迫,似乎还有一丝的迫不及待。

    “我可以坐下吗?”他指指旁边的空位。

    林孝先乐了,往旁边挪了挪屁股,直接招手让他做到自己身边来。

    “老,老子认识你!”王向中指着他道:“你,你是露娜的小情儿!”

    “叫什么?”林孝先说着已经一手揽上了他纤细的腰身,往自己的身边带了带:“自己跟我说。”

    “苏琛。”小青年丝毫没有被认出来的慌乱,在对上王向中的眼睛之后也没有逃避:“我以前确实在露娜姐手下干活,也做过露娜姐一段时间的情人。”

    “不,不止是情人!这么简单吧!”王向中的情绪已经从刚才的震惊转变为充满警惕:“你就,就是利用露娜!利用她给你杀人!说,你找我们干,干什么来了!”

    吴军嘴角一抽抽:“我发现大王八自打接手王家的事务以来,比谁都爱多管闲事了!你脑子没毛病吧?这是哮天犬叫来的人!不管人家以前当过牛郎还是情郎,现在是哮天犬在招惹人家,你甭在这儿乱扣帽子!”

    “我!我乱扣帽子!怎么这么多酒吧他不去!偏偏来我们常来的酒吧!怎么露娜的案子才了结!露娜也死了,他的仇也报了!他不离开a市躲得远远的!居然还要到a市来!他肯定有所企图!”

    大王八这一着急起来,说话也溜了。

    林孝先一只手在他紧实的腰身上来回摩挲,鼻尖全是这个青年身上的水果味,没有用劣质的香水,改用了水果味的香薰,确实更符合他大学校草的人设。

    “我哥们说你有所企图,你有企图吗?”

    苏琛抿嘴微微一笑,这一笑却让这个大男孩略显几分羞赧,继而看向王向中,点头说道:“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