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阴兵借道
    坐在冻库里面,周阳眉心竖痕缓缓睁开,一颗血红色的眼睛在周阳额间出现。

    眼打开,周阳的视线迅速扩大拉升,最后覆盖周围上千米的范围。

    这是目前眼的极限视力,在这千米方圆内,周阳拥有着可以任意拉升扩大的上帝视角。

    透过眼,周阳看到了一幕极为惊悚的画面。

    在淡淡的薄雾中,突然出现了无数道半透明的虚影,它们有的样貌狰狞,甚至有的缺胳膊少腿连半边脑袋都失去,但依稀能看出这些虚影都是人形,而除了这些人形虚影之外,还有一些动物形状的虚影,大多数也是半残甚至全残,真正身体完好的,少之又少。

    这些半透明虚影缓缓向前飘荡,似乎毫无目的地。

    偶尔也有一些身体完好的虚影在剧烈的挣扎,似乎想要逃离出这个队伍。

    但在这些虚影之上,却牢牢束缚着一条条冰冷的锁链,冰冷的锁链牢牢束缚住这些虚影,让他们不管怎么挣扎也挣脱不了。

    这时,一个异样的事物吸引了周阳的注意。

    那是一个散发着淡淡白光的珠子,这个珠子就静静漂浮在一个身体健全的人形虚影脑海中。

    白光之下,这个虚影却是比其他的虚影都更加的凝实,甚至让他稍微挣脱了锁链的束缚,但这时,一根棒子突然从旁边狠狠敲下,棒子给这个虚影带来剧烈的疼痛,让他浑身**,挣扎的幅度也变了许多。

    这珠子包括那一条条锁链还有那根棒子都是宝物!

    周阳瞬间得到这个结论,诸万界广阔无尽,就算是神魔也是一茬一茬的,所以各种奇珍异宝也是数之不尽。

    甚至在络未断绝之前,周阳就在络上看到了许多个意外获得宝物的消息。

    所以周阳也不奇怪自己能够遇到这么多宝物,而这也不是他第一次遇到的宝物了。

    只可惜,那个宝物却是被一只该死的龙虾给抢走了。

    而且周阳还被对方撞成了重伤,若非那家伙最后不知道因为什么突然离开了,周阳可能就真的被对方给干掉了。

    这让周阳恨得牙痒痒,就算那个宝物是最普通的法器对他来也有无比的好处。

    而随即,周阳方才注意到在一些虚影周边站着一个个身穿黑服的人影,这些黑服人影同样是半透明的,但却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刚才向着那虚影敲下的棒子,就被这些黑服虚影抓在手中。

    它们在某些虚影挣扎的厉害时,就会用手中的棒子狠狠的敲打下去。

    这些棒子显然是这些虚影的克星,每一次敲打下去都让这些虚影浑身**,再也不敢挣扎。

    周阳随后留意到,这些棒子虽然对普通虚影作用很大,但对那些脑海中拥有珠子的虚影来却没有那么大的威胁,这些虚影被打之后只是停止了一会时间,而后又会开始挣扎。

    而且周阳发现,这些拥有珠子的虚影并不是那么多,整个队伍里周阳也没有看到十个。

    显然,这个珠子是比锁链与棒子更加珍贵的宝物。

    周阳突然对这珠子产生了一丝渴望,若是自己能够获得一颗珠子的话,显然会给他带来无数的好处。

    但周阳炙热的呼吸很快就平缓,甚至还倒吸了一口冷气。

    因为紧接着,又一幕让周阳心惊的事情发生。

    这些黑服人影走过之前死去的虫子和变异猪前时,突然伸手一招,那锁链就分裂开来向着这些死去的变异兽涌去,瞬间拘出一个个或者残缺或者完整的半透明虚影。

    这些刚出现的虚影显然还不清楚情况,想要挣扎,但是黑服人影手中棒子狠狠敲打下去,很快就让它们变得老实起来。

    看到这一幕,就算周阳的身体已经完全冻僵,也依然感觉到一股沁骨的寒意直接渗入灵魂深处。

    阴兵借道!

    这绝对是传中的阴兵啊,这些半透明虚影显然就是他们勾出来的魂魄。

    周阳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遭遇到这种事情,这种只存在于传中的事情。

    随着黑服阴兵与他越来越近,周阳感觉自己的身体再次开始发冷,那种冻入意识的感觉再次出现。

    周阳凝神一看,方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冻库中出现了淡淡的白雾。

    虽然没有冻库之外浓密,但这些淡淡的白雾依然让他感觉到身体僵硬起来。

    “这回麻烦了……”

    周阳苦笑,这回他是真的心中惊慌了。

    既然这些是阴兵,那么这些笼罩整条街道的白雾显然就是阴气。

    周阳对这种气体虽不熟悉但也并不陌生,在一些比较阴森黑暗的地方,例如火葬场坟墓甚至医院里偶尔也会出现这种气体,但却非常的淡,太阳出来也就消散了。

    但毫无疑问,这种阴气绝对属于阴间,若是生人被这种气息侵袭,就算是身强体壮的人也会生一场病,体质弱的就更不要了。

    周阳就曾经见过一个被阴气侵蚀的人,本来活泼开朗的孩子送到他父亲手里时已经没了大半条命,事后听父亲,若非送的及时孩子的命早就没了。

    以前周阳对父亲的法是半信半疑的,毕竟末世前是无神论的世界,虽然他是彻底的科学论者,但也多少受到影响。

    直到现在,周阳方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整个人被泡在了阴气之中啊。

    寻常人仅仅沾染到一点就会元气大伤,就算是成年壮汉也会大病一场。

    到现在周阳还能够活着,那真的是十分的命大啊。

    周阳这会心中却是真的惊慌了,他可不想就这么挂了。

    他赶紧拿出更多的棉布堵住冻库的裂缝,点燃上酒精,以炙热的高温驱散这些阴气。

    而他本人却是迅速的躲进冻库的里面。

    虽然不知道效果如何,但这也是目前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周阳心中默默祈祷,在完全没有办法应对的情况下,这也许就是最好的办法了。

    幸运的是,这种方法虽然效果不大,但总归是让阴气涌入冻库的速度变慢。

    直到冻库之外的白雾开始变淡,冻库里的白雾也随之慢慢的散去。

    周阳凝神看去,就看到街道上的阴兵就好像刚刚出现的时候一般,逐渐消失在街道尽头。

    随着一个个阴兵消失,街道上的白雾也逐渐的淡去。

    这时,周阳却是注意到一个身材壮硕的人形虚影独自走在白雾的最后面。

    这个人形虚影也不挣扎,但只是静静的走着却自带着一股能够轻易被人发现的彪悍气息,虽然没有动静,但看着他走来却仿佛看到一个人形凶兽做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