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蛇涎草
    杨大志知道杨小龙跟赵国富不对付,再次闲聊两句之后便带着杨小龙回了自己家的地头。

    本来十分钟就能浇完的地,愣是又浇了二十多分钟。

    等浇完自家的地,杨小龙跟杨大志说了一句就跑到了柳秀兰家的地头。

    眼下玉米都已经长得有一人多高,正是抽穗授粉的时候,所以几乎每天都有人来浇地。

    柳秀兰虽然是一个女人,可为了维持生计,也得冒着毒辣的太阳来庄稼地里忙活。

    天气太热,加上玉米地里不通风,柳秀兰的额头已经渗出不少汗液。

    柳秀兰用芊芊葱指撩拨开粘在额前的头发,汗珠不仅没有破坏这份美感,反倒给人一种出水芙蓉的感觉,看的杨小龙不禁暗暗咽了一口涂抹。

    “秀兰嫂子,来,我给你挖渠。”杨小龙也不等柳秀兰答应,便直接从她手里接过了铁锹。

    “谢谢你了小龙。”柳秀兰感激道。

    柳秀兰就在旁边看着自己,杨小龙自然干的更加卖力,不大一会儿就把水渠挖好了。

    “小龙,来喝口水吧。”柳秀兰把自己的水瓶递给了杨小龙。

    杨小龙倒也不客气,拿起来咕咚咕咚喝了起来。

    等杨小龙喝完,柳秀兰才喝起来。

    柳秀兰这一仰头不要紧,扣子直接崩开了一颗,胸前露出了不小的缝隙。

    看着那衣服缝隙,杨小龙眼睛都直了。

    柳秀兰放下水瓶,这才发现扣子居然掉了一个,干净整理了一下衣服,装出一副淡然的模样。

    “小龙,你在这歇一会儿,我去引水。”柳秀兰一眼便发现了正在虎视眈眈偷瞄自己胸部的杨小龙,这要是别的汉子她早就生气了,但是被杨小龙这么看她心里却有些欢喜。

    自从自己男人死了之后,村里其他的汉子都是惦记着她的身体,只想跟她来鱼水之欢,但真心实意愿意帮她的却只有杨小龙,要不是柳秀兰还算矜持,磨不开那一层面皮,恐怕早就主动投怀送抱了。

    听到柳秀兰的声音,杨小龙也赶紧收回目光,然后主动说道:“嫂子你在这等一下,我去引水。”

    赵国富家还在浇着地,柳秀兰要是过去说不定还会被赵国富那个老狐狸占便宜,杨小龙自然当仁不让了。

    柳秀兰倒也没争,让杨小龙拿着铁锹引水去了。

    看到地头没人,杨小龙也直接把通往赵国富家的水渠给堵了,然后把水引向了柳秀兰家的地里。

    不大一会儿水就流淌进了柳秀兰家的玉米地里。

    为了消暑,柳秀兰把鞋脱了,坐在水渠边洗起脚来,杨小龙就站在一旁看着。

    爽快了一把之后,柳秀兰起了身,正准备穿鞋,谁知道脚底踩着湿泥猛然一滑。

    “呀!”

    柳秀兰惊叫一声,便向着水渠里倒下去。

    杨小龙眼疾手快,一步窜到柳秀兰旁边扶住了她的纤细腰肢。

    “嫂子,你没事吧?”杨小龙急忙问道。

    “没,没事。”柳秀兰回道,脸上却再次涌出浓浓的羞涩,“小龙,你……你能不能把手松开。”

    一听这话,杨小龙才发现自己的一只手捏在了柳秀兰的屁股上,另外一只手按在了柳秀兰的胸口前面。

    好软。

    杨小龙心底划过一丝旖旎,不仅没有松开,反而下意识的撵动了一下手指头。

    “嗯啊……”

    敏感部位被触碰,柳秀兰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呻吟。

    感受着那宽阔有力的臂膀,闻着那男人独有的味道,柳秀兰身子一颤,只觉得一阵电流从身体之中划过,她的骨头都酥了了。

    柳秀兰能够感觉的到,自己下面居然就这么轻易湿透,顷刻间羞得面红耳赤,将头低的更低了。

    看着这一幕,杨小龙还以为柳秀兰生气了,赶紧将手挪移开来。

    “那个……嫂子,我不是故意的。”杨小龙赶紧道起歉来。

    柳秀兰也被杨小龙一句话从失神状态唤醒,她努起全身的力气,站直了身子,一颗心扑通扑通乱跳,紧张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嫂子,我去看看玉米地浇得怎么样了。”为了避免尴尬,杨小龙赶紧钻进了玉米地里头。

    玉米地本就闷得慌,再加上杨小龙脑子里浮现着刚才的一幕,身体更是燥热难耐。

    “真软,真香啊。”钻进玉米地的杨小龙将手掌放到鼻子前闻了闻,依稀可以闻到一股淡淡的女人体香。

    刚才摸了柳秀兰的屁股不说还揉了人家的胸,杨小龙心里没有一点歉疚,反而美滋滋的,唯一有些遗憾的就是时间太短,要是能多把玩一会儿那可就爽了。

    杨小龙一边回味着刚才的手感,一边向着玉米地深处走。

    柳秀兰家的这一块地本就不大,所以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已经快浇完了。

    走到玉米地尽头转了一圈之后,杨小龙就往回走了。

    不过不等他走出去,耳边便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

    “是赵国富。”杨小龙一下就辨认出来声音的主人。

    “赵国富,你想干嘛!”杨小龙三步并作两步窜出了玉米地,瞪着赵国富质问道。

    杨小龙突然从玉米地里窜出来把赵国富也吓了一跳,不过人家毕竟是村长,很快便镇定下来。

    “杨小龙,你个混小子不回家在这干嘛!”

    “我在帮我嫂子浇地咋的啦。”杨小龙抬着头,满是挑衅之意道。

    “浇地?我看不是那么简单吧?”赵国富眯着两只眼睛意有所指道。

    “哼,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龌龊,赶紧一边呆着去,别耽误我们浇地。”杨小龙不耐烦的说道。

    “小混蛋,再敢骂老子,老子撕烂你的嘴!”看到杨小龙这么不尊重自己,赵国富也是大为光火。

    “村长,您别生气,这件事是我们做得不对,我替小龙向您道歉。”柳秀兰还是比较怕赵国富的,为了避免两人爆发冲突,赶紧说了软话。

    赵国富也不想跟杨小龙在争辩下去,索性借坡下驴,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小龙,人家村长浇着地,你咋把人家的水渠给堵了?”等到赵国富离开之后,柳秀兰不禁问道。

    刚才赵国富就是为这件事来的,看到是柳秀兰,这才没发作。

    “你不知道,刚才赵国富先把俺们家的渠给堵了,我这叫一报还一报,哪有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道理。”杨小龙说的倒是头头是道,别人怕了赵国富,他可不怕,大不了就是干。

    “小龙,人家毕竟是村长,能不得罪还是别得罪的好。”柳秀兰劝道。

    “知道了。”杨小龙漫不经心的回道,看样子就知道他根本没听进去。

    很快柳秀兰家的地就浇完了,柳秀兰本来邀请杨小龙去自家喝口茶的,不过被杨小龙推辞了。

    寡妇门前是非多,他自己倒是不在乎什么流言蜚语,但怎么着也得替柳秀兰考虑一下。

    回了家吃过午饭,稍微休息了一会儿之后,杨小龙跟父母说了一声,然后就背着竹筐进了山。

    杨小龙学习不好,但不是他不够聪明,最主要的是因为他的心根本不在学习上。不过即便如此,他除了数学、语文、生物、物理化学之外,其他几科成绩还是不错的,尤其是英语,别人都是英语不及格,偏偏他英语在班里还名列前茅。

    要不是他妈田巧萍一直坚持让他完成学业,杨小龙说不定早就辍学了。

    前不久刚刚高考结束,不过杨小龙知道就自己那掉渣的学习成绩,根本就没有考上大学的希望。

    好在他老子杨大志明白杨小龙的情况,早就给他想好了退路,在九岁的时候就让杨小龙拜了邻村赵家屯的老郎中老孙头学医,断断续续的学了也将近十年了。

    老孙头一生未婚,膝下无子,倒是把杨小龙当成亲生儿子对待,一生所学倾囊相授。不说悬壶济世、医治天下,但是凭杨小龙所学,开个药铺,当个郎中,衣食无忧的过一辈子肯定没有问题。

    而这次上山,杨小龙就是打算去采集一些老孙头所需的中草药。

    老孙头已经耄耋之年,精神虽说不错,但毕竟年事已高,上山采药这种危险的活儿早就交给了杨小龙,而杨小龙也从来没让老孙头失望过。

    这次上山他只准备采集一种叫做蛇涎草的草药。

    小王庄背靠着青龙山,毒蛇特别常见,而这蛇涎草据说便是吸收了蛇毒生长出来的,经过老孙头的配置成为解药之后,对治疗蛇毒有着奇效,在十里八乡都极富盛名。

    山路崎岖不平,不过对于从十岁就开始上山玩耍的杨小龙来说却如履平地,不过一个多小时,便已经深入其中十余里地。

    杨小龙经常来青龙山,对于这里的地形已经相当的熟悉,哪里生长着什么草药他都一清二楚。

    因为解蛇毒的药膏供不应求,这蛇涎草需求自然就极其旺盛,可蛇涎草稀少,一般只有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之中才有。

    还在找”桃运小农民”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