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 留个纪念
    “梦蝶,你在这等一会儿,我去退房。”

    杨小龙跟赵梦蝶说了一声,先下楼去了一楼前台。

    赵梦蝶将被子掀开,看着床单上刺目的血红,她的心中涌起一股别样的情感。

    从今天起,她将告别‘少女’这个名词,变成万千女人中的一员。

    由青涩走向成熟,完成人生中最重要的蜕变。

    沉默片刻之后,赵梦蝶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一把昨天晚上就准备好的小剪刀,将床单上那一片红色剪了下来。

    这是她人中重要转折的见证,她想把这个东西好好保存,权当一种纪念。

    赵梦蝶将剪下来的一小块布条折叠之后,装进了背包之中。

    与此同时,酒店一名服务员走了进来。

    “小姐您好,您是要退房吗?”服务员问道。

    “嗯。”赵梦蝶点了点头。

    “我现在清点一下我们客房的东西。”服务员说完,开始检查客房内各种电器是否完好,并对房间内准备的一些成人用品进行了统计。

    “小姐,这个床单怎么破了?”服务员正准备整理床铺,一眼便看到床单上的那个大洞。

    “不小心弄破了,这个床单多少钱,我们照价赔偿就是。”赵梦蝶佯装淡定的说道。

    “哦,也行。”

    看到赵梦蝶承认了损坏床单的事实,这服务员便没再说什么。

    一分钟之后,服务员拿出随身携带的对讲机,汇报了客房内各种物品的情况。

    杨小龙虽然有些诧异床单怎么会弄破,但还是按照酒店规定的价格做了赔偿,然后便等待起赵梦蝶。

    过了一会儿,赵梦蝶下来,两人一起离开了酒店。

    “梦蝶,我结账的时候酒店前台跟我说咱们把床单弄破了,怎么回事啊?”杨小龙有些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我把它剪了,留个纪念。”赵梦蝶脸微微一红道。

    虽然赵梦蝶说的不是很清楚,但杨小龙立即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心中倒是有些自责,自己太粗心了,倒是忘了这一回事。

    不过杨小龙没有再说什么,开车迅速回到了小王庄。

    到了小王庄之后,杨小龙把车停好,先赵梦蝶一步到了她家。

    此时,赵国富也刚刚起床,正在门**动身体。

    “国富叔,起来啦。”杨小龙赶紧跟赵国富打招呼。

    听到有人喊自己,赵国富扭头一看,是杨小龙。

    “小龙,你过来是有啥事儿吗?”赵国富不禁有些好奇。

    “那个啥,叔你过来一下,我跟你商量点事儿。”杨小龙向赵国富一招手,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

    赵国富好奇心也被杨小龙勾了起来,他没有多想,跟着杨小龙走到了另外一条僻静的小路上。

    看到赵国富被杨小龙骗走,赵梦蝶一路小跑跑回了家。

    “咦,梦蝶你啥时候起来的?”正在洗菜做饭的秦芳看到赵梦蝶从外面进屋,也不禁愣了一下。

    以前赵梦蝶都是做好饭之后才起来的,今天还是第一次这么早见她。

    “哦,我刚起来。”

    赵梦蝶回了一句,怕说漏嘴,赶紧钻进了自己的房间。

    “这闺女,今天咋感觉怪怪的?”秦芳自言自语说了一句,赶紧忙活起早饭。

    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赵梦蝶将方向反锁,然后掏出了那一块带血的小布块。

    她左思右想,最终将布块放到了自己的盛放所有秘密的小匣子的最底层。

    赵梦蝶躺回床上,轻轻揉了揉胸口,那里隐约间还有些刺痛。

    她的脑海之中不禁浮现出昨天晚上跟杨小龙翻云覆雨的疯狂场景。

    那种感觉真的很奇妙,现在回想起来,好像让人沉醉的梦境一样。

    她第一次真正感觉到什么是青春,什么是美妙、什么是**。

    尽管只有一夜的缠绵,但已值得她回忆一生。

    估摸着赵梦蝶平安到家之后,杨小龙才停下脚步。

    “小龙,有啥你就说吧,咋还绕老绕去的?”赵国富忍不住问道,杨小龙做什么事一向都是雷厉风行的,但今天好像突然变得跟女人一样磨蹭。

    “叔,是这样的,我不是把咱村的青龙山承包了吗,我都已经计划好了,这几天就打算在山上种上草药。到时候这个工作量可不小,单靠俺们家人肯定弄不完,所以我想请您帮我在咱们村里物色点能干活的乡亲,到时候跟着我一块上山种草药。”杨小龙笑着回道。

    “就这事儿啊?我还当啥大事儿呢。”赵国富白了杨小龙一眼道,这对他来说不过举手之劳而已。

    “行了,包在我身上了,你说需要多少人?”赵国富满不在乎的说道。

    “人得需要不少,最少得七八十人。”杨小龙想了想道。

    移栽草药之前,杨小龙得先把荒地开垦出来,然后等种植的时候需要人从山下把种苗运到山上,还需要有人专门挖沟、浇水、培土等等一系列工序,这都需要人力来完成。

    几万亩的山地想要中上草药,绝对不是一蹴而就的事儿。

    “这么多人呐。”赵国富也是小小的震惊了一下。

    这雇人干活就得发工钱,一个人就按照最低六十块来算,一天那也有四五千块了。

    “所以我才让国富叔您出面嘛,您是村长,在咱们村的威望最大,到时候您只要一发话,那村里的人还不是一呼百应?雇人这事儿我可全仰仗您了,到时候由您带着乡亲们帮我中草药,那我就不用担心有人偷奸耍滑了。”

    “您放心,我肯定不会让您白忙活,到时候一个工人一天一百块钱工钱,您只负责监工,一个人我每天单独给您二十块的提成。”杨小龙拍着马屁道。

    其实这活他自己就能完成,但赵国富已经算是自己的准老丈人了,不看僧面看佛面,就算看赵梦蝶的面子,杨小龙也得给赵国富找点能赚钱的好机会不是?

    他也不需要赵国富感激自己,只要赵国富能够念着点他的好,不阻挠他跟赵梦蝶的好事就行。

    一听杨小龙这话,赵国富心中也是一动。

    一个人二十块,七十个人就是一千二百块,这活要是干个十天半个月的,那都顶的上他当村长一年的工资了。

    这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他完全没有理由拒绝。

    “行,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了!”赵国富赶紧拍着胸脯应承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