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三十一更)梁雪薇的过往
    看到预期收益,杨小林再次陷入震惊之中。

    按照梁雪薇的预测,第一年的收益便高达七千多万,而第二年就是八千多万,第四年甚至就能飙升到一亿五千万!

    在这之后,收益才会逐渐趋于稳定,不过破亿依旧稳稳当当。

    “雪薇,你确定你这收益计算的没有错?”杨小龙难以置信的问道,这收益已经远远超出他的估算。

    “这些都是我根据咱们现有的的土地以及未来的市场做出的预测,只要不发生重大灾害,误差绝对不超过五百万。”梁雪薇深色依然是那么的淡定,她在东盛的时候接触的都是上亿的交易,所以对于这些数字早已习以为常。

    “我这么跟你说吧,这种药种植基地的就属第一年投资额最大,毕竟山上很多地块都是荒草丛生,咱们必须重新开荒,开荒之后有需要购买有机肥增加土地的肥沃度,然后才能*种药种子或是种苗栽种,我大概算了一下,这前期的准备工作的开销基本上就占了将近一千五百万,剩下的三千万才是咱们种植之后的管理运营维护成本。”

    “说真的,这些开支其实真不算多,要知道东盛一个种药种植基地一年只是人工成本就要一两千万,咱们已经节省很多了。”

    “而且从第二年开始,地就算是熟地了,咱们不用再浪费人力物在拓荒上,到时候成本又能下降一大部分。而在经过一年的适应期后,中草药的产量也会逐年增加最终趋于稳定,利润也会相应的逐级增长。”

    梁雪薇知道了杨小龙应该是第一次接触种药种植,所以她很有耐心的将投资额与收益的变化都详细的跟他解释了一下。

    “我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第四年的收益会暴涨那么多??”杨小龙再次问道。

    “你笨啊,你忘了咱们六号区域种植的是什么东西了?”梁雪薇打趣杨小龙道。

    “第六区域?”第六区域你不是说要种植西洋参的吗?”杨小龙愣了一下回道。

    “对啊,就是种植的西洋参,西洋参这种药材生长周期长,最少得需要三年才能收获,但是我估计第三年能够收获的量不超过一百亩,等到第四年才是西洋参的一个爆发期,换言之,咱们前三年基本上都处于只投入不产出的状态,第四年才是真正的收获期。”

    “咱们把本来应该分三年赚的钱集中到了一年,收益不暴涨才怪呢!”梁雪薇笑着解释了道。

    听闻此言,杨小龙才算是恍然大悟,三年才多出来几千万,这也不算很多。

    “小龙,管理人才我可以帮你从别的地方挖一些过来,但是普通工人我就无能为力了,这个需要你来完成。”

    “需要多少工人?”杨小龙问道。

    “我计划书里面都写的有,等会儿我给你发一份,你反正尽快把工人凑齐,咱们也好早点开工。”

    梁雪薇说完,将计划书保存给杨小龙发了一份。

    “对了,药材种子还有种苗你都已经订好没有?”

    “我跟唐宇阳谈好了,所有药材种子还有种苗都从他们大唐的培育基地*。”

    杨小龙在准备种植药材的时候就已经跟唐宇阳谈好了,甚至他还跟唐宇阳约定,只要自己能够成功将梁雪薇挖过来,唐宇阳就允许分期付款。

    根据梁雪薇的预算,前期投资四千多万,这里面药材种子还有种苗就是一笔不小的支出,如果能够延迟付款日期,杨小龙的经济压力也能够减少一些。

    “大唐的药材种子质量还算挺不错的,用他们的种子倒也可以。”梁雪薇略一沉吟道。

    杨小龙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发现在提起大唐的时候梁雪薇的语气总会多出些许淡漠。

    联想到唐宇阳曾经告诉他梁雪薇拒绝加入大唐制药,杨小龙不禁猜测梁雪薇跟大唐之间是不是有什么恩怨纠葛。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帮助他们化解一下,毕竟自己跟大唐之间可是少不了要合作的,他不可能什么事都亲力亲为,到时候肯定还要交给梁雪薇去做,而梁雪薇如果对大唐心存芥蒂的话,工作肯定会受到影响。

    这般想着,杨小龙已经有了决定。

    “雪薇,我问你个事儿,你跟大唐制药是不是有什么纠纷啊?”杨小龙开口问道。

    “没有。”梁雪薇摇了摇头。

    她面色如常,但是她眼神之中出现的细微变化却没能逃过杨小龙的目光。

    “有什么就说出来,说不定我还能帮你解决一下呢。”杨小龙说道,“别忘了我跟你说过的话,你现在已经是我的人,不管你有什么需要我都会帮你。”

    “谢谢,不过都已经过去好几年了,我不太想提。”梁雪薇神色淡然的回道。

    只是她越这么说,杨小龙反倒越发想要知道。

    都已经好几年的事她还能够记住,显然不是寻常小事。

    “雪薇,你这还是不信任我啊。”杨小龙故意装出有些生气的样子。

    “不是我不信任你,而是就算跟你说了又有什么用?”梁雪薇脸上突然流露出一丝哀伤。

    “就算没用,那你也可以把我当成你的好朋友倾诉一下啊,有些话憋在心里时间久了只会让你越来越难受。”杨小龙开导梁雪薇道。

    梁雪薇抬头看了杨小龙一眼,突然沉默下来,杨小龙能够感觉到一股悲伤之意逐渐从她身上弥漫而出。

    “事情还要从四年前说起,那个时候我刚刚拿到剑桥大学的全额奖学金……”

    随着梁雪薇缓缓开口,杨小龙终于得知了这一尘封往事。

    原来梁雪薇的父亲梁忠年就是一名中医专家,在大唐工作了一二十年,对于大唐的崛起可谓功不可没。

    梁雪薇之所以选择本科选择中医药专业,很大程度上便是因为她父亲梁忠年的影响。

    原本梁忠年打算让梁雪薇大学毕业之后加入他在大唐的科研室的,不过梁雪薇说她想再深造一下,便就此作罢。

    在梁雪薇拿到剑桥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梁忠年的一项研究也到了一个极其重要的阶段,为了能够一鼓作气将拿下这项研究成果,梁忠年几乎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很多时候更是直接在实验室趴着休息一会儿就起来继续他的研究。

    为了这一项研究,梁忠年付出了太多的心血,甚至连梁雪薇去学校报道他都没有时间相送,梁雪薇理解她的父亲,所以独自一人拎着行李到达那个陌生的城市。

    梁忠年实在太忙了,父女两人又分隔地球两端,基本上十天半月才会联系一次,而每次都没说上几句话,梁忠年便匆匆挂断电话继续他的研究。

    后来梁雪薇也有些生气了,她索性不再主动联系梁忠年,她倒要看看在自己父亲心中是这个女儿重要还是他的研究重要。

    时间一晃一个月过去了,梁雪薇没有主动联系梁忠年,梁忠年竟然也没有打过来一个电话。

    那时候都已经接近年末了,梁雪薇还想趁着假期回去看梁忠年一趟,但是一赌气,便跟着同学去意大利旅游去了。

    她至今还清楚的记得,那一天她跟同学刚刚离开酒店,正准备赶往下一个景点,她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电话号码显示时候他的父亲,接通之后声音却是一个陌生人,对方告诉他,他的父亲就在昨晚跳楼自杀,经抢救无效宣布死亡。

    陡闻这一惊天噩耗,梁雪薇感觉天都要塌了。

    她母亲因病去世的早,从小她就跟父亲相依为命,而为了不让女儿受到委屈,梁忠年婉拒了不知道多少亲朋好友的介绍,再也没有续弦。

    梁雪薇从小就想着长大之后一定好好报答自己父亲的养育之恩,可是从未想过,自己还没有尽孝,他们父女便已经天人永隔!

    等梁雪薇回到宁北之后,她只匆匆见了父亲最后一面,她的父亲便被推进了火葬场。

    参加完父亲的葬礼,梁雪薇整理父亲的遗物的时候偶然发现了一本她父亲留下来的日记本,也就是从这个日记本之中梁雪薇才发现了梁忠年自杀的真相。

    原来梁忠年之所以自杀,是因为他呕心沥血,耗费数年时间的研究成果竟然被他的一位好友窃取,据为己有!

    梁忠年去找对方理论,对方不仅不承认,反而倒打一耙,污蔑是梁忠年妄图窃取他的研究成果,甚至对方还拿出来各种人证物证,在这些‘铁证’面前,梁忠年百口莫辩!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当天下午,宁北市各大媒体便发布了梁忠年学术造假,意图窃取好友研究成果的相关报道。

    一时间,舆论四起,铺天盖地关于梁忠年的负面新闻接踵而至,梁忠年就好像国家罪人一样,被无数的媒体机构口诛笔伐,很多人甚至聚集在梁忠年的家门口让他滚出学术界。

    梁忠年走到哪都能听到别人的冷嘲热讽,都能看到无数人对自己指指点点,那一道道冰冷目光就好像一柄柄利箭,将梁忠年万箭穿心。

    面对如此大的精神压力,梁忠年再也承受不住,他留下遗书,要以死证明自己的清白。

    随后,他从大唐总部大厦的楼顶跳楼身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